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相对光明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怎么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洛阳古城里,古楼林立,古香古色,磅礴大气,街道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酒楼茶肆更是多如牛毛,各种客栈饭店并排而立。食春楼是百年老招牌,民以食为天,食春之食取意通畅,又以春回大地,食春舒心,听闻这客栈名字乃是百年前考取了状元郎的洛阳书生所取,其中种种,食客并没有去理解,每个老招牌都有一段故事,听听也就罢了,真要去探究那就是个老黄历,追根究底就是个糊涂事,再说了,谁有那个闲心去追问这等老故事了,有这闲心还不如多吃几碗饭喝几壶酒。

不过为了百年老招牌的信誉,食春楼的饭菜还是不错的,食客量也很充足,几乎每天都是爆满状态,老板是地地道道的洛阳人,姓蔡,名有德,祖祖辈辈靠着这个客栈过日子,生活也算富裕,在这方圆几里,食春楼小有名气,邻里邻居都客气称呼声蔡老板,蔡老板上有两老,下有儿女一对,媳妇是陆家外亲,食春楼也算得上是洛阳九大世家陆家的产业了,虽说盈利亏本就是蔡有德一家子的事,可仗着与陆家有点亲戚关系,那些个混黑收保护费的帮派是不敢为难食春楼。蔡老板每天都在客栈里打理,充当账房,每天收着铜钱进账,心里美滋滋,他招了两个小斯招呼客人,这两家伙聪明伶俐,为他剩下不少心来。

食春楼来了两个客人,蔡老板算得上是经历大风大雨的人了,可当他望着其中一人时,目瞪口呆了。

那是魔屠离宫寒,洛阳这方区域赫赫有名的存在,甚至有些人家还专门供奉离宫寒的画像,祈求保佑,蔡有德的儿子蔡晓更是崇拜离宫寒,立志要进魔屠军,上阵杀敌报国,在不愁吃穿的日子里,蔡有德怎么会舍得儿子去战场上过生死日子,大唐征兵虽说严明,可始终还是有些漏洞可钻,通常来说,每家每户要有一人参与征兵,可对于某些人家只有一子来说,当地府衙会着情考虑,颁发免征令,留予传宗接代赡养父母,蔡有德一有关系二有钱财,也就让儿子免征留在家中。

一位小斯见来了客人,赶忙迎了上去,说道:“两位吃饭还是住宿。”

书生笑道:“吃饭。”

小斯大声道:“好嘞,客官里面请。”

蔡有德慌张跑了出来,小斯感觉到奇怪,一向风轻云淡的掌柜怎么会如此失礼,当小斯听到掌柜的那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蔡有德拜见魔屠元帅。”

整个客栈瞬间寂静,落针可闻,小斯刹那间吓破了胆。

离宫寒微微摆手,示意无妨,且说道:“给我安排个安静厢房便可。”

……

天下九宫要了鸳鸯锅,清汤与辣被一铝铁片隔开,宛若两个世界,各自翻滚,天下九宫喜欢辣锅,所有食材放入其中一锅炖,舒畅吃着,清汤锅里只有一片青菜在翻滚,离宫寒无趣的用筷子翻滚青菜,两人对坐良久无语。

离宫寒在等待,安静的等待,等待天下九宫的开口。

天下九宫吃了一口滚烫的香菇,口齿不清说道:“慢慢吃,夫子马上来了。”

离宫寒眯着眼,眼前的人不复以往书院形象,就像个饿死鬼一样,形象大毁,可离宫寒依旧等待,雾里看花,不明不白,索性心安理得等待答案。

无人打扰他们,也无人敢来打扰。

掌柜的偶尔会来添汤,保持锅里汤水充足。

日渐西落,明月高升。

离宫寒抬起星眸,从窗边望了出去。

他要等的人,终于来了。

一头青牛悠悠走来,行之大道,诛邪逼退,牛背上有牧童吹笛,渐行渐进,整个世界如同寂静一般,离宫寒凝眸望去,万千景象瞬间崩散,青牛也化作了拐杖,被老夫子持在手中,轻轻敲打,试看脚下不平路,一个人的气场可以影响到周围事物,夫子来如清风,不染尘埃,不惊世人,转眼间夫子便坐在火锅前,与离宫寒对坐,彼此相视,夫子深邃眼神里如演万物,离宫寒看到了万物复苏景象,又见到世界崩坏情景,生与死轮回交替,有点恍惚,离宫寒轻咬牙尖,疼痛让他清醒过来,他做运气之功,稳定心神,轻吐一口浊气之后,离宫寒说道:“不知夫子有何贵干?”

夫子抚须一笑道:“十年未见,稚子已染千重血,西域三十六佛国灭国,佛家僧侣死伤无数,你徒染业毒,又转战北莽,妄与虎斗,实在有些不自量力,如今新皇即位,万物初长,你可以借此机会,洗去一身杀业,除却业毒。”

离宫寒平静说道:“我能灭西域三十六佛国,区区北莽不值一提,一身业毒燃烧我身,却无法动摇我一心肝胆,身为将者,开疆扩土,本是使命,我魔屠四十万大军独望北境,只待春尽夏至,烈阳撕裂寒气,我魔屠大军如同屠夫猎刀直开北莽国境,不说万里推进,可那六千里外的北莽贸易之都烟城手到擒来。”

夫子说道:“新皇最想看到的便是你的开疆拓土,你与北莽争斗,如同龙虎斗,必有一伤,不管结局如何,你魔屠大军元气大伤,肯定需要重新整军,届时新皇联手北莽,前有北莽举国重军,后背惨遭冷箭,你再有通天本领,也是在劫难逃,与其这样,不如与我回去,书院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至于魔屠军,你可放心,南军主帅游辰溪亡逝,南军重整,被新皇整编,魔屠军是镇国侯之心血,更是你离宫寒的心血,肯定舍不得让他们分崩离析,南军主帅膝下有一女,从小跟随南军主帅在军中生活,有将帅之相,可主一方,由于南军整编,此女不可留于南方,可让她执掌魔屠军,女子当帅,不可当真,你即可放心,新皇也可安心,一举两得。”

离宫寒望着火锅里翻滚的青菜,说道:“女子当帅,可以让魔屠军整体保留,又可以让新皇放心,我离宫寒并无异议,可夫子为何如此了断?我会甘心放弃这个独占鳌头的机会,我划地位王,实属下乘,但也可以振臂一呼,不说八方支援,至少也有三军跟随,可让大唐陷入诸王争霸乱世之中,我大可借此机会建立新朝,亦或我直奔北莽,不说他李烨与北莽暗中结合如何!相对于我这个实在的降者,北莽必当兴奋欢迎,我也可以获取爵位,有此两种大好机会,我为何还要去做那受气包?”

夫子笑而不语。

天下九宫忍不住说道:“你的心是善良的,家国安稳,是众将士的愿望,西域三十六佛国自前朝以来,便是天朝附属国,一向往来,前朝虽灭,大唐重建天朝,万域共主,西域三十六佛国重夺主权,割离大唐天朝版权,实为不忠不义,再者三十六佛国以妖僧在大唐境内宣传邪法,蛊惑人心,理应当诛,你西征十年,不论好坏,见僧侣既杀,徒染杀业,是因你心中执念太深,这事书院有罪,天下九宫愿意为离宫师弟挡下生死杀劫,至于其中种种罪孽,自有天意安排,我等凡夫俗子不用理会。”

离宫寒放下筷子,说道:“道儒佛三道之争,是为大道之争,我等凡夫俗子又如何能见真理?书院既已安排妥当,又何必醉翁之意呢!”

天下九宫欲语却又无语,只能望向夫子。

夫子微微摇头,说道:“你的执念是当初为何我选茂才而舍弃你吧!当初从西域而来的苦行僧对你父子二人说,你是我第九个弟子,其实是真的,只是先皇插手其中,打乱宿命,你与茂才二人都是好孩子,当初先皇已有病症,为了国家重业,太子李睦有些愚笨却又仁义是个谦谦君子,若能顺利登基,是个仁君,而二皇子李茂才则完胜所有皇子,更胜太子,是皇位的最佳人选,可茂才杀心太重,杀伐太过果断,若是放之成长,日后手足相残,必成定局,再者书院超然绝世,算得上是功高盖主,先皇执掌天下,哪怕他知书院对于皇室毫无贪恋之心,可书院始终是把悬剑,悬在皇室的剑,先皇重金悬赏天下有能之士,占卜卦象,以龙虎山张家天师为头,算出老夫要收九大弟子,凑齐九九归一之数,则以李茂才为棋子,破坏天之道义,我若不出手,李茂才将会跪死在雨夜里,都说皇家无情,为帝者心狠手辣,帝王心术更是透彻人心,老夫不能枉顾人命,只能选择李茂才作为第九弟子,而先皇不知,九九归一之际,乃是大衍之十,更是天地认定的天命之子。”

离宫寒眯着眼,静静思考,往事随风,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半响之后,离宫寒问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夫子,武之境界,最高处可是仙?”

夫子抚须说道:“武道千千万,十年功力叫武夫,苦练半生称呼一代宗师,宗师之上也就入圣了,圣上是仙人,要成仙人,难咯。”

离宫寒沉默不语,他知道自从前朝十大武夫灭国之后,大唐自建国以来,便是严禁炼武,可天下广阔,武之一道,自古长存,虽有打压,可始终无法割除,就像那野草一样,遭逢大火燎原,可春风一吹,便又生长。尤其大唐境外,各藩属国以及敌国,都崇尚武德,以北莽来说,只要是男子,能够走路时,就学着蹲马步,从小炼武,随着时间过去,北莽已成巨蟒,虎视眈眈大唐万里江山。

天下九宫说道:“新皇即位,已在拟定诏书,废除禁武令,相信要不了多久,各大潜伏的武学世家武学宗派会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土生长,江湖又得雨露滋润。”

离宫寒不以为意,废除禁武令,这是必然选择,新皇即位,不仅要庙堂归顺,更要稳住江湖风云,可不论江湖风云变幻还是庙堂格局他没有心思去关注,他想要的无非是顺心意,心里已有了打算,卸甲归田是种选择,快哉江湖也是一种选择,长安城里金丝雀也是一种选择,可要卸去这甲,有些难度,总不能便宜龙椅上那个男人,倒是江湖有点令人向往,少了庙堂的尔虞我诈,江湖恩怨靠着拳头讲道理,爽哉爽哉!

……

离宫寒离开食春楼,独自走在大街上,心事重重,若退去一身铠甲,不留庙堂,行走江湖,便是一介武夫,禁武令一出,江湖必将龙蛇出洞,更有猛虎下山,那将是个热血沸腾的时代,相信那位新皇已经暗中联络江湖各路势力,已把禁武令之意表明,只要诏书一下,江湖瞬间便是龙腾虎跃。

如果料想不错的话,洛阳九大世家应该都得到新皇密诏,就像现在整个洛阳城空空如也,离宫寒莫名的想笑,无知的人就如此迫不及待想要投名状了,不知又是哪路人马要做这第一人!离宫寒凝眸望去,在街头走来一人,背负一把长枪,一袭青裳无风自荡。不止一人,楼阁之上,有人影飘过,如一缕清风,来去自如,盘踞在高楼之上,气息紧锁离宫寒,那是五人,包围离宫寒,五人身穿黑色紧身衣,身上都绑有铁链,且他们武器各异,一人双各持一个圆轮,带有弧形齿痕,锋利无比,在阳光下寒光耀眼;再有一人,是以双爪,如同鹰爪,连贯一体,以细长铁链连着,铁链中间被那人扛在脖间,左右手各持一爪,爪腕处较为巨大,里面可以收缩,铁链便是收在其中,可长可短;还有一人怀中抱有长琴,此人是个女人,容颜惨白,有种病态美,一双丹凤眼如同一汪寒潭,目光冰冷无情,她的手很是细长,十指都穿戴银色假指,宛若妖魔之手,瘆人心魂。再有一人,光着上身,虎背熊腰,身上伤疤纵横交错,形成老茧,让人害怕,那一双铁拳比常人要大,犹如熊掌,带有拳套,是黑色玄铁打造而成的拳套,重量十足,却被汉子穿戴在手上,而他丝毫不受影响,真是可怕。最后一人一身缠着万缕红丝,手中捏着一枚绣花针,冷望离宫寒,杀气腾腾。

食春楼上,天下九宫呗呗说道:“六大宗师围杀,真是好大手笔,泸州老窖里出来的枪王白兵,瑶山五鬼:夺命老鬼飞轮海、鹰爪老鬼葛亮、艳鬼残琴子、山鬼力霸、厉鬼将辞,此六人联手,圣人也可一撼,夫子,你不打算出手相助吗?”

身旁并未有声音传来,天下九宫扭头一看,身旁已经空空如也,那还有什么人!天下九宫双袖一挥,如开枷锁,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出体内,弥漫在天地间。

在刹那间,从天下九宫身上爆发的这股力量压制整个洛阳城,如神降临,

泸州老窖枪王白兵与瑶山五鬼心知感应,凝眸遥望食春楼,表情严重,按照谋算,洛阳应该不会有此武夫,单从气势上看,此人已过宗师,突如其来的人打乱节奏,让局势瞬间风云变幻。

离宫寒出军营并未佩戴兵器,如今双手空空荡荡,更是面对六位宗师,他并未慌乱,他如高崖上的老松,任他风云变幻,他亦不动如山,对于天下九宫的插手,离宫寒并未表现出兴奋亦或感激,他的心是平静的,也是冷血的,历经沙场杀敌万千,他早已经忘却生死,在他看来,冲锋一起,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每个人都想活着,所以要拼尽一切力量活下去。

“阁下是谁?”

枪王白兵出口问道。

天下九宫认真说道:“若是单挑,天下九宫就是个旁观者,若是以多欺少,我书院虽说人少,但也能让这江湖折腰叩拜。”

天下九宫……书院……这些词汇瞬间冲击六大宗师心魂。

怎么会这样!

瑶山五鬼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的退意。

就在此时,离宫寒平静说道:“现在收手也晚了,我们之间不死不休,今天你们若是杀不死我,我离宫寒定会诛你九族。”

天下九宫掩面长叹,好不容易压下来的局面瞬间又成死局了。

瑶山五鬼与泸州老窖枪王白兵没有任何废话出口,瞬间出手,刹那间风起云涌,夺命老鬼飞轮海把圆轮一抛,那圆轮哗啦啦飞旋,直奔离宫寒项上人头;鹰爪老鬼葛亮利爪迅飞,攻其下盘;艳鬼残琴子抚琴,琴音不仅能够蛊惑心魂,更有无形剑气轰击离宫寒;山鬼力霸一个泰山压顶逼近横扫四方;厉鬼将辞红线飞舞缠绕而出,绣花针如有灵性似同灵蛇,蜿蜒穿梭,伺机而动;枪王白兵枪出如龙,威压而至!面对六大宗师的联手,离宫寒双袖一挥,双手前后张开,如托泰阿,气势如虹,却见一人凭空出现,化解六大宗师的攻击。

天下九宫挡在离宫寒身前,朝着六大宗师说道:“讲真的,你们要真是不讲礼,真要以多欺少,我不介意这世上少六个宗师。”

众人一愣,皆而大怒,一代宗师,乃是一代人杰,自有骨气,不说一力破万甲,但也能笑傲世人,书院之威是在百年前,夫子封禁世间第一魔头千秋,又上泰山之巅试问天上仙人可敢一战,镇压人世间一切敌,当世不论庙堂还是江湖百年独数书院最高,可这已经是百年前,如今夫子岁数已高,岁月不多,书院又有谁能够独当一面?似乎不多,传闻书院夫子收了九个弟子,可这九个弟子未在江湖或者庙堂上有过什么惊人表现,倒是关于天下九宫的在江湖上有些传闻,说夫子的大弟子天下九宫曾在黄河中游一指截断江面,拦杀一头作恶多端的蛟龙,堪称在世谪仙人,只是这些传闻是些乡野村夫所说,考证起来也是模棱两可说不清楚,而且那也是数年前的传闻了,到如今又有几人记得这些虚无缥缈的传闻呢!

厉鬼将辞飞身而来,一缕红线蔓延如同一条老林里的藤蔓,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蜿蜒曲折,形似龙卷风,在厉鬼将辞周围旋转,这种手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绣花针穿破空间,嗖的一下直奔天下九宫,带出一条长长的红线。

天下九宫双指向前一递,在火花之间夹住绣花针,双指瞬间弯曲,扣住绣花针,紧拉红线,两股大力在红线上拉扯,红线绷直,竟然发出清脆声音,如似琴弦紧绷,一双无形大手在拧弹,天下九宫一声轻笑,反手送回绣花针,破空声响起,红线回头,就像两条直线,厉鬼将辞面无表情,他选择自断红线,卸去天下九宫的力量,轻如鸿毛的线丝失去力量飘荡在天地间,绣花针坠落。

而在厉鬼将辞手指之间,便是红线断口,厉鬼将辞一挥手,红线极速射出,竟在顷刻之间穿起绣花针,厉鬼将辞轻坦弹红线,红线线头打了个结,拴住绣花针,这便是细微之处可见宗师之能,焉然强大。

天下九宫抬起脚,还未落下,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

天下九宫一愣,微微回头,望向离宫寒。

离宫寒说道:“他们是来找我的。”

天下九宫说道:“我知道啊,可是我想帮你。”

离宫寒走上前来,与天下九宫齐平,他说:“先前问那老不死的,武夫境界最高可是仙人,其实是想让他告诉我我的境界是什么,他说武夫境界有四,一为武夫,二为宗师,三为圣人,而在圣人之上,是仙人。”

天下九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瞳之中神采奕奕,他兴奋说道:“离师弟你真的……真的破了圣人境界,达到了仙人境。”

离宫寒向前走了一步,说道:“出生那年,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离宫寒再走一步,说道:“十岁那年,寒雨倾盆中,我文武庙前叩首拜师,虽失书院奇缘,更折大道气运,却得见武神传武,最好的则是那个人打着油纸伞悄然而来悄然而去。”

离宫寒再走一步,说道:“三年前,西征结束,我已成兵圣,如今北望苍茫,弯弓射天狼,再有突破,犹当仙人,北莽将帅见我肝胆尽成碎,离宫寒戎马半生,心有归意,今日愿意手刃六大宗师,沐浴鲜血,卸甲归田。”

三步过后,一股蓬勃大气散发天地间,犹如人间帝王威压盖世,六大宗师内心一颤,竟生退意,尤其五鬼,皆是阴邪奸诈之徒,这趟浑水不说摸鱼了,恐怕是要害人害己,艳鬼残琴子左手摸脸,锋利的银色指甲划破脸颊,血流满面,成一副半面妆,看着恐怖至极,脸颊的血更是凝聚在她指尖,她的手指抹过怀中的琴,猩红色的血丝蔓延,素琴顷刻之间化成红色,带有浓浓血腥味,杀意更是强烈。

残琴子弹响琴弦,一道身影从琴弦中走出,有艳鬼残琴子八分面容,散发浓浓血气,犹如地狱厉鬼,直奔离宫寒,同时间,艳鬼残琴子疯狂退后,且不断弹奏怀中血琴,声声入魂,影响人之神魂。

同时间,其余四鬼转身朝着四方逃离,单有一个天下九宫就已让他们心生退意,此刻的离宫寒爆发自身实力,那是无敌的存在,那股力量让他们恐惧。

离宫寒朝前一步踏出,如千军开路,气势如虹,虽是一步,却是缩地成寸,瞬间他与血色厉鬼冲撞,那血色厉鬼发出一声凄厉惨叫,整个身体烟消云散,远去的艳鬼残琴子吐出一口鲜血,惊恐万状,竟然连一招都挡不住!厉鬼将辞见艳鬼残琴子失败,便果断舍去一身红线,见那红线犹若一片火烧云笼罩而下,离宫寒身姿挺拔,犹似一把顶天立地的长枪,浑然天成的威压破空而起,如开天地,撕裂红线形成的火烧云,红线寸寸尽断,散落一地,厉鬼将辞遭逢反噬,整个身体一晃,险些坠落。

“哪怕是圣人,我们也能与之一战。”

“可他是人间神仙境界。”

“该死的,这等信息平乱王李子清并未告诉我等。”

厉鬼将辞心知不好,这次谋算得到新皇李烨的默认,平乱王李子清联络瑶山五鬼,许诺此事一成,可许五鬼一座城池,开宗立派,这天大的诱惑让人无法拒绝,天下格局犹如棋盘,各方实力犹如棋子,新皇要以天下为棋,每落一子,都要细细琢磨,走错一步,必然影响大势,可眼前这幕,着实让厉鬼将辞心惊胆战,世人皆知魔屠离宫寒平定西域三十六佛国,战功赫赫,魔屠军所向披靡,平乱王曾做估算,平西王魔屠离宫寒最高不过宗师,甚至提高一些,可猜想到伪圣,以瑶山五鬼与泸州老窖枪王白兵联手,可杀伪圣,至于魔屠大军,由洛阳九大世家去周旋,只要离宫寒一死,魔屠军不足为惧,只是一切都是幻象,现实与想象之中完全不同,厉鬼将辞便狠下心来,与谋主翻牌,大声喊道:“九千岁,你还不出手?”

离宫寒平静望向洛阳城城头,那儿有两个人,一个背负三尺青锋的青衫老头,一个身穿大红袍的中年大内总管人称九千岁。

延伸阅读

伟华硬铬电镀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ytft.shtml
东莞伟华五金电镀厂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交通便利。联系人:王伟:13925577190

远翔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nwg9.shtml
远翔自行车配件是邢台远翔自行车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自行车曲柄、健身器械曲柄、

亮亮康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x6pg.shtml
亮亮康婴儿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婴儿服装、哈衣、爬服、连身衣、口水巾、尿布、婴幼儿服饰大

潮宏基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b092.shtml
潮宏基加盟详情潮宏基珠宝以“设计领先”品牌核心价值,在众多的珠宝品牌中,潮宏基珠宝始

EVO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a7rg.shtml
EVO电动滑板车经销批发的婴儿腰登、餐椅、婴儿用品、家居用品、运动器材大卖消费者市场

裕翔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nbc0.shtml
我司位于中国浙江省义乌市毗邻国内外的商品集散中心--义乌国内外商贸城系一家生产经营各

澳大利亚List Premier Education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dfhx.shtml
澳大利亚乐思普睿儿童英文互动教育课程软件正在招商中!http://listpremi

安平县技能金属丝网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d5t7.shtml
安平县技能金属丝网公司始建于2002年。我厂位于亚洲的丝网生产基地,拥有中国“丝网之

浙大求知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datc.shtml
浙大求知教育创建于2004年8月,依托浙江大学强有力的学术支持和市场支撑,先后在下沙

景锐无框窗加盟  http://www.loanasilicone.com/gpg1.shtml
上海景锐门窗有限公司于2001年进入无框阳台领域进行实质性操作,是各省市较早从事无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赛尔号之特工CYR在线阅读第二节

    维特·格恩是一位生活在地下世界的矮人。他所处的地下洞穴位于矮人王国布里欧纳克的北部,不算太大,更没有地下河流经过,按理来说是不会有矮人在这里定居的,然而这里有一个超大型的秘银矿。为了更方便地开采秘银这种珍贵的战略资源,布里欧纳克王国便征召了一批富有经验的矿工来到这个地下洞穴定居,甚至不惜从几百公里以

  •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同居

    秦野低头看着淮瑾和他牵在一起的手,小小的,很软。秦野很高,几乎有190,而淮瑾却不到170,以至于秦野只能看见淮瑾毛茸茸头顶,几根发丝和主人一样一晃一晃的。越往前走越能依稀闻到之前淮瑾身上那一丝丝的香甜气息,秦野情不自禁的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味道……很好闻。淮瑾的房门关着,大概是习惯了吧,他不喜欢自

  • 骑马与砍杀之雪域之王在线阅读第10章

    本来约好三天后寻魂,可没想到出了这样的岔子,薛洋居然将这样的事情瞒着,金光瑶只好去和魏无羡说了一声,拖到下个月初才动手。魏无羡当时听到的时候,幸灾乐祸地笑着:“别是你们怕了?还是不想救晓星尘道长?”而蓝忘机在一边垂目不知在想些什么,一只手抚在忘机琴上,待到金光瑶要离去时,他突然站起身道:“我随金公子

  • 翡翠岛深秋在线阅读银行事故

    “刚才听到系统竟然因为升级成功奖励了我一份升级礼包?”张恒已经忽略了系统赠送的别的东西,只是眼神放光的盯着这一份礼包。点开系统的界面,一份大大的礼包正在闪着金光跳跃着,迫不及待的伸手点了上去。死神皮鞋:无声无息,可以变化,佩戴后可提升速度x2强化药水Cx2:提升身体素质,提升范围在3-5之间。死亡笔

  • 澄月未央在线阅读第3节

    ...................................求收藏、打赏、鲜花.....................................四周的景象与吃鸡之中非常相似,就是真实了许多,更像是在现实之中。宛如废墟,四周弥漫着硝烟的气味,被炸毁的房子数不胜数,这让的一些没有进入过

  • 梦回艳龙床汉库克?

    第七章汉库克?张飞带着林牧和李小然去历石殿更改了一下记录。李小然原本是在种火堂和建模殿两处做事情,所以手续麻烦了点,但也很快就弄完了,而林牧只是去除了种火堂的工作,所以反而很快就弄完了。三人再次坐上碧玉船,张飞看了一下,禁危正坐的林牧,心中的怒气稍微减少了一些。“鉴定师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要保持这种严

  • 四海鲸骑三册全在线阅读第9章

    在橘猫加入后,明光带着实力“暴涨”的海豹突姬队杀回了广场的东市场继续掏寻合适的道具。这一次他们四个在集市里发现了一个出售精品道具和装备的摊位,这个摊位是由一个三人小队共同经营的,他们三人全是男性,其中一位身高足有两米、瘦瘦的如同竹竿一样,一位身高180又高又膀像是门板一样,最后一位则是一名1米5左右

  • 海贼王之我是摄影师在线阅读第十章

    “怎么了?”男人的身子一震,语气却还是无限的温柔。“你来了。”“嗯。”他轻轻答应,其实言骆不知道,罗文早来了很久,但一直没上去,电话最后他声音听起来没什么事,他怕打扰他休息,一直在车里等了好几个小时。言骆抱着他,怎么也不肯松手,罗文无奈的笑,“怎么又像小孩子了?”“你才是小孩子。”“好了,陪我吃早餐

  • [家教|27bg]圣徒之测灵根

    这边,姬玉便过起了闭关的日子。而那边,风波却依旧没有结束。“夫人,你看这六姑娘别看小,但天生反骨,恐怕就是一个白眼狼。这次她因为欺负小小姐,被老爷责罚,难免会迁怒我们。与其等到她长大了报复我们,不如现在就先下手为强。”黄嬷嬷轻轻的给姬夫人捶背,小声的建议。“不过是一个凡女生的孩子,就算有灵根又怎么样

  • 亿万总裁的势利白月光之第十章

    九代师离开后,名器观论会的主事人吾不留带着两位鉴兵台部署缓步走来:“地锋已有主,现在只剩天器了,不过点剑主之人未到,请诸位稍候。”等候之间,在场众人开始各自闲聊,或是鉴赏天器。顾清川正好寻绮罗生说话:“我昨夜到玉阳江畔寻你告别,恰好你不在。”“吾昨日与好友去叫唤渊薮寻剑宿,故不在画舫。”绮罗生想起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