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女神的小鲜肉纵约离横

作者:提笔润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往日习惯了提笼架鸟的龙旭焱,将一只金丝鸟笼挂在温香暖阁的窗棂之上,那只平日内上蹿下跳的虎皮鹦鹉此时忽而变得噤若寒蝉,习惯了阁中的暖意,忽而遇到冷流,竟变得安顺极了。

捏起汤匙,悄悄向青瓷鸟盅内加些精米细粮,看着那安静啄食的鸟雀,龙旭焱也平静了万分。平日内躁动的心忽而变得清凉许多。从紧挨着窗棂的檀香木书架上取下那一本快要被翻烂了的《韬晦全略》置于案头。便斜倚在暖阁的太师椅上翻看了起来。桌旁摆着桂香楼的蜜枣蜜饯,边看边吃不亦乐乎。

这本令参将以下的将官都能熟知的兵法要略,竟被这位龙家二公子翻来覆去看了不知多少遍。甚至熟络到倒着都能背出个一二三来。可位于那天枢阁地下一层的被龙旭焱认为是仙人转世的迟暮老人,却唯独青睐于这一本书。甚至自己看完了,还要硬塞给这纨绔公子念,端的是令人头疼。

然而这位常年居住于暗无天日的地下幽宫之内的迟暮老人,虽不善言辞,却能令得那每日守阁连龙府管家见了都要驻足致意的老兵头道一声‘左先生’。这却让少不更事的龙旭焱更加捉摸不透了,此人不知是哪路的神仙,成了阶下囚还能有如此礼待。

然而这位终年藏匿于地下,且深居浅出的老怪物,竟对整日游手好闲的龙旭焱颇感兴趣。并称他是可任大事之人。每日还要教兵法讲策略,谈论地不亦乐乎。

而嚷嚷着要看各家所长的龙旭焱,也曾观瞻过不少名家所著的兵书,也时常拿去给那迟暮老人显摆,却经常被打脸,最终碰一鼻子灰。那人仿佛熟知各门各类的兵法,熟通诸子**的学术一般,每次论道都能引经据典,将内中道理说得头头是道。

仿佛世间没有什么事是他所看不透的,这位少为人知的左先生,也常常自夸下‘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上的事全知道。’的海口。而那些令得众多人视若珍宝的兵家古籍,在他看来却犹如可随意丢弃的垃圾一般,弃之如敝履。

过了许久,龙旭焱终是看得厌了,才缓缓回过神来,独自一人溜达了出去。浮波园内四通八达,沿着那九曲弯弯绕的长廊便会来到那高耸着的天枢阁。这一座多少年没有人驻足的庭院,从那第三任尚文的镇州先祖将军让出大位之后,便再没有人来了。龙家历代先祖皆以弓马武力安定西南。

从那第四任上位的镇州将军夺位的经历便都能看出来武力终究是胜了文。唯有修武习武才是正道,谁愿意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儒子藏的典籍。

从那位先祖丢位伊始,便驳斥了文道。使得尚武之风大行其道。由此,那为镇州人所日日称道的天枢阁终究是来了个禁闭的下场。如今那屋檐砖瓦上的蜘蛛网都结了四五层。直到关了那位左先生,派下一老兵洒扫,才终究是剥去尘土重新见了天日。

而如今,这龙家二公子,也几乎每日便来,一来便是观看这些汗牛充栋的典籍珍本。二来也少不了来看那左先生

酒色财气四个字,龙旭焱已是占了其三,比起那些醉心于学问之道的大儒,还有那些匹夫武痴们,已是堕落不堪了。但以后终究是要接过龙家将军之位,扛西南大旗的人,若整日想着花天酒地寻欢作乐,纵是不世出的天才怕是也要废了。

龙旭焱拎着一坛香气宜人的翠涛酒,还有一坛百花酿,亦步亦趋地来到天枢阁前,将其中那壶翠绿色酒坛价值不菲的翠涛扔给那守阁老兵道:“诺,赏你的,天冷暖身子。”

老兵接过酒,连连道谢,拔开那酒坛上的塞子闻一闻,酒香扑鼻,笑着道:“好酒好酒。”

龙旭焱步入天枢阁,下到负一层,阴晦一片。是一条长得看不到尽头的隧道,黝黑深邃。感应到阁门的开启,周围的灯盏仿佛受到灵气激发一般,一盏盏亮了起来。龙旭焱向内一步步走去,身后跟着带灯笼的仆从。周围遍布着的,是一片乌漆抹黑的墙壁,上面刻着谁也看不懂的玄文。这都是那神秘的左先生刻下来的。龙旭焱自然懒得看这天书一般的东西。

两人一点点深入进去,只见得在那靠墙处的地方,一点白衣映入眼帘,周围都是黑漆漆一片。只有那一盏亮着的煤油灯,和在灯下皓首穷经的苍白头发的老人。那人似乎感受到了脚步,头也不抬开口道:“来了?”龙旭焱只往那破败椅子上一坐,随即命人敞开阁门取了灯盏。顺手将那百花酿向那靠墙歪斜的桌椅上一放问道:“数日不见,先生寂寞否?”

“寂寞?我在这个鬼地方有三十年多了,寂寞又何曾远离过?习以为常了。”那左先生和衣而卧,继续将手中那本《韬晦全略》向煤油灯处凑了凑。

龙旭焱哑然一笑道:“先生大才,流落在此确实让我心生不忍,这天枢阁九丈九层,每层都有数不完的珍奇孤本,供君阅览,何苦每日都捧着这本《韬晦全略》看个不完?这个东西,三岁孩子都可倒背如流,有何可看?”

这句话让这位能知天下事的左先生微皱眉头,将那埋首于书本的头抬起,脸上的褶皱拧作一团,吃惊地看着龙旭焱。看得龙旭焱心里发了毛,仿佛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大道至简,这看似不出奇的一本兵书,其实包含罗天万象。你一个未曾加冠的毛孩子懂得甚?”白首左先生呵斥道。也是这二人熟络了,若是换了别人在此,怕不到一刻钟,这老怪物便要嚷嚷着撵人了。

还怪那左老头眼尖,一眼便瞥见了桌子上的放着的百花酿,那拉长了比鞋帮还难看的脸顿时灿烂的如桃花了。揭开盖儿咕咚咕咚灌了个满怀,还不忘笑着道:“这次还算你小子有良心,便宽恕了你刚才的言语之失了。”

龙旭焱无奈地看着那喝得开心的白首老翁,无语道:“慢点喝慢点喝,别呛着。”心里却早已骂开了,这左老头和古老头倒还真是一个德行,见到点心和酒比他娘的见到亲爹还亲。

早便听那守阁老军头说,这左先生原本乃是隐姓埋名隐居在南部的前朝皇室贵胄,这便让龙旭焱更加惊奇了,自己这二公子再尊贵,就连个王爷家的世子地位都比不上,就更别提什么皇子贵胄了。起先他还不信,在问过自己的将军老爹,看到那含混塞责的模样之后,便知道此事八九是真的。

亲娘嘞,自己这龙家宝地天枢阁,有多大的造化,竟关着一位凤子龙孙,就算是前朝的,那也是一身的龙血龙脉啊,心里盘算着应给他送个娇滴滴的美娇娘到这里伺候,也免得前朝皇室绝了种,这也算是行了一大造化呀。可这家伙都老成这样了,还能行吗?

“我说左先生,你整日在此凿石刻碑的,这石头墙壁上都刻得什么劳什子?玄文?”龙旭焱倚靠着桌面,翘着二郎腿问道。他小时便听人说起,只有那传说中天宫居住着的仙人才会写下凡人看不懂的玄文,如今倒是大涨了见识。凡间之人能写下玄文者,怕是要得道成仙了的存在。

左先生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手中捧着的酒壶放下,在那墙壁上摩挲一把,擦得墙壁沙沙作响。而那碑文仿佛受到了某种指引一般,竟亮起了细小而灼目的光。光亮一点点扩散,仿佛一副图卷徐徐展开,其内小字宛若蝇头,大字宛若硕斗,密密麻麻横铺了满墙。尤其在那前面最显眼的地方,仿佛一副青天世界图,包罗万象。整幅图卷灿若星斗。漫步其中,仿佛置身于银河,周天星辰围绕其身。

这副景观惊得龙旭焱慌忙起身,连一旁持灯笼的小厮都慌得差点将那宛若萤火一般的蜡烛掉下引起一片大火。

起先龙旭焱倒还纳闷,这么些蝇头玄文,再配上左先生号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神通,难道真的是天宫的玄文不成?可如今带上那图再看,便觉得没什么玄奥了。一条条河流纵横捭阖,一座座城池星罗棋布,比自己看寒塘雪莲要来得更为真切。

“自轩辕皇帝建国以来,天下共分十二州,各地分封功臣诸王,轩辕氏独占四州,合幽、并、营、冀州、四州为冀州。故而只有九州尚存。而今天下风云际会,英雄遍布。齐地宇文家掌青州、兖州,麾下强兵猛将如云,虎视中原。三晋李家总督豫州、徐州,富庶之地,兵戈战马争雄天下。楚地田氏霸占江汉,雄踞在南。而最为强悍的赵家据守西北凉州十三郡,有十万雄兵铁骑,只要突破六关,便可逐鹿中原。而只有一个分布在荆州的公孙家仍在拱卫北方京师。而在西南的梁州,便是你龙家的地盘了。”这白头翁左先生,莫看是个从不讲究且还十分邋遢的人,如今竟在这山河图上将神州天下分割了个干净,仿佛手握天下雄兵,御极一百多年的轩辕氏政权现今只靠几个藩王的兵力把持而已。

龙旭焱吞咽了口唾沫,用手指抚摸了一下那处在图西南灿若星光的位置,那里便是他脚下所站的大地。将来他便是这一块地方雄霸一方的主人。而作为西南这一块地皮的继承人,他将来怕是也会有争雄天下的机会。可这样的机会何时来呢?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轩辕皇朝安享国祚一百七十余载,历八位帝皇。况开国之时灭佛灭道,不信教养,徒增罪孽,如今又枉杀忠良,造下祸根。虽勇武势大,然已历三个甲子,而今气数怕是要尽了。”白眉左先生轻抚着胡须,望着那灿若星海的天下图录说道。

这一席话听得一旁的持灯老仆浑身惊悚战栗,眉毛仿佛都受了寒一般,比那悬挂于暖阁窗棂上金丝笼中的虎皮鹦鹉还要寒气逼人。这左先生当真是个疯子啊,比那叱咤江湖的古疯子怕是还要疯,竟敢预测到这统御天下不可一世的神州轩辕氏气数已尽?

而一旁的龙旭焱则是站若劲松,不动如钟。板起那久来嬉笑怒骂的面孔,对着一旁那瞪着眼冷观左先生的老仆冷道:“把灯笼熄了,你可以滚了,今日之事若是对旁人提起,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那老仆一个冷战,灯烛被打翻,那豆大如荧光一般的火焰瞬时灭了,一线烟袅袅升起,在空气中打了一个转,便熄了。那人哆嗦着身子,向外走去,出了天枢阁。

龙旭焱看了看那参悟天机已达至深的左先生,背过身躯转了转眼珠缓缓道:“先生,此事不可胡说啊,你说神州轩辕氏皇朝将灭,你从何说起啊?三十年来不出天枢阁的你,又为何敢断定神州天下大势要变?”

“天象所致,何须人事哉?昨夜我登天枢阁顶,望漫天星辰。发现北极紫微星暗弱,另有贼星与天狼将其合围在内,现荧惑守心之征兆。皇朝怕有大难临头,天机初现,而乾斗在西南,南极星红得发亮。怕是这纵横天下,搅动风云的人物就出在西南。”左先生微带着些笑脸看着龙旭焱,言语中似透露着些什么。又拉了横条凳,侧身而坐,左脚也放在上面,显得十分惬意。

这端的是大事,百十年来根本没有人说过,这东西看似疯言疯语,说话不着边际似的,可细想则令人发寒。就连龙旭焱这胸怀天下的主儿,听了都有些发痴发呆,甚至脖脊有些发冷。分析得透彻又清晰,仿佛这风起云涌的时代,只消得一根火苗便能喷出滔天大火。

“天下大势,纵约离横,先生看得太简单了。”龙旭焱没有争辩什么,说罢,便拂袖而去。

延伸阅读

金钻十字绣加盟  http://www.neo-sec.com/6so5.shtml
金钻三代线,全面优化,超越二次抛光,顶级混纺工艺,线色超亮;线饱满度好,绣品饱满丰盈

艾迪嘉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neo-sec.com/hq7.shtml
艾迪嘉空气净化器具有清除甲醛、苯、氨、硫醚等有害物质,杀菌消毒,中和分解二手烟,消除

PEEK美国液氮加盟  http://www.neo-sec.com/nrn7.shtml
PEEK美国液氮环保材料,位于广东东莞市东莞市。主营PEEK塑料、PPSU塑料、PA

微乐猫加盟  http://www.neo-sec.com/pu8r.shtml
微乐猫个性饰品是一家高新科技新材料加工制造企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集研发、生产、销售

飞扬多彩加盟  http://www.neo-sec.com/pv00.shtml
飞扬多彩工艺品总部是一家开发、生产、出口销售钻石画,有的管理及生产人员,配备了专门的

BueeyBee加盟  http://www.neo-sec.com/ainp.shtml
BueeyBee婴儿抱毯总部是一家专注于婴儿围兜、婴儿连体衣、童T恤、婴儿服装套装、

初壹食午加盟  http://www.neo-sec.com/gzn4.shtml
暂无

腾跃加盟  http://www.neo-sec.com/d56o.shtml
腾跃牌(tengyue)卫浴系列挂件生产批发不锈钢卷纸盒、太空铝纸巾盒、衣钩、马桶刷

青稞神韵加盟  http://www.neo-sec.com/pmqf.shtml
青稞神韵白酒由青海健尊商贸有限公司生产规模扩大现在面向各地招收区域代理,青稞神韵--

群益智能卫浴加盟  http://www.neo-sec.com/6ykb.shtml
群益卫浴系列产品秉承于欧洲卫浴理念,以打造中庭满意度排名靠前的整体卫浴空间为目标,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魔刀在线阅读第7节

    为什么是倒计时。徐旭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但却是一种荒谬的猜想。很快,他决定要检验这种猜想,并将其付诸现实。徐旭快速从床上爬起来,从衣架上衣服的口袋中取过手机,并从皮包的夹层中取出一把折叠刀,徐旭低头看了眼手中怀表,上面的指针在飞速转动。时间,还剩三分钟!他的房子是一间复式结构的建筑,他匆匆从楼梯一

  • 穿成总裁私生女之第一章满头白发记忆着岁月的沧桑 (一)一首歌的激情

    这一颗心坠落在红尘或许只为跟你能相逢曾用一个轻轻的转身相约归来又谁在等回首最多莫过于心疼说好执手相伴到一生锦衣年华错付了永恒夕阳西下独留一帘残梦啊我的情深你若懂又怎会给无言的伤痛一见爱是浓再见已不同不见岁月幸福的颜容啊我的情深你若懂怎会没有丝丝的感动来到这寒冬跟寂寞相拥让思念又再风起云涌回首最多莫过

  • 不恨眉弯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时候,少女独自一个人坐着,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收拾着东西,看起来很是孤僻的样子。要不要去和她打个招呼呢?苏云有些犹豫,看了一眼小喵,毕竟答应她要陪她去逛街呢。算了,思考了一会儿,苏云还是决定放弃了,毕竟打招呼什么的不差这一次,况且自己也和她不熟呢,说不定又会被误会呢。小喵眨着眼看着苏云:“祈泽大人,要

  • 变成二哈我也不想的在线阅读吃饱

    白晓拉开门,就这么简单的走了几步路,打开房门,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让她出了一身冷汗。也难怪,在这个家里因为她上学,动不动就被奶奶和小叔说她是吃白饭的,每次吃饭都不让她上桌吃,她只能待在灶房里,吃的也是人家剩下的,当然,很多时候都是锅底。根本就剩不下什么,但凡有什么好吃的干粮之类的,白梅,白壮和白山是不会

  • 斗天战尊好久不见了,还能再给个好印象不!

    “哇!感觉空气是跟我们那儿不太一样!”下了飞机到了地儿李辛末显得有些激动“闭嘴,别跟个乡巴佬似的丢人,又不是没出过门!”杨天书又白了他一眼,一路上他都不知道自己白了他多少眼了!“就我以前呆的那个地儿那还不如我们市里边呢!就我们市最高楼也有四五十层呢!”李辛末说完电话就响了,一看来电地址上海“哈咯,你

  • 云尘之下之万丈深渊在线阅读第五章

    几个人闷闷的回去后,石头看着几个人面色差,吐了吐舌头,将想说的话咽进了肚子里,转身跑开了。过了一会儿,却又跑了回来,找到陈星说:“陈大哥,狗已经剥好皮了,今天晚上有肉吃了。”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什么肉?”陈星却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就是我们打死的那两条狗呀,我们剥了吃肉。”“你……”陈星实在无语

  • 穿成秘书后我害总裁翻车了在线阅读第三节

    “根据五百多年前留下的资料显示……”,战国讲了半句,敲敲脑袋,话锋一转弯儿,道:“嗯……恶魔果实能力使用、发动的必要条件,是恶魔果实能力者自身的体力,这一点你知道么?”罗西南迪迟疑着,点了点头。战国补全他没说完的:“根据五百多年前留下的资料显示,‘九尾狐果实’的缺陷非常的厉害,与它展现的强大力量成正

  • 无限之随机抽取在线阅读第六节

    四人躲在白天上课的地方,从刚上来起,下面就一直传来连续的敲击声,很明显是入侵者在砸首席法师的门。此时黑色卷轴已经被米卡藏在身上,除非他们被找到,否则入侵者不会得到任何东西。杜恩拿起椅子用来当武器。他盯着房间的门,头上冒出冷汗。因为旁边的米卡是四人中唯一会毁灭法术的人,如果有入侵者进来,除了米卡他们根

  • 朝日之辉在线阅读第二章

    再烦闷,第二天也还是要照常开张。满香楼依旧是门庭清冷,知味轩也照常生意兴隆。“小姐,咱们还要继续去发果子吗?”一大早,红枣就端了洗脸水进来,服侍千香洗漱完毕,坐在她身后一面替她挽发,一面问道。“不发了。”昨天的试验结果证明,分发那些点心干果,几乎毫无用处。拿了果子的人,转身还是去了知味轩,有些来晚了

  • 重生之秋晓夏然(现代重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章遗言大个皮肤白中透着青紫,还有黑气萦绕,就像是在福尔马林里泡着的尸体。脸上有一个又一个凝结血块和沾着鲜血的腐肉,向外发散着一股味,那股味就像是大夏天放坏了的肉,又臭又恶心。大个的黑眼珠不见了,眼睛里只留下眼白和血丝,像磨着红漆的白棺材板。鼻子上开了一个豁口,豁口边的肉还向外翻卷着。嘴唇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