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只做支线任务第五章

作者:哥哥没有妹妹 来源:纵横中文网

待关雨霂回到房里,已是困得不行,不曾料到几句寻常寒暄,竟引出了如此多话,细细思过,是喜过,悲过,笑过,苦过,如今只道是头晕得厉害,恨不得一头栽在床上。方欲睡时,又念及那药瓶,思来想去,恐脚伤拖不得,遂忍着心性在筱秋睡时小心翼翼地为她脱袜,轻轻抹上药膏。谁知那丫头是个连睡觉都不安分的主儿,她嘴里常支支吾吾似有词也就罢了,后来竟然一个精神坐了起来,嚷嚷着:「蠢兽,叫你咬我脚!」

关雨霂忙笑不迭,说:「我的好妹妹,你这又是梦到什么了?」

只瞧那关筱秋轻揉双目,稍作清醒,定睛一看发觉是自家小姐,慌乱之余忙坐定下来,答:「什么嘛,原来是雪姐姐。我梦到我和雪姐姐一同掉到了海里,还有鱼来拽我脚呢。」

关雨霂笑话了她的荒唐梦,说道:「这是方公子送来给你治脚伤的。」话刚说完,便想起方才之事,遂是补了一句当作调笑,说:「你看,他还是惦记你多吧。」

不料那筱秋答地也甚快:「什么惦不惦记我的?他惦记我还不是因为雪姐姐的薄面。」

什么薄面,尽瞎说话,关雨霂到底是乏了,没同她计较,只拍了拍她的手,说道:「明儿个记得去道谢。」

「我知道,我都知道。雪姐姐,你说着方公子人这么好,你可问出他原本是做什么的啊?」

关雨霂听了摇了摇头,因叹:「他既无意告知姓名,我又怎么好相问?」

关筱秋睡饱了起了兴,倒是不依不饶起来,说:「我倒瞧着像官员打扮。纵使不是官员,怕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

关雨霂听了又摇了摇头,再叹:「是与不是,又有何区别?」

「我说雪姐姐,你也别老叹气了。就算如今不是想这事的时候,就算是你对这方公子没心思,知道是做什么,家在何处,以后好报恩也说不定,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关雨霂确实不曾想到这分,乃笑逗她:「你啊倒是都明白了。那你倒是说,你要怎么问出来,还不失了这礼数啊?」

山人自有妙计,小女子自有招法,关筱秋笑着一副神气模样,答道:「我自有办法,明儿个我就问那方公子。若是我去问他,他自不会介意,我又不像雪姐姐,一看就满腹的心思。」

而关雨霂这边,偏是见不得她十足信心,唯恐惹出什么事端,遂细问端的:「那你要怎么个问法?」

只见那小丫,瞧了瞧上头,又瞧了瞧下头,拍着棉被道:「我就问那方公子到抚州去做何事,雪姐姐以前不常告诉我吗,是何等人,行何种事,或许能套出些什么来也说不定,就算套不出什么来,寻个端倪也是好的。你说可好?」

关雨霂见没什么不妥,便随了她:「你若是想问,便去问吧,反正我也拦不住你。」

关筱秋听了这话,犹如拿了金牌令箭,欢喜得不得了,说道:「全天下就是雪姐姐最疼我了!」说罢,又一把将自家小姐抱住,将那整个人儿都给拖去了床上,细细有言:「雪姐姐快睡了,再不睡天就亮了。」

关雨霂掰开她的手,说道:「这药瓶还没放回桌上呢,你快是放开我。」待关雨霂放好了药瓶,又同关筱秋琐碎了几句,便沉沉睡去。

***

第二日出发,二位姑娘家坐上了马车,方致远驾马在前,才行半里,关筱秋便如约地掀起帘子说道:「昨夜多谢方公子的膏药,我的脚已经好多了。」

「无须多谢,关梅姑娘的脚好了就好。」

「托公子的福我们才能顺利到抚州,不谢怎行?这抚州偏远,也不知方公子前去抚州所谓何事?」

「关梅姑娘何时对方某的事如此在意?」

「方公子取笑我,我这还不是因为感谢你这药膏,才对你的事如此在意嘛,你若是不愿意说,那就不说便是。」

「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方某此次前去抚州,是出海去的。」

「出海?可是要到别国去。」

凌桥道:「姑娘这话说得真是,去别的州自是走陆路水路,哪里用得着出海呢。」

关雨霂坐在车里,一句话也没帮,正是高兴地听着笑话呢。

关筱秋发现自己被那小侍卫给笑话了,嘟了嘟嘴,先是横着竖着各瞥了凌桥一眼,后故作镇静,说:「我听这海上风浪大,事故常出,公子此行可是要小心啊。」

「有劳关梅姑娘挂心,方某自会小心行事。」

再行数十里,队停,方致远下马道:「前方不远就是城门了,徭役队伍登记的地方在城门右侧,姑娘们可就此下来准备着了。」

此际应须一别。

二人下了车,行了礼,说了句多谢,道了句珍重,便是散了。

看到那拨人马进了城,唯独撇下了姑娘二人,关筱秋处在草丛自里,好生不解,便拉着自家小姐问道:「我说小姐,这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方公子怎么到这里就把我们给扔下了呢?」

「说你笨,你还不信。一来,进城门自要通报姓名,他既无意告之,又怎么会留我们到那时?二来,我们说到底也是犯人,若是让官差看到他同罪犯同行,岂不是连累?即使他不提此事,我也早有此意。」说罢,便拉着关筱秋往登记处走。那当值的官差瞧她们不是一副囚犯打扮,便问所来何事。

关雨霂答:「我二人获罪,本由一队押运送来抚州服役,该是早到的,结果半路上遭遇劫匪,我二人侥幸逃脱,一路曲折,迟了日限,还请官爷不要怪罪。」

好家伙,还有跑了的又回来的兔子,听说过有逃服役的,还没听说过有逃了的又回来的,当差的一边觉得好笑,一边拍了拍桌上的纸,说:「先写个名儿吧。」

关雨霂拿笔,工工整整地写好了两个人名,交了过去。那官差拿起来一看,双手抖得不行,一阵侧击身旁小厮,连声吩咐道:「快去禀报总督大人,快去禀报总督大人!」

延伸阅读

直播出柜之后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anaset.cn/s1uf.shtml
依依在短短时间内已经趴在心陶肩膀上睡着,小小安琪儿撅起小小的樱桃小嘴,翘翘的眼睫毛完

天生非一对在线阅读古藤妖  http://www.anaset.cn/dmpm.shtml
半晌,那古树皱巴巴的树皮上现出一张脸,树皮一般的脸极是狰狞,他那却上神饶命,上神饶命

大佬觉醒之后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anaset.cn/avhg.shtml
第六章身价飞升听到唐千重的介绍,包厢中的几人面面相觑,心中惊异,这年轻人到底有什么过

超能力者也想谈恋爱[综漫]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anaset.cn/pwbt.shtml
月亮被厚厚的云层遮蔽,世间万物都笼罩在漆黑的夜幕下,唯有树林深处,隐隐燃起两点火光,

拒不为师在线阅读放虎归山,借背擎锅  http://www.anaset.cn/67lz.shtml
话说这赛貂蝉是住在太岁山顶猫太岁庙宇旁的,唐吉不敢直接上去找寻,生恐被猫太岁撞见,于

异天仙路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anaset.cn/yn5t.shtml
魏怜想着也就问了出来,“你瞎说什么胡话?这跟陈家大儿子又有什么关系?”孙氏闻言冷笑,

噩梦侦探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anaset.cn/ri9.shtml
昼风走在欧洲级中型航母的舰体过道中。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航母的通道枢纽,前方同样的一

双生异世界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anaset.cn/sn5g.shtml
“咚咚咚咚咚”,炎爝浩敲开了陈记药铺的后门。陈掌柜走出来,笑着就要把炎爝浩请进屋去喝

[综]今天又在本丸养老中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anaset.cn/ymij.shtml
“站住,你要去哪里啊。”苏母一声令下,去了停住了脚步,不敢再动半分。“我回房间。”苏

[综]你好,藤原顺子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anaset.cn/n31p.shtml
片刻后,众人集中在会议室听老板训话……“欢迎两位加入日光灵异事务所,本人作为老板向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的影后第三章在线阅读

    最终胖子还是上了车。计划赶不上变化,明歌原本是想一脚把他给踹出去的,却又在最后关头,生出了一种“算了,带一个也是带,带三个也是带”的念头,最后收了力度,木着脸让胖子爬上了车。明歌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此时却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几乎是就在他们冲出去没多久。身后忽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那幢被大型客机

  • 熵减效应:零点突破在线阅读第8节

    看看还有点时间,到银行自动取款机取了两万现金,装进背包里。又到爸妈家吃了顿饭,才回了住的地方。不是马盼有钱了不孝敬父母,而是没法解释,而且还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以后有的是机会。早上七点,马盼就起起床了,骑着助力车就杀向机场,连早点都没吃。上了飞机,心里也是非常激动。马盼这是第一次坐飞机,不担心是不可

  • 晚明崛起在线阅读第一节

    “未未,做完实验啦?”池未拿着已经看不出是什么的实验器材,刚路过村口,就被几个正在摇扇子的老奶奶叫住了。八月的天,又闷又燥,空气里裹着滚滚热浪。小姑娘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阳光下,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睫毛长而卷,完美勾勒出眼睛漂亮的形状,黑白分明的眼眸中的清冷少了些许:“已经完成了。”这话一讲,原本还在

  • 夜空魅影在线阅读第二节

    “若云,该起床了!”换了个新名字的若星,已经收拾妥当,叫若云起床。若云这年纪,正是长身体爱懒床的时候,怎会如愿起来,也是折腾了四五次才被若星拉了起来。到祝妈妈处,已是有些迟了,满院的侍从整整齐齐站着,就等着他们俩个。“当差第一天就这么懒散,日后还得了!”祝妈妈厉声厉色的盯着若星。“祝妈妈是我,我总起

  • 经指流年巍巍青山英雄救(一)

    第三章巍巍青山英雄救(一)青山脚下遇山贼隔日一早起来,苏呦呦仍有些恍惚,那抹白色的身影似乎烙进了她心底,时时萦绕心头,久久无法忘却,以至于眼中所见,心中所想,满满都是他。冰尘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坐在梳妆台前呆呆愣愣的苏呦呦,边伺候她梳洗边说道,“小姐,咱们今日要去哪呀?”苏呦呦闻言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略带

  • 家有丑妃纷争

    这边鬼阎罗铩羽而归,心情颇为郁闷,无奈遇到的是三教顶峰,那三人如今已经是当世先天,实在是无法。不过也不用担心被嘲笑,换做是伊宋帝和逆转轮也同样如此。鬼阎罗:“此次也并非全无收获,至少知道三教顶峰随时可能入世。速回鬼域回报尊皇。”想到此处,不在犹豫,立刻就往回赶。道武王谷,逆转轮身影躲在树影子之下,暗

  • 从飞机失事开始变强!第6章在线阅读

    五点多时天还没亮,外面的路灯透过浅色的窗帘照进来一点点的亮光,夏青霜睁开眼后就再也睡不着。她起来出去倒水,刚动李柏杨就醒了,拦在腰上的手劲儿一带,她又被带到他怀里。“喝水。”给他手掰开,回头望他,他侧身眼睛没睁,看样子还没醒。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手上的力道松开来,她以把腿伸出去,暖暖的被窝跟外面的寒意

  • 慢摇之神性(10)

    “泰林练的到底是什么拳?”艾维看了一会儿大块头练拳,郁闷地低声问。“蛮力拳,一级蛮战士的标志性战技。”昨天在广场上旁观退婚大戏的时候,卡莱尔一眼就看出来了。“比我练的蓄气斩厉害很多吗?”艾维呲了呲牙。“那倒不会,”卡莱尔摇了摇头,“都是一级的战技,消耗的战气量差不多,威力也不可能天差地远。”呼,艾维

  • 王妃是个傻子第五章

    乔青列了张两张单子,一张交给原本伺候太子的小黄门,长了张讨喜的圆圆脸蛋,名字听起来也很有福气,叫李吉。她这个太子成了皇帝,李吉的身价也水涨船高,成了和冯德喜一个位置的中常侍。新官上任三把火,乔青有心要提一提对方的份位来抗衡冯德喜,便把寻妃嫔的这件事交给李吉。甭管新人旧人,都不能太宠。以前当乔总的时候

  • 从奴隶到首辅在线阅读第9章

    “LINDA,今天那个齐晋阳,你认识吗?”晚上离开酒吧之后,赵韵盈在回家的路上问起了林丹齐晋阳的情况。“他呀,当然认识了,你才到学校不久,好像除了你这种才来学校的,学校里大部分人应该都该认识他。”“他有这么出名吗?”赵韵盈对面林丹的回答有些不相信。“嗯,是的。”林丹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他在什么方面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