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炼狱时空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曲无终 来源:纵横中文网

韩辰绘在被窝之中抱紧四肢。

她恨不得将自己从一个几百位的圆周率蜷成一个简简单单的3.14。

真·委屈成球。

夜色融融,窗前的兰花开了,在清新香气的熏染中,韩辰绘迷迷糊糊入睡。

郑肴屿在静默中注视着天花板的纹路。

他慢慢地坐了起来,回侧过脸——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刚才他们两个光顾着划“三八线”了,甚至没有拉上窗帘就睡了。

郑肴屿若有所思地看着韩辰绘。

月光洒上她的面容之上,像碎了的珍珠,唯有“美”之一字。

作为一个……好吧,郑肴屿姑且称之为“演员”,韩辰绘显然是不及格中的不及格。

前阵子他去魔都处理分公司的事情,听着各个部门的主管失去灵魂的年度报告,最后他进行结案陈词,一年一度的会议宣告结束。

他走出会议室,两个小秘书正在看最新上映的《水光之恋》。

郑肴屿竟然破天荒地在秘书室外站了一脚。

魔都那边的董事长秘书是新上任的,对郑肴屿的私人生活不甚了了,就知道太子爷已婚,但太子妃是谁就不知道了。

两个小秘书一边摸鱼一边吐槽:

“——韩辰绘这演的是什么啊?是哭还是笑呢?”

“——你管她是哭还是笑,长得好看就行了,我刚才进来,看她撒娇就演的不错,可塑之才。”

“——那明明是发怒啊!你没听她都骂‘我恨你一辈子’了吗!”

“——啊?这……这……原来是这样的吗……”

“——哈哈哈哈哈我滴妈快收了神通吧韩辰绘!”

郑肴屿面无表情地看着秘书室。

董事长秘书赶忙去敲秘书室的门:“上班时间,想看电视剧可以,立刻回家!”等到他骂完小秘书们转过身,只见郑肴屿已经走远了。

过去,关于韩辰绘的事业,在郑肴屿这里没有秘密,她演了什么剧,上了什么节目,拍了什么杂志,他都了如指掌,但他没有时间去看,也没兴趣看。

如今亲眼一见——

且不说那个脑残偶像剧的剧情如何,就韩辰绘演的那个东西……

是真的超出正常人类的理解范围。

但不知怎么的,他下午开会的时候,脑海中便总是浮现起韩辰绘在《水光之恋》中的表演。

那个小秘书说的没错,韩辰绘就是一个神奇到只想让人跪求她收了神通的奇女子。

她能让她所有的表情、语调,看起来、听起来都像是在撒娇——

尤其是面对他的时候。

日常的她就很像撒娇了,委屈的时候像,炸毛的时候更像,当然,高丨潮的时候最像。

大概是专属于她的一套——

绘声绘色。

绘言绘语。

虽然把韩辰绘放出来演戏,约等于放出来生化武器,她却又能接到不少小三剧本。

凭借的就是美貌。

不得不说她要是不去演戏,而是老老实实做一个静态花瓶,那么即便是前唐出土的也不见得有她名贵。

而这样一个几乎让全国的男人垂涎欲滴的花瓶,正睡在他的身边。

-

“唔……”

韩辰绘哼唧了几声,从梦中转醒。

如水的月光里,郑肴屿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中看着她。

韩辰绘眯着眼睛,非常不满地挣扎起来,一只手在床被上摸索着,口中哼哼:“三八线,我的三八线……”

郑肴屿不理会她,更不会去理会什么“三八线”。

三八线没了,且又莫名其妙的成为郑肴屿口中的小羔羊。

韩辰绘怒了。

“你……你不要碰我!”

“辰绘。”郑肴屿贴着韩辰绘的脸,呼吸交融,“我要去美国了,航班是后天凌晨。”

私人飞机也需要提前约定航班。

“…………”韩辰绘一愣,她眨了眨眼,“多久?”

“快则一月,慢则两月。”

韩辰绘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虽然这段婚姻里充满了荒谬,但结婚证是真的,婚戒是真的,婚姻的事实也是真的。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她和郑肴屿不是过家家,是真的结婚。

就算未来一片黑暗。

洞房花烛夜,他就要了她。

干什么要和自己作对呢?

韩辰绘从来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人生在世就是要在能享受的时候好好享受啊——

七情六欲。

饮食男女。

-

太阳高悬。

韩辰绘是被催命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叮叮叮——”

韩辰绘闭着眼睛,在床头柜上摸索,凭借肌肉记忆胡乱划了一下,半死不活地“喂?”了一声。

朱芷欣听出韩辰绘满满的睡意:“我的老天鹅!你在干什么?还睡觉呢?快起来看看几点了?妖物!快现出你的原形!”

韩辰绘懒洋洋地翻了个身,不甘示弱地和对方演了起来:“你说朕是妖物?大胆毛贼,胆敢犯上作乱——”

“…………”朱芷欣一盆冷水,“就你那个演技你在这演尼玛呢?”

韩辰绘懒懒地笑了一声,吐出舌尖“略略略”。

“如果阁下不服,请下英雄帖,我们二人在广大英雄豪杰面前决一死战。”

朱芷欣突然画风一变,“嘿嘿”地淫丨笑起来:

“我明白了,怪不得都下午了你还睡觉,又怪不得被吵醒立刻支棱起来和我演上两个回合……看来是郑先生回来了啊,冬果那边新婚,你比她牛逼,你是小别胜新婚呦~怎么说,郑先生那活儿从来没让江东父老们失望过吧?看起来你挺满意的呗?”

“…………”

韩辰绘这才睁开眼,身旁空无一人。

她摸上去,尚有余温。

看来郑肴屿也刚起床不久。

“算了,老娘不和你演了,没意思。过两天陪我去捉奸,我已经初步掌握了敌方的嫌疑人线索和犯罪事实!”

“哎——”

还没等韩辰绘问出口到底是捉什么奸,朱芷欣那边已经挂断电话。

朱芷欣如今单身狗一枚,捉个哪门子的奸?

韩辰绘虽然在**圈算不上什么角色,还时常因为演技过于对不起观众招来三千辱骂,但怎么说也算是个公众人物。

朱芷欣平日里不拘小节,咋咋呼呼疯疯癫癫,可身为知名**公司新尚传媒的宣传总监,就算浑身上下八百标兵奔北坡的八卦细菌,也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的。

竟然能让她亲自出马陪她去捉奸?

难道……

犯罪嫌疑人之一是郑肴屿?

-

韩辰绘泡在浴缸里,看到水面上厚厚的泡沫,便用手心捧起,用力一吹——

四处飞落。

韩辰绘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她并没有太把朱芷欣的话放在心上。

一是江湖上谁不知道小郑太子爷抽烟喝酒、打牌*牌、玩鸟钓鱼?郑肴屿的大部分时间都交付给了他庞大的家族事业和个人产业,余下的时间就是在追求本心、自我放逐,这个过程中有几抹桃色,她大概也不会感到意外。

声色犬马、纸醉金迷,正常,有资本。

二是,她就没有把郑肴屿放在心上。

只有不放在心上,才会不在意对方的私生活。

有去关心对方今天去了哪个夜店酒吧,明天摸了哪个美女之手的时间,她还不如关心一下后天的双色球号码,万一她就一夜暴富了呢?

在这样一段婚姻里,她能用三脚猫的演技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就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不能指望她会投入什么感情,那样很过分。

她演戏,从来就不懂怎么样投入感情。

否则她还会被骂成个狗血淋头?

韩辰绘泡的满意了,又到珠宝台上挑选一个手工头巾,出自意大利名设计师之手,全世界仅此一份——郑肴屿时不时就会送给她很多这样的礼物。

除了爱情和陪伴,郑肴屿算是一个比较合格的丈夫了。

韩辰绘突然自嘲地笑了起来。

这本来就是个死命题。

连爱情和陪伴都没有,能算是丈夫吗?

不过是郑肴屿一贯的行事作风,讲究得体又不失礼节罢了,他做这些简直是信手拈来行云流水。

他身处的是什么世界?他的段位是她能碰瓷的?

事实上,他可比她会演的多了。

-

即便是在家里,韩辰绘也是一个不容挑剔的精致girl,她认真的打扮完毕,才下楼去。

她往一楼客厅的方向扫了一眼。

郑肴屿依然身着浅灰色居家服,斜倚在沙发上,沐浴在阳光中,整个人呈现一种很放松的状态,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里的财经新闻。

在他的右侧肩膀上站着一只美丽的大鹦鹉。

韩辰绘只站了几秒钟,便转进餐厅。

虽然现在不是饭点,但她起来有一会儿了,家政人员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

韩辰绘简单吃了小半碗饭便放下了碗筷。

她本想上楼继续补觉,但郑肴屿已经知晓她起床了,要是让他误以为她被他折腾到体力不支,那她也太丢人了……

客厅的电视里的财经新闻主持人正在一本正经的播报。

“……接下来关心一下股市,今天早晨沪深两市双双低开,沪指探底之后呈回升趋势,在跌停股打开刺激之下——”

中间播放过渡插曲的时候,郑肴屿肩膀上的鹦鹉身体一动一动,一双乌黑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又机灵又贼精。

韩辰绘伸着懒腰走了过去,刚在沙发的另一侧站定,屁股还没沾到沙发椅面,那只鹦鹉就开始了:

“韩辰绘大姑,大姑,干嘛啊干嘛啊,讨厌鬼,我杀了你——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杠~精~”

……唱起来了。

韩辰绘:“…………”

她一脸阴沉地看向那只鸟。

前几天管她叫“小兄弟”就已经很过分了,今天竟然管她叫“大姑”?

郑肴屿嘴角微挑,慢慢摘下眼镜架,一边擦拭一边说:“绿毛——”

他似笑非笑地抬起眼,明明是和鹦鹉说话,却故意看着韩辰绘:“你为什么管辰绘叫‘大姑’?”

韩辰绘指着鹦鹉,恐吓道:“姓绿的,识相的你就给我好好组织一下语言。”

那只姓绿的鹦鹉在郑肴屿的肩膀上左右晃了晃,直勾勾地看了韩辰绘三秒钟。

“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我杀了你,大姑,讨厌鬼,这啥啊这啥啊,我杀了你,吃点肉肉吃点菜——”

“讨厌鬼”、“干嘛啊”、“这啥啊”、“我杀了你”是它的口头禅,大概是这几个词方便它日常絮叨骂街,精神污染的同时又很有气势,不过,后面那句是从来没听过的。

郑肴屿戴上眼镜:“绿毛,为什么要让‘大姑’吃点肉肉吃点菜?”

“老了,牙口不好,吃点肉肉吃点菜~”

韩辰绘:“…………”

很好,不愧是他的鸟,骚话一套一套的:)

韩辰绘怒气冲天,大眼睛瞪得圆圆的,看了郑肴屿一眼,并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意思是我已经给你提前量了,等会儿场面控制不住过于血腥不是我的错!

鹦鹉开始碎嘴:“干嘛啊?我杀了你,大姑,你瞅啥呢?”

昨天韩辰绘就一直听这鸟骂街,没有回嘴,但她早就有火了。

她不发威当她是hello kitty?

连一只鸟都能骑她脑袋上拉鸟屎了,她的家庭地位呢?

韩辰绘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迈了过来,站到郑肴屿的面前,掐着腰,和鹦鹉近距离对喷:“怎么了?我看看怎么了?你不让人看啊?我就看!怎么着?你过来杀我一个试试!”

谁知道那鹦鹉竟然扑棱起自己鲜艳的大翅膀,对趾足在郑肴屿的肩膀上踢踏了两下。

“我是你能看的吗!”

“…………”

韩辰绘正被怼的哑口无言之际——

鹦鹉又扑棱着翅膀愉快地唱起来了。

“我的热情~嘿!好像一把~锅~嘿!我的热情~嘿!好像一把~锅~嘿!锅~嘿!嘿!”

除了自己加的几个“嘿”,一个调子没跑。

嘲讽力拉满,节目效果十足。

韩辰绘:“…………”

她内心的小人在怒吼着:韩辰绘你是要等到明年后年改革开放再弄死这只鸟吗你的手指是拧中国结了吗?

韩辰绘火冒三丈。

郑肴屿的上身微微前倾,伸手从沙发上拿起一块五香牛肉干,再握住韩辰绘的一只胳膊,往下一拉,将指尖的牛肉干塞进她的嘴里。

“乖,别生气了~”

韩辰绘刚要感动于郑肴屿终于当个人了,就听到他阴阳怪气地模仿那只鸟。

“牙口不好,吃点肉肉吧~”

延伸阅读

晶灵水晶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s1iy.shtml
连锁加盟通过低成本扩张实现规模化经营,标准化服务而实现科学化管理,加盟商通过加盟连锁

德朗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y1y8.shtml
北京德朗是一家的提供现场视频无损检测服务和解决方案的供应商,主要从事各种类型工业视频

岳师傅面来香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6s42.shtml
岳师傅面来香是主要以山西面食为主导、以美味可口的晋菜佳肴作配套,并集加盟连锁、面食研

本能心脑教育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g0b7.shtml
本能心脑(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拥有大脑潜能训练核心技术的教育机构,专注青少年提升

浙地珠宝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sw2s.shtml
浙江省浙地珠宝有限公司是由浙江省地质矿产研究所于1992年投资创办的科技经营型企业,

华强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nbd5.shtml
华强家具经销批发的茶具、茶盘、茶杯、茶桌、茶几、茶具、茶叶、红茶、铁观音、实木茶盘销

中醇能环保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u5op.shtml
中醇能是一家专业致力于新能源的低碳环保、节能减排、降本增效、新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于一体

亚星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p7ah.shtml
亚星工贸集团是一家集工艺品制造、水产养殖、石油化工、电镀等工农贸于一体的综合性对外出

正点时光亭奶茶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bdnx.shtml
正点时光亭SHARETIME原名顶茶ROYALTEA,沧州市运河区凤好饮品店由于商标

田坤道生态食品之家加盟  http://www.pareshville.com/b2ar.shtml
吉林省寒土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是一个集生态农业、绿色农业、有机农业的种植及销售为一体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燕山月第9章在线阅读

    “那都别吃了,一块饿死。”陈无歆知道这小子会去做的,也不怕他反驳,他要是真不做饭的话,那自己就出去吃,刚好今天公司里没事,可以放个小假。“好!那就一块饿死!”吕笑也不怕,一起死呗,双双入棺,夫妻套餐。“你!好,我自己出去吃!”陈无歆气的直接进房间换衣服,然后踩着一双可爱的拖鞋出门。看到她走了,吕笑立

  • 超级上门女婿在线阅读同穴窅冥何所望

    山洞里常年没有生人进入,尽管箫红袖已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打破了多年来的沉寂。“恳请坐隐山人现身!”箫红袖听见自己的声音一遍遍的回荡着,但是没有人回应自己。她想了想,又开口道,“山人,你洞门外的野果子都熟透了,我想摘一些酿玉醅酡。小女子不敢擅自采取,敢问山人可否?”这句话说完,左旁的山壁便窸窸窣窣起了

  • 我的无限帝途面见主神

    “这又算怎么回事……”当再次活过神来时,列车上的种种都从眼前消失了,大雄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栋巨大的宫殿里。四周的柱子似乎是用汉白玉制成的,金色的花纹在隐隐放着光芒,与地砖那如山茶花一般的大红色交相辉映。此地的建筑风格偏向中世纪,但又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未来感,仿佛不同时空中最美的一部分凛然交汇,使人望之

  • 大秦;千古一帝在线阅读第2章

    秦王府的设宴排场并非凉瑶想象中那般铺张奢华,倒颇具温馨清宁的感觉,而这些竟是归功于一名端静淑和的女子,长孙无忌的妹妹,同时也是秦王的正室,秦王妃。筵上的秦王妃极少开口,只是微笑着看众人谈笑风生。一旁默然不语的凉瑶悄然观察,忽然为她感到悲哀:为何这样一名女子毕生要仰息他人之下,即使是恣纵天下的秦王,又

  • 我是男儿当卫国第十章

    “开车就不喝酒了吧?水,还是茶?”虽然不算是自己请进来的客人,但是最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止疼药的药效已经发挥出来,凌远进门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招呼谭宗明。“又不是第一次来,不用这么客气,我能自己照顾自己。你赶紧坐下来歇会儿。”谭宗明倒是没拿自己当外人,熟门熟路的把手里拎着的红酒放到柜子里,然后烧上水

  • 我的世界系统之无限穿越跳楼

    次日清晨!王笙楠拖着疲倦的身躯前往公司,准备辞职,这个榨干自己所有精力和健康的公司,从这一刻王笙楠决定要离开,心里有种囚鸟释笼的感觉,心情无比的愉悦和轻松。去人事部领辞职申请表的时候,人事部经理跟王笙楠交情也还算好,百般劝阻王笙楠不要离开。“下一季度要开新部门,公司决定让你当新部门经理。”可王笙楠去

  • 王爷掌控小小架势第五章在线阅读

    对于沈南的杰作,苏姐震惊之余,自然大为满意。当然,付款更是痛快。转账结束,苏姐丝毫不耽误,转身就要离开。和进门的时候不同,她总觉得沈南的目光有些诡异。这种情况下,苏姐着实羞愧无地,却又有种另类的兴奋。堪称一个矛盾集合体。“苏姐,先别走。”沈南见状叫住她,“有个问题,我需要提醒你一下。”苏姐一脸狐疑,

  • 大秦帝业第6章在线阅读

    天罚散尽的夜空恢复了以往的宁静,无尽的星空让人无限遐想。遥远的星空之上,跨越仙界来到世界的另一端这里自称一界,神秘存在的一界。这里的建筑远比仙界更加恢宏壮阔,更加辉煌磅礴,一处处亭台楼阁透漏出一种岁月沧桑感,有一种万古长存之感,古老的纹饰雕琢让人匪夷所思,每一种纹路都一种大道的气韵隐含其中,若能领悟

  • 快穿之渣受的逆袭在线阅读第九章

    “嗯~”李中明把完脉后,习惯性抚了抚自己的胡子,抱歉的说道:“唉,老夫医术还不到家啊,这个病老夫是真的没有办法。”身为一个医生,没有办法医治病人的病,这永远都是一个遗憾,可李中明也知道,这顾老先生这病是老年人的常发病,在如今的科技条件下,是没什么治愈的希望的,如果中医的那些秘籍没有丢,说不定能找到些

  • 荼蘼花下的心理师在线阅读第2章

    进鬼墟前,呼延穹苍从摩托车上的箱子里,拿出了两样东西穿戴上:手工制作的平头哥面具,和一领雪白披风。这个平头哥面具和披风,是他模仿着蜘蛛侠、蝙蝠侠做的。近两年,为了保护干爹呼延通,呼延穹苍经常夜里出去帮他找线索、抓捕危险的嫌疑犯。干这些事的时候,他都会用这幅面具和披风,除了隐藏身份外,也有几分做无名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