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经年杳杳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雪满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山中无岁月,简歌一闭关,就不知道今夕何年了。

他一边琢磨着要早点筑基,这样好重新把炼器的手艺捡起来,一边奋发图强。有了沈霁提供的高级辟谷丹之后,他的修炼效率越来越高。

沈霁正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给他辟谷丹。

美色误人,简歌只是问了一句他手上有没有高级的辟谷丹,他二话不说就把乾坤袋里的全掏出来送给对方了。他也不动动脑子,除了闭关谁需要那么多辟谷丹!

沈霁寒着脸在简歌的洞府前当了几日的望夫石之后,被忍无可忍的老朋友赶走了。

“知道里头的是你道侣,所以你能收敛点么?”一身华服美饰的女长老毫不犹豫地翻了个白眼,“别杵在这打扰简歌闭关,有空你不如去干点正事。”

“没什么正事。”沈霁脸色难看。

魔修们自从开始致力于脱单之后,连平时鸡毛蒜皮的小矛盾都少了,管辖起来简单轻省,根本不费劲。这等小事沈霁一向都是交给魔宫大总管的,也用不着他去操心。

这也直接导致沈霁整个人闲得蛋疼,有空常驻琼玉宗追道侣。

女长老一脸不高兴:“你是跟我炫耀吗?滚滚滚!不许随便进入内宗范围!”

说着就把沈霁赶出去了。

相比于魔修的省心,琼玉宗弟子就没那么安分了。

琼玉宗不仅建筑是暴发户风格,连宗门内的弟子都是这样。衣着就罢了,关键是宗内弟子各个都是经商好手。

他们对经商很感兴趣,落雁界基本上只要是赚钱的营生,就有琼玉宗弟子插手的痕迹。而为了能够护住自家的生意,他们又不得不努力提升实力。

于是,就造就了琼玉宗落雁界第一大仙门的地位。

与之相对的,琼玉宗鸡毛蒜皮的小事多如牛毛——

今日这位弟子的店铺多收了那位弟子一颗灵石,昨日那位弟子在这位弟子这边进货时压了称,前日……

总之只要牵扯到生意,总能有许多掰扯不完的帐要算。

沈霁没有搭理一路上发小传单的琼玉宗弟子,也没有搭理广场上拉人填调查问卷的琼玉宗弟子,一路过关斩将从热情的弟子中挣脱出来,终于回到了他客居的院落。

客院位于外宗地界,做小生意拉客的基本都在外宗这边。内宗多是大单生意,比如几个商铺负责人约好在某某地方相聚,商量下一年的采买、合作等事宜。

不管来琼玉宗多少次,沈霁都很不适应这里繁荣的商业景象,看起来像高度发展的凡间一样

“叩叩叩。”院外传来扣门声。

沈霁神识一扫,又是个上门推销的。

他无奈地挥手在院门上挂了个请勿打扰的牌子,这才清静下来。

琼玉宗真是糟糕透了。沈霁心想。

春去秋来,半年之后,琼玉宗迎来了双十一狂欢周。

每十年一次的双十一狂欢周是琼玉宗最大的盛会,来自落雁界各地的修士——无论仙魔妖佛——都会赶来参加。因为在这个为期一周的活动中,既有震惊天下的至宝拍卖会,又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类欢庆活动,甚至还有魔修们最为期待的“桃舞节”相亲会。

以琼玉宗为中心,周围千里范围内坐落着大大小小的仙城,每一座仙城里都被琼玉宗弟子们开满了各色各样的店铺。双十一大酬宾,店铺内商品最低九折最高五折,物美价廉童叟无欺,即便是不爱购物的修士在这段时间里也忍不住跟着疯狂的人群买买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荷包空空如也,后面十年要努力攒灵石了,也是惨。

简歌就是在这样的欢欣气氛下出关的。

半年的时间,简歌从堪堪引气入体,一路突破到了炼气九层。再上一步,就是炼气大圆满,可以准备筑基了。

这样的修炼效率吊打修真界一票普通天才,即便在绝顶天才里,也算是名列前茅。不过简歌并不知道普通修士修炼要花多久,所以直接按照自己的最快速度升级了。

还要多亏闭关前那位女长老与他促膝长谈了一夜,将炼气期的修炼法门为他讲述了一遍,否则花在功法参悟上面的时间要平白多出许多倍。

简歌出关的第一时间,沈霁就察觉到了。然而因为即将到来的狂欢周,琼玉宗人满为患,各种搞促销的琼玉宗弟子层出不穷,要破开人山人海到达简歌身边,还需要一点时间。

都怪琼玉宗轻易不许别人御空而行,否则沈霁就能直接飞去找简歌了。

简歌从洞府内出来,一脸懵逼地看着面前散落一地的各色花瓣,以及漫天飞舞的各种小传单。

简歌:“???”

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隔壁洞府里同样刚刚闭关结束的另一名弟子也推开了门。简歌眼睁睁地看着他门上贴着的各色广告纸因为推门的动作从门上飘下来,围绕着刚刚出门的人狂舞不已,那架势跟简歌方才经历过的一模一样。

只是这人显然早就习惯了被小广告单围绕这件事,他二话不说一道法术打上去,所有小广告都成了碎纸屑,消散在空气里。

“真烦人,广告单都塞到内宗来了。”他骂骂咧咧地挥开天空中散下的花瓣,扭头朝外宗赶去。

简歌茫然地看着他远去,想了想,也丢了一道法术,把身边缠着的广告单都给弄掉。

“出关了?”女长老也赶了过来,她笑眯眯地和简歌打了个招呼,“你出来的时机正巧,明天狂欢周就要开始了。你瞧,现在已经开始下‘花雨’了。”

花雨也是狂欢周的特色了,其实是一种特殊的阵法,用灵力凝成花瓣的样子飘落下来,渲染气氛的,没什么实际用处。

“狂欢周?”简歌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女长老微微一愣,然后恍然:“你还不知道狂欢周的事情吧?我都给忘了!来来来,我给你说说……”

接着不由分说地拉着简歌去了自己的洞府,给他科普狂欢周的同时,顺道跟简歌交流一下修炼中遇到的问题。

沈霁特意送了她一件好宝贝,拜托她教导简歌,她怎么也得多上点心不是?

简歌对狂欢周兴趣一般,聊了两句就开始于女长老一起交流修炼的事情。只是没过多久沈霁就找了过来,打断了他们的交流。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跑去道侣洞府门口没瞧见人,沈霁就知道他定然是被女长老骗到这里来了。

沈霁边问边瞪了女长老一眼,埋怨她没眼力。

小别胜新婚懂不懂?好不容易人出关了,她还霸着不放,修炼的事情什么时候不能讨论?

女长老无辜地摇了摇头:“行了都滚吧,我可懒得伺候你们,恩爱狗少在我面前秀,哼。”

沈霁二话不说拉起人就走了,也不跟她呈口舌之快。

“你最近还好吗?”简歌任由他把自己拉走,路上笑着问道。

刚同意对方的追求就闭关什么的,虽然简歌自认为自己情商很低,也知道这件事挺让人心塞的。不过也没办法,他和沈霁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他要是再不加快速度,不用等到他们能结为道侣的时候,沈霁估计已经飞升了。

所以简歌只能给沈霁留了信,抓紧时间修炼去。这一次闭关出来,是因为要开始准备冲击筑基,继续关门苦练效果会不太好,还是得劳逸结合的。

女长老说修士需要修炼心境,简歌的心境方面倒是没什么问题,不需要特意通过历练提升心境。可是简歌觉得自己下界是为了度假的,不应该天天闷在洞府里,于是干脆趁此机会出关休息一下。

休假之后,才能更好的集中精力冲击进阶屏障嘛。

沈霁牵着他的手,但是没有看他,眺望着远方,耳根子有些红。他点点头,说道:“我最近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这是简歌第一次主动关心他。

说完沈霁就后悔了,这个时候他应该装可怜说自己过得不好,这样简歌就会多关心他两句的。

正在沈霁懊恼的时候,简歌突然凑近了一些,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脸测,弄得他浑身一僵。

“你不想我?”简歌疑惑地问道。

“……想的。”

简歌点点头,这才对嘛。以沈霁之前的殷勤劲,这样才比较正常。

看来沈霁只是在说好话让他安心,并不是变心不在意他了。

“你想我可以直说。”简歌认真地说道,“我也没和人结为道侣过,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相处的。你不同我说,我可能发现不了,叫你受委屈。”

简歌一边说,一边觉得自己真是太贴心了。

沈霁温柔地看着他,低低应了一声:“好。”

简歌心满意足地站直了身子,跟着沈霁继续往前走。

两个人漫无目的地顺着小道向前走,很快就要走出内宗的范围了。简歌突然意识到不对,他问道:“我们要去哪儿?”

和沈霁待在一块儿,即使不说话只是安静的走路,也觉得心情舒畅。所以简歌一直没意识到他们根本没有目的地,而且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了。

沈霁脚步一顿,他尴尬地看向简歌:“没什么目的地,随便走走而已。”

他刚刚只是想把简歌从那个女人身边带走而已,别的都没想过。

简歌:“……”

“你要不要去我的客院看看?”沈霁连忙补救,“就在前面不远处。琼玉宗把地段最好的客院分给了几个魔尊,我的那个院子里的东西都被替换成我平日用的了,不比你在魔城看到的差。你若是在内宗住着不舒服,就来和我同住。”

简歌在内宗分到的洞府只能算一般,在宗内属于平均线,洞府内摆设物件都是标配,石桌石椅石床,那是人能住的地方?沈霁之前就强硬地塞了一张床进去,然后才允许简歌在这里居住。

现在沈霁把自己的院子折腾好了,当然不乐意简歌继续住在那种地方。只是外宗没有好的灵脉,所以沈霁花了点功夫捉了只小心灵脉埋在了院子底下,然后布了阵将它的灵气缩在院子内部,不让逸散出去。

从外头看来,沈霁这个院子和往日没什么差别。只有踏入其中,才会感受到里面浓郁到恐怖的灵力。

为了避免简歌拒绝,沈霁把这些和盘托出。虽然依然面色淡定,但简歌还是从他明亮的双眸里看出了一种“求表扬”的情绪。

——像个献宝的小动物。

咳咳咳。

简歌见状就狠不下心来拒绝了,只好答应下来。左右洞府里也没有东西需要收拾,可以直接入住。

这样一来,两人也不用再纠结去哪儿,顺着这条路继续往前走就好。沈霁的客院就在前面,还要再走两刻钟。

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两刻钟足足走了半个多时辰。

一踏入外宗地界,穿着各式各样服装的琼玉宗弟子就占领了外宗各地,开始拉客的拉客、发传单的发传单、搞推销的搞推销。一路走过来,沈霁护着简歌东躲西躲,结果还是被塞了一手的传单。

前面的弟子广场上还有促销活动,拉人过去做**,从而赚取优惠券、代金券和小奖品的那种。简歌差点被这种小活动吸引过去,好在沈霁及时把人拉了回来,结果半路上他又差点被一个弟子忽悠着去填写问卷。

沈霁:“……”

总有人想和他抢道侣的注意力,好气!

“只是甜一下问卷,一会会儿就好了。”简歌安抚道。

沈霁依然黑着脸:“太耗时。”

哪里耗时了?一个问卷分分钟就填完了呀!

简歌疑惑不已,但道侣不乐意,他自然不会强求。天大地大道侣最大,他这么体贴,当然要照顾道侣的感受。

“那好吧。”简歌遗憾地婉拒了那名弟子,拉着沈霁离开了。

然后,他看见另一个其他宗门来做客的娃娃脸小弟子,被热情的琼玉宗弟子拉着填问卷。不好意思拒绝,于是答应了。结果……

一堆拿着问卷等人填的弟子立刻排成队,开始接连忽悠那个小弟子填问卷。

简歌目瞪口呆,忍不住转头去看沈霁。却见沈霁身上气息更烦躁了,脸上少见地出现了明显的不悦情绪。

很显然,沈霁经历过这个小弟子目前的情况。

就在半年前,他因为一时大意同意了填写调查问卷,然后他就被这一片所有弟子拉着不放,足足填了上百份才成功脱身。

怪不得沈霁不让他填……

简歌后怕不已,连忙拉着沈霁离开了这群如狼似虎的家伙。

因为见识到了这群弟子的真面目,后面简歌十分配合沈霁,两个人努力避开了绝大多数的琼玉宗弟子,终于在天黑之前来到了客院。而主人不过离开了几个时辰的客院,这会儿门上又已经贴满了各种小广告。

简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这群弟子也太凶残了,为了赚钱连魔尊的门面上都敢贴广告,是真的勇士。

然后,沈霁诚实地告诉他:“之前经常有弟子上门来推销物品,不开门就不停地敲门,不肯离开。”

好吧,这已经不是真的勇士了,这是真的作死。

常来琼玉宗的人都知道,回屋第一件事先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上,否则那些弟子根本不管你是谁,只会如狼似虎地扑上来。

一开始还有大能愤怒地把弟子拍飞,后来发现没有用,拍飞一个又来一个,他们都不是一伙的。而且因为非常乐意坑一波竞争对手,所以基本不会互通这类信息。

一整天下来被几十波人骚扰,即便是大能也不烦不胜烦,更不好意思不停地拍飞他们。拍一两个就算了,毕竟琼玉宗弟子自己理亏,拍几十个就有点不给琼玉宗面子了。

还不如挂个牌子图清净,你好我好大家好。

简歌一点都不想自己尝试一下,所以他二话不说把小广告撕了之后就挂上牌子,关好门进去了。

院门一合上,顿时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外界的喧嚣归于沉寂,院子里只有灵鲤在水中游弋的水声和清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一片静好。

“这鱼……”简歌先凑到池边去围观了一下灵鲤。

鲤鱼主吉,灵鲤更是强化了这方面的能力,所以可以给人带来好运。越是修为底下的修士,越受其影响。

很明显,这些灵鲤对沈霁没有用处,是为简歌养的。

因此,简歌最先注意到了这鱼。

沈霁跟着凑过来看:“嗯,已经挺肥了,想吃吗?”

简歌:“……并不想。”

好了破案了,鱼不是沈霁特意养的。

沈霁一头雾水。

婢女跟他说,在池子里养这个尊后一定会很感动的,于是他就养了。可是为什么简歌听了他的话反而没有那么高兴了?难道是嫌弃不够肥会不好吃?

看来要问问婢女怎么把灵鲤养得更肥一些。

眼见简歌对院子失去了兴趣,沈霁只好领着简歌去看他的寝屋。

其实院子里还有好多特意为他布置的东西,可惜简歌好像不太感兴趣。沈霁心中有些失落,但很快又打起精神来。

不要紧,屋子里的好东西也不少。

“我的寝屋在隔壁。”沈霁一边领路一边给简歌指。

两人的寝屋都在一楼,因为一楼更接近地底灵脉,灵气浓些。简歌的屋子更是坐落在灵脉灵眼之上,屋子里的灵气凝成了一个个婴儿拳头大的金色半透明小生灵,在空中上上下下地玩耍嬉闹。

它们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生灵,是灵脉存在的时间久了,有了隐约的灵智,记下了那些生灵的模样。灵气是从灵脉中散发出来的,自然被它的灵智沾染,就下意识幻化成了各种“小精灵”,煞是可爱。

简歌一进屋就眼前一亮,因为这些灵物状的灵力是在屋外没有见过的,明显只存在于灵眼上。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捉住了一只飞舞的小肥啾,那灵力半实体化,握着有明显的触感。捏起来软软的,还带着灵气的一点暖意,如同阳光中的温暖。

“喜欢吗?”沈霁轻声问道。

简歌回头看他,微微一笑。

他眼里满是晶莹的光点,那是“小精灵”倒映出的光,却像是满天星光一般,纯洁耀眼。沈霁看得呼吸抑制,只觉得自己看见了比仙人还纯净美好的存在。

结果下一秒……简歌“嘭”地捏爆了那只小肥啾,兴奋地跟他说道:“这个好好玩!”

沈霁眼睁睁看着他双手其上,一只一只地跟捏爆气球一样捏爆小精灵,而散成无实体的灵气又在其他地方再次凝聚成小精灵。简歌捏了许久,屋子里的小精灵数量也不增不减,倒是他自己玩得满头大汗,兴奋不已。

明明是很凶残的场面,但是沈霁看着看着,居然还觉得简歌这样挺可爱的?

他大概是真的没救了吧。

彻底栽了。

足足完了一刻钟,简歌才意犹未尽地停下。

这类小精灵他在仙界也见过类似的,但是仙界那个是从仙脉里飞出来的,带着灵智,不能随意捏死。简歌一直很遗憾,没有机会上手试试,如今终于圆梦了,心中一本满足。

而沈霁,他自然舍不得拦着简歌,而且灵脉里飞出的这些小精灵,确实怎么捏都没关系。反正等简歌修炼的时候,它们都会化为精纯的灵力,进入简歌的丹田之中。

不像仙界那种,仙界的小精灵是不会被仙人吸收的。

延伸阅读

优秀牧师,以德服人[全息]迷雾沼泽  http://www.zdexp.cn/yrz6.shtml
萧雪很快便回到布莱村,来到竹林内的小庄园。“雪儿,回来了。”昊爷爷见萧雪出现门外,有

嘘,别说话你背叛她,他背叛你!  http://www.zdexp.cn/ybbm.shtml
“你…你到底是谁?”月岚终于淡定不起来了,因为他太过熟悉这个女将军越弦,虽然曾经满心

道影弥天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zdexp.cn/n2mc.shtml
虽然柜子是上了锁的,可是为了避免意外,安清雅放进去的也只能是合理的东西。除了今天黑市

[HP同人]德赫D/Hr 珍宝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zdexp.cn/uhe6.shtml
窦家原是因军功封的列侯,爵位三世而斩,传到窦瑾父亲这一辈,恰好没了爵位。好在窦家底蕴

玄牝之道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zdexp.cn/bvob.shtml
苏小小闲来无事般晃来晃去,忽然“那谁,过来!”月影夜依靠在门上,一脸刚睡醒的朦胧。额

老祖现代生活手札之锤救单道,路遇秦琼(8)  http://www.zdexp.cn/698s.shtml
待到貂蝉下马走到李渊等人面前的时候,众人都看呆了。好一位绝色女子,由古至今恐怕再无人

今天,我又撞鬼了之白衣女子(10)  http://www.zdexp.cn/xn5t.shtml
凌空飞行的方式,姬垣已知的有三种,一是像国师那样踩踏木杖的,二是像雨夜那晚,黑衣人抱

三界大佬的经纪人[神话]之恋爱  http://www.zdexp.cn/yopc.shtml
“顾枚,你要答应他吗?”一夜无眠,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中自己一点不显老的面庞,想着昨

未婚夫到底做错了什么![快穿]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zdexp.cn/dkju.shtml
原来初中的时候不用上自习,也不用周六上课,之前权侑莉课后做完作业就看电视,周末喜欢出

边缘世界无尽欲望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zdexp.cn/xok4.shtml
林洛拿到魔法卷就要往头上贴,被塞西爾扯了下手臂,疑惑的望着她。”主人,我们才来到这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高达异世界之机甲维修师之第六章

    不知何时,韩信才沉沉睡去,而天刚一蒙蒙亮,他便醒了,在榻上又躺了一会儿,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知道自己已无法入睡,便挣扎着坐了起来,倚在榻上,右手习惯性地抚向左胸。这时,他才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很久没有心悸的感觉了。他的体质并不好,少年时,父母双亡,家道中落,他又不屑经商,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只好不时到

  • 剑与神灵在线阅读医者仁心(壹)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天空中飘起了濛濛细雨,街道上空无一人。整座城市像是被开了静音一般,寂静无声。老板端着一杯红酒,坐在柜台前,看着窗外灰暗的天,时不时有几滴雨飘进店里来。“好——无聊啊。不知道刹那个家伙过得怎么样,估计又躲在哪个地方偷喝酒吧。”他一口饮尽杯

  • [鸣佐扉泉]幽灵在线阅读第2节

    “怎么去?”无尘问道。“传送阵。”斩天回道。老者带着魏无尘向一处偏远的地方飞去,路途之中,老者特意飞的很慢,是想让魏无尘再看一看这里的风景吧,魏无尘还是第一次飞上天,而且还是不借助交通工具,这种兴奋感,在他脸上表现的淋漓精致。不多之时,老者带着魏无尘在另一处群山的中心地带降落了,魏无尘下落的时候观察

  • 鬼王出世死亡名单【一更】

    “快看,那就是杨过吧。听说他好像是郭靖前辈亲自送到我们全真教的。”“谁说不是呢?不过,他怎么满身都是伤?”“还能怎么?摊着赵志敬师叔这么一个师傅了呗,赵志敬师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平日里最痛恨杨过这种靠关系加入宗门的二世祖。”“说的也是,不过赵志敬师叔就不怕郭靖前辈知道了这件事,找上门来责怪他?”“这

  • 替婚第6章在线阅读

    荷藕笑起来,“大姑娘,这事,还要多谢三姑娘呢。”原来前两日舒宓小朋友用自己刚学的几个大字,并各种圈圈叉叉给老夫人去了封信,在信里,她先是跟老夫人分享了近日吃的桂花糕比上回送给老夫人的枣糕好吃,并附上了一张从厨娘那里搜罗来的桂花糕方子,给祖母尽孝。然后就说了最近十分忧愁的一件事情。她说祖母啊,最近丫鬟

  • 末日下的余光第九章

    “是要起风了啊……”胡二道依旧是不变的愉快神情,跟着感叹道。“夫人,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您了。”胡二道口吻平常得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二道不来了吗?”也许是自己也快要离开火之国了,大名夫人也并不意外,只是有些可惜。“……以后就见不到二道你这样俊俏的孩子了。”二十余岁未至三十的大名夫人这么感叹

  • 我从冥界来第九章在线阅读

    自从子衿入嫁苏府,平乡侯爷几乎是每晚必定光临俪园,而且一去便是整晚,落得前几房的太太好生冷清。府里众人都暗自感叹,新夫人到底是烟花扬州出来的,狐媚功夫果然不凡。其实,只有子衿心里清楚,俪园的确是苏侯爷每晚的“必经之处”,但也仅仅是“经过”而已。每次他在这里盘桓的时间决不会超过半个时辰,之后便转身离去

  • 谜案:寻雾追凶在线阅读第1章

    晚自习下课的时候,天已经全黑。白璐从洗手间回来,蒋茹还趴在桌子上,周围围了一圈女生。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白璐坐在后面等着。旁边一堆人的谈话传入耳朵。“别哭啦茹茹,都放学了。”“好了,不要难过了。”“还有几天就要考试了,不能耽误成绩呀。”“对,考试才重要呢。”“……”白璐抽空将自己挂在桌子外侧的书包取

  • 诡魔神韵在线阅读第2章

    在迷迷糊糊中醒来,森美汐抬眼望向窗外,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原来在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过去那么长了,不知道美星回来了没有。这小没良心的,姐姐要走了,还出去玩,就没有相着送送吗?白疼她了,这小白眼狼,哼╭(╯^╰)╮!(傲娇起来的女主真是不要不要滴……)“姐姐,姐姐,你醒了吗?你知道吗?爸爸可坏了,不让

  • 精灵世界:完成选择变强在线阅读第7节

    每所学校几乎都有自己的校园怪谈,是真是假无从知晓,但总归是校园里必须的禁忌,用以完善整个校园生活的**性。市郊的这所技校,也一如常理拥有着独属自己的怪谈。“据说在S市还没有扩建以前,这里是个村子。这个河段的水里有很多旋涡,几乎每年夏天都有人游水溺死在这里。溺死的人有些找到尸体,有些找不到尸体,村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