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骨传我那小徒儿想种花种菜,还想养猪养鱼养鸡鸭…

作者:沽上笔记 来源:17K小说网

京城。

“好了贤弟,咱们就此告别,若为兄事成,咱们必定后会有期,若……”

沈默不等穆清说完,打断他:“穆兄快去办正事吧!”

“哈哈哈哈···好好好!”说完真的转身就走。

“师父,穆叔叔要办的事,能办成吗?”沈星问。

“……”沈默沉思一会儿道:“他一届平民,要对抗的是位高权重的贪官污吏,甚至皇权……事在人为吧。”

“定是能成的!师父若觉得穆叔叔做不到就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带他上京了!而且,穆叔叔腹有诗书,定是想到了好办法才竭力上京的!”

沈默不置是否,给两人系好手绳一路向城内走去。

几人一路马不停蹄的奔波,如今松泛下来,沈星病倒了。

大夫过来看过,说是风寒不碍事。但沈星的样子却像是严重得很,发烧咳嗽流涕流泪,双眼通红,嘴干发涩,直喊背冷,将所有衣服都穿上了也不顶用。沈默又是熬药,又是洗帕子,里里外外忙个不停,沈星病起来就纯是几岁小孩模样,哼哼唧唧的缠着沈默,一刻也不能离。沈默见沈星已是满头大汗还是觉得背冷,索性将沈星竖坐起来,一腿跨上床,手掌抵住她的后背,给她输真气。如是这般输过几回,沈星感觉好了一些,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沈默虽是累极,也不敢懈怠,只在床边打坐养气。

南方姑娘初涉北地,一个风寒耗了七八天才好全。沈默在大夫那听说沈星体寒体虚,应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往后需得内里进补外里健体方能有所好转,不然,恐不利以后生育。

沈默大惊,沈星跟着他的这几个月没生过病,不想竟体虚至此,也不知这北地气候适不适合这小徒儿生长。

待沈星大好了,沈默招呼沈星坐在桌边商议道:“星儿,自我们踏入江北,我那对头派来跟着我们的人就消失了,天气也冷了,不耐长途跋涉,不若我们就在这京城过冬?”

沈星在沈默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惊讶得大眼圆睁,等沈默说完急忙问道:“师父,你是说我们这一路上都被人跟踪了?!”

沈默放下茶杯,“嗯,自庸城起,就有两人一直跟着我们,为师见他们步法出自师门,一路上也只是跟着,并不见有什么别样举动,猜定是我那对头派来的人,也没管他们,最后还因时制宜地用了他们一回。”

“如何用?”

沈默嘴角上翘,“讨厌的人当然是用来做坏事了。当时穆兄弟要我们带他入京,他自己的身份文牃自是不能用的,怕京城的人察觉到有西南学子进京加以阻碍。我第一回下山,也不知该如何伪造这路引,就打了那两人的主意。为师和他们做了一个交易,只要他们让我们三人顺利进京,为师十年之内,不再踏足江南半步。”

“师父!”沈星不想沈默为了帮一个陌生人,竟将自己的人生堵上了十年!

沈默摆摆手,“无妨,为师就算不作这承诺,近些年也是回不去的。”

“师父这对头忒是霸道!何故将人如此赶尽杀绝!”沈星愤愤道。

“星儿纯良,不知这世间险恶,他只是将我赶了出来,不曾伤我性命,在这江湖上,已是大大的良善之举了。”

沈星不懂赶人出门,还一赶十年,如何称得上良善之举,却也知自己江湖经验全无,师父说的定有道理。“师父,这京城自是样样都好的,我们在这过冬星儿自然没有意见。只是我们初来乍到,一无亲朋故友,二无足量银钱,如何住的起这繁华之地?”

“没有亲朋故友,我那对头才放心,我们住的才安心。没有银钱,为师一身本事,自会有办法,放心吧!”沈默摸摸沈星的头,“病了这么久,星儿一定闷坏了,我们下午出门看看这京城到底是何模样!”

沈星高兴的重重点头。

沈默牢牢记着沈星体虚,易受风寒,出门便带沈星直往成衣铺,挑最厚的棉服棉鞋棉帽买了好几套。沈星到底是个小女孩,虽担心他师父大手大脚的花费没顾虑以后,但有新衣穿还是藏不住的高兴。沈默见沈星高兴自个儿也乐呵。

两人大大小小提了四手的衣物小食回客栈,虽是深秋,也都出了一身麻麻汗。沈默趁沈星换洗的时候在门外盘算生计。他在师门虽经常和师兄弟们打闹,但内里却不喜与外人交际,经师门变故,更是对世间人事失望,只觉独处更为自在。这不欲与人打交道,街头卖艺就不做考虑了,也舍不下那面子。授人武艺也不行,师门功夫不得随意外传,用来换银钱更是不可取。入镖局当镖师也不行,镖局走镖短则数日,长则数月,不能丢下沈星一人在家,他不放心。目前看来,只能先干老本行,猎几只野物看看了,也不知这京城的山是不是都是皇帝的,给不给人狩猎?正想着,沈星披着湿发开门了,沈默一见汗毛顿时竖起,“我的小祖宗哎!这寒风呼啸的大冷天,你散着湿发就开门了,可别又着凉了,快来把头发擦干!”沈默一手将沈星往屋里推,一手关门。

沈星没听过沈默如此说话,忍不住捂嘴直笑。

沈默也是急了,回过神来有点难堪,一把将已穿戴齐全的沈星用棉被裹住,拿过干帕子胡乱帮她擦头发。

沈星裹着被子擦了擦鼻涕,“师父,我前两天听旁的住客问小二有没有炕床,说这北地实在是冷,晚上睡不热火,要换间有炕床的屋子暖和。师父,什么是炕床?”

“就是底下烧火的床,我听我义兄说过。”

“床下烧火?那不得将人烤熟了?沈星孤陋寡闻,转过头看他师父,扯得头皮生疼。

沈默嗤笑,搬过沈星的头,“那不能,北地的人自有办法让自己烤不熟的!”

沈星又是捂嘴笑,小梨涡若隐若现,“师父,我们也换间有炕床的屋?我夜间听师父在屏外翻来覆去的,想是太冷睡不好吧。”

“为师有内功护体,不冷。不过,这客栈既有炕床,为师也想试试,我们今晚就换。”

有炕床的上房又贵了一倍,沈星有点后悔提议,沈默倒是新奇的左看看右敲敲,甚为满意。

晚间沈默照样抱了被子去外间打地铺,沈星摸摸地上,冰凉的,“师父,这炕床的火没烧到地板上,你也来床上睡吧,暖和!”

“那怎么行!”沈默已打好地铺,催沈星快去睡下。

沈星不肯,“师父!这炕床如此大,我们一人一边,一人一床被窝,中间还能摆张饭桌呢!如何不能一起睡?!师父不是如此古板的人!”

“男女授受不亲,星儿不必多说!”

“师父,你看!”

沈默从地铺上转头,看见沈星被她自己说的话启发,竟真的将屋里的茶壶水杯书籍包袱在床中间摆了一溜,“师父,现在是两张床了,你那张床不睡也是浪费。”

沈默想了想,提起被子在炕床外侧睡下了,内力虽可御寒,还是能不用就不用。

沈星见状喜滋滋的在里侧躺下,不一会儿就呼吸平缓睡熟了,沈默听着竟是沈星来京后睡得最沉的一次,默默笑笑也睡去。

炕床舒服,二人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沈默听见响动睁眼一看,是沈星先醒了又出不去,正在包袱里翻昨日买的小食吃。

沈默好笑,也起身,裹着被子拿东西吃,两师徒蓬头垢面的,谁也不嫌弃谁,一人裹床被窝,就坐在炕床上无声吃早食。小食干的很,沈星正准备喝点凉水顺一顺,沈默一把抢过杯子,用内力将水温热了才递过去。沈星接过一口喝完顿觉舒畅。

“师父,你这内功可真好用!”

“确实如此,待我们安顿下来,为师就教你!”

“多谢师父!”沈星笑得梨涡深陷。

“师父,昨晚睡得可好?”

“甚好!”

“师父,不若将来我们家也做炕床?晚上睡觉背心暖烘烘的真舒服!”

“我们家?”沈默像是不曾听过这几个字一般陷入沉思。

沈星不知异样,以为她师父在脑中设想他们家的布置,也一脸憧憬的道:“是啊,我们家要是有两张炕床,冬日我就在床上不下地了,太暖和了!”

沈默回过神来笑着问:“那我们家,还要布置些什么?星儿可有设想?”

沈星这下可来劲了,“当然设想过!我们家若是像春儿姐姐家一样是个小院子,我也要像老伯那样,前院种菜,后院养鸡,要是能挖个水塘,里面养几条鱼,水上放几只鸭子几只鹅,那就再好不过了。要不,还养只猪吧,虽然很臭,但是师父喜欢吃猪肉,我也会打猪草,还是养一只吧,买肉很贵的。屋檐下养些花花草草,好看!最好是还能搭个葡萄架,我听我外祖说过,夏日在葡萄架下乘凉,再舒适不过了,也不知道这北地养不养的活葡萄,院子要种菜,也没的空余地方搭葡萄架,这个还是再想想·······”沈星沉浸在他们家的构想中,碎碎说个不停,沈默边喝茶边笑眯眯的看着沈星,心里突然觉得填满了一块儿。

沈默心里既有了主意,说做就做。待沈星去浣衣的时候,下楼去找掌柜的问询一应事宜。

掌柜的姓赵,圆脸大眼,身材发福,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模样,常年一张笑脸迎来送往,好像这世上没什么事糟他的心。看见沈默走过来,远远的就笑脸相迎地问道:“客官的炕床睡的可还舒坦?我们北地天冷,冬天都离不了它!”

沈默笑笑:“很舒服!掌柜的,小生初来乍到,有一些事想向您咨询,不知可有空闲?”

“客官客气了,您尽管问,小老儿自是知无不言的。”

沈默见掌柜的爽快,直问道:“请问这京城附近可有山可狩猎?”

“有是有,不过都是些荒山,也远的很,好地方要么是皇家的,要么早早儿的就被权贵占了。”

“不妨,只要有野物可猎即可。”

“想必是有的。京城以此为生的散猎户并不多,贵人们想吃野物自有底下人在自家山头围猎,再来荒山狩猎难,在这繁华贵地,可谋生的办法多了去了,便没人取难舍易了。”

“那我若猎来野物,可会有人买?”

“那是自然,毕竟能吃自家圈地野物的非富即贵,常人想吃也难······客官若是真能猎来野物,尽可卖与我家酒楼,猎多少我要多少!”掌柜的说着说着像是想出一条新财路般眼睛灼灼发亮。

“当真?”

“自然!野物珍稀,我家酒楼大厨又是这京城一顶一的好手,定能烧出好味道来!”掌柜的拍胸脯道。

“掌柜的说的这山,来回需几日?”

“不算您狩猎的时辰,光是这路程,骑马来回也要四五日。”

“我的马卖掉了,需步行前往······这样吧,掌柜的,两日后,您派车马前往山脚接应猎物,若是我猎的多,自然是双赢,若我无功而返 ,车马人力所费,我一力承担,如何?”

掌柜的当即应下,二人又商量了些细节,定好明日出发。

沈默将主意告知沈星,沈星二话不说开始收拾包袱,边收拾边盘算,“我们这回去还是买把弓箭吧,狩猎省时省力。干粮和水也要备充足些,防虫治伤的药物也要重新置办了,虽已是深秋,荒郊野地的,还是怕有毒物横行······”

沈默笑着听沈星唠叨,“星儿想的周全,我们下午就准备这些,明日一早出发……星儿,只带必要物品,其他的都寄存在掌柜那吧。”

第二日,沈默跟掌柜的打好招呼,携着沈星出门了。沈默负着沈星,一路以轻功疾行,第三日晚间便到了深山,竟只比骑马慢了半日多。

沈默二人出发两日后,赵掌柜便令早就安排好的两个小厮并一辆大马车出发去接应。马车行了三日,傍晚到山脚的时候,沈默师徒二人已在山脚等待了。

只见二人形容狼狈却精神抖擞,沈默一身衣袍全是污泥血渍脏污划痕,已看不出底色,头发没散却也耷拉下来好几缕随风飞扬着,倒显得别样风流潇洒,脸上有几道血痕像是被抓的,不过看起来不深,应该不至于留疤。沈星衣服脏是脏,却没破,头发已散,随意松松的束在脑后,灰头土脸的却不见伤口。此时看见两个小厮下马飞快跑过来,“两位哥哥,可是赵掌柜的叫你们来接师父的?”

小厮在客栈见过沈默沈星数回,特别对粉雕玉琢的沈星印象深刻,“正是,小兄弟!”

沈默走上前抱拳道:“二位兄台一路辛苦,这边请!”

小厮跟着沈默走到隐蔽处,只见一堆树枝松松散散的堆成一座小山形状,“猎物都在这里了。”沈默扒开树枝,只见数十只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野物堆在一起,有的还在咕咕往外冒血,像是刚咽气不久。

“竟有这么多?!”两小厮不敢相信短短两日时间,沈默一人还带着个不懂功夫的毛孩子,竟然能打到如此多的猎物!“客官真壮士也!”

“过奖了!本也打不到这么多,来了几波闻到血腥味的兽群围攻,就顺便打死了一并带回去。”

小厮惊得目瞪口呆,心里知道沈默虽说的淡然,却必是几番苦战!这个少年郎平日里不显山露水,没想到功夫如此了得!怕是在京城也能排的上号了!

小厮动手往车上搬野物,“幸亏这天寒地冻的,不然打这许多野物,存臭了可就可惜了!也不知这马车装不装得下……”

众人拖着堆成山一样的马车回到京城已是三日后,赵掌柜显然也是没想到沈默小小年纪出手如此不凡,更对他高看一截!

赵掌柜清点野物的时候,沈默带着沈星先去洗漱收拾,再下来时赵掌柜已经准备好银两在等了,“客官这次收获太丰,小店接下来几个月都有野味供应了,在这京城也算头一家了!”赵掌柜说的红光满面,招手让沈默快些过来核对货款。

沈默接过承盘上的银两,也不数,摸出个大钱袋一把倒了进去,心里估摸着,这些银钱过冬是够了。

赵掌柜见他豪爽心里更是喜欢,不由攀谈起来,“客官可是准备在京城过冬?”

沈默收好钱袋答道,“正是,小生正好想问询掌柜的,这京城附近可有什么山清水秀之地有院子租赁的?我那小徒儿想种花种菜,还想养猪养鱼养鸡鸭,住京城里怕是负担不起的,小生想着在城外找一处依山靠水的好地方,有现屋租赁最好,没得就自己慢慢搭建也还来得及。”

赵掌柜闻言笑得愈发深,“客官这小徒儿倒是个会过日子的!只不过这城外依山傍水又风景秀丽的地方。早就被贵人们圈了作庄园了,哪里轮得到我们小老百姓住!不过…”赵掌柜忽然想到,“出城往北一二十里地的地方,有个村子,世代以种菜贩菜为生,也不知是托了哪个菩萨保佑,竟没有被圈。上月我听给我家酒楼送菜的贩子说,他们村里倒是有几户发家了的菜农,不愿再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菜,干脆做起了贩菜这一门行当,每日从村里收齐不愿自己跑路菜农的菜,送往各家酒楼或大户人家,一天一趟,比自己种菜差不了,也在城里赁了房,村里的老房子就空了,兴许愿意出卖?”

“哦?那敢情好!不知说这话的菜农明日是否还过来?我想问问他可知那几处空屋的家主如今住在何处,也好登门拜访商谈。”

赵掌柜捋捋不长的胡子,“那菜农每日天不亮就来了,我让接菜的厨下帮客官问清楚就是,不劳您亲自起那么大早的守着,这天儿愈发冷了,都愿意在被窝里多暖会儿。”

沈默抱拳致谢,叮嘱了几句要问的话就上楼去告诉沈星这个好消息了。

延伸阅读

力曼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xr53.shtml
力曼液压油泵致力于好环保建材研发,力曼液压油泵出众的技术设备,的制作工艺和过硬的产品

灵亮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pdm9.shtml
灵亮懒人用品商行可根据客户要求设计产品--模具制造--产品生产--包装等,一条龙服务

亚歌甜品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ym49.shtml
重庆亚歌饮食有限公司是中国专职的饮食文化传播机构,以倡导“绿色,新鲜,时尚,健康”的

明益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nr59.shtml
明益童车童床是一家以生产儿童玩具车和机械专门制作设备为主的企业。公司成立以来,注重生

妙刻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ny9g.shtml
暂无

观澜超胜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p21y.shtml
观澜很胜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衣服、女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51选校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gcpr.shtml

沪圣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awnd.shtml
沪圣美容床总部所经销批发的美容床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且公司

步步高超市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uexg.shtml
步步高集团——1995年3月创立于**故里湖南湘潭。目前有商业、置业、金融三大版块。

奈美乐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psd2.shtml
奈美乐手机壳总部是一家经工商部门注册批准,生产手机保护套厂家,主营iphone4/4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真穷少在校园第8章在线阅读

    “不过我总会让你们哑口无言的,这世界上,不是什么都能用科学来解释的。”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段坤再次进入了两界通道。出来之后,感知一番,发现没有豹子精的法力波动,就一直在地下等着。直到感觉到三道法力波动朝着洞府飞了过来。“实力都在地仙后期,一个狼精,还有一个穿山甲精,看来是想让穿山甲来把我从地下逼出来

  • 【HP】寒冰囚笼在线阅读第二章

    林阳心中极为兴奋与激动,自己的第一个铠甲,竟是光明宇宙最强铠甲,帝皇铠甲!提示音响起:“宿主,你只要意念一动,腰带便可瞬间戴上。”下一秒,林阳意念一动,帝皇腰带戴在腰间!顿时,林阳感觉身体涌入源源不断的恐怖力量!所散发的皇者之气越来越强。林阳一声低喝:“帝皇铠甲,合体!”顿时,一件件金色酷炫铠甲覆盖

  • 冷面杀手双重奏之梦回

    这夜,雪没有再下,风也寂静了,正是个难得能安睡的夜晚。蓝玖又恰好多喝了些酒,便睡得更沉了。笼罩着天空的云层慢慢拨散开,窗上被投下一片皎洁的光影。在这片朦胧的月色之中,蓝玖做了一个长梦。梦里见到了一些故人,与之相伴的,还有那些纷乱却又无比怀念的过往。漫漫光阴如水过。她自有记忆起,便是在万重崖的桃花林中

  • 麒麟奶爸直播失恋

    唐跃脸色稍缓,“好了。你们回去休息吧,两天后参加入学考试。”除了琴圆之外,另外五人都向叶校长行了一个古礼。他正犹豫自己是否依样画葫芦,便听叶校长说:“不必拘谨。”他道:“校长,那我先走了。”叶校长又抽出书柜中的一本古籍,对他挥挥手,“走你的吧。”琴圆跟着唐小方等人离开校长办公室。他问:“为什么考试来

  • 您的女神正在直播中[快穿]全能up主系统,up主评级!

    一会儿,皮蛋瘦肉粥等好多花样菜就上了桌。大家边吃边谈论趣事、到哪儿看到了新鲜事,有什么新闻,什么好玩的梗,讨论声传遍了整个客厅。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以后,陆离刚刚没吃几口皮蛋瘦肉粥,胡一菲就仿佛想到了什么,提醒道:“陆离,你一个星期前不是参加了一个B站的动画区剪辑大赛吗?怎么样制作的怎么样了,需不需要让

  • 铠甲:从反派开始进化第9章在线阅读

    艾莉森到家的时候,朗姆洛正在跟人打**,沙发上坐着的人她并不认识,朗姆洛见她回来了,抬起手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指指旁边的人:“我副...同事,叫他罗林斯就行。”...罗林斯,朗姆洛的那个任劳任怨还倒霉的副队?艾莉森抬起手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拎着自己的一大袋东西去了厨房。一局**结束,罗林斯放下了**

  • 水系法师的春天在线阅读第4章

    早上7点这是习惯性起床时间,搞完自身卫生后坐在床上。心问:“系统,抽奖。”一个大转盘出现在他面前,上面有反器材狙击步枪、狙击步枪、半自动,全自动突击步枪、还有各种小型武器与武功密集、修真功法、各种技能和星际战舰、星系战舰。看到上面的奖品,费解脸部肌肉抽了抽,问道:“系统,要是我抽把反器材狙击步枪怎么

  • 魔道祖师:舅由自娶在线阅读第5节

    张浪笑问道:“怎么了?”小薇回过神来,看了看手中的珍珠,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难以置信地问道:“将军,您,您真的把这些送给我了?”张浪点了点头,“当然咯!难道还有假的不成?”小薇的大眼睛里流露出感激之色,连忙跪了下来,“奴婢拜谢将军!”张浪笑了笑,“起来吧。”小薇站了起来,捧着珍珠不知道该往哪放,一

  • 我的表是个系统绝杀•愚蠢的怪物啊

    进入了魔石高塔的二人开始前往高塔最高处,讨伐星月级的魔物…“来吧,我们开始吧!”“哟,千之刃今天你怎么比我还兴奋啊?”“哼哼哼…你不知道像这种讨伐怪物,成为英雄的快乐是男人最兴奋的事吗?哼哼哼…”“行行随便你,你别又关键时候掉链子就行…”他们开始往塔顶前进,开始他们才走了不到5米就踩到了机关,几发魔

  • 心理学杂谈在线阅读拯救少女 下

    好累啊,手臂酸的都快抬不起来了。汗水都到眼睛里,好想休息一下啊。玲娜脑中不断出现,想要休息的想法。但是一想到华理就是为了自己不挨饿而受的伤,心中就是一阵疼痛。摇了摇脑袋,将那些想要休息的想法通通甩去。比起华理的疼痛,我这点又算的了什么呢。“玲娜在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要到了”艾琳知道玲娜肯定累了,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