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烟雨王妃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九阙相思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最后在王家这几日,秦娇娇重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时光。

不知怎么回事,秦娇娇像是突然开了窍,原先没想通的题竟然想通了,脑子也比从前活了许多。

距离太和书院考试的天数愈近,秦娇美紧张得饭都吃不下,秦娇娇反而愈发心平气和。

送考这等苦差事,四更天就得起,自然只有秦娇美会做,秦娇花和张氏还在家打呼噜。

天还蒙蒙亮,秦娇美跟在妹妹身边,一手抱着包袱和水壶,一手紧紧握住妹妹的手,一路上不住嘀咕:“三妹你不要紧张啊,想想你平日学的东西,一定能中!”接着,她像是自我催眠般,又自言自语说了两句:“一定能中!”

看秦娇美神神叨叨的模样,秦娇娇顿时哭笑不得,她这位考生倒没紧张,送考的人反而比更紧张。

“大不了考不上,咱们明年再来呗!要再考不上,我直接参加女乡试也是一样的。”秦娇娇笑嘻嘻地道。

秦娇美被吓得脸一黑,急忙抬手捂住秦娇娇的嘴巴,郑重道:“考试之前不可胡说八道!呸呸呸!”

秦娇娇吐了吐舌头,抢过包袱进了考场。

女科本身不及男科痛苦,太和书院还简化了考试内容,不仅卷子题目减少,时间也缩短为一天,但难度比女院试要难。

其中,礼乐射御书数,礼、书、数、乐四门一天考完,第二天再去郊外马场考射和御。

秦娇娇第一天发挥良好,礼、书、数三门她下了不少苦功夫,再加之题目不难,她有自信能够打动阅卷官。至于乐科,她选的乐器是笛子,表现平平,勉勉强强应付是够了。

第一天虽然感觉良好,但,次日的射科和御科才是大头。

次日清晨,秦娇娇着一身布衣裳来到马场。

应试的女子大多出身于大户人家,一身骑射轻甲衣行头自是不在话下,个个英姿勃发,再不复昨日的温婉淑女。

秦娇娇本不突出,今日身着异服的她却突然显眼起来。专用的骑射装备太费银两,她们小户人家出不起这个钱,这身棉布衣裳虽然看起来简陋,但二姐却没有在关键部位省料子,大腿内侧有加厚的棉,手腕、手肘处还加了皮子保护,虽说不比专门的骑射服装,但贵在有用。

众考生纷纷转头,朝她投来的眼神不一,有好奇、有探究,更多的,则是嘲讽。

感受到众考生火辣辣的视线,秦娇娇一言不发,默默挺直了背脊。

站在她前头的姑娘转过脑袋,朝她吹了一声口哨:“今儿是骑、御两科考试,你为何不好好穿衣裳?骑和御乃是陛下钦定的考试规程,你未免也太不重视了罢。”

这位姑娘一身红衣皮甲,生得浓眉大眼,英姿飒爽。

秦娇娇瞥了对方一眼,从衣着上可推断对方家中必定不是普通大户,但秦娇娇不喜她方才之言,只是淡淡道:“考试之心不在于外表,更在于对待考试认真的心。我考女科是为了做女官,又不是去上阵带兵,既然你喜欢舞刀弄枪,还不如去劝劝陛下,单独开个女武考给你,何必拘着自己做文章。”

红衣姑娘张大嘴巴,顿时一愣:“你怎知我不喜欢做文章?”

秦娇娇笑了一笑,并不言语。

“你告诉我罢。”红衣姑娘挪过来,还不依不挠了。

未等到秦娇娇的回答,考官叫了两声“陈小晨”,红衣姑娘这才回过神,响亮地应了一声到,转身先去考试了。

为了公平,考场备有专用弓箭,陈小晨掂了掂手里的弓,先是摆好姿势,沉下肩膀,开弓拉箭,侧脸眯眼对准远方,刷刷几下,接连着五箭正中靶心。

“哇,好厉害的箭法!”围观的考生忍不住发出惊呼,还有人激动得叫了出来。

“简直是神箭手啊!”

对面的靶心几下被射满了,考官只好打断考试,重新换了个靶子给陈小晨。

接下来的御科,陈小晨随便挑了一匹马,依然以最快的速度跑完。陈小晨下马后,那马依然处于兴奋状态,在草场里跑了好几圈,牵绳的考官被溜得差点跑断腿。

不用猜,陈小晨无疑是射、御两科中的佼佼者,方才没有比她表现得更优秀的,更别提排在后面的考生,没有一个身形及得上陈小晨矫健。

陈小晨考后接着是秦娇娇,不知是不是恰好逆风的缘故,秦娇娇首发两箭落空,十箭下来,最后只有一箭射中靶心。勉强来算,还有点偏。

在之后的御科,秦娇娇同样表现平平,好歹算是跑完了,也没有被马给颠下来。

秦娇娇脸色发白地下马,一声不吭地从出口处离开。

陈小晨在门口等候已久,见秦娇娇出来,颇没眼色地凑了过来,傻乎乎笑道:“嗨,你的射和御真烂啊。”

“谢谢你啊,你真会安慰人。”秦娇娇顿时翻了个白眼,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

她家买不起好弓好箭,更请不起武师傅教导,射科能及格都算她运气好。更别提御科,加上上一次生员考试,她这辈子统共只骑过三次马,御科能不烂吗。

在六艺中,射、御两科最为费钱,她家没有大把的银两往里砸。

陈小晨见秦娇娇面露不愉,突然福至心灵,心知自己说错了话,忙结结巴巴解释道:“秦、秦家妹妹,对不住啊,我是有口无心的。”

“行了,你是无心之失,无妨。”陈小晨一看便是个大大咧咧之人,秦娇娇不会和她置这等闲气。

“嘻嘻,那就好,我过来只想问你一个问题。”陈小晨抓了抓头发,笑容十分淳朴。

“是何问题?有话便问罢,我急着回家。”秦娇娇摆摆手。

陈小晨瞪着大眼,又将之前的问题问了一遍:“你怎知我不喜欢做文章?”

秦娇娇简直被她逗笑了,知自己今日不解释清楚,这陈小晨怕是要没完没了了。

她道:“你见你骨骼清奇,定是武艺不凡,大凡在武事上有大成就的人,多不大喜好做那黏糊糊的文章。”

陈小晨的个头比寻常男子还高,生得一副矫健威猛身材,连走路都风,手上还布着一层厚茧,一看便是多年习武之故。秦娇娇不是瞎子,早看出此女喜好武事,之前说她“何必拘着自己做文章”也是随口一猜。

听闻此言,陈小晨露出一副欣喜之色,哈哈大笑道:“秦家妹妹果真是我的知音!你说啊,这女科的文章,好好写便是了,总是绕来绕去,烦死个人!若不是我爹逼着我考女科和太和书院,不然就不让我学武,否则,我定不会来受这等鸟气!”

言毕,她重重地一拍秦娇娇肩膀,差点没将秦娇娇拍跪下。

“你爹也真是……”秦娇娇只觉目瞪口呆,她这是头一次知道,江南省最大的太和书院,还有被逼着来考的。在她们庐县,别说太和书院,连抢夺女科的推荐名额都得打破了头。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很快到达出口,秦娇娇向陈小晨告辞。

“秦家妹妹,回头见了!”陈小晨抱了抱拳,往外走。

忽地,原本跨过门槛的她又转过身,一本正经道:“对了,你说的那个,建议陛下开女武举之事,我会好好考虑!”

秦娇娇:“……”

陛下这么容易劝动?听陈小晨语气,那皇帝像是她家大姨似的!

秦娇娇出来得比较晚,外门的等候处的接考人陆陆续续散了,秦娇娇一出门便瞧见了站在路中间、满脸喜色的秦娇美。

“三妹!”秦娇美迎了上去,见秦娇娇脸色不大好,笑容顿时一收,将那一肚子问话给咽了下去。

秦娇美拍拍妹妹的背,从包袱里掏出一个纸袋子:“累了吗,二姐给你捎了糖饼,还撒了你爱吃的芝麻,保准儿香喷喷的。”

秦娇娇心下一酸,接过糖饼,尽量保持面色的平静,嘴角扯出笑容:“二姐,我没事。”

“没事,没事就好嘛!”秦娇美深吸一口气,掂量着自己的语气,看着秦娇娇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先别管考试了,名单没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会如何,你说对吧?咱先回家去,好生休息一番,过几日再说。”

两姐妹回到家中,已是晚上,张氏破天荒记得给两姐妹留了饭,还十分热心地打听考试情况。

秦娇娇心情本就不爽,张氏没眼色地问东问西更惹人厌烦,开口就一句“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差点没将张氏噎死。

秦娇娇这个人就是这样,她不高兴了,也没法骗别人高兴,张氏爱咋咋地,又不能真杀了她。

“你们都看看,她竟然是这副态度!”见秦娇娇只顾低头吃饭,张氏气得直接翻了白眼,“亏我还给她留了饭呢!”

秦娇花抚着张氏的背替她顺气,瞪了秦娇娇一眼,在旁温声劝道:“母亲您先消消气,三妹这两日考得累了,兴许估错了也有可能,您何必和她置气呢?咱这几日还是再等等,都等了这些天了,再等几天也不迟啊。”

“回去就回去,咱们就窝在庐县里一辈子好了!我这辈子是没有享女儿福的命,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张氏怒意难消,忍不住红了眼眶。

延伸阅读

华研远航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yxcy.shtml
北京华研远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华研远航”),坐落于北京市西三环边,距西客站1.

IFECHINA大食品展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g9g3.shtml

和牌黄金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b0y1.shtml
和牌黄金加盟详情山西和牌黄金珠宝有限公司,其前身是1991年创建的“朔州金店”,20

妙妙城堡主题乐园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6gql.shtml
妙妙城堡儿童乐园源自丹麦,自然将丹麦特有的创意和丰富想象力融入其中。并致力将儿童游戏

立德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g8tr.shtml
东莞市立德机械五金,专职制造金属管类机械,拥有一支集开发、设计、生产制造为一体的技术

猫屎咖啡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s4hd.shtml
国内外十大食品之一的麝香鼬咖啡(俗称“猫屎咖啡”),每年只出产一千多公斤,是名副其实

斯蒂芬洗衣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u8yj.shtml
“斯蒂芬”领导看到了中国洗涤行业的市场发展空间是巨大的,决定将“斯蒂芬品牌”进驻中国

宇鑫吸烟灯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p5rv.shtml
宇鑫吸烟灯总部坐落于广州市海珠区轻工城内,是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高科

睛妙护眼视力恢复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ubne.shtml
睛妙“E管家”护眼系统V2.0是针对提升青少年视力功能而创建的一套科学智能化管理系统

昂立国际教育加盟  http://www.jelledekker.com/6mx5.shtml
昂立国际教育是昂立教育集团旗下品牌,专注于幼少儿教育培训和教学产品开发,由上海昂立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一拍999级在线阅读出门

    这些管事仆人一个个眼睛发亮,个个摩拳擦掌,都想要拿到少爷的赏赐。白嘉轩眉头一皱,“怎么这么多人?来福,你怎么回事,什么人都往这里领?”来福笑得跟朵菊花似的,“少爷,这些,都算是工匠啊……”来福解释了一番,白嘉轩这才明白过来,作为工部的部堂大人,手底下可是有着大把的匠人的,但是匠籍也不是那么好得的,于

  • 演员从百亿播放量开始在线阅读第6章

    一切安排就绪,导演迫不及待的拉来技术组进行技术的调试。一个身穿棕绿色的工服的男子抱着一堆设备走了过来。“快快,小王,把这个人的设备与我们节目进行数据连接”导演黄天焦急地催道,毕竟离开始节目还有不到五分钟时间,而他最多利用其他成员最多再拖五分钟。十分钟一过,一旦观众没有看到碧羽的身影,导演以自己的生涯

  • 猎户的娇妻第一章在线阅读

    襄阳冲霄,终是终了,然而,在得到想要的结局的同时,付出总也是十分剧烈的,譬如……被称之为“龙椅”的物什在烛火下散开微量的金黄色,龙椅上那人的心境却没有那么明亮。虽说,自襄阳王有篡位的想法之时,事情可以说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现在这个结局,比他想象中的,要好上不少,但是,在真正面对的时候,心里还是难受。

  • 血帅第八章

    【蒋林】:我是会把人提起来摔到地上的那个【邹肃】:那是攻吗?【蒋林】:大概是吧蒋林实在没法跟邹肃似的直接干脆地跟人坦白:我是个受,在床上躺平的那一个。直男真是太可怕了!远离直男,远离邹肃,美好健康的生活就在身边。大概是蒋林教的好,邹肃只是跟着他教的学了个三五分,就获得了许小姐的好感。吴女士多方打听出

  • 离悲歌在线阅读第7章

    “祭灵大人,我...这?”古重锋感受着身体的变化,那磅礴的生命精气贯穿他全身脉络,焕发了新生!“老人家不必介怀,多年来我一直陷入沉睡,无法保护村落,权当是我弥补诸位。”方石微笑道,他从石中诞生,自然继承了青石的一切记忆,多少个风雨夜,这些村民都不曾有一天忘记祭祀于他,就凭借这份心意,这也是他们应得的

  • 艺林指月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封柒醒来的时候,发现沈恒果然规规矩矩地缩在床角,床很大,沈恒没有碰到自己一点。他抬眼张望了一下,在房间里那张昨晚断了只脚的桌子上看到了两套小小的衣服,和他之前穿的一模一样。他想起沈恒之前说的,他总共有两套衣服,一套穿在身上,一套剪了给他做衣服的话,心里忽然有点心疼他的小仆人。他总共就两套衣服,

  • 合道在线阅读第5章

    走过了6班之后武耀就停止了打骂,那**其实就是喊给女生听的,既然现在已经走远了再喊也没用了。东方煜最先从打闹中回复过来,拍拍轩辕鸺的肩膀问道:“鸺,你觉得你会招惹了谁啊,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哦!”轩辕鸺近日好像也没有招惹到谁,所以他就将今天来找自己麻烦的人归类到以前的仇人身上了。不过轩辕鸺在学校里得

  • 花店老板无个性[综漫]第2章在线阅读

    两个人回到住的小区,天已经完全黑了。金宥琳的奶奶正在楼下站着,最先看到的是背着宥琳的田征国。金宥琳有多爱和田征国胡闹,两家人有目共睹。小国这样背着宥琳回来,奶奶并没有觉得奇怪,只是忍不住地数落她,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让小国背。金宥琳觉得委屈,趴在田征国的背上可怜巴巴地撒娇,“奶奶我脚崴了。”

  • 不染之地在线阅读第九节

    顾城轩录下了张北弹唱的这段,也像往常一样发到了网上。依旧没有什么人听。但底下有几条评论。网友A:听哭了,生命最后的就是陪伴。网友B:很后悔那一年没有珍惜。希望阿北能够和相爱的人一直陪伴下去。网友C: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阿北是真好看吗!!!?底下有几条回复,都是在说张北好看的。顾城轩将张北拉过来看了这

  • 渔民农女在线阅读第十章

    这时西罗又说话了:“如果你们答应那我就不参加比赛,毕竟向我和爱德文大师这样的高手打起来一定惊天动地。到时候这个结界也禁不起我们的折腾!”说完又指着旁边的剑圣道:“这是我的学生理查,几个月前刚突破到剑圣。实力还不稳定。我想罗兰王国人才济济,一定可以越级战胜对手。这样的比赛我们双方都有五成把握。在说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