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动物世界]郑开司我喜欢你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枳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章往事飘虚一场空(下)

青凌看见自家小姐情绪失控赶忙上去阻止,捉住温卿已经敲红肿的手,“小姐,奴婢从小和你一起长大,小姐对奴婢好,奴婢无以为报,奴婢愿意为小姐做任何事情”看着青凌坚定的眸子,温卿的心里一阵酸苦。

“可是……”温卿刚要说什么,门外忽传一略显尖细娇俏的女声。

“哟,姐姐和奴婢真是主仆情深啊,我听着都要感动落泪了”

门口进来一女子身穿黄色曳地烟罗百花裙,头梳抛家髻,髻后戴着金丝累嵌红宝石镂空步摇,衬的那本姣好的面容更加艳丽。

脚踏金丝软玉鞋,每走一步都仪态万千。身后跟着些许多丫鬟和嬷嬷,声势浩大,

这其中竟然有温卿的贴身大丫鬟红月!看着红月谄媚的对那华服女子的模样,温卿突然明白了什么!

她是喝了红月的一杯茶才昏迷不醒的,起来以后就看到怒视着自己的夫君和满屋凌乱的衣服。

自己的身上只盖着那遮不避体的棉被,旁边还躺一个身无一物的男人,这让自己惊骇。可没等自己辩解什么。

夫君便不由分说的把她拖到床下,一阵殴打。也不审问就让人打死了小厮。

是她导致自己如此下场。一切都是她的阴谋。温卿顿时怒火中烧,朝着华服贵饰的女子喊道“你来干什么!”她即使在愚蠢也知道了发生的所有事情,肯定和这个视为亲妹妹的庶妹脱不了关系。

“姐姐,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是你的妹妹,姐姐生病了妹妹自然该来看望啊,怎么姐姐反倒是不大开心的样子,这真是伤了妹妹我的心啊。”说完故作伤心的样子,用手绢轻轻擦拭那没有眼泪的眼睛,

“温心柔别在装了!你这招扮猪吃老虎,只有他会信。不用在我这假惺惺了”提起他,温卿的心又是一阵的缩紧,她到底是怎么了!不论是丈夫还是自己的妹妹都如此对待她!

“妹妹是看姐姐怀孕了,特地来看望的,顺便嘛,帮姐姐解忧啊”温心柔笑的娇媚,带着那点在眉心的花钿都艳丽了几分。

温卿对上温心柔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心顿时咯噔一声,手下意识的摸向肚子,往后挪了几下。

看着她这样,温心柔突然狂笑了起来“姐姐你也没有笨到家吗?姐姐做出那种事,我真是替姐姐丢人啊,所以我劝姐姐把这肚子里的孽种就拿掉吧,省的抹黑了将军府”说着就作势伸手要碰温卿的肚子,

温卿急忙伸手打落温心柔的手,这一动作看似简单,但是温卿却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有些虚脱的坐在床边喘着气,“我这是夫君的嫡子,你怎么敢!若夫君知晓此事,必定会跟你没完”

“跟我没完?姐姐,你竟如此天真,你觉得没有夫君的允许我会来这里吗,没有他的命令我敢这么做吗?”温心柔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手捂着嘴咯咯的笑个不停,好看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仿佛要笑出眼泪来。

温卿听后一惊“什么!这不可能,你休要骗我”

“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夫君跟我说她在你身边一时一会儿都感到恶心,你面容这般失仪,让你坐几年夫人已是天大的恩赐了”温心柔像是看着死苍蝇一般的看着温卿,

温卿摸着脸上那疤苦笑,陈启文我这疤也是为了你,你却如此嫌弃我。

那年,是婚后第二年,你借我母家之力从六品小武将升到四品将军,本就深受非议,却丝毫不懂得收敛,锋芒过盛,招人怨恨,导致有仇家趁夜找上门来,你与人拼搏不成,反而有性命之忧,是我为你挡了致命一掌,却因为没有武功,身体被弹飞,脸磕在那尖锐的石檀棱角上,虽然后来经过救治,性命无忧,但是脸上却留下了疤痕。

你那时抱着我说“卿儿,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嫌弃你的,我本来爱的就不只是你的皮囊,我们之间不看那些莫须有的”当时她竟信以为真,感动流涕,庆幸自己嫁的一个好郎君,原来一切都是在演戏。

“那又怎么样,我有了陈启文的孩子,我就还是夫人,你又能怎样!”温卿现在已经不奢求什么夫妻之情了,她只想好好的保护她的孩子。

“姐姐,这孩子根本就不是夫君的,她是个孽种!不能留!”温心柔的朱唇里轻吐出这几个字,眼睛像毒蛇一样盯着温卿的小腹。这孩子当然不可能留下,只有我温心柔才能生出嫡子来,其他人的,都要斩草除根。

“你胡说,我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我的孩子”温卿手捂着肚子,挣扎着往后退,直到后背触碰到冷冰冰的墙

“那可由不得你了,姐姐,妹妹得罪了”温心柔说着便挥了挥芊芊玉手,美眸里闪着狠毒和阴冷。

两个嬷嬷心灵神会的走到床前,按着拼命挣扎的温卿,温卿本就是千金小姐,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怎么能敌得过这粗使嬷嬷,所以现下连动都动不得了

青凌看见自家主子有难,赶忙上前“侧夫人,大小姐可是你的姐姐啊,你怎么能如此狠心呢,你……”,

“啪……”青凌话还没说完,就被温心柔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那尖利的护甲刮破了青凌的脸颊,渗出了滴滴鲜血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我说话,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温心柔愤愤的说着,突然想起来什么,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柴嬷嬷,我听说周总管想娶她做妾吧,那我们就做点好事吧,你去把她送到周总管那去,记住了,一定要告诉周总管一定要好好“调教“一下这么没规矩的贱奴,”

“不要!柔儿,求你了不要啊”周总管是温心柔的人,青凌送过去的下场可想而知,想到这,她拼命的挣扎,可是却被嬷嬷架的死死的。

“姐姐你放心吧,我听说周总管特别会照顾小姑娘的,像青凌这种清秀姑娘,周总管一定会好好“疼“她的”温心柔特别的把疼字咬重,她就是喜欢看到温卿痛不欲生的表情,

“不过姐姐还是现在担心下自己吧”温心柔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红月

这时红月端着一个碗走了过来,对着温卿假模假式的行了个礼,眼底的狡黠让温卿一震,“不要!不要!不要过来!”温卿惊慌失措无力的挣扎着,

她知道碗里是什么,红花!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红花气息,温卿知道这要是喝下去她的孩子必定就……所以更加剧烈的挣扎。

“夫人,对不住了”红月说完就手捏着温卿的下巴,强制性的想让温卿喝下去,温卿虽然挣扎激烈,但是还是喝下去了一大半。

温卿的目光有些呆滞,眼里充满了绝望和痛苦…

温心柔莺莺几步走到床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温卿“姐姐,你已失去为人妻的德行,不配为正室,更不配有管家之权,所以妹妹马上要接替姐姐成为这陈将军府的女主人了”哼,嫡女又怎样,现在还不是像蝼蚁一样,被我踩在脚底下吗?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我可拿你当自己亲妹妹一样对待啊”温卿声嘶力竭的喊着,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对她如此好,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自己。

“因为什么!我现在告诉你!你是将军府的嫡女,本就身份尊贵,再加上那身上什么狗屁奇香,出生便是惊动整个京城的人,就连皇帝都格外关注你,所以祖母和爹爹就格外疼你,把什么好东西都给你,只要有你的存在我就永远被你压一头。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比你差,我的样貌,才情样样比你好,凭什么你就比我高贵那么多?”温心柔像是把自己压在心里好久的话说了出来

“我从未想过与你争这些的,你想要的现在也有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如此害我”

温心柔冷笑了一声“怪只怪你挡了我的路,看看现在的你,连一摊烂泥都不如!不过姐姐放心,姐姐现在也依旧是京城的大红人,因为——你是个人见人踩的荡妇!”

“哈哈哈哈”温卿狂笑不止,原来是这样!你爬上了我夫君的床,害死我的孩子,只是因为我当着你的路,可笑,当真可笑!

温心柔被她笑的毛骨悚然,随即镇定过来,俯身特意压低声音说“温卿,你可知,你遇上陈启文的那一刻开始,就是一个局,我母亲陷害你失了清白,名声尽毁,让全京城都没有人敢娶你,陈启文那时候出现,表现的不嫌弃,必会让你芳心暗许,我母亲早知道将军和老夫人还有你的外祖父,肯定不会同意一个寒门小将娶你,就让陈启文私会你,落实了两人的关系,再一次让你身败名裂,不娶都不行。姐姐你这一辈子爱的男人,不过是再利用你上位罢了,毕竟你那时候已经不是那个名动京城的高贵女,而是一个没人要的破落户。”温心柔笑的咯咯乱颤,步摇也在摆动着,仿佛在笑温卿的愚蠢。

“姐姐,你不要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我嘛!你以为这就完了吗?”温心柔戏虐的说

温卿眼神里充满了血丝,就那么直直的望着温心柔。

“你那温婉母亲,可爱弟弟都不是死于天数,而是人为,那个人,就是我娘!被你视为亲母的娘!”温心柔故意停顿了一下,眼里满是得意说“还有前些日子丞相向皇上禀告年事已高准备告老还乡,可是昨天”

温卿看着温心柔的表情,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温心柔一字一句的说“可惜昨天丞相半路遇到匪徒,全家老小无一幸免!真是可怜啊,姐姐现在唯一的靠山也没了,真是替姐姐感到惋惜”边说边立起身子,俯视着看向温卿,犹如看小猫小狗一般。

“你猜这劫匪是谁派去的”最后一句话缥缈虚幻。

但却犹如梵钟一般敲在温卿心上,温卿的眼睛怒睁着,心里最后一根弦崩了——

“温心柔!”温卿愤怒的咆哮着,她这一怒竟然挣脱了嬷嬷,像温心柔扑去,她掐住温心柔的脖子,任凭那些嬷嬷丫鬟怎么掰她,打她都不放手,

“快……快点救我”温心柔惊慌失措,没想到温卿会跟她来个玉石俱焚,

就在温心柔感觉自己要死了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人,看到这个人温心柔看到了希望,“夫君,快……快救我”

温卿听到温心柔叫夫君,身体不由得一震,随即觉得肚子一震剧痛,手下意识松开,

身体一软,瘫倒在地上,她感觉自己的肚子一凉,身下一热,鲜血顺着自己裙子流了出来。

这是她的孩子啊!温卿的手颤抖的摸着地上的血。

看着那个站在她身边男人的背影,心里无比凄凉,看到那正在细声安慰温心柔的负心汉,温卿恨不得拔了他的骨,抽了他的筋,喝了她的血。

“夫君,你看看姐姐啊,我好言相劝,她怎么如此待我,”温心柔在陈启文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显得楚楚可怜,

陈启文赶忙安慰“柔儿,你没事吧,你看你还是这么善良”

从始至终他都未看过地下的温卿。

温心柔指着那被温卿抓的稍红的脖子,和那手中微乎其微的伤口说“你看我的手和脖子都被姐姐的指甲划破了,柔儿变丑了,夫君会不会不喜欢我了啊”

陈启文依旧细声说道;“怎么会,柔儿在我心中是最美的。“说着拿起温心柔的手说;”看看我柔儿的纤纤玉手,没有因为小伤口失色半分。”

温心柔那被蔻丹染的通红指甲在温卿看来格外的刺眼。“金凤花开色最鲜,染得佳人指头丹”看来我终究不是他的佳人。

哈哈哈哈,曾经是谁说会爱她一生一世,是谁说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是谁说即使为她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传我指令出去,温卿与人私通,陷害家妹,举止放荡,不配当陈家主母,特此休妻,温卿自知羞愧,愧对陈家列祖列宗,以白绫了结此生,感念夫妻之情,予以厚葬!”陈启文对着屋内的丫鬟,嬷嬷说道

温卿强撑着爬起来辱骂道:“陈启文,你不得好死,下辈子你会遭到报应的!”

陈启文走了过来,一脚将温卿踹倒,踩在温卿的肚子上,

狰狞的说:“下辈子的报应?我不相信什么报应不报应的,我只相信今朝有酒今朝醉。”说完便搂着温心柔出了门外。

柴嬷嬷几个粗实嬷嬷拿着白绫,按着挣扎的温卿,两个嬷嬷一边一个用脚顶在温卿的肩膀上,用力一拉,温卿顿时脸色通红,呼吸困难,眼里溢出泪水。落在白绫上映起了一片湿润,像是雪花一样。

温卿弥留之际,听到一句“碍眼的人已经没了,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

哈哈哈哈……她为她们付出真心,得来的却是碍眼二字。

我,温卿,以血的名义诅咒害我之人,若有来世,必将化身为厉鬼,扒掉你们伪善的面具,让你们做我的俎上肉,做我的盘中餐…

延伸阅读

圣卡陶瓷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8tz.shtml
圣卡陶瓷品牌隶属于四川新中源陶瓷有限公司,千年人文古邑,万象陶瓷新城。古老而神奇的峨

爱福林全屋整装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s45z.shtml
爱福林全屋整装,颠覆性的突破传统意义上“家居装修”的局限性,将家居作为一个完整和谐的

九千九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aetm.shtml
九千九装饰装潢专注于长沙室内装饰长沙九千九装饰公司致力打造长沙装饰公司前十强.长沙装

首尔美流行饰品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bhwu.shtml
首尔美流行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首尔美是流行于欧美的韩国时尚品牌,其品牌文化历史源远流长

野亮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xgp5.shtml
野亮眼镜树立了行业内安全眼镜定制管家的权威形象,成为消费者心目中值得信赖的眼镜品牌。

居梦莱家纺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6mnq.shtml
上海居梦莱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家纺加盟用品专业制造,在中国纺织品

竹虎竹纤维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gycj.shtml
竹虎(中国)公司作为一家专注于竹类产品的大型制造商,致力于为国内外消费者提供技术出众

宾亿服饰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uigi.shtml
宾亿公司经过多年的创新和发展的努力,东莞市宾亿服饰有限公司已成为一家集研发,生产,销

唯尚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x69d.shtml
唯尚礼品总部是一家以生产各种陶瓷马克杯、卡通杯、重量级餐具、陶瓷工艺品、陶瓷茶具、茶

特泊儿加盟  http://www.jugcreekcruise.com/awyy.shtml
特泊儿玉镯是广州特泊儿珠宝有限公司经销批发商品,其经销的手饰、和田玉、碧玉、珍珠、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平凡日子里[请回答1988]第七章在线阅读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梁月一行人和商队的人一起搭了好几个类似营火架的大火堆。商队的马车以火堆为中心停靠成圆形,当成围栏。如此一来,不但可以在露营时挡风,万一遭到怪物袭击,马车也能够当成一种屏障。缺点则是无法立刻驱车启程。不过无论如何,夜色如此深沉,几乎不可能策马赶路,仔细想想,这样的阵型确实相当合乎

  • 我的王妃太诡异第二章

    章二情深能让林河这般叫着长明的人还能是谁,不就是现在的七皇子萧如晦,未来的燕王,而长明乃是他的字,取自日月长明的意思。虽然林河答应了那个小萝卜的条件,但是对于他能不能将自己带回来,林河还是半信半疑,但是现在,林河确定了,白萝卜并没有骗他。他真的见到了萧长明,那个自己临死前还未见到的人。而他正被一群黑

  • 网游之竹马归来在线阅读第十节

    你完了,舒乾。一时间内心喧嚣。————顾雪吟比你想象的还要弱鸡。传言不是说顾家大小姐杀伐果断、雷厉风行吗?纵使她是位惯养的闺中娇女,那也是能撑起整个顾家的娇女,应有顾家掌权人应有的气势。这种说半句话咳嗽一下的病弱感是怎么回事?仔细观察,不难发现,顾雪吟皮肤的白是带着一点病态的,依稀可见透白皮肤下青色

  • 我靠抽奖制霸洪荒第6章在线阅读

    “不是的父亲,我感觉老师教的东西是错的,若是对的,为何大伯他们••••••”石头看着父亲阴沉的脸色,顿时没有了下文。“你给我记住,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别人怎么做是别人,终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发现自己所做一些都是错的。”仿佛忆起了当年的一幕幕,低沉的的嘶吼了起来,脚下的步伐不觉的变得沉重了许多。石头眼中

  • 魂伴骨在线阅读第4节

    “我的刀呢!”我试图起来,但是发现这都是徒劳。就算现在神智清醒了也没有摆脱无力感。“你说的刀,是这把吧?”那个女生从身后拿出一把刀,跟我那把一模一样。“是是是,就是这把,谢谢啊。”“你回来拿的东西,就是这个吧。”“是啊,怎么了?”“你是异查局的人吧?”我心里一沉,决定装傻。“异查局?我怎么可能是异查

  • 美人筝我是先知

    双方对线陷入僵持阶段,谁都不敢轻易开团打先手,在装备没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没人敢保证打起来不会亏。“imp的操作真心没话说,打到现在一次都没被盖伦追到Q中,反而两次把盖伦打残,要是莫甘娜带的引燃没准韦神已经崩了。”“弑神这小子也不差,三次Q技能连续命中莫甘娜,这样的技能精准度看得我心里发毛。”双方暂时

  • 灵风之刃在线阅读第三章

    林田居住的L市,只是一个小城。这家幼儿园离她家最近,只要十分钟就可以走到。全名“L市第一幼儿园”,和林兴安工作的学校“L市一中”,只相隔半条街。她幼儿园的日子,也过的十分欢快。第一天进入幼儿园的林田,还和镜子里的小女孩依依惜别,在上面留下不少口水印。被爸爸带到幼儿园后,就乖乖的坐在座位上,不哭不闹。

  • 居游记第五章在线阅读

    现在我传给你一门攻击法门,名叫《凤舞九天剑法》这是我在某一个遗迹所得,恐怕也是上面的某位大能者所创,这门功法务必要好好练习,我有一种感应,他对你以后会帮助你的,但是凤舞九天很难练成,我钻研了一百多年才略懂皮毛,这门功法讲究的是有缘啊。所以希望你慢慢钻研,希望你可以得到某位大能者的传承,这样我报仇就有

  • 洪荒之妖皇帝俊在线阅读第9节

    吃完午餐,我们回到了家。Milk睡着了,付斯腾抱着他,回到了房间。我是第一次来,环顾四周,还挺大的,很简单的风格“在看什么?”付斯腾把Milk放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转身看到我,盯着什么“全家福。”看着照片上的付斯腾也就十一二岁“嗯,走之前,我们可以拍一张,把这张替下来。”付斯腾站在我的身边,看着我

  • 综英美冰小心也可以切治疗在线阅读第四节

    “主人,你好阴险唉。”石像中甜美的声音说道。“我阴险么?我怎么不觉得。嘿嘿,只不过是任务需要而已。”古明嘿嘿笑道。“主人,你好邪恶。”石像说道。“我可不这么觉的。”古明与石像开始瞎扯了起来。过了几分钟后,小星星从远处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来了。”古明笑着对石像说道。“唉…想我堂堂仙兽,竟然让我帮你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