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蔷薇之歌第一季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永恒一班 来源:17K小说网

眼见猎物已经售卖完,大家开始动手收拾东西。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肉全部换成了铜钱,竟有十几麻袋。

村民都围着钱眼冒火光,傻眼的嘴角淌河,小财迷芳儿早就挂在了一个麻袋上打秋千。

在大家心情稍微平静一点后,虞伯跟项羽商量怎么处理。

项羽沉吟片刻,郑重地说道:“今天难得来一次县城,大家每人拿上一百钱去买东西,逛个够,剩下的回去处理,分给村民一部分,留一部分虞伯你来保管,日后有用,你知道的。”

“如此便好,我带几人看管下钱,你们领上钱各自去采买物件吧,记得腌肉的粗盐多买点。”

虞伯让香姐给村民每人分了一百钱,村民们领到钱,乐呵呵的各自去置办物件去了。

“芳儿,走,叔哥哥带你去买糖吃。”

项羽抱起芳儿,手拉向香姐,没拉着,径自走进人群。

妇人微一犹豫,也移步跟上,众少年也欣喜着一哄跟了上去。

市集上很热闹,卖糕点的、卖糖果的、卖肉包子的,卖各种饰品的,包罗万象。

怀中的小丫头一手吃着包子,一手拿着糕点,吃的嘴角流油、满脸沾着糕点屑,看到好吃的就嚷着买买买、要要要,项羽这个便宜叔哥哥都予以满足。

还买了些山楂、蔗糖,想着回头做些冰糖葫芦哄孩子。

妇人默默跟在身边,手里拿着买给孩子的糕点物件,笑脸若花。

只是虞子期猴子几个少年不太识趣,跟屁虫一样贴在身后狂吃海喝,在项羽赶苍蝇一样轰了几次后才跑进人群里玩去了。

带着娘俩沿着街道慢慢前行,走得一处拐角,看到一个饰品铺子,门上写着几个篆字,项羽显然还是不认识的,但闻着浓浓的香味,也知道是个水粉店了。

心头一动,拉起香姐,信步走了进去。

店里胭脂、水粉、金银玉器摆了满满地两排,一个老者正招呼着客人挑选物件,有男有女,人多客满。

项羽驻足看得花眼,却耐心挑拣比看。

好一会儿挑中一件凤钗,待向掌柜问了价,正要付钱时,一只手将凤钗抢了过去。

“这么美的凤钗,小娘子带上正合适,小爷给你买了当作聘礼如何,跟着小爷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一道轻浮惹厌的声音从旁边一个年轻浪荡子嘴里传出,这人拿着凤钗抓起香姐的手就要往她头上插去。

芳儿被吓呆了,香姐也被突然的变故弄得惊慌失措,挣扎着抽出手来。

“呔,放开那个女人!”

项羽怒火中烧,一把将香姐拉到身后。

项羽劲力太大,浪荡子也被甩了个趔趄,吼音也将他炸懵。

不待浪荡子站定,项羽提小鸡般的把他举了起来,义正言辞地说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哦……这句不对,你个纨绔仗势欺人、调戏民女,大秦律法何在?你问过他男人了吗!”

听着男子搞怪,香姐这才从慌乱众定下心来,只是一听他后面的话,红霞缀脸,顿时啐一口,偏生恼人作怪。

芳儿却拍着手,喊着叔哥哥打坏人打坏人。

“你把我放开,知道小爷是谁吗,我老爸是张刚!”

浪荡子在空中蹬着腿挣扎着,却猖狂地、面目狰狞地看着美妇,一脸猪相的炫耀着。

那模样比猴子还猥琐。

(人群里,猴子说道:谁叫我?项羽:继续吃桃!)

“我管你是谁呢?就你这歪瓜裂枣,也配摸老子的女人——我自己还没摸呢?”

美妇往旁边撤了两步,小声的嘀咕,你要死啦,我不认识你,只是众人没人理会。

“劝你赶紧放了我,否则让你好看!”歪枣气急怒道。

“你怎么让我好看,这么让我好看吗?”项羽手中微用力,歪枣脖子被掐的通红。

“壮士,快放了他吧,会出事的,他是郡丞张刚的儿子,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被欺负的人都忍者怕报复,敢怒不敢言呀!他养了五条恶狗,动不动就放出来咬人,娶了十房姨太太,有一半是四十岁的寡妇,他还哄着五岁的妹妹天天表演脱裤子。他还动不动架着他家的宝马车在街上横冲直撞,就在昨天早上,刚撞伤了一人,拖着走了五丈路才发现是他四舅奶奶,得罪不起呀!”

水粉店老板一边急急地对项羽说道,一边抱住歪枣的双腿使劲下拉,还暗中抓了两把,把歪枣折腾得更难受了。

“哇,好帅呀,要有这样得男子为我挺身而出,我死也值了!”一个胖妹眼睛泛星的说道。

“你又吃多了吧,就你跟旁边这女人比,一个野鸡、一个凤凰,也就我还勉强比过,你死了估计能找一个男鬼——俏郎君,你是我的!”胖妹身边一个满脸雀斑的女人眯着眼睛说道。

“你两个都死了这条心吧,如果我有这样的男子,我原为她生十个孩子!”一个旗杆样的女人迷恋地喊道。

“你们都不行,我守了三十年地处子之身,就是为他留得!”

一个嘴角长着两道胡须的女人用粗粗的嗓音说道,当然,只有胸前的两块鼓起,表示出她的身份。

一时间,水粉店莺莺燕燕吵个不停。

项羽没心关注这些,本来想把这歪枣扔出去了事,奈何听到老者数落歪枣的劣迹,罄竹难书,此刻心里已经从私人恩怨上升到公理正义,说不得要让这小子长长记性。

于是,手上加重了力气,“今天你犯我手里,说不得我要替天行道了,听着,跪地上自己抽自己两百下,说自己是废物!”

“休想!”

“还嘴硬!”

项羽又加重了力气,歪枣开了翻着白眼。

。。。。。。

“我是废物……啪……我是废物……啪……”

歪枣一边轻抽自己,一边偷偷瞅着项羽。

“没吃饭?用力点,不许停!”看着这货磨洋工,项羽呵斥道。

眼见对方伸手又要掐自己脖子,歪枣哭丧着脸,闭上眼睛用力向自己脸上掴去。

“我是废物……啪啪……啪啪”

众人纷纷叫好,在抽了三百下后,项羽叫停,歪枣已经肿成了猪头。

项羽看着芳儿说,小猪在这里,小姑娘捂嘴偷笑。

“行了,念你悔过良好,就滚吧,以后莫要让我再见到你作恶,不然……哼哼!”项羽威胁道。

歪枣慌乱地滚爬起来,跑向门口,临出去时愤愤说道:“有种你给我等着!”说完仓皇跑了出去。

项羽不屑地笑笑,回头继续挑选物件,最终选中一款胭脂、一个玉手镯和和那件惹事的黄金凤钗。

胭脂是粉色的,项羽喜欢的唇色很是好看,手镯是翠绿的玉质,晶莹剔透,金钗上有只精美的凤凰,钗头镶着一颗纯白的珍珠,光彩夺目。

向老板问了价,交了钱,项羽让老板将胭脂包好。

项羽取起玉镯,拉起香姐的手戴了上去,又将凤钗轻轻地安在她地发间。

美妇纤手轻拢秀发,目光流水,面如霞云。

正待三人要走出铺门时,又起一桩乱子。

“桓狱监,就是他,欺压良民,无端冤枉好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呀!”

铺子里冲进一人,指着项羽,转头对身后紧跟进来的一个公差叫喊,公差后面跟着几个兵卒,原来是歪枣带人回来找场子了。

没去理会歪枣,项羽看向公差,巧合的是,这人正是适才收费钱、买肉的年轻男子。

年轻差人见到项羽,略一错愕,冲项羽点了下头。

当下歪枣就对着公差一顿哭诉,什么自己看中一只凤钗,对方男子也看中了,非要让自己让给他,自己不依,他就动手打人强抢,悲切哀婉地样子像极了被抛弃的闺中女子。

“兄台,张晓竹说的可是真的?”年轻公差不耐的对歪枣摆摆手,对项羽问寻道。

听得芳儿一声噗笑,原来这歪枣还真叫小猪啊。

项羽摇摇头嘿笑道:“官人休听这厮毁谤,这小猪无端调戏我家娘子,是以我与他起了纠纷,我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改过自新,说不得他还得感谢我呢?”

“你胡说,我脸上的伤怎么说,明明就是你随便打人?”歪枣指着自己的猪头狡辩道。

项羽冷笑道:“这是你感念恶心,诚心悔过,自己动手抽的,休要诬赖好人,在场之人都可作证。”

店里男女纷纷附和项羽,义愤填膺地指出小猪的行径。

“张晓竹,如今千夫所指,是你无理在先,你可承认!”年轻公差对小猪训斥道。

“哼,桓狱监,我爹让你管狱房和城防,你别不识好歹,小心我告诉他扒了你这身皮!”

眼见胡搅蛮缠不成,不理会众人的指责,小猪恼羞成怒。

“张晓竹,你平日就仗势欺人、恶行满满,我念你父在县里尽心竭力不忍拿你,今日你无端污人、证据确凿,别说你爹,就是县令大人来了,我也不怕!还不快滚!“

“好,你给我等着——还有你,一个也跑不了,等着承受小爷的怒火吧,今天的羞辱我一定会十倍百倍的找回来的!”

丢下狠话,小猪嗷叫着跑了。

“大人秉公直断,今日之事谢过了!我姓项名籍,敢问大人名讳?”

事情摆平,项羽向差人拱手致谢。

“我姓桓名楚,今日有幸能两次遇上项兄,也算有缘,就别大人大人的了,听着不自在,就叫我名字吧。“

“如此甚好,桓楚兄弟今日得罪权贵,还忘日后多加小心了。”

听的男子的名字,项羽心中一惊,想必日后与自己起义的也就是他了,恐他为歹人报复,略一提醒。

“项兄不必理会,大丈夫行事坦荡,张晓竹此人劣迹斑斑,今日你也算为县里父老教训他了。”

桓楚冲项羽一眨眼,无奈叹道:“说来惭愧,张郡丞一向办事尽心竭力,也算个好官,不想竟生了如此混账儿子,够他头疼了,我今日顾全他面子不能拿他逆子下狱,还望项兄包涵。“

“了解,今日这厮的猪头估计要将养些时日了,想必也能在家里消停些日子了。”

两人相顾大笑。

“张晓竹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日后项兄也当谨慎。”

“多谢桓兄提醒,我是虞家村一介小民,料想与他也没得交集,怕他作甚!今日幸见桓兄如此妙人,本当把酒言欢,奈何天色不早,还有路程要赶,就此别过了!”

项羽作揖,招呼香姐娘俩转身就要离去。

“项兄且慢,我见项兄眼熟,不知是否识得此人?”

桓楚拦住项羽,从怀中取出一副娟画。

项羽打眼看去,只见上面画了一中年男子,眉眼跟自己略像,画像下面是用篆字写的告示,心中疑惑。

“这是?”

“这是郡里发下来的通缉告示,画中人物跟项兄同姓,叫项梁,官方说他带人抄了个山贼窝点,杀了一百多贼人逃亡,是以通知下来悬赏二十金全郡缉捕。”

项羽心中掀起巨浪,却装作不经意说道:“此举可谓大快人心,若能识得这等英雄人物,人生无憾呀!”

“不满项兄,项梁行此壮举,我也是佩服万分,奈何国有律法,缉贼自有官府处置,如此无忌不敢苟同。项兄,市集一见,我就觉你跟项梁相似,所以有此一问,既然你们并无关联,今日就此别过了。”

桓楚拱手道别。

“桓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盼有朝一日,把酒言欢!”

“一定会的!”项羽神秘笑道。

从店铺里出来,项羽心中仍然激动难平,史上记载这个叔父最是嫉恶如仇,偏好行侠仗义,不想竟做了这等大快人心之事,想来跟随他的就是项氏族人了,唉,不知何时能聚首。

又想到,项氏子弟各个本领不俗,项氏门人、羽翼遍布江东,叔父他们定然安全,收拾下心情,带着香姐母女去寻虞伯他们汇合。

待众人汇合之后,一行人又推了钱财和买的物件,悠哉游哉地往虞家村赶去。

延伸阅读

一笑天下灭门之祸  http://www.zbmsrs.cn/6a2m.shtml
太古初时,众神历经万年开创了修真历程,道宫至上,道尊太虚结合远古文明得道传承众神,执

[综神话]龙的宝藏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zbmsrs.cn/nc7x.shtml
“他这一次,基本上是十死无生了!”胡振锐说道。“不可能的。王刚他怎么可能会……”赵单

[钻石王牌]论一个捕手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zbmsrs.cn/1wl.shtml
高欣本想上去坐坐的,但是发现罗倩倩眼神闪烁,好像不太情愿,高欣也就作罢了。这个他倒是

开局凶宅签到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zbmsrs.cn/ycqv.shtml
今日月泷觉得有些异常,因为她已经一日没有看见润玉了,自从他们归隐在月宫,几乎时时刻刻

往后余生,唯你而已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zbmsrs.cn/dnyi.shtml
而这边的莫子邦就更不用说了,小凉这病怎么就生的这么的突然,一夜之间就病倒了,还这么严

[综]弈剑听雨之我是一颗草(10)(10)  http://www.zbmsrs.cn/6mut.shtml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半年的时间,清瑶把阵法给学会了。2588忍不住怼她,“宿主,你就

最牛特别教官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zbmsrs.cn/sa01.shtml
“起床啦,起床啦,太阳都晒屁股了。”仟沫璃一边敲着浅夏和木子的房门一边说。过了几分钟

都市之商业巨骗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zbmsrs.cn/nfv4.shtml
“嗯……睡的好爽……这一觉,感觉睡了好久好久……”凌羽满足的伸了个懒腰,随即缓缓的睁

火影之最强鬼剑士系统知道  http://www.zbmsrs.cn/gjim.shtml
“做什么去了?”萧亭洲说:“放假了,和同学一起去庆祝了一下。”李广琴冷笑着说:“有少

龙玄传奇之来客(3)  http://www.zbmsrs.cn/uxu7.shtml
“很好,很好,我居然又被你忽悠了一次?”鹦鹉勉强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刚说完才想起自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只能喜欢我在线阅读夜

    天已经完全黑了,外面下着大雨。沐阳又逃了一天,现在躲在一个狭小的裂缝中,检查着自身的伤势,伤势已经很严重,加上连续数日逃亡,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内力得不到补充,一路上吃的都是野果,此时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脑中浮现出和父亲母亲,小妹在一起的时光,渐渐地失了神…或许自己就快要死了吧…竟然开始回忆起了生平往

  • 真灵九变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宁夏熙本来是直接飞到法国的,但是,她接到了陆轩的电话,一个她不想联系却不舍得不联系的人。“你最近要过来吗?”陆轩在那头的声音清冷,不像平时的嬉笑,宁夏熙本来就敏感,瞬间察觉出不对,她想要说什么却觉得喉咙干涩,好久,她才有点小心翼翼的说。“你,告诉他了?我两年曾经去过美国的消息。”“没有,你现在

  • 论魔术师在巨人世界的可兼容性之第一章

    黑漆漆的地下通道里充斥着人群,长相各不相同的人全都站在自己原来的地方互相戒备着,这里即将会是一个剑拔弩张的战场。当电梯的门打开,三个人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向了他们。被这么多人看着,金发少年和黑发男子似乎察觉到这里浓重的气氛,唯有那个有着刺猬头的黑发少年似乎完全没有感觉似的,好奇的张望

  • 灵元录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穿越占据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但也承担了这具身体之前所犯下的一切事情,现在这种被动的情况就是前身造成的。卡文迪许现在感觉很难受,不仅是被压着打感觉难受,还有他刚不吃不喝漂流了两天,一上岸就大吃大喝,他将食物消化转化为能量的速度可没这么快,现在的他还不是自己巅峰时候的状态,虽然学会了斩击波但也没什么

  • 无限之从灵魂摆渡开始中二期的黑历史逃不掉

    近在咫尺的爆炸声惊天动地,整个世界都在刹那间灰飞烟灭。意识戛然而止,仿佛骤然间断电的屏幕一样,只余一片混沌的黑暗。时间突然失去意义,刹那和永恒首尾相连,被滚烫的炮火融到了一起。昏昏沉沉间,鹤子甚至分辨不清两者之间的区别。“……喂!!”仿佛置身于无光的深海中,画面和声音都被切割得支离破碎,必须要穿透凝

  • 无敌猛鬼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呜…嗯呜…呜…汪…”人行道上,一条丑丑的沙皮犬注视着来往的行人、车辆,低声呜咽着。大街上人来人往,行色匆匆,没有人会为这不好看的狗停留脚步,哪怕他们本来就不忙。沙皮犬的大脑袋随着行人摇摇摆摆,大大的眼睛里似乎满是祈求。“嗤,傻狗!”不是没有人停下,但是停下的人好似是为了发泄什么,难听的话就那么说出

  • 残之命在线阅读偶遇

    大火的IP《大唐风流》在年初的时候宣布将要被改编成电视剧,如今五个月过去终于正式杀青,剧组包下饭店举行杀青宴。身为这部剧主演的余清常自然要参加。顾思存是余清常的助理,于是也有幸去蹭顿饭吃。余清常是如今如日中天的影帝,今年虽然才28岁,但是自从他18岁进入**圈就一直顺风顺水,各种奖项拿到手软,去年刚

  • 九界轩辕决之装逼岂能无系统【1/7】求鲜花(1)

    当洛四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平白无故的穿越到了类似于唐朝的平行时空,更不会想到,他将会在这里改变历史。睁开眼,就看到了木质楼房的房顶,一根巨大的木梁横在其上,支撑着整座房子的屋顶。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后脑勺,洛四还感觉有些发晕。“这尼玛,被火车撞到哪家老房子来了?”他的脑海中,还沉浸在火

  • 神奇宝贝之小灵旅途在线阅读美女柳依婷

    场面又突然卡壳了,这不符合常理啊?正常人见到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求加入,都会兴高采烈毫不犹豫的答应,怎么到陈书海这边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呢?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吗?以上大概就是李全福和柳依婷此时脑中运转的主题。“为什么?”柳依婷朱唇轻启,喃喃说道。“没有为什么,你就是一个累赘。”陈书海没有半分客气的回

  • 隐忍男神VS小妖精第十章在线阅读

    一天6更,突破极限,各路兄台,求你赏个脸吧!-------------------撒花-----------------------------------魔鬼训练的第二天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和龙马来到训练场。手冢:“今天训练是单打,主要目的是测试大家现在的能力。好了,开始热身。全体先跑50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