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之穆慈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若岑溪 来源:晋江文学城

雀鸟落于枝头,黑亮的圆眼睛倒映出躺在被褥里,望向天空的少女。

阿善支着软绵无力的手臂坐起,鸦羽色的发丝散落在身侧,像是被潜意识牵引,她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向自己的左手。

空气中漂浮着细碎颗粒,金色阳光在指缝间绽放出暖人的光晕,让那枚毫无光泽的黑色戒指显得有些突兀。

材质不明,没有花纹,朴素到劣质的地步,与柔嫩白皙的手指格格不入。

记忆空茫一片,没有片段闪现,直觉却提醒阿善——这是很重要的东西。

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不能取下,必须要好好保护它。

阿善不由猜测,或许送给她这枚戒指的人对她而言很特殊。

她又左右张望了一番屋里的摆置。记忆力所有的成长经历、人际关系都被清空了,只余下生活常识。

阿善心里除了些许茫然,再无波澜。

在陌生的地方醒来,以及对自己一无所知的状况没有引起半分惊惶慌乱,仿佛对她来说,过往一切都微不足道。

或许是走廊里交错的脚步声早早引起少女的注意,神崎葵跟着产屋敷耀哉回到房间里,就迎上少女好奇的目光。

端坐的少女宛如平安时代的公主。

神崎葵略微走神,以至于忽略了主公凝滞了一瞬的脚步。

阿善没有出声,被阳光洒下金箔的桃花眼盈着好奇,悄悄打量被半张脸的疤痕侵蚀了秀美容貌的男人。

他很年轻,却有着一副羸弱的身躯,面容呈现不自然的苍白,似乎长期被病痛缠身。

产屋敷耀哉随着记忆,漫步来到她身边的软塌坐下,姿态优雅。

“你昏睡了许久,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很温柔的声音,一如他嘴角的笑意。

阿善注意到他的眼睛有些奇怪,雾蒙蒙的,像是覆了一层挥之不散的雾气。

他们的目光并没有交汇,他只是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而已。

阿善摇头的动作半途顿住,她轻轻地说:“没有。”

产屋敷耀哉感觉到阿善停留在身上探究的目光,微微一笑:“现在还能看到些许轮廓和色块,不过再过段时间就彻底看不见了。”

恐怕不止。

阿善能清晰感受到笼罩在男人身上的死气。

不知为何,阿善觉得有什么正在蠢蠢欲动,仿佛想要做一件她无比擅长又习以为常的事情。

于是她遵从本能让它冒出来,模糊的念头渐渐变得清晰。

——你的身体恶化得很厉害。

——你快死了。

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说般不祥又戳心的话,未免太失礼了。

最重要的是……这不符合万物之善的身份。

阿善决定保持沉默。

产屋敷耀哉偏头对正在准备茶水的神崎葵吩咐到:“给客人准备些清淡的粥。”

神崎葵意会这是在支开她。她有些顾虑地皱起眉头,不放心主公与一个善恶不明的陌生人单独共处一室。

紧接着她的目光不知瞟到了什么,立即低头应下,转身离开。

恭敬的态度让阿善对男人的地位有了些许概念。

才走不远,神崎葵便迫不及待地加快脚步跑出西院,路上遇到了鬼杀队队员,呼吸紊乱的问到:“富冈大人在哪里?!”

队员见她神色慌乱,不敢多说废话:“我之前看见他在南院,好像准备外出执行任务。”

神崎葵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一路狂奔,果然在门口发现了那位身着拼接羽织的男人,远远大喊:“——富冈大人!”

猎鬼人停下脚步,回过头时,面容上冷淡的神色被神崎葵的下一句话击出裂缝——

“那个人醒来了!主公刚刚暗示我过来找您!”

***

“我是产屋敷耀哉,这里是我的宅院。”产屋敷耀哉说,“义勇从鬼手中救下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昏睡许久,时至今日,大约半年左右,之前不知你的身份所以暂时将你安置在这里,现在既然已经醒来……需要联络你的家人吗?”

金灿灿的眼瞳,鸦羽色的长发,以及白玉般的肌肤——这个距离让产屋敷耀哉看着少女时,只有色块分明的轮廓,可他曾听虫柱和神崎葵提过许多次她那犹如辉夜姬般的容貌。

“……我不记得了。”阿善的话让产屋敷耀哉微微惊讶,“除了刚苏醒的时候从一点片段中得知自己的名字,我的记忆里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信息。”

产屋敷耀哉有些遗憾。

“没关系,如果你暂无地方可去的话,可以先留在这里。”他说。

阿善露出意外的神色:“不会给您添麻烦吗?”

“当然不,如果让一个失忆的人到外面自生自灭,也太过分了。”产屋敷耀哉笑着说,转而又略微歉意的补充到,“不过你的行动区域只能在西院,希望你谅解。”

对现在的阿善来说,有个能收留她的地方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还未等她表示感谢,面前这位善良的家主再次出声。

“别误会,不是对你有提防之心。”产屋敷耀哉像是有些顾虑地说,“你身上有些奇怪的地方,目前不太适合接近旁人。”

产屋敷耀哉虽然看不清她的神情,但他能清晰识别出人们身上随着情绪而起伏的气息,以及声音里蕴含的情感。

这一天赋从他的视觉失效后变得更加灵敏。

所以从踏进房间开始,产屋敷耀哉就立即察觉到不对。

对于刚刚失去记忆,人生阅历犹如新生孩童的人来说,这个女孩的情绪……太平静了。

不是那种面对失忆困境依旧能随遇而安的平静,而是一潭死水。

恐怕她昏睡时更有些属于“人”的气息。

阿善茫然地听着产屋敷耀哉将她被救下时发生的事情详细描述了一遍。

然而她发现自己对“鬼”、“黑雾”没什么兴趣,反而更好奇那个新冒出来的名字——富冈义勇。

是失忆后遗症吗?因为想要认识更多的人?

“这或许对你恢复记忆有点帮助,怎么样?有没有想起些什么?”

阿善根据得到的信息思量许久,然而无论怎么挖掘,记忆里依旧是一片迷雾。

她摇摇头,斟酌了一下用词,问到:“你说这世上有鬼?那除了鬼之外,还有别的非人类生物吗?”

产屋敷耀哉状似疑惑地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或许是他呈现出的平和善意会轻而易举地让人卸下防备,阿善毫无保留地透露出仅有的秘密:“你有没有听说过……万物之善?”

产屋敷耀哉露出诧异的神色,重复道:“万物之善?”

“嗯,似乎是凝聚了世间善念之后有了自己的意识,然后有个人让我诞生于世,”阿善捋着梦境中的片段,认真地说到,“我的名字似乎就是根据这个来的。”

饶是产屋敷耀哉这种博览群书的人,也对突然冒出来的名词感到疑惑。

这个世界只有人与鬼,以及鲜少有人能看见的尚有执念的亡者魂魄。

如果真如她所说,那么发生在富冈义勇身上的事情就可以说得通,她的能力之一或许就是可以抽离负面情感。

而那一潭死水的气息,可能只是因为她的本质不是人类?

万物之善……恐怕是世上最无害的存在了吧。

茶杯中浮起袅袅雾气,雀鸟的鸣叫声让两人间的沉默变得不那么怪异。

阿善期待地看着产屋敷耀哉,希望他能为自己解惑。

产屋敷耀哉沉默片刻,问到:“那个让你诞生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由色块拼组而成的视野中,女孩摇摇头,她正准备开口,却不知为什么,将将滑至舌尖的音节被突兀地打断了。

紧接着,女孩做了个奇怪的动作——

她偏头看向合拢的门扉,嗅了嗅鼻子,好似闻到了什么连产屋敷耀哉都没有察觉的气味。

与此同时,产屋敷耀哉清晰地感受到,女孩身上毫无波澜的气息忽地泛起涟漪,像是一颗石子坠入近乎凝固的潭水,又像是沉睡已久的动物掀起眼帘,想要看看是谁在耳畔制造声响。

那个动物是被惊扰的兔子,还是懒洋洋的猛兽,产屋敷耀哉一时无法分辨。

神崎葵被富冈义勇远远甩在身后,他的脚步落地无声,可是当他踏入房间的时候,里面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朝他出现的方向望来,仿佛早就在等待。

富冈义勇怀疑自己进入了什么不明领域,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来到产屋敷耀哉身侧,确定他连头发丝都没有断一根才松了口气。

产屋敷耀哉在他出声之前,对少女介绍到:“他是富冈义勇,就是从鬼手中救下你的人。”

说话时,他凝神捕捉她的气息,想要探究地更深些。

与他不同,富冈义勇能更直接地将少女的神情收入眼底。

她微微笑着,嘴角处清浅的梨涡让她温顺的容貌显出几分俏皮,亮晶晶的金色眼眸犹如阳光般绚烂,让映射在里面的身影也变得耀眼。

“你好,我是阿善。”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猎鬼人,仿佛他身上有什么格外引人注意的东西。

富冈义勇回过神,神色淡淡地点了下头。之前被产屋敷打断说话的机会,此时他默契地不再开口。

“你怎么知道有人会来?”产屋敷耀哉问。

虽然只有短短两秒,以及反应有点奇怪,但她确实是先一步察觉到富冈义勇的出现。

瘦弱而娇小的身体,双手白嫩的连薄茧都没有,他可以确定她从未习武。

“气味。”阿善再次嗅了嗅鼻子,见产屋敷耀哉面露疑惑,反而惊讶地问到,“你没有闻到吗?有一种很……”

她一时不知怎么措辞。

那种气味无法用任何东西来形容,让她觉得开心而满足的同时,又觉得好像没有那么重要了。

仿佛已经饱腹的人面前摆着佳肴,就算想吃也暂时不需要,最后选择闻闻就好。

这感觉来得莫名其妙,阿善不由自主想要凭着感觉探索地更深些,尝试填补空白的记忆。

——一缕朦胧的黑雾凭空出现。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它吸引。

富冈义勇下意识绷紧神经,垂眸扫了不动声色的主公一眼,最后只沉默地握紧手中的刀柄。

阿善新奇不已地伸出手。

只见那缕黑雾像是被她召唤般,从猎鬼人的心脏处朝她慢慢飘来。

上次只维持了短短几天,那些压在富冈义勇心里的负面情绪就重新堆积起来。

时隔几个月,富冈义勇再次体会到被“清理”的感觉。

黑雾缠绕在白皙纤细的食指,像是被驯服的毒蛇。.

阿善确定,她之前闻到的就是这个气味。

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

阿善心底的疑惑和产屋敷耀哉的声音叠加在一起。

她垂眸看着指尖的黑雾,双唇微启,让本能来掌控声带——

“哀伤,愤怒……所有会让他觉得难过的感情。”

阿善听见自己说。

之前在面对产屋敷耀哉时蠢蠢欲动的念头也随着本能再次冒出,她终于做出了那件无比擅长又习以为常的事情。

阿善投向富冈义勇的目光盈着担忧,像是聆听信徒倾诉的神女。

而萦绕在指尖的,是足以将人刺得千疮百孔的痛苦。

“为什么这么难过?是失去了很重要的人吗?”

缥缈的黑雾忽然变得更加浓稠,甚至还厚重了许多。

诡异的一幕让富冈义勇抵在刀颚的拇指向上一顶,露出一节寒芒闪烁的刀刃。

延伸阅读

健新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nft1.shtml
生产布艺网拍,布艺飞盘,拳击玩具等体育玩具,欢迎各公司索取资料,欢迎各批发商来样定做

直通车眼镜超市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uz2z.shtml
大众价位时尚享受是直通车眼镜超市的永恒理念,舒适、专业、标准、便捷是直通车眼镜超市的

云鹏海洋食品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gnz5.shtml
中国·云鹏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介云鹏控股集团创建于1986年,坐落于中国曙光照地——浙

熊猫快收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g0d0.shtml
熊猫快收总部火热招商加盟中,咨询热线:15150516863(微信同号)熊猫快收”是

广雅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dlgq.shtml
广雅婴幼儿用品位于风景优雅,享有“中国服装之都”的中山市——小榄镇菊城开发区,地理位

朱鹮黑米酒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sueo.shtml
陕西朱鹮黑米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朱鹮酒业)是浙江新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泰山

文益佳语文帮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u4bl.shtml
公司简介:北京文益佳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83号东九楼243室,

东特车辆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db29.shtml
湖北东特车辆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总部设于荆州,生产基地位于襄樊汽车产业开

美客通便利店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iqa.shtml
美客通隶属于东莞市美客通贸易有限公司,美客通努力构建消费者的生活服务中心,让所有消费

雅洁丽清新剂加盟  http://www.chunkymonkeyboutique.com/y82u.shtml
雅洁丽清新剂在改革创新的热土佛山市。占地面积150亩,拥有8条自动化生产流水线,在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恶毒表妹后来成了国师之走为上计

    从河洲卫到走到岭南道,基本上横穿了大唐疆域从北到南的整个直线距离。玄奘经陇右道、河西道、剑南道、转南诏国,行程三万里,日夜兼程二个月,也不知现在累死的是第几匹马,是七还是八?不管了,小命要紧,就不计较那么多了,再走几百里就是自己的目的地了,这点路只好麻烦身上这两条腿了,四条腿的没有了,不是还有两条腿

  • 风临海贼王之返回站点(4)

    我就是要把096的照片挂出来,大家支持一下我呗,同时谢谢无限老哥的花花月票和评价票。~~~~~~~~~~~~~~~~~~~~~~~~~~~~~~~~~~~~~~~·“哇!检测到096了,快去看看他啊,这羞涩的人看一眼这一辈子都值了。”看一眼?怕不是一辈子就完了,亮亮博士你能不能冷静点。我心中现在真的

  • 白衣诺之第一章(1)

    空无一人的茶馆里响起了**的声音。“二筒!”昏暗的灯光在头顶摇晃,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的女人出牌。坐在她下家中年男人精瘦精瘦的,转着眼珠子在牌桌上遛了一圈,慢悠悠地从面前抽出一张牌,笑嘻嘻地摁到桌上,“五条。”轮到下家。程绘秋双手护着自己的牌,佝着身体,脸凑得近近的,皱眉沉思,大有把一手牌当成高数题来研

  • 都市:低调奢华送外卖此身的幻想乡

    在圣主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的是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更准确的来说的话,现在圣主所处的位置八九不离十的是在森林当中,而且还是那种比较深处的森林。“这里是哪里?”圣主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脸凝重的看着四周。“刺啦……”在圣主的身后突然响起这么一声,在这幽静的森林当中突然来这么一声可是十分恐怖的。圣主立马向前面

  • [综]火焰与厨师之沈时(1)

    第二章往事早上6:30,沈时准时醒了他看了看时间,又闭了闭眼。终是起来了。顾骁寒往往醒的晚些他不想打扰他所以去隔壁卧房里洗漱。等顾骁寒洗漱完下楼的时候,沈时正把准备好的早饭端出来,煎蛋、小米粥、薄饼里抹了酱加了生菜、黄瓜丝和肉片。肉片是裹了淀粉在温水里煮的很嫩滑。早饭过后他俩一同去了公司,顾骁寒对于

  • 奥特之我是铠甲勇士在线阅读第8章

    “世界穿越时,聊天群跟随你带起了世界线变动,导致两个世界交融,同时时间线也在一定程度下发生改变,这就形成了现在的世界”“来个比喻,还有,没什么别的事情了”话音落下,天宇的眼前就出现了两个毛线球,其中一个毛线球出现了一个线头,线头向另一个毛线球缠绕,两个毛线球逐渐缠在一起,但在缠绕过程中,难免出现顺序

  • 失落都市在线阅读他说话还是那么毒舌,不过自己也没好哪去,这衣服咋说开

    “是啊,结婚了当然吃的好了。”周小倩没什么好气的回答。当初她还是一个商场化妆品专柜的BA,汤辰跟韩尚阳来她的专柜买化妆品,汤辰一脸坏笑的说‘美女,你看我适合用那种,’周小倩一脸的职业微笑‘先生,男士专用的在后面专柜,’当时就觉得这个汤辰就不像好人,还是韩尚阳在一旁打的圆场,说‘小姐,不好意思,他是我

  • 还珠之夏家有子在线阅读第8章

    沈绉回到江阴,婚事很快被提上日程。沈绉对娶妻一事很排斥。虽然他为了生存,行为举止已经与此间男子无异,但这不代表他内心也已经变成了男人,他思想上还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女性。硬让茶杯来履行茶壶的职责,茶杯表示无能。一直以来,“女扮男装”的感觉让沈绉很不爽,被迫穿越的怨恨累积到这个时候,已经有了一种火山将要

  • 特种兵之从海贼世界归来抢了蜘蛛侠女友

    “林,这两天怎么没有来学校?”彼得帕克的声音。林辰跟帕克在一个学校,只是,除了林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他就是蜘蛛侠罢了。“哦,怎么了?”“我和哈利,约了格温一起看电影,你要一起去吗?”“当然要了。”林辰挂了电话。林辰记得很清楚,格温,便是电影里蜘蛛侠的女朋友,长得挺漂亮,不过,现在帕克只是对格温有好

  • 都市:从江莱开始离开

    原本列车员不同意带叶柠去见列车长,架不住叶柠一直求,“同志,您看我又不是坏人,也不是找列车长有事,就想当面感谢一下他,谢完我就走。”“行吧,我们列车长很忙的,一会你见着他,感谢完就离开。”列车员是个快四十的女人,瞧着比较好说话,不然叶柠再怎么求也没用。见到叶柠,列车长微微一笑,“身体好了?”“吃了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