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最强道境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龙太子小哥哥 来源:纵横中文网

梦里,我见到了陈彬。我们真的,在结婚。

一片草坪,阳光明媚,我和陈彬都像模像样的穿着笔挺西装。亲戚朋友站在周围,艳羡的注视着我们。

陈彬掏出钻戒,小心翼翼的往我的无名指上戴。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买小了,还是我长胖了,怎么都套不进去。我有些着急,旁边的人也渐渐发出嘘声。

陈彬满头大汗,一心只想快点结束这个尴尬场面,就拼了老命的想把戒指滑进手指,把我弄得生疼。

我大喊一声:【陈彬你疯了吗?你不会换只戒指啊。】

这一喊,我醒了。窗外天已大亮。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陈彬坐在床边,笑起来一对漂亮的酒窝真是好看得要命。

我翻身坐起来,呆呆的说:【你怎么知道我知道你来了。】

【你刚刚一直喊我名字呢!说,做什么好梦了。】陈彬帮我整理了一下脚下已经乱成一坨的被子,又说:【东科,你说你能不能长大一点,不让我们担心啊。回个家也能出这么大的事。你脑子每天都在想什么。曲毅跟我说你昨天打球跟丢了魂似的,我下午面试一结束就给你打电话,你却关机。我还以为你输了球生闷气不想理我呢。】

被陈彬这么一提醒,我浆糊一般的脑子又开始回到昨天可怕而荒谬的场景。

【我昨晚梦见,我们结婚了。】我没有立即告诉陈彬昨天晚上我遇到的一切反常情况。

【结婚?】陈彬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看到他不可置信的表情,我暗暗放下心来。看,昨天果然是脑震荡的幻觉。

【你也梦到结婚?东科,你不是在骗我吧。我跟你说,昨晚我也梦到咱俩结婚!】靠,他原来是在惊讶这个。随后,陈彬竟然表情严肃起来,他握住我的右手说:【东科,我已经跟我爸说了,我想毕业以后就跟你结婚。我不管那么多,我就想早点跟你生活在一起。我爸说事业为重,可我觉得一个人如果连爱情都无法捍卫,又怎么可能事业成功。你说对不对?我知道,那天晚上你妈妈的态度不是那么友好。可我特能理解她,毕竟这两年来她都是一个人,与你相依为命, 突然冲出来一个人要跟她抢儿子,一时半会儿的确接受不了。可儿子大了,终究是要结婚,要离开家的啊。你妈是知识分子,我相信她很快就能想通的。你不用担心。】

…...

看来,我还没有全醒。我必须得再睡过去。得睡够才行。我不等陈彬把话讲完,就倒下去,躲在被子里继续装睡。

【东科,你怎么了?头又晕了吗?】陈彬不明就里,掀开被子摸摸我的额头,嘟囔着说:【没有发烧啊。怎么情绪这么古怪?】

我躲在被子里,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必须得好好捋捋眼前这个我完全陌生的世界。

突然豁达的妈妈,满大街的**情侣,公然询问一个男病人是否有男朋友的医生,以及,希望一毕业就跟我结婚的陈彬。

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人生剧本,就那么理直气壮不容争辩的铺陈开来。就好像,我曾经以为永远不会衰减的对***的恶意和歧视,都因为这场车祸而消散。这个世界在一夜之间变得柔软温情,不,是有些变态的热情。

我确信我没有在梦里。我也确信我并没有出现幻觉。不管那场车祸对我做了什么手脚,我都不得不接受,我来到了一个我应该为之欢呼雀跃的国度。

手机终于能打开了。经过强烈撞击,屏幕已经破裂,勉强从超复杂的裂痕拼图中,看到了日历。没错,还是2015年5月。我没有穿越。我实实在在的活在地球上,一个更好的更宽容的地球。

不过我想我还是太单纯了。

延伸阅读

撒娇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quesang.cn/xsbt.shtml
这是一个荒古时代,这也是一个魔族、妖族和人族并存的时代。虽说是三族并存,但却并不是三

纵古横今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quesang.cn/jzl.shtml
在费罗米娜被困在奥斯维德身边的第五天,城堡遭到了袭击。来的并不是人类的军队,而是魔族

太极元祖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quesang.cn/6dqg.shtml
送走笛九九后,笛木有些无聊地躺在沙发,虽然是一所学校,但是两个人受到的待遇却截然不同

没有理所应当的HE第五章  http://www.quesang.cn/doa3.shtml
阎王殿,是阎罗王的办公之地,也是地府第一奇书——生死簿的摆放之地。此时阎王殿里一人绕

逐洪荒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quesang.cn/gvm9.shtml
满座皆惊。原本抱着看笑话的人,从枪响那一刻,心态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戏谑到惊惧

都市之大匪徒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quesang.cn/blgq.shtml
是夜,玉清正坐在火堆旁翻烤着木棍上的兔肉,另一个火堆上煮着的汤咕噜咕噜响散发着诱人的

贞观赢家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quesang.cn/bx1b.shtml
“我承认记忆里的那个女孩我一直念念不忘,重新遇见你,我也很意外你的变化,可是真正走进

残唐隐龙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quesang.cn/g1a.shtml
饭和菜又被吴妈拿去加热了一下,还端上了一碗刚蒸好的鸡蛋羹,上面青青绿绿的漂了一点细葱

我在古代当红娘之嘉奖(6)  http://www.quesang.cn/pu4w.shtml
“孙组长,这.......”金翔远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清楚的记得,那一个小时绝对没

护天道在线阅读许霏霏的秘密  http://www.quesang.cn/g8yc.shtml
林宝突然发现,入赘结婚这桩买卖,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舒服。张子安和许霏霏可是正了八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步玄天一步凡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2章医生又给许菀菀做了一遍检查,确定没大事,许菀菀在医院住了一天就不再占用医疗资源出院回家。许家有车来接她回家,回的是许家老宅。许老太太生了两儿一女,大儿子继承家业事业有成,二女儿嫁得好也是家庭美满,小儿子就是许菀菀的爹,年少痴情中年稳定,跟着大哥做事打理家族企业,许家两夫妻和两个儿子分开住,许菀

  • 生正逢时[姐弟]比武

    代表家族这是多么光荣多么伟大啊,这一天令“所有”幻家子弟都蓄势待发,准备夺下这一族的代表,成为一族的荣耀。咚咚咚“阿渊”敲门声和熟悉的声音传到幻渊的耳里,那是他的父亲,幻天空,他整了整凌乱的发型与衣裳,慢慢走到门前打开门,面露微笑道:“阿爹,怎么了?”幻天空眉头一皱,看着他那嬉皮笑脸,不由气急,他的

  • 仙武之不败东方之落魄少年(1)

    炎炎烈日下,熙熙攘攘的长队里面挤了一个污手垢面,破衣娄嗖的小姑娘,大概有五六岁的样子,虽然看起来脏,但是一双黑黑的小眼睛却炯炯有神。她拿着一个坏了一角的碗,挤在人群里,不时的被身边的人从前边挤到了后面。不知是谁那么狠心,一个用力就将小女孩挤到队伍外摔倒了,拿在手里的碗也“咔嚓”一声碎了。受了委屈的她

  • 火影之现实修改在线阅读第八章

    对于冥河的吃惊,张恒虽然有所预料,却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冥河的生死就在张恒的一念间,根本没必要在意这些琐事。而在血海成为先天至宝后,张恒也理所当然的知道了血海内部的情况,转身便进入了血海中。这一次再也没有丝毫障碍,张恒顺利的来到了业火红莲跟前。一朵燃烧着业火的红色炼化就这么出现在张恒眼前,炼化花开

  • 我在山里饲养杀手失踪

    到了晚上,韩风来到山上,握紧了双拳,“今天收获不菲,那石二是引灵境三层实力,我的肉身能力竟然已经超越他了,昨天她对我的蹂躏竟然有这么大的效果吗?”“怎么可能!”那女人总是会打击他。韩风抬头一看,女人身影出现,他问道:“难道不是吗?”女人摇摇头,说道:“你现在的肉身比那叫什么阳的小鬼还要强,只是没有灵

  • 武侠之掠夺进化第6章在线阅读

    C6签售会。嗯……我是想要当她未来男朋友的程度。买了大概八、九张专辑,李裕闻果不其然抽到了防弹少年团签售会的入场券。啊,果然。EXO以后续专辑咆哮回归的时候,李裕闻问过队长金俊勉他们的签售会大概要买多少张专辑才能得到入场券。金俊勉想了一下,给了她一个回答。“wolf的时候,大概是40张左右,现在的话

  • 迷案追击第4章在线阅读

    净空神尼执掌无量寺后五年,她从《莲花剑谱》中悟出一套莲花拂尘禅功,弃剑而拾拂尘,以拂尘代剑,拂尘禅功威慑一方。无量寺在江湖上名声大躁。有一天,江湖上的逍遥四魔手持他们惯用的兵器狼牙棒来犯。这四魔是酒魔、肉魔、血魔、情魔,他们自成一派,习惯了酒池肉林,一看无量寺外的石碑上的无欲无情四字,嗤然大笑起来。

  • 综漫之神级BOSS之云清(1)

    不归林中居住着无数的妖物,在这片被人类誉为禁地的森林中,大大小小的妖怪们各自盘踞。遮天蔽日的巨木遮挡了大部分阳光,哪怕是在正午阳光最盛的时候,森林的底部依然阴暗潮湿。潮湿的环境滋生出无数魍魉,只要置身于这片树林,妖怪们便会觉得自己被无数的视线锁定,那些阴险的卑鄙的充斥着欲望的目光如跗骨之蛆,让每一个

  • 封神之诸神黎明(1)(下)木无情兮木柚移,随川去兮听风吟

    又过了四年,孙肖加冠了,小伙子长得依旧可爱,睿智忧郁的目光更是惹人怜爱。还是无茗客栈,甲字间,孙肖悄无声息地飘入,悄无声息地坐到自己的桌前位子上开始翻竹简。看了两行他发现有些不对,右手处从未撑开的屏风撑开了,屏风上还挂了一件白青混色没国风剪裁的丝衣。屏风后隐约有响动,似乎还不知孙肖的到来。这情况处于

  • 全能老王第十章

    许甜从画室里出来,左右手漫不经心的互相揉搓着。今天上的是油画课,洗笔要用松节油,洗手要用洗洁精,因此十分伤手,加上许甜的皮肤娇贵,所以得时常备着护手霜。中午放学去画室里待了两个小时,许甜眼看下午快要上课,便叫了出租车去学校。许文文因为那张脸,在家里称病休息了好几天,看不到碍眼的人,许甜的心情也好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