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顶级混血儿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demonkiss 来源:飞卢小说网

“额娘,女儿也想去…”知画拽着陈夫人的衣角,嘟着嘴道。

“知画,你如今大了,不可再这样调皮了,要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陈夫人怜爱的为她这 位小女儿梳着头。

“额娘,女工书画礼仪女儿哪一项落下了?可女儿已经很久没出门了,都快忘了外头什么样的了。”

“额娘,姐姐们都出阁了,家里都没有人跟女儿玩,闷得紧,如今好容易苏肯表哥哥来了,您就让女儿出去玩一会儿吧,就一会儿。”知画央求道。

“知画,你如今长大了,怎么能还和小时候一样。”

“嗯~呀~有什么不一样的。”知画小声的嘟囔道。忽然眼珠一转,像想起什么似的,“额娘,晴姐姐上次还说,让我帮她带咱们这边好玩的东西呢,您看,晴姐姐都送了我玉镯,这可是晴姐姐最爱的玉镯呢,额娘,女儿答应晴姐姐的。”

“青莲表姐,太后娘娘说,要叫着知画一起去呢。”这时如懿进来,见她们母女正聊着天,冲着知画眨眨眼,看着知画粉雕玉琢的模样,甚是喜欢,她想,她的璟兕若是活着,差不多也是这个年纪吧。

“皇后娘娘,这孩子,太不懂规矩了…”

“表姐,她这个年纪正是对外面的世界新鲜的时候呢,咱们小时候何尝不是呢?”

“毕竟是女孩子家…”

“那女儿穿男装!”知画说着跑去拿出自己的行头。

“知画,不许胡闹。”陈夫人摇摇头冲如懿一个无奈的表情。

“表姐,难得大家高兴,随她去吧,她总共还能闹几年呢?左右过两年大了你拉她出去她都未必肯呢。”陈夫人长叹一口气,也只好由着知画。

一行人穿了便装出门,走到热闹的集市上,便下了马车自是一番游览。永璂没有出过宫兴奋的手舞足蹈,看到什么都新鲜,买了红颜六色的纸鸢和鬼脸面具还有那做的极可爱的瓷娃娃,纵然宫里锦衣玉食,但这民间的小玩意儿便是见都没见过的。就连永琪和永璋他们都兴致勃勃,跑着去看耍杂技的、比武卖艺的。“这里真是太热闹了太好玩了!”永璂一边拍着手一边说道。“到了晚上,这边的夜市还更好玩呢,是吧苏肯表哥哥。”苏肯看她一眼“嗯”了一声。永琪看看知画,她正一脸认真的为台上的人鼓掌,又看看苏肯,这个少年看上去比自己小两岁的样子,却是那么清峻、沉默稳重。

“苏肯可也曾学过武吗?”永琪好奇的问道。

“跟着家父略学过些皮毛。”苏肯朝他微微低头。

“苏肯表哥哥就知道谦虚,明明很厉害。”知画在一旁歪头说道。

“那是你见过的厉害的人少。”苏肯笑笑。这个少年笑起来甚是俊朗,连永琪都看呆了一下子。

如懿和海兰她们亦是满心欢喜,跟在后面打量这热闹非凡的集市。“最是人间烟火气。宫里的日子惯了,竟觉得民间的烟火气息如此生动。”如懿不禁脱口而出。海兰看了她一眼复而看弘历,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但听弘历说道“如懿最是亲民,”才放下一颗心来。经过一个小绣坊,一对年轻夫妻,外头摆着各式各样的手绣丝绸和罗扇,还有些许字画,甚是温馨风雅,如懿竟生出几分羡艳来。海兰说道,“百姓安居乐业,当真是太平盛世了。”

也走到卖武艺的地方,弘历说道“上头的人身手不错”,示意傅恒给了些打赏。“你们几个可有兴趣切磋切磋?”弘历看向几个晚辈。“永璋?”永璋看着弘历有些怯怯的,弘历看他那个样子,想起那一世,自己对他过于苛责,最后竟是惶惶而终。“去吧,朕记得前几日见到你,武艺精湛了不少。”弘历拍拍他的肩膀。一旁的纯贵妃绿筠先是捏了一把汗而后竟有些心酸闪出几滴泪光来,弘历甚少对永璋如此温和。

永璋上台,与那其中一人过了十几招,虽然说不上身手非凡,但也算的上不错。“承让了。”比完永璋向那人作揖。“不错,是比从前精进了”,弘历朝着绿筠说道。绿筠点头“永璋,他很用心了。”接着永琪与福康安亦分别跟那两人过了招,几乎几招便见分晓,弘历满意的颔首,绿筠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我记得苏肯也是学过武的。”弘历问道。“回…老爷,只是学了些皮毛。”

“那也让我们瞧瞧,你就权当练练手了。”弘历看着这个孩子颇为内敛,鼓励的说道。

“去吧,姑母也没见过你练武呢。”如懿向他示意。

“是。”说罢便也飞身上台,□□招的样子便也降服那人。“不错,你年纪还小,底子却已不错,以后就跟着永琪他们一处学,必也能卓尔不群。”一旁的纳里既感欣慰又有些担忧,如懿则有些诧异,海兰看着如懿不禁舒展眉头又放下一丝心,绿筠的忧虑仿佛又多了一层,傅恒则打量着这个少年,多年经验他心知这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既欣赏又闪过一丝微微的紧张。

次日,一行人又乘马车去了观海塘,登上观海塘阁,海塘江潮之势浩然,雾气绕天,浪潮翻滚,颇有龙飞凤舞之势。“涛似连山喷雪来,海塘之景,是不容错过的壮观景色”弘历赞叹道,他记得那一世南巡,每一次他必来观海塘。“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怪不得历代诗人都喜称颂,连臣妾一女子亦觉其浩然之气。”如懿亦赞。“如懿,这就是我们的大清江山。” 弘历当下便下令兴修水利。接着又去海神庙与如懿一同祭拜海神。

这数十日,弘历问过海宁总督事宜,白日常带着永璋永琪富察父子等人走访民巷,行之所至民有疾苦处,便免了当地赋税,一时间民众拥戴感念。另亦遍访古迹,晚间十分同太后与如懿一众人请了民间戏班赏戏,抑或欣赏夜晚街市之灯如昼花千树之景。如此便辞了海宁,前往金陵。因太后极其喜爱四姑娘,便带在身边,封了荣格格。

金陵古都,秦淮之畔,一行人乘御船居于江上。微风柔煦,水波潋滟,歌舞升平,秦淮之醉人,果然名不虚传。

“四姑娘在做什么呢?”永琪带着永璂于长廊走过,路过太后的御船,看到知画正摆弄着一个偌大的荷花。

“五阿…五公子竟不知么,这是许愿灯啊。”知画举起手里的荷花给永琪看。

“额,哦,方才没有看见灯,是以没认出来。”永琪挠了下头。

知画点了灯,放于那荷花中间,置于水上,双手合十许了愿。

“你…许的什么愿?”永琪问道。

“人家说许了的愿说出来就不灵了呢。”知画摇着头看着永琪。

“四姐姐,你便告诉我们罢,愿既许了,那灯飘远了,又跟说和不说有什么关系呢。”永璂好奇的说道。

“嗯…不行,那我要再许一个愿,才能告诉你们。”说着她又点了一盏灯,复又双手合十。

“刚才那个愿望是,愿这太平之世,永盛不衰。”说罢便起身回御船。永琪听言一怔,这个小小女子,竟有如此之胸怀。

“好姐姐,那后一个愿望又是什么呢?”永璂朝着知画的背影喊着。

“自己———去猜————”知画回应。

永琪笑着摸一摸永璂的头,“后一个愿望是,前一个愿望说出来也不会不灵。”

永璂恍然大悟“还是五哥聪明!”说罢二人便继续前往弘历的御船。

弘历此时刚接到寒部再起纷乱,正与傅恒、纳里一起商议对策。

“寒部几番作乱,朕要御驾亲征!”弘历颇有些愤然。

“皇上,御驾亲征固然能威震寒部,但区区寒部,却劳圣上亲征,会让他人以为我大清无可用之将。臣愿领兵前往,不平寒部不归!”傅恒俯身请命。

“儿臣亦愿随征!”永琪才刚进来,便听到寒部作乱之势,旋即附身请命。

“好!富察傅恒,爱新觉罗永琪,富察福康安,朕命你们即刻回京领兵,出征寒部!”

“儿臣遵旨!”“臣遵旨!”

燕婉有了身孕的消息传到如懿这里时,如懿与海兰和绿筠正在御船闲话赏景。

“皇上这两个月来并不曾宠幸她,去她宫里也只是看看永璐和璟妘,怎得,还能有了身孕?”绿筠一脸狐疑。

“说是已经三个月了,算起来那时她正盛宠优渥,若说有身孕也不惊奇。”如懿说道。

“咱们的皇上,这阵子怎得就忽然有些冷落了她呢?难道,难道皇上知道了些什么她见不得人的事?”绿筠不解的问。

“但说无凭的事,咱们还是不要胡乱猜测。”如懿想起嘉贵妃去世时所说并没有害璟兕之言,她一直心有疑虑,永璇落马与璟兕之死是否是他人的圈套。但空想无凭,尽管她对燕婉并无好感,却也无法证实她做了什么。

“我倒觉得,皇上不是对她冷落了,而是忽然转了性子。”海兰说道。

“是了,就比方说南巡,这一次皇上更多的注重民生朝政,这一次连歌舞登船都免了呢。以前南巡,必去杭州西湖观景,这一次也免了呢。”绿筠想起弘历对永璋太多的转变,温声赞同。

三人都颇有疑虑,却又难猜因由。

“儿臣给皇额娘请安。”帘外是永琪的声音。绿筠便起身回自己船上。

“永琪快进来吧。”永琪走进便俯身叩首。“儿臣即将随傅恒将军出征寒部,特来与皇额娘额娘辞行。”

“什么?!”如懿和海兰几乎异口同声。如懿扶起永琪,心疼的说道,“永琪,此番前去,务必小心,答应皇额娘,一定要毫发无损的回来。”

海兰握着永琪的手说道,“永琪,这是你第一次出征,不要辜负你皇阿玛的期望。”

永琪用力的点头,再次俯身叩首,“儿臣定能平安归来,请皇额娘额娘切勿挂怀。”

如懿紧紧握住海兰的手,那力量厚重的让人安下心来。

延伸阅读

临沂市瑞鑫液压汽配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y56j.shtml
山东临沂瑞鑫液压公司位于工业大道东侧,北园路西段,交通便利,是一家开发创新、生产制造

咪呢小熊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xfvx.shtml
咪呢小熊婴儿用品品牌有:婴姿坊、小脚丫、东风百灵、卡通天使、棉妈妈、心适贝贝、多比兔

欧哥烤鱼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ustp.shtml
欧哥烤鱼,非一般的烤鱼,它的烤鱼味道非一般的香,欧哥烤鱼独特的香气来自于“食药同源”

欧斯朗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g7tk.shtml
欧斯朗渔具是钓具、户外用品、原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欧斯朗渔具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真豪魅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dush.shtml
真豪魅手机壳总部是一家创新研发生产手机皮制品装饰的新型企业!创新永不止步!我们公司拥

舒维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azst.shtml
舒维把产品的用户体验看成工厂的生存之本,用人品制造产品,致力制造出使用效果的装饰五金

大参林连锁药店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dmvc.shtml
作为中国药品少售行业的出众者,大参林备受消费者推崇和业界瞩目,先后荣膺“广州十大消费

诗图墙纸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gu5g.shtml
伴随着环保的国内外潮流、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人们对家居环境越来越重视。诗图墙纸健

虎彩文化用品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pnsb.shtml
虎彩文化用品有限公司,前身七彩贺卡文具有限公司(www.7colours.com),

江湾别墅酒店加盟  http://www.illusorium.com/uol8.shtml
[十里画廊/遇龙河]桂林市阳朔县高田镇胜地码头旁(近遇龙河畔)地图街景全部...阳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万界之最强妖帝在线阅读第7章

    在梦里萧逆梦见自己成为了一名受万人敬仰的将军,无数人朝着自己欢呼,但自己却神情冷淡,似乎一丝情感也无。仔细盯着那双冷幽的目光,萧逆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一片黑暗,一件事物也无,仿佛在这个世界里,他就与外界脱离了一般,无我无他。“啊!”一声大叫,萧逆从这个梦里惊醒。此时的萧逆额头上满是汗珠,身

  • 风不承橙花在线阅读第二节

    “你竟然给你起了名字啊!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做,不错嘛。不愧是我小弟。”宇翔对逸阳夏露出笑容,那个笑容像一个傻子一样,其实他一点都不傻,只是遇到和自己一样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啊!“不是我起的!”逸阳夏坚定的说。“不是你起的,还会谁起的,你还真厉害啊!”“算了!”“好吧!小弟,你觉得这个地方有什么

  • 嫡长子之玷污(1)

    微风徐来划在人的脸上,痒痒的,一个年轻女子横卧在草丛中。太阳越升越高,她也渐渐恢复意识睁开双眸。天是蓝的,云也无暇,但这是哪啊?她跌跌撞撞的爬起身,脑袋昏昏沉沉,乌黑的秀发顺着她的肩披散开来。发上歪挂着一支黄金屈曲并缀以珠玉的步摇,形状犹如一只欲飞的凤凰。下著绿色拽地长裙,腰垂白色腰带,上著绿色宽袖

  • 诡墓迷踪在线阅读第四节

    “雨欣,雨欣,起床吃早饭喽。”陈君如真的很喜欢吴雨欣,连吃早饭都要亲自来叫她,还为吴雨欣找好衣服。大家都围坐在餐桌旁准备吃早饭,吴雨欣穿着陈君如为她准备的衣服姗姗来迟,看到大家惊讶的眼光,吴雨欣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阿姨为我铺的床,真的好软好舒服,我一觉睡醒,就晚了,耽误大家吃早餐了,不好意思。”

  • 厉鬼夫妇新月风云1

    清水镇,三山环水,三山俱是拔地入云,去势凌厉,其中又以御笔峰最为盛名。或因环山绕水之故,清水镇早晚之时总会为淡似疏离的薄烟罩笼,朦胧中竟可依稀辨得白墙黑瓦的宅楼,模糊似画,一幅烟雨淡墨,令人甚觉心旷。一匹河水,远山始发,自西向东,横贯小镇,河水碧绿透澈,夏凉冬暖。春秋时节更为妙趣,蒸蒸白烟,袅袅弥漫

  • 踏千里为寻一人偶像九叔来了(求鲜花)

    桌案上的那些符纸都是出自陈阳之手,可惜没有法力也就相当于鬼画符,对那女鬼自然没有什么效果。但他怀中的这几张保存完好的符箓却是父亲留下来的。陈阳平常也没有多么在意,只是因为是父亲的东西就随身放在了身上以慰思念。万万没有想到在此危难时刻却是派上了大用场。救了自己一条性命。被符箓贴着的女鬼,无法挣脱只能承

  • 圣道天下在线阅读小歌,你来了

    沐歌从混沌的思绪中恢复过来,手上冰凉凉的。她低头望去,却见自己左手执着一个匕首。匕首么?她努力的思索着。为什么她要拿着匕首?她抬头环顾四周,只见周旁黑压压的一片,皆是宏伟宫殿。这是哪?皇城么?她摸了摸匕首,湿漉漉的滑溜溜的,她将匕首放到鼻尖嗅了嗅,血!在皇城里拿着带血的匕首,为什么?是要去杀谁?还

  • [综]金木是人不是鬼在线阅读第三节

    正题:第三章星火燎原起义愈演愈烈军队镇压载兴首次交战第二天,各地都发生了起义,推翻镇政府,组织军队,宣告独立。还有很多与士兵也如同邯郸大镇的情况,随着居民一起反了。形成了大大小小数十个割据势力,其中韦行孝与白载兴领导的一支是人数最多的,达到了十一万,声势浩大。天霜城,晋德殿内。“怎么会这样!”在高高

  • [魔道祖师同人]东曦既驾看掌算命

    “我要的东西都在上面了!”庞广隶拿着那张单子丢到石静萍的办公桌上!石静萍拿起来看了一下顿时头大,“我说庞先生,你要的这些东西我怎么帮你买啊?有些我可以帮你,但是有些我连见都没见过!罗盘、桃木剑、黄纸、朱砂、鸡血、挎包、纸人...总共十多样东西啊?”石静萍看了也是一阵的头大!庞广隶吸了吸鼻子,食指在鼻

  • 洪荒之大妖孔宣真有够倒霉的

    “水生哥!”独属于小女孩的甜腻音调,在这个安静的清晨异常的明显。男人好像没有听到,继续手里的活儿,纪舒朝着声音看去,约莫20出头的小姑娘,气喘吁吁的朝着这边跑来。“水生哥!水生哥!”“嗯。”“她是谁?”小姑娘弯着腰喘息,手指着纪舒。男人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纪舒一眼,毫无语气的回答小姑娘:“纪舒。”小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