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修零白书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板栗球 来源:纵横中文网

花鸟市场的街道很窄,两边的铺子很多,到处都是些腿脚不便的老头老太。因为卖鱼的店也很多,地面又坑坑洼洼,所以有很多积水,湿滑难行。那捧着盆栽的小子个子小,在人群里钻来钻去,路又熟悉,不一会儿就溜到了很远的地方,隔着中间讨价还价的老头老太太,冲着纪连吐舌头。

纪连空有一双长腿,这里的老头老太都不敢碰,一步一个不好意思,请让一下,就在和刚才卖字画的老头儿兴奋地看着他,以为他是又回来和自己讨论董其昌的字画的时候,纪连扭头看见旁边有个小巷子,一头就扎进巷子里。

那小子一路瞄着后面,没看见纪连的大高个儿,鼻腔里发出一丝轻蔑的笑声,脚下却踩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抬头一看,正是一张笑的灿烂的脸。

他掉头就跑,结果这回被纪连扣住了手腕:“小子,你爸妈没教你踩到人要道歉么?”

“你放开我!你追我干嘛?”那小家伙一脸正气,反过来责问纪连。

“我就跟你打听个事儿,你告诉我你手里这东西哪儿来的,我就放你走。”纪连眼神瞟了瞟他手里抱的宝贝似的丑不拉几的植物。

“当然是我买的!”小家伙个子不高,但是一双眼睛透着贼机灵,看着年纪不会很小,怎么着也有个十几岁了。

纪连抬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他脑门儿上瞬间红了一片:“你小子以为我不敢揍你是不是?糊弄我?”

“流氓!”那孩子瞪大了眼睛,冲着他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纪连非但没把他放走,还拉着他往大街上走:“你还猜对了,我就是流氓,你再喊大点声儿。”

这俩人引来街上所有人的侧目,果然有人认识那小子:“可算是有人收拾你个小王八犊子了,昨儿我们家丢了个兔子,是你小子干的吧?”

“又偷人东西了吧?我说年轻人,这孩子就是个小毛贼。”

“大哥,这孩子哪家的?”纪连顺势问道。

“哪家的?谁知道他哪家的?以前没见过,就这半个多月,天天在这儿溜达,也没见人管过。”几个年纪大的摇了摇头,貌似对这小毛贼还有点同情。

纪连猛然间想到一张清秀又带着点木然的脸:“以前怎么没见这么多流浪儿童,最近一碰一个准儿。”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警察来了,就是来抓你的!”刚才那被偷了兔子的大哥冲着小毛贼说了一句,这孩子急了,下口在纪连手上咬了下去,纪连吃痛地放开手,他扔了手里的盆栽就溜走了。

脖子上被挠的伤还没好,手上又添了一个,纪连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真的背到家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潘越派过来的小平头,潘越去花园路那边了,临走前让小平头带着人到花园路最近的花鸟市场去查所有卖植物的店家,找一种叫乌羽玉的多肉。

“纪哥,你怎么还有这闲情逸致在这儿溜达?”小平头见他捂着手:“怎么回事?手受伤了?”

“没事,点儿背,给个急着跳墙的兔子咬了。”纪连看着自己被那小兔崽子于咬出血印的虎口,甩了甩没管它:“怎么?你这大清早的怎么被派到这儿了?”

“潘队说让我来找一种叫……”小平头一低头就瞧见纪连脚前已经被摔烂的花盆,地上那几个跟拳头一样大小的花看着有点眼熟,他掏出口袋的照片比对了一下:“就是这个!”

“陈警官,在前面那个花店里找到了两盆乌羽玉!”一个年轻的警察跑了过来。

小平头看了一眼纪连:“去看看!”

很明显,这三盆乌羽玉是刚刚进回来的,虽然店家挺小心谨慎的,特意还用黑袋子包着,跟着其他的盆栽堆在一个车上,没想到那小毛贼就是不长眼,偏偏就偷走了那盆,店家一着急就没顾得上管这些,着急忙慌地也四处找那孩子,可是没等他们找到那孩子,却被警察找上门了。

“你知不知道这个东西是禁售的?”小平头板起脸来完全没有平时嘻嘻哈哈的那个劲儿了,纪连在一边观察了一下这家店铺,这家店看起来很普通,店主是夫妻二人,男的腿有点残疾,长着络腮胡,女的脸已经吓白了,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看来他们肯定是知道自己卖的这个东西是违规的。

“警官,我们的花都是在城郊的市场上进的,这个花是前不久才来的新货,他们告诉我们这个叫佛掌,我们也不晓得这个东西它不能卖啊!”男人还算镇定自若。

“请你们配合调查一下吧。”小平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找了几个人把那两盆花,连带被砸碎的那盆也一并拿走了。

整个花鸟市场都沸腾起来了,平常这个时候大家早就散了该干嘛干嘛去了,可是今天的早晨似乎格外的长。

“纪哥,这一盆怎么回事?”小平头换了个和气的笑脸。

“这个啊,我刚才逛过来的时候碰见一个小孩偷了这花,你也知道我喜欢助人为乐嘛,就去抓,这不,还被那贼小子咬了一口。”纪连笑了笑,把受伤的手都快戳进他眼睛里去了:“不过,我估计那孩子也不是故意选的这盆,估计是看见蒙着黑袋子就觉得比较珍稀,应该会更值钱,所以才偷的这盆吧。”

纪连一边走,一边解释。

“法医在杨凤丹体内发现了致幻生物碱,我们推测很有可能是来源于某种致幻植物,根据邻居反映杨凤丹平日里没什么爱好,就喜欢伺弄花草,在她家里我们也发现了大量绿植,但是并没有发现含有致幻成分的,所以潘队让我到这里来盘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小平头看着纪连脸上波澜不惊,估计他来这里也不是什么逛街,应该是和自己一样的目的:“纪哥,你早就猜到了?”

“那倒不是,”纪连一双眸子潜藏笑意:“那个十字架的指纹检测结果出来了么?”

“出来了,上面只有杨凤丹的指纹,应该是她的。”

“她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又喜欢伺弄植物,这种人不会自杀的,除非,她并不知道自己在自杀。”纪连的眸子闪了闪,双手插进裤兜里。

“你的意思是,她是因为致幻植物,产生了某种幻觉?”小平头立马反应过来了。

“在你们的检查结果出来之前,我还只是推断,从十字架的位置来看,她应该是手握着十字架跳下来的,也许在落地中间的某一个瞬间,她曾清醒过,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张开手是下意识的行为,所以十字架并不是握在手里,而是落在了远处的草丛里。”纪连慢条斯理地分析道:“当我回想案发现场的细节时,注意到了窗户边儿上露出来的一排生机勃勃的绿植,所以今天一早就赶过来看看。”

“哦!原来是这样,可是你怎么知道她家里不会有致幻植物?”小平头恍然大悟。

“因为她长期养植物,不会没有这种常识,这个花,不会是她自己养的。”

“你的意思是,这不是单纯的意外?是一场蓄意谋杀!”小平头瞪大了眼睛。

纪连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等一下,我去取车,等会儿跟你一起回去。”

纪连去局里交代完了自己如何见义勇为,如何英勇负伤之后,一出询问室就看见靠在墙上的潘越,潘越的眼神在他手上飘了飘:“被女孩儿挠了脖子就算了,被个小孩咬了,还溜走了?”

“潘大队长还是抓紧时间破案吧,鄙人这小病小痛的,还不劳您费心。”纪连脸上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冲他挥了挥手,转脸就跟余晓晴油嘴滑舌地调侃起来:“晓晴,我这负伤了,你们局里是不是得给点补贴,发个什么医疗费什么的?”

“纪哥,你这又不用打疫苗,你要是真想要啊,改天我给你做个锦旗挂你那小面馆里,成么?”

“别,我可不要。”纪连往外走着,走到门口又看了看里面,没见着那个“木头人”:“那小祖宗送走了?”

余晓晴一脸懵逼:“谁?”

“就那跟个木头似的,一爪子能给你挠出个二级残废那姑娘。”

旁边一警察噗嗤一声笑了:“纪哥,人家有名字,叫苏嘉珞。”

“甭管什么珞了,送走了?”纪连两条修长的眉毛往中间挤了挤,眼睑上起了两个浅浅的褶皱。

“嗯,福利机构那边先接收了,这姑娘也怪可怜的,我们查了,她父母都不在了,好像十年前被一家孤儿院收养了,可是后来那家孤儿院关了,查不到其他更多信息了,几乎是一片空白,就连银行账户、学校、乘车、电话这种基本的信息都没有,而且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看起来也是一片空白,真是个迷。”

纪连脑子里想起她端端正正的坐姿,还有吃面的时候脸上浮现的不太容易察觉的表情,总觉得这个人哪里怪怪的。

“她该不会被拐卖的吧?就是被卖到某个交通不发达的地方,在那种地方生活,根本不需要任何现代的工具,所以什么都没有也挺正常的。”小平头忙完了那两个卖花农的事儿,一进来就插了一句。

“说的也是哈,也有可能。”

“我先走了,中午还得开店呢,你们忙。”纪连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小平头有点摸不着头脑地来了一句:“你们有没有觉得纪哥刚才脸色不太好啊?不会是因为被咬的吧?”

余晓晴拿手里的东西在他身上敲了一下:“别胡扯了,跟我出去一趟!快!”

在办公室走廊窗口站着吸烟的潘越听着里面热热闹闹的讨论平息下来,看向纪连背影的眼神有些晦涩,烟灰落在窗框上半天,他的手指才动了一下。

延伸阅读

千科加盟  http://www.xgcould.com/yiel.shtml
千科生活电器至今拥有吸油烟机、燃气灶具、消毒柜、热水器四大类数百型号的厨卫电器产品。

米蘭加盟  http://www.xgcould.com/ptvv.shtml
米蘭站是太原市家品皮具护理交流站。您遇到清洁包包、皮衣、沙发等皮具上的难题,我们乐意

柏达加盟  http://www.xgcould.com/xc8j.shtml
柏达电动松鼠多年来与内地各合作商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和四通八达的交通条件为本公司的发

三舒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xgcould.com/bqw6.shtml
三舒鞋业有限公司将对特许经营申请商提供的相关项目进行考查,确保考核辅助一步到位,给予

水斧全自动洗车机加盟  http://www.xgcould.com/6wby.shtml
公司简介水斧洗车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全自动电脑洗车系统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

博豪加盟  http://www.xgcould.com/grvr.shtml
博豪环保材料主营高温尼龙塑料、LCP塑胶原料、PA塑胶原料、300度高温塑料等。在橡

养研堂加盟  http://www.xgcould.com/gbh8.shtml
厦门鸣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集研发、生产为一体,具备良好的保健品、食品生产条件,为QS

贵金属加盟  http://www.xgcould.com/dg1l.shtml
【安全】免加盟费,预付款原理以小博大,双向操作,涨跌双赢【灵活】多种预付款比例可选,

ALTHEN加盟  http://www.xgcould.com/xxcp.shtml
ALTHEN传感器成立于1987年,多年来致力于传感技术及测量技术的研发。生产压力、

星宝贝潜能培训加盟  http://www.xgcould.com/sc3n.shtml
星宝贝BBMBA始终走在创新教育最前沿,专注开发儿童智力潜能,提供国际一流的课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拥抱你的信息素在线阅读第八章

    风驰电掣般的一路狂飙,尹天终于看见了凤凰城外那个山清水绿的小村庄。耳边听着鸡鸣犬吠,眼里望着渺渺炊烟,泪水不禁夺眶而出,“父亲,您是不是还一边喝着自己酿的酒,一边嘴里哼着古戏!母亲,您是不是又做了那我最爱吃的牛肉馅包子,我好想再尝上一口呀!儿子回来了,儿子没有让你们失望!”穿过那美丽的乡野,路过那亲

  • 长忆空城清第4章在线阅读

    目送着伊鲁斯和国王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后安迷修便迫不及待的跑到窗台边看着远方的大海,极光色的眼睛染上了大海的幽蓝变成了犹如翡翠湖泊一般的蓝绿色。安迷修露出一个温柔带着点畅快的笑容,在心默默地想:真美啊。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故乡,那一望无际十分温柔的蓝色。然而另一边的小皇子就不开心了,他从今天知道父皇

  • 新还珠之尔泰不要跑第8章在线阅读

    和李文铭说下午要去学校的事情后,李文铭也没有过多纠缠,反而要开车送原柘去学校,在这一点上,他素来绅士。但这一点,被原柘拒绝。李文铭站在餐厅门口,看着青年远去的背影,良久笑了起来。本以为只是个从小县城飞出的金凤凰,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看来得从长计议。到达学校的时候是一点四十五,原柘先去上了个卫生间

  • 与对门大妖谈恋爱第6章在线阅读

    眼皮很沉,沉得无法睁开。恍恍惚惚,隐约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一直在回响。那声音幽远得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莫铮岩。”“莫铮岩。”“莫铮岩。”……熟悉的,苍老的,呼唤。想起来了,那是奶奶的声音!!那他的确是在做梦,就算在梦里他也无法欺骗自己,大脑在很清晰地提醒着奶奶确实已经过

  • 小警察,我开农家乐养你呀!第1章在线阅读

    余青梅穿着淡粉色的小里衣和小里裤,虽然旧的有点发白,但是洗的干干净净。小手小脚都是肉呼呼的泛着粉嫩,肚子肉肉的把小里衣挤得有点变形了,用手摸摸自己的小脸:额,我是一个小胖妞。余何氏端着木质托盘进屋。余青梅看了一眼,上身是米色的粗布,搭配灰色的裤子,衣服和裤子上打了几个小补丁,头发,额,是古代无疑,余

  • 无限独行之王在线阅读第1节

    神罚森林,这片空间五大禁地之一,连绵万里的茂密森里,勃勃生机之下掩藏的却是无尽的危险,充满生机的森林之中尽是生性好战,喜欢杀戮的魔兽。而在这神罚森林的最中心,却是一块方圆两公里异常空旷的土地。耀眼的阳光之下却是漆黑的大地,寸草不生,毫无生机,异常诡异。安静的让人窒息,竟是连一丝风也没有,死寂一片。不

  • 和你听月亮在线阅读第2节

    此时高楼之上更有一人凭栏饮酒,正好看到这一幕。他的眼神随着马车横栏上的木牌左右摇晃。冠军?冠军侯府的马车。这么说……他视线偏移,望向刚从马车上下来的华服男子。果然是冠军侯世子。他随手招来跑堂儿,“去看看,冠军侯世子去了几号房。”跑堂儿低着头,一双眼珠子乱转,点头哈腰的退了出去。管好房门,跑堂儿并没有

  • 北辰以北歌声浅之西(3)

    暗紫色的轻烟飘荡着,弥漫着,缓缓地旋转起来,旋涡中间,就是噩梦的来临,黑暗尽头的注视……美丽优雅的身影哼唱着咒语,一抹冷月似的惨白和魔鬼般的微笑云散一样地露出……“啊!呼……”是个梦啊……金慢慢爬起来,眼前却是一片漆黑……“这是哪啊?”现在什么时候了?已经晚上了吗?金努力回想着昏迷前的事,小黑洞,格

  • 把你养在心上在线阅读第7节

    看着牵着自己的那只白皙的手,虽然不像哥哥们的那样温暖,但还是让她的心里暖暖的额,和他在一起似乎就像哥哥们在身边那样的安心、顺着手腕往上,是纤细的手臂,随着走动隐约可以窥见袖口下的疤痕。他是什么人,经历了什么?臻煜侧着脑袋看着他的侧脸。微长的头发随着脚步的轻动,细长的睫毛,感觉似乎比刚刚那个暴力的男生

  • 听说你也喜欢粉红冻奶[综]之买吉他

    在去车站的路上,绫梦把背包挎在右肩上,悠哉悠哉的行走着。不过,不同于她人喜欢左看右看,对周围的事物感到好奇。绫梦完全没有注意周围,只是看着前方,好像在她眼里只有前方一样。事实上,也就是这样子,绫梦对于周围不相关的事物可以说是完全不在意,只会向着心中所想的事物前进。或许只有事物闯进了她前进的路上,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