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家教]水牢之人嫁妆

作者:鱼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刚走到霍文萱的小院,就听到她的奚落:“好好的参,礼单你们也签了,现在却说不见了。真没想到堂堂侯府,连根老山参都护不住了么?”

王家丞垂头站在一侧,并不回话。礼物和礼单都是杨氏的人收的,库房也早早都被杨氏换上了自己人,他只是空有一个家丞的头衔,才不要替杨氏的人顶缸。

霍文萱冷笑:“怎么一个个都哑巴了?这参虽说珍贵,但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谁料侯府竟还眼皮子这么浅的人,怕说出去都没信啊。”

“这是怎么了?怎么跪了满院子的人,平日里待你们太过宽恕,养的胆子都这么肥了?也不怕扰了郎君娘子们的清净!”杨氏凤目一扫,院子顿时噤若寒蝉。

好掌控力!

霍文萱没想到自己出嫁后才短短一年,杨氏对侯府的威信就立的如此之高,而这原本都是她母亲的才是,眼前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踩着她母亲的命偷来的!

“侍从们办事不力,大姑奶奶打发人与我说一声便是,难道我还能不处置么。”杨氏坐稳,孙嬷嬷立刻给她上了茶,一派从容的模样。轻轻揭开茶盖,连眼皮子也不抬,轻飘飘的问向王家丞:“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姨娘何必装糊涂,这不是明摆着么。”霍文萱让人将参连同盒子一同拿了过来,“侯府偷换了我送来的老参。”

“姑奶奶可不能信口雌黄啊。”杨氏不急不缓道,“不如姑奶奶将您送的那两只老参描述一下,令人画下来,我去封府,将每个人、每间屋子都搜一遍,您看如何?”

老参不是寻常物,哪怕是吃掉了,吃的那个人症状也十分明显。更何况霍文萱根本就是说的莫须有之事,杨氏对自己控制下的侯府十分有信心。

谁料霍文萱一点都没惊慌,淡淡道:“这两只参是我那陪嫁的药铺里出的,既然姨娘有心,那我就命人传药铺的郎中前来便是。”

她真的答应了?!

杨氏心中大惊,仿佛置身一片迷雾之中。倒是身边的孙嬷嬷,因是表礼的第一手负责人一直都不敢放松精神,听得霍文萱提到“陪嫁”二字,吓得整个人一抖,幅度之大,令不少人侧目。

“哦,孙嬷嬷怎么了?”霍文萱敏锐问道。

孙嬷嬷连忙跪下,扯了个不雅的理由:“老奴鞋里进了颗砂砾,之前走得太急没注意,直到方才……”

“行了!”杨氏不耐的打断,“这种事也拿到这里说!”

倒是霍文萱的态度意外温和了下来:“孙嬷嬷也是府里的老人了,去换上鞋吧,顺便也去把我那铺子里的郎中请来。”

孙嬷嬷拼了命的朝杨氏使眼色,又碍着霍文萱在场又不能做得太明显,此刻她的内心简直是一片煎熬,明明屋里无比阴凉,可就这么一会儿她竟出了一头的汗。

杨氏见她如此异常,顿时道:“既然是去外面哪有嬷嬷出去的道理,大姑奶奶稍等,我去书房那边问问有没有机灵些的小子。”

这蹩脚的理由令霍文萱忍不住发笑,她也真的笑了,脸上的嘲讽毫不掩饰:“姨娘果真是细心人啊,什么事都亲力亲为,难怪爹爹离不开姨娘。”

杨氏几乎是咬着牙的离开。孙嬷嬷不敢耽搁,见四周无人的立刻道:“夫人,刚才大姑奶奶提到了陪嫁,她这次回府恐怕是冲着嫁妆来的!”

霍文萱的嫁妆自然是由当初的侯夫人准备的,只是侯夫人早早就去了,这些嫁妆也就都封在了侯府的库房中。后来杨氏得了势,自然也就将东西攥到了自己手里,费了五六年的时间慢慢更换,直到一年前霍文萱出嫁,那份不菲的嫁妆竟已少了六成。

数额虽大,但涉及到具体的项目却是极其零散,而且账目的手续也十分齐全,只是账上明明记得是一百亩良田,而实际上却只是一百亩的沙地。若问及原因,便答曰:农户耕种不善,将原本的良田种坏了。

杨氏一面偷换霍文萱的嫁妆,一方面又将不少自己的心腹塞进了霍文萱的嫁妆铺子中。侯爷问起,便说大小姐不懂经营,她杨氏一直打理着庶务,便将使的好的掌柜送给大小姐,帮着大小姐打理。老侯爷一听,也觉得杨氏关心嫡女,自然是同意的。

霍文萱虽隐约知道自己的嫁妆被动了手脚,奈何出嫁前她只是一个闺阁小姐,根本就接触不了这些东西。直到出嫁后,又和那些杨氏的心腹斗了许久,才勉强找了一部分的端倪。可这时她已经嫁了,出嫁女回娘家讨要嫁妆这种事说出去都令人笑话,更令她在婆家里无比难堪。

贵族的高贵,嫡出的矜持都让霍文萱实在拉不下这个脸。她依稀记得自己幼年住在京城时,闺中的小娘子们连听到阿堵物都嫌污了耳朵,损了清贵。让她堂堂侯府嫡出女带着账房拿着账本子算盘去找一个侯爷的妾室讨要嫁妆,还不如直接让她去死好了!

杨氏也是深知霍文萱的自尊心,才做的如此肆无忌惮。原本她还打算是不是要在霍文萱出嫁的时候,将一部分亏空给补上,可等她看到老侯爷给霍文萱定的夫家后,杨氏喜的好几晚上笑的睡不着。

他家老侯爷封为博陵侯,如今全家都在封地博陵,就国的列侯们通常都会将子女尽量联姻京城权贵,来保证家族的富贵与子女的前程,偏偏老侯爷把在博陵随便找了个小官随便嫁了,虽说是个世家,却是旁支!

“原来如此……”杨氏心中百转千回,终于明白了,“想趁着侯爷病了,以为没人给我撑腰,就来要嫁妆了!”

孙嬷嬷冷汗不止,私吞嫡女嫁妆这种罪名一旦扣了下来,杨氏有老侯爷撑腰没事,到时候拿出去顶缸的肯定是身为心腹她!

杨氏没好气的哼了声:“瞧你那点出息。”

孙嬷嬷顿时跪下磕头:“求夫人救救老奴一命啊!”

杨氏嫌弃的快步走了,孙嬷嬷就是这么胆小如鼠,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把她吓得半死。她也不想想,霍文萱出嫁的时候老侯爷都没管,如今老侯爷病着精力又差,就更不可能管了!比起对老侯爷的脾气的熟悉,杨氏认天下第二,就无人敢认第一。老侯爷素来就不喜欢霍文萱,一向认为这个嫡女仗着身份,对他后院的女人们没好脸色,一点都不尊重长辈。如今又想借着嫁妆来闹事,说不定还会被老侯爷给打出去。

杨氏轻蔑一笑,嫡女是贵重,可一个母亲早逝,父亲又不疼爱,夫家也无权势的嫡女又能算什么呢,只是不过是空有嫡女头衔,可惜却没有能够供她操控的权力,一个傀儡还敢找上门来闹事,她就得让这小妮子见识一下她的手段!

霍文萱将屋里的人都赶到院子里去了,手里抱着之前带的木匣,背脊挺直的坐在那里。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冷的不像是人类:“嬷嬷,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刘嬷嬷含泪摇头。

霍文萱不再多言。她抛弃了身为贵女的一切,难道就仅仅是来要份嫁妆的吗?她是侯府的嫡出女儿,可只要侯府是她亲爹当家的一天,她这个嫡女就一文不值;有父亲在一天,她便连个妾室也不如!只有霍文钟继承了侯府,她才能真正拥有的侯府嫡女应有的地位和权力。

而那个本该属于她的侯府,在她六岁以后就不存在了。

母亲乃名门闺秀,一个人苦苦支撑着偌大的侯府,可架不住父亲隔三差五的纳妾,还从江南采女子回府。那些妾室仗着父亲的宠爱,从不将母亲放在眼里,甚至还偷了母亲的首饰。霍文萱记得那快玉饰,是外祖母送给母亲的陪嫁之物,据说是前朝珍品。被母亲发现后正要打板子,却被父亲说:“你也是高门贵女,一个首饰也值得这般动怒?当家主母怎么这般小气。”

从那以后,母亲再也不管事了,父亲也不再踏入母亲的屋子。哪怕是新年时,父亲也不曾用正眼看母亲。

对于幼年的经历,霍文萱一刻都没有忘记,那些噩梦不断的缠绕着他,从六岁开始,一直到现在,整整十四年。母亲死的时候是一天夜里,大哥在先生家里,只有她守在床边。那时候母亲用力睁着眼,对她说:“萱儿,以后你要乖一些,别惹你爹爹生气。娘不行了,如果你过不下去了,娘会来接你的。”

她亲眼看着母亲渐渐没了气息,那双紧紧握着她的手,最后无力的松开,不论她怎么哭,怎么喊,都没有回应。而她的父亲,却直到第二天晌午才来……

巳时(早9点)

“阿嚏——”

聂冬揉着鼻子,悲伤地仰望着床帐,脑震荡让他睡着了也头晕,不住的犯恶心想吐,凌晨5点穿过来,睡也没睡好,休息就更别谈了,到现在整个人依旧不太舒服,伍郎中,我的安神汤能续杯不?

延伸阅读

金信银通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svtz.shtml
金信银通加盟_公司简介金信银通(新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全国连锁的第三方金融服务机构

配件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pgyc.shtml
南华配件有限公司,各种型号汽车拆车配件,日产、丰田、本田、三菱、马自达、奔驰、宝马、

首嘉产后恢复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uyzi.shtml
首嘉产后恢复隶属于成都首嘉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是西南地区规模较大专业从事产后恢复和调理

荟聚保车险超市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s7rg.shtml
荟聚保车险超市所属企业成立至今始终秉承“与时俱进、共同发展”的核心理念,坚持以客户利

波莱洁洗衣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uh7r.shtml
波莱洁洗衣是上海洁美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上海洁美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创立于199

百丽丝家纺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naa2.shtml
中国改革开放20余年来,经济的快速发展给中国人的居家理念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20

AI音乐学院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6rhn.shtml
AI音乐学院加盟,AI音乐学院隶属于北京音悦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因一群热爱音乐,怀揣

邂逅连锁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u1f7.shtml
安徽大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成人用品无人售货机产品研发、销售、供货为一体的高

美景良宵酒店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64jw.shtml
情侣们一定不要错过美景良宵酒店这家酒店,光看酒店名字,就觉得浪漫到不行,温馨浪漫的客

惜缘家居布艺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d1f2.shtml
惜缘家居布艺诚实:诚实经商、兑现承诺。诚实做人、诚实办事,不自作聪明,不欺上瞒下,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婉琰谢珏再次穿越了

    天空上........刘恒一边大叫,一边从天上,飞快的掉落向地面!刘恒正在悲哀自己,不就是打个劫嘛,这样也能被黑洞给吞噬,眼看着就要被摔成肉泥了,忽然发现自己要掉落的地方,有许多人在。看他样子也的确是一群古人,不过看样子,好像是两帮人,正在厮杀的样子!刘恒不管他们正在干什么,他想的是下面有人就好,有

  • 被眷顾的人神秘山谷

    “阿牛哥,阿牛哥,你等等我,你等等我啊。”一道清甜而急促的女娃声传来。女娃粉雕玉琢,眸光灵动,眼角有一滴天生的美人痣,更衬得小人儿唇樱似血,丽质天生,长得极为惹人喜爱。但见她攀爬在小溪中的大石头上,那小溪清澈见底,水色脉脉,一高一低,小心翼翼的边走边喊。被溪水雕琢过的大石头高高低低,女娃也是极怕,却

  • 带着BUG闯末世初现锋芒

    “小子,你他妈的敢打我?你他妈的有种别跑,放学小胡同里单挑!”东北王捂着脸痛苦的一瘸一拐慌张离开。刘剑飞:“老四,你没事吧?”徐阿四:“没事,阿飞,不,老大,你可真厉害,两下子就把那个什么‘东北王’打趴了,真厉害!飞哥,我以后就跟你混了,他在敢欺负我以一定要帮我啊!”刘剑飞:“放心好了,有我在,你不

  • 网游之邪逆九天第3章在线阅读

    玄天楼地处长安城西,占地近百亩,亭台楼阁雕梁画栋,你简直难以想象这里不是某个大臣的府邸而是一座青楼。主楼高十几丈共分三层,楼开八门,朱漆金钉。一楼大厅里搭了座三尺高的戏台,台下座无虚席,黑压压的有上百人。此时台上正有几个舞姬甩动长长的水袖,身姿婀娜,轻盈的随律扭动,轻薄的纱制短衣若隐若现,不时引来一

  • 我的邻居是龙傲天[重生]之计划(求收藏)

    山洞里,篝火燃了起来。达闻西和燕双鹰坐在旁边烤火,燕双鹰这才开始处理伤口。他前后各中一弹,不过都是贯穿伤,子弹没有卡在里面。他用烧红的飞刀,直接烙在伤口上。皮肤发出‘滋滋’的声音,冒出一股焦糊味。达闻西看得眼皮直打颤。真男人啊!直播间里,观众们也开始接受达闻西穿越的事实,最关键的是,直播平台发现事情

  • 西游:这个如来有点皮第3章在线阅读

    冬日渐冷,作为身娇体冷的小萝莉,我恨不得天天都躺在暖炉里。轰炎司是个财大气粗的英雄,很周到地给我和春菜的房间都配备了相应的制热设配。不,老爷,只要您往这里一站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热到我心头了。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我懒洋洋地躺在暖炉里,在轰冷夫人刻意模糊了“仆人与主人”的界限后,我和轰焦冻越发接近,甚

  • 我的天才男友之斯莱特林级长

    周围的新生都是跃跃欲试,但是出于谨慎没有人上前。最早出场人会面对接下来学员的挑战,没有绝对的把握和实力,没有人会做出头鸟。他们都是合格的斯莱特林。“接下来有什么计划么?纳尔!”马尔福很淡定,因为他知道这个环节纳尔已经做好了完整的计划,并且还有足够的实力完成。“马上就知道了,德拉科。”说完纳尔直接跨步

  • 绯刃如血之荒地(7)

    呼哧呼哧~“小心!”姜逗跃入战场,迅速拿起地上的黑刀,挥刀一砍,另一只偷袭的巨兽在黑芒的包裹下,同样消失在未知的空间力量里。蓝姐满眼的惊疑,处于惊魂不定状态,姜逗拉着蓝姐走出巨兽的包围圈,与大家集合,正面面对着剩下的4只巨兽。“猴子怎么了?”蓝姐刚恢复过来,马上问。姜逗摇了摇头,却肯定了一点:“他肯

  • 一人之下我是三十六贼第十章在线阅读

    真是的,明明自己也可以给他补扣子嘛,偏要送到店里,这也太麻烦了……今天下午的约会都提前结束了,不过……重希对自己左手上的钻戒百看不厌,啊~真是太幸福了!想想早上的事情,似乎这点小事也没什么了。嗯……是走过这条街然后左转转就能看到了吧……重希想着吉良吉影说的那家店,她记得是叫百足鞋店来着……啊,有了有

  • 欢喜冤家第8章在线阅读

    慈宁宫。太后见得何姑姑身后之人,脸色更加不好了。宁斐斐却是眼前一亮,见皇上那俊朗模样,不禁脸红了几分,然而当触及到白芷脖子上那暧昧痕迹之时,心下一涩,手不自觉的在袖中捏紧。“儿臣(臣妾)参见母后(太后)。”两人一起行了礼。太后见两人,冷冷笑了声:“最近也不知道这慈宁宫是吹了什么风,这以往哀家盼星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