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异界之种植天赋第三章

作者:柳庄神相 来源:纵横中文网

方妈妈还担心云烟不懂这些。

她让佣人拿来一张白纸,给云烟仔细列出来。

“囡囡,镇上的教育质量和省重点没得比。你年纪还小,如果不适应高二的学习强度,咱们可以重读高一。”

方妈妈笔下写了2019四个数字,旁边画了一道杠,连接‘高一’俩字。

方云烟想,如果这么算,她2022年才能高中毕业。

年纪都要二十了。

一般学生们都是在十八岁左右读完高中的。

方云烟出生在零二年腊月,按照正常时间,二一年六月那会儿她十八岁半,才算赶上正常高中毕业的大部队。

推迟一年就显地年纪偏大了。

但一想到原著中女配那总是倒数的成绩。

方云烟有些拿不准。

讲道理,她肯定想在正常时间读完高中,步入大学。

可如果跟不上进度,重读高一也是对她好。

至少这样根底扎实,上课不至于听物理数学跟听天书一样。

似乎看出了方云烟的忧虑,方妈妈开解她,“囡囡年纪小呢,你跟你哥哥,都是在十二月二十四出生,也就是现在年轻人流行过的平安夜。就算是重读一年高一,咱们囡囡毕业时也才十九岁半。”

方爸爸适时的补充,“你妈妈说的对。如果你觉得一个人重读高一比较孤单,就让方铮跟你一起,也好照顾你。”

这话说的跟男主方铮是充话费送的一样。

方云烟想,其实她的成绩没爸妈想的那么糟糕。

从小到大,虽然说都在普通的学校念书,没进过省重点、市重点,但她也没考过第二名啊。

小时候,方云烟就觉得学习特别轻松。

老师在台上讲的新知识,她都感觉自己好像学过一样,一点就通。

初三时数学老师热衷于讲最后一道大题,很多时候老师在黑板上都没算出来结果,她在下面已经通过心算,得到了答案。

跟方云烟当过同学的人都深深的敬佩着她的学习能力。

因为淮河那边地方小,初中生大部分都来自邻近的几个村或者社区,对方爸妈干嘛的他们都知晓的一清二楚。

同学们都知道总是考第一的方云烟没有父母,跟爷爷奶奶生活。

而且方云烟家境不好,下课了还得帮奶奶唱曲儿,周末更是得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编绳卖钱。

初中那会儿,大家年纪还小,没什么富贵观念,只觉得方云烟好厉害。

在班里当班长,还会编各种草绳、线绳,文艺晚会还能帮女生们盘头发。

这么一个多才多艺的人,每次都以接近满分的成绩考全校第一。

甚至还有次代表学校去淮市参加青少年数学竞赛,拿了金奖回来。

方云烟以前只觉得是自己聪明,没想太多。

直到昨天在车上,她才知道,原来穿书之前自己就是省理科状元。

所以,这一辈子,她不是原主方云烟,是学霸方云烟。

原主在小镇上学习还算拔尖,到了省重点就萎靡不振。

而她方云烟不会。

她会心无旁骛,一心学习。她就不信自己成绩上不去。

方妈妈见小云烟还在犹豫,以为她不想重读高一。

虽然这样是对小云烟好,但有现在的家底,小云烟就算是不读大学也能荣华富贵一辈子,她为什么又要对孩子要求这么多呢?

只要小云烟能开心,就比什么都好。

等到高三的时候,临时给小云烟培训一下表演。

有方爸爸的身份地位在这,再不济也能让小云烟以艺考生的身份进一所不错的大学。

方妈妈如是想,跟方爸爸对视一眼,两人的心思不谋而合。

方妈妈清了清嗓子,说:“囡囡,爸爸妈妈也不是非让你重读,如果你想继续读高二也是可……”

方云烟抬眸,认真的看着坐在身边的父母。

她说:“爸妈,能不能先给我这边高中三年的教科书和教辅资料。下周一我去学校参加笔试,如果成绩达标,就证明我有实力读高二。成绩不好,我心甘情愿重读高一。”

方爸爸听闻后都有些震惊。

他没想到这是她失散十七年的女儿说出来的话。

有理有据,可比她那个嚣张的哥哥要好太多了。

方妈妈立即答应,“就按囡囡说的办。等过段时间,囡囡熟悉了现在的生活,妈妈就把你介绍给咱们家关系好的叔叔阿姨们。”

原著中,方妈妈从没说过这一句。

不是觉得女儿拿不出手,只是一直把她当小孩子看,觉得应酬交际不适合还在读高中的原主。

原本想等她长大一点再做介绍,只可惜她再也等不到了。

现在的方云烟通情达理,进退有度。

方妈妈已经忍不住想给圈子里的好友炫耀自家的宝贝女儿了。

=

与此同时,刚开学就请了十天假的方铮终于去上课了。

他的好哥们儿程里抬肘戳他,小声问,“怎么消失这么久,**也没见你登。”

方铮扫了他一眼,大大咧咧道:“还能怎么,相亲去了。”

程里家境也算富贵,虽然比不上方家,但也是有头有脸的。

他们这个年纪的男生,父辈都开始慢慢的训练他们,参加各种圈子里的聚会。

当然,女朋友甚至未来的结婚人选,也开始给他们物色了。

程里愣了一下,差点就要当真。

他说:“不对啊,听我爸说,这回你爸妈也跟去了,哪家的姑娘能有这么大牌面?”

听他这么说,方铮自己都乐了。

眼前出现自家小姑娘倔强不肯叫哥哥的模样。

方铮唇角勾起,小声透露,“我家的姑娘,牌面自然得大。”

程里脑筋转得快,“不是吧,你爸妈那么恩爱,还有私生女?”

方铮迅速的捣了他一肘,“瞎说什么,这话要是被我妈听到,你少说也得脱一层皮。”

“哥,我知道你不会说出去的。小弟的命就在您手里了。”

正好下课了,跟方铮关系好的几个男生都围了过来。

“哈哈,程里又说什么了。”

“十天不见,铮哥这黑眼圈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方铮靠着墙笑,“你们少贫了,把笔记拿来我看看。”

“不是,铮哥还没说自己这些天失踪干嘛去了。”

方铮:“你们管得倒挺宽啊。”

“不敢,不敢。”

“您请看笔记。”

方铮叼着笔,想,得等方云烟愿意叫自己哥哥了,再给这群人好好宣扬一下自家亲妹妹。

不然他现在宣扬出去了,等过几天云烟来读书,她假装不认识自己,那这脸岂不丢大发了。

这么想着,不管是谁来问,方铮都对自己请假的原因一字不透露。

下午第二节下课,方铮收到母亲发来的微信消息。

简简单单只推送了一个名片给他,方铮点进去,感觉这就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号。

没有头像,没有简介。

名片上只有一个名字——Y。

方铮一边记笔记,一边给母上大人回消息。

“您被盗号了吗?”

方妈妈刚想给儿子解释,这是你妹妹的微信号,就看到这句话。

方妈妈忍了忍,没忍住,直接把儿子拉黑了。

方铮见母上不回复消息,又发了一个问号过去。

结果弹出一个红色感叹号。

——您已不是对方好友,无法向对方发送消息。

方铮沉思了一下,突然福至心灵想到那个跟小号一样的微信名片是谁的了!

Y,不就是云烟么?

那可是他亲妹妹!

方铮赶紧加过去,那边倒是很快就同意了。

方铮发:“云烟?”

“嗯。”

“你怎么老是说嗯,能不能换一下?”

“哦。”

方铮沉默。

如果别人这么敷衍他,他肯定早就不搭理这人。

但对方是云烟,那个瘦到一阵风都能吹跑的小姑娘。

方铮觉得自己有一万分的耐心。

尤其在第三次看手机,发现微信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方铮觉得自己内心居然有点激动。

云烟:“方铮,你现在在上课吧,我不打扰你学习了,再见。”

方铮:“叫哥。”

那边好像没看手机一样,再也没有任何答复。

方铮放下手机,舔了舔牙齿,心想,小姑娘脾气很大嘛。

不过谁让这是她妹妹呢,他得宠着。

不过方云烟真的是没看到方铮最后发的这两个字,她此刻已经徜徉在学习的海洋中。

南北方高中教材都是统一的人教版,这倒是给云烟省了不少事儿。

至少虽然她是穿书者,并没有传说中的系统金手指,但她这些年来都是自己认真学习的。

而且全国各地用到的教辅资料也都是统一的五三、薛金星、王后雄、状元之路等等。

听说省重点的老师们会自己出‘黑卷子’,作为内部资料。

但云烟相信只要把知识融会贯通了,那么不论题目怎么变,都会迎刃而解。

方家父母让人除了准备资料,里面还有去年省重点的期末考试卷和答案。

他们也是想让云烟心里先有个底。

只有知道了差距,才能奋起直追。

云烟坐在书桌前,方妈妈给她端来一杯牛奶,就不打扰她学习,悄悄地出门去。

云烟最先刷的是数学题,高中数学在很多人看起来跟天书一样。

然而真正会的人,刷题速度快到就跟记住了答案一样。

不到半小时,云烟就做完了高一数学期末考试题。

不用对答案,她内心可以完全、百分百确定,自己数学满分。

这就是学霸的自信。

延伸阅读

杀神侠客传乖乖吃药药  http://www.unoye.cn/n7ex.shtml
顾七七努力的回忆着自己在哪里见过,可始终想不起自己到底哪里见过了。最后摇了摇头:“我

莲落蝶舞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unoye.cn/pmh4.shtml
“尔敢!”颜鹤白怒目圆睁,手中一柄生锈的利剑无声的出现,磅礴的威压从颜鹤白的身上席卷

穿越之帝后和睦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unoye.cn/upvu.shtml
“嗯~美味!这道‘重塑天鹅’是真的好吃。没想到那家伙送来的‘礼物’竟然有如此高超的厨

武乐苍穹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unoye.cn/ncax.shtml
次日巳时,工会内。汉克:人都到齐了吗?那么我们就准备出发吧,赫尔古城距离我们80公里

心悦臣服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unoye.cn/sw97.shtml
大年三十夜里,三里桥其他人家都是一片喜乐融融,只有村尾的余家一片兵荒马乱。刚吃过团年

快穿之杨穆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unoye.cn/x37n.shtml
时间很快。转眼来到了《蒙面唱将你来猜》的录制当天。时间临近傍晚。这一季的《蒙面唱将》

重生之闺蜜gl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unoye.cn/g2oq.shtml
滝川的话成功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到了,围观都被发现的白泽身上。之前在监控屏里看到大河召

无限之我问长生妃英理3  http://www.unoye.cn/093.shtml
铃木凉介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凶手将被害者杀死之后,将刀捅了

三国之汉神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unoye.cn/ncue.shtml
“资料显示,四大主题公园一共授权了三十家票务公司,日销售额超过三百亿,最高时候一天能

她给的蜜糖[重生]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unoye.cn/nkfm.shtml
对比记忆,此时赵帅应该是重生到了原主结婚1年后的时间,正好是赵帅醉酒之后想要闯入叶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攻心二三事夜宿龙城

    早在1980年,世界银行的布鲁斯博士就预言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体制改革,最终都会在价格问题上“卡壳”。价格问题解决了,改革就会继续前进;解决不了,改革就会停滞或倒退。华国的经济改革便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在赵红兵重生之前,国内一直实行价格双轨制,即计划内价格和计划外价格,这是由特殊的历史原因造成的,不

  • 论四角关系怎么回归正途之冥老(6)

    就在沐风晕过去时,不知道哪里传来了一个臭骂声。“本以为有点天赋,没想到连这小小的一件小事就能把你给弄晕过去,哎,也罢!”这时只见沐风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白发老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沐风,然后淡淡的摇了摇头。这老头一身灰白袍,满头白发,满脸的白胡子,甚至连眉毛都没有逃过变白的厄运,满脸皱纹,一双极为深邃的眼

  • 快穿之逆袭女配第六章在线阅读

    将周冬语的脚腂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以后,陈安发现之前贴的两副药膏已经起了不少作用,淤血已经几乎化的差不多了,现在只剩下骨头处的伤势了。俗话说的好,伤筋动骨一百天。王泰北方才在外面的质疑本身是没有错的,只不过那是站在他所能认知的范围之内给出的答案。就像是小孩不懂物理学中一加一不等于二的道理。“时间有点长

  • [剧版沙海]梁山CP《在劫难逃》第3章在线阅读

    初夏死了,连尸体也没有了,聂怀琛尝试召唤出初夏的灵魂,但是一无所获,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他,他一句话都没办法说出来。初夏是被自己害死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能力会突然暴涨,那一瞬间他不受控制的失去意识,等到恢复意识的时候,只听见初夏的惨叫以及初夏和那妖兽身体慢慢破碎直到消失的画面。他不可置信的看

  • (快穿)He文女主王勃救主

    袁殇没想到自己的事竟然这么快就事发,他被带出麴义帐篷后,帐外的王勃连忙跟上,袁殇看到王勃后沉声道:“子安,设法救我!我什么也没做。”“快走!哪那么多废话!”身后的士卒大声催促道。王勃闻言瞬间明白袁殇的意思,袁殇是想告诉自己他不会承认他所做的事,让自己设法营救他,王勃立马落在袁殇一行后面沉思起来。“主

  • 乖徒弟黑化后[穿书]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郑老板简单的跟父子二人打了个招呼便邀请二人坐下。“罗先生今天来我这小地方是要干什么呀。“罗紫衣先是美美的喝了口茶,这才对着郑财说到:“还是你这的茶好喝,从昨天到现在一口水都没喝。”郑掌柜笑了笑,不置可否。“其实今天来主要是为了换点现银,还有就是买些药材。”罗紫衣慢慢悠悠的说到。郑掌柜也点了点头表示

  • 极品美艳反派[快穿]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忍者不是一个好职业。高风险,低回报,一不小心就掉脑袋。如果可以选择,日向花水真心想丢掉这份烫手的祖宗家业,然后去五大国当一个游客,未来再娶一个漂亮的公主当老婆就更好了。然并卵。他姓日向,忍界三大望族之一,也是新加入木叶村不久的同盟家族。在小桥流水一般平静的宗家族地,日向花水摇着蝙蝠扇,身着白色

  • 锦鲤穿进年代文[穿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楚文走过记忆中的走廊,拐进了他所在的班级。这会儿早自习还没开始,学生们要么在整理物品,要么在聊天,直到楚文从前门走进教室,他们才反应过来,齐刷刷的看向楚文。这一刻,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楚文看了一圈,没发现自己的座位,于是他走上讲台,咳了一声说道:“同学们早上好,我是楚文,请问我的座位在哪里?”随着他

  • 随便穿穿在线阅读第3节

    说是住个几天,怕是赵王氏和蔡小小都明白,只是要休了她的意思!这蔡家,肯定是不能回去的!先不说这赵王氏到底是待她如何,就说蔡老头那性格,纵然是带了这笔钱回去,到时候这钱用光了花尽了,还是挑的她的毛病,说不准又会将她送到哪个妓院里面去换钱!那时,可就再没了什么好心的赵王氏花钱娶自己回去了。“婆婆,我不回

  • 花样吊打主角[快穿]在线阅读第十节

    光芒,两颗心15岁的我,不清楚什么叫“力所能及”,也无法去估算什么是“用尽全力”。仅仅只是想要遵循着自己的意愿而活,无所谓那样的意愿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后果——就像看不见自己的“底限”究竟在那里,所以才总以为充满无限的可能。而对现在的我而言……无限的可能是指……我从来没有如此大力的把一个身高超过我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