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兄弟战争·为爱穿越贴身服侍

作者:长耳兔耳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六年后】

满室生香,一束暗香袅袅,淡香莹然晕晕苒苒,泼墨山色水间。

窗台前一盆紫云烟在阳光炽烈照射下,红艳欲滴的话骨朵儿诧然绽放,红的花苞,片片紫色花瓣层层叠叠,铺叠湛然,盈盈光泽,仿如星辰坠落,琉璃莹然般,茕茕簇簇。紫色的琼叶中,红蕊初绽,隐隐淡香,飘飘渺渺。

窗下,女子发丝静静垂落于肩胛,微风拂过带起屡屡轻扬,如漆如墨般的发尖轻触琉璃盏,墨迹轻点,点点染上墨色,女子似若未闻,笔画专注落于简上,勾画飘逸,笔锋细腻,臂力的不足使得字迹俊秀有余却也少了一分深刻坚硬。

“终是没写好”,女子扬眉浅笑,眼角微抬中黛眉舒扬,嘴角微勾,小巧的鼻尖一撇,无奈望着墨迹尤清晰的竹简。

几案上,琉璃盏上的墨水漆黑,倒映着女子含笑微眯的眼睛,秀丽的脸蛋充满了淡然的生气,浅笑轻拂,舒人身心。

轻盈的脚步声传来,如花般的脸蛋如玉般的年纪,青葱佳人嗔怪的声音响起,“葳蕤,你怎么还有心思在习字,太子的喜服织造处已经送来了,你快去看看”。

葳蕤搁下笔,回头问道:“太子殿下回来了?”

红襄急切的笑脸顿时耷拉了下来,无奈道:“你也知道的,太子殿下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一早就跟着韩大人出去了,也不知韩大人使得什么法子让太子这么宠信他,这都快要举行大礼了,要让娇翁主知道可如何是好?”红襄嘀咕着,语气颇酸。

葳蕤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红霞遍布,笑道:“都过申时了吧,太子殿下也该回来了,好了,去看看那喜服到底长的什么样,一会太子殿下问了也不至于不知道”,葳蕤说着,拉着红襄出了书房。

红襄一路嘀嘀咕咕着,满是说的韩焉怎么怎么,对他的意见颇大,直到葳蕤拿过喜服摆放在她眼前,才让红襄目瞪口呆的住了口。

“这就是喜服?”红襄摸着大袖飘飘的喜服默然无语,华丽的金线刺痛了葳蕤和红襄的眼睛,那金光闪闪的,在略带些昏暗的屋中,五彩大放。

“葳蕤,你说,这件衣服得多少钱啊?”红襄眼中闪过艳羡,摸着喜服的料子手微颤。

葳蕤眼皮轻跳,疙瘩道:“估计……卖了我们也买不起……”。

“谁说买不起!”男子盎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正是刘彻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个子高挑,浓眉细眼,绣袍款款,甚是飘逸潇洒。

“太子殿下回来了”,葳蕤和红襄迎了上去,“见过韩大人”。

韩焉笑笑,冲着刘彻挤眉弄眼,“太子殿下,她们可是等着你了,你再不来她们可要把自个儿给卖了,我这可担当不起,还好赶紧送你回来了”。

“你呀,就知道和我抬杠,回头好好练练马术,下回可别被我落下了”,刘彻笑笑,这才转头问道:“怎么?刚才谁在说要卖了?”

红襄脸上一红,轻道:“太子,那是婢女们开玩笑的,太子别当真”,语音轻轻,红霞满布。

刘彻含笑瞥了她一眼,见葳蕤闪着好奇的眼神瞅着他身后的韩焉,眼角闪烁了一下,抿了抿唇冲着葳蕤笑道:“可是要自个儿把自个儿卖了,那就卖给我”。

葳蕤听见问话这才从好奇中回过了头,见刘彻瞬也不瞬的盯着她,干干笑笑,取过晾在一旁的亮眼喜服道:“太子试试吧,这是织造处刚送过来的喜服,看这成色可是极好的,要有什么不合适的好赶紧让他们改去,这不半月后就是大婚了,该办的事婢女们都要抓紧着办起来了”。说完也不禁自己讪讪红了脸,刘彻的大婚哪用得着她去张罗,一切事宜宫里早已紧锣密鼓的安排好了,平时刘彻身边的事也都是杨得意和王平一手包办了的,再不济红襄也会自告奋勇的上去,怎么说她也是闲人一个。

刘彻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淡淡,取过葳蕤手中的喜服往一旁扔了过去,回头冲韩焉道:“韩焉,来,看看葳蕤的书法,她可是照着我的临摹的,你还不一定能比较出来呢,几乎可乱真”。

“哎呦,我的太子爷,这喜服可是能乱扔的么”,杨得意赶忙上去抢着落地前接了下来,细细摩挲了一回,不舍的看了再看,“太子~~”。

“你要喜欢就送你了”,刘彻一声大笑,自顾往书房而去。

韩焉笑了一声,随后跟了进去。

杨得意苦着脸,“奴婢可不敢,再说,奴婢想穿也穿不起来啊~~”。

惹得殿内众人都笑了起来。

进了书房,几案上正摆放着刚才葳蕤书写的竹简,竹简平铺,墨迹尤现,可见是刚书写而成的。

几案上那一束暗香袅袅,将尽未尽般仍燃烧着余余淡香,清风从窗口拂过,带起渺渺清淡,更显清幽静谧。

“咦?这是?”韩焉讶异,指着几案上的竹简。

“韩焉,分辨不出来了吧,告诉你吧,这就是葳蕤写就的”,刘彻含笑,眼中闪过隐约的得意。

韩焉拿起竹简细细瞧了瞧,这才瞧出几分真假,不禁赞道:“姑娘好字!比之太子的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刘彻挑挑眉,不语。葳蕤见韩焉故意笑闹的打趣,只是浅浅笑了笑。

“葳蕤,你今年有十七了吧?”刘彻拿着葳蕤刚书写的竹简眼神深沉,突而问道。

“是的,太子”。

“怎么?葳蕤姑娘竟有十七了?”韩焉听了,随口道,“我还以为姑娘只有十三四呢”,韩焉说到这里,看向刘彻嬉笑道:“太子,想我大汉朝女子十四便为人妇了,葳蕤姑娘如今都十七了,你可不能耽误人家大好的年华”。

“哦?是吗?”刘彻笑颜不敛,眼角微挑,“葳蕤,竟是如此不耐了?可见我是让你伺候烦了,罢了罢了”,刘彻说着,神情顿敛,落寞而至。

韩焉一愣,“太子~~?”

刘彻却是一笑,笑笑然望着葳蕤。

葳蕤眼睛轻跳,撇过刘彻正捧在怀里的那本竹简,忍着心中的扭曲,干干笑道:“太子,葳蕤虚长太子殿下四岁,半月后便是太子殿下的大喜,葳蕤可不是为太子殿下高兴么”。

“葳蕤姑娘?”韩焉听的莫名所以。

“唔~~是么~~”,刘彻眼皮微垂,拿出捧在手中的竹简,缓缓念道:“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有梅,顷筐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顿了顿道:“这就是你说的为我高兴?为什么我只看到了女子蹉跎容颜,直待有心人折枝的迫切呢?”

“呵呵”葳蕤干干笑了两声,心中突突跳,咬着牙咧嘴笑道:“太子,那是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啊~~”,为了加重语气,特意在“啊”字上拖上了语调。

韩焉听得头皮直冒汗,偷偷瞧着刘彻默然沉默的脸色,悄悄往一角退了下去。

“哦~葳蕤的学问真是越见长了,这句子可是越见传神了,只是红杏出墙么”,刘彻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续用平淡无奇的语调道:“这墙可是颇大,只怕葳蕤你出不了这个墙”。

葳蕤眼皮突突跳,干巴巴道:“葳蕤不敢,那只是随手而作,随手之意~~而已~~”。

刘彻再次瞥了她一眼,“哦。。。随手之意便能如此,葳蕤快都能赶上老师的文采了,以后便贴身服侍吧,少不得还得好好和你学习,想来葳蕤不会太让我失望的”。

葳蕤脚下一颤,“葳蕤如今这样服侍太子就已经很满足了,葳蕤福薄怕伺候不好太子”。

“葳蕤是不愿意了?”刘彻似笑非笑,眼里沉沉的仿如一坛幽水,深不见底。

“太子~~”,葳蕤仰天翻眼,无奈抽出袖中的手帕,狠狠心,抹着眼睛哽咽道:“太子,婢女服侍您日久,如今人老珠黄,怕是服侍不好太子,太子就成全婢女对太子的一片诚心吧”。

刘彻沉默的看她一阵,良久,轻叹道:“哎~这套已经不行了,要我说你什么好”,说着抽掉了她拿着袖帕的手,气道:“以后别拿帕子硬抹眼睛,看眼睛都红肿了”。

见葳蕤讪讪不答话,又气道:“今儿这事可由不得你了,就这么定了吧,以前可都是由着你的,凡事都让得意他们代着做了,如今么”,刘彻瞄了她的身子一眼,“如今,你也长大了,该好好服侍我了,难道这不是你的本分?”语气一沉,又道:“还是你实在不愿意服侍我?”

葳蕤微垂的头轻轻摇了摇,悄悄抽了抽刘彻拉着她的手,见刘彻瞪她一眼,才干干笑了两下无奈放弃了。

刘彻又道:“既然你不是不愿意便这么定了吧,一会我还有事和韩焉商量,你准备下晚膳,就在太子府用吧”。

刘彻抬脚刚走了几步,脚步顿了一下,回过头笑道:“那一枝红杏出墙来写的确实有几分色彩”,笑看着葳蕤笑得僵硬的脸庞,眯眼道:“回头让得意再把太子府的围墙加高一层”,挥挥衣袖,大袖飘摇而去。

—————————————————————————————————————————

烛影冉冉,火光跳跃中,满室的寂静。

“葳蕤,我的衣服竟如此难解不成?”刘彻戏谑的眸子望着葳蕤颤抖的手,细薄的唇形无声的上挑,眼角一带,浓眉上扬形成细挑的弧度,深沉的瞳仁仿如两潭深泉,深深不见底,只见眼底一点星光汇聚,那焦点便是葳蕤纤细的手。

葳蕤的手再次一抖,讪讪笑道:“葳蕤手笨脚笨,怕伺候不好太子,要不然叫王公公进来?”

“王公公就在门外,太子?”葳蕤一颗心期盼着。

刘彻细挑的眉眼淡淡瞥了眼身上的衣饰,不置可否道:“是想要我为你演示一遍?”

看着葳蕤茫然的目光,刘彻伸出手指往葳蕤的外衣指了指,果然看见葳蕤唬了一跳的往后退了一步,含笑道:“葳蕤可是明白了?”

葳蕤匆忙点头,手指碰到刘彻里衣的带子,犹豫着问道:“太子,不用穿着里衣睡吗?”

刘彻挑了一眼放于一旁几案上的素色里衣道:“这是要换下的,要换上才能睡”。

葳蕤看了看那静静摆放于一旁的里衣,闭了闭眼,顺手一挑,刘彻上身的里衣顿时解了开来,露出□□*的上身。

葳蕤手上一阵瑟缩,心中“哦~~”了一声,慌忙闭紧了眼,自小父母离异不在身边,活了二十个年头的孤单生涯再加上如今在宫里闭塞的封建意识,哪曾见过如此风情,心中一颗心顿时跳的“噗通噗通”的响。

“葳蕤,你闭着眼能帮我换衣服?”刘彻带着笑意的嗓音在葳蕤耳边轻轻响起,暖暖的气息喷薄在脸上,葳蕤心中顿时响起了一声无声的哀嚎。

忍着心中那“咯噔咯噔”的抽搐,垂着双眸,慌忙抓过一旁摆放的里衣颤抖着双手给刘彻套上。

刘彻的身高此时已和葳蕤差不多,葳蕤给刘彻穿衣的时候眼睛正好对着刘彻那亮晶晶的眸子,深沉中那些星星点点,全都洒满在她的身上,不觉心中一滞,脸上不意的浮现几抹绯色,突地耳边响起一阵欢畅的笑声,却是刘彻张口笑了起来,那直直的有些放肆的目光看得葳蕤心头一阵没底,不免有些恼意。

瞪了瞪眼,迅速撇下目光,“太子~~请把手抬起来”,葳蕤纠结着眉毛,眼角扫过刘彻背着的双手。

“葳蕤,你不觉得该先脱完了再穿吗”,刘彻眼角下垂,示意着自己的素白色中裤。

横梁木朱漆富贵大气,根根俱是粗梁横木,雕梁画栋的各具形态,火光荧荧,照的满室通红,荧光飞舞,朱漆色黎黎生光,点点盈盈射进葳蕤的眼睛。

顺手摸过刚才扔到一旁的里衣,摸索着给刘彻穿上,袖口,系带。。。

呼~~

“太子,好了”,葳蕤微微垂下双目,原来太子府的横梁木竟也是如此的有姿色,以前竟怎么没有注意!

忽闻耳边鼻息喷薄而出,却是刘彻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声畅快的很,浓浓的暖意化为一句轻微的叹息:“葳蕤~~”。

葳蕤心中一突,不敢抬头与他对视,只得顺着目光去观察那地上洁白的汉白玉地面,镶金嵌玉的纯绒地毯。

“哎~~”忽闻耳边叹气声起,欢喜却又带着些无奈的声音响起,“都十七的人了,怎么还这么。。。”

延伸阅读

卓越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gnk9.shtml
本厂提供皮具翻新技术培训,皮鞋翻新技术培训,皮包翻新技术培训,皮革护理,皮具护理,修

米爆潮品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6zis.shtml
啊呀呀.米爆十元潮品是啊呀呀原班精英团队与深圳米爆潮品公司共同打造的十元低价时尚潮品

炫耀美肤品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xpzv.shtml
炫耀美肤品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私营有限责任公司,新奇网货、饰品、居家百货、美

偶萌明朗热狗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60lb.shtml
偶萌明朗热狗加盟,偶萌明朗热狗隶属于多祺(上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偶萌明朗热狗,正宗

风神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payh.shtml
风神轮胎项目简介买一辆汽车,不同于买一辆自行车,几百元就可以搞定,既然花了大价钱买了

思雨季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pyyc.shtml
思雨季伞业是杭州萧山河庄思雨制伞厂旗下产品,总部是雨伞、晴雨伞、广告伞、礼品伞、儿童

雪山谷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nqtj.shtml
“健康生活体验馆”将在雪山谷启动

甲乐康手足健康连锁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gbup.shtml

猪小哥纸品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n2o3.shtml
猪小哥纸品是经工商局批准正立的正规公司,位于制造业名城广东省东莞市常平镇,公司已通过

蓝色沸点眼镜加盟  http://www.ivettesosa.com/gn88.shtml
朋友们,大好消息!蓝色沸点品牌眼镜各省市招商!想创业的看看啊,0加盟费,0管理费,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而为妖在线阅读第五章

    如果张芬芳刚才发现楚歌反常的买了铁剑的话,那么必然会猜到楚歌想要反蓝。到时候楚歌就失去了先机,因此哪怕明确肯定张芬芳会蓝开,也不能先买铁剑,避免打草惊蛇!等**时间到达第30秒的时候,楚歌开启兰陵王隐身被动,杀气腾腾的朝蓝区进发。而此时,张芬芳正浑然不知的在直播间里教着水友一些小技巧,“其实,好多水

  • 荷笠斜阳[综]之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听着身后传来的惨叫声,红袍男子面沉似水。再看眼前的少年除了气息略重一些外,再无其他伤势,不禁有些焦躁起来。“张崇墉,你我本是一家,你又何必给他史家当枪使。”“我们五家虽然以他为首,却也不是他的手下。这么简单的拉拢分化难道你会看不懂?“”更何况,杀了我,你真的以为自己能逃脱的了干系?”钟离一脚踹飞身旁

  • 幻想杀手在妖尾之第四章(4)

    京兆尹府上养的这只犬,不恶,反倒是有些傻。没找着自己的饭盆,瞧见了宋琰手上有饭盆就朝他走了过来,蹲坐在宋琰的面前,吐着舌头,毫无攻击性。宋琰回头看了一眼,除了之前说要保护自己的那个小乞丐以外,其他人早就在这恶犬过来的时候跑没影儿了。宋琰望着小乞丐:“你怎么不逃。”小乞丐认真:“我说了要保护你。”宋琰

  • 魔道祖师同人最初的我们(阅读体)第九章

    “徐大哥,徐司白!呼~睡去了?”夏俊艾调皮的笑了笑,“擦~还真是不小心,太疼了。好去找T了。”夏俊艾扶着桌子一瘸一瘸的走着,脚上的血流得更快了。“嗯~他们都出去了,那么好开始。啦啦啦~”A哼着歌慢慢地走着,身后的徐司白静静地看着,说:“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你就给我等着吧,呵呵。”(崩了吧。)另一边基

  • 水仙花的灵魂道侣在线阅读第7章

    姜泓的书房是这栋别墅除会客厅以外最大的一间,走近这里第一眼注意到的定然屋子中间那一张宽大的棕色皮制沙发,书房里的装饰很少,都是实用性的物件,给人一种刚硬的感觉。一天的折腾虞舟其实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她靠着舒服的大沙发,仰着头道:“老太太那张年轻的画像我印象很深,但记不起什么时候见过。”“老太

  • 美人攻在线阅读第10章

    南柒这段时间过的很不好,连续不间断的工程设计图修改让她眼下一片乌青,加班加到不知道是星期几。最可怕的是,一旦她停下工作脑袋放空,就会不自觉地回想起周炫,回想起那天在元麦餐厅他说的话。“我以为我表现的很明显了。”“七七,你出息了。”这两句话就像是被设置了单句循环一样,不断在南柒脑海里响起。响起的同时,

  • 鬼谷先生在线阅读第6节

    这几个字措不及防却又好像确该如此地撞到了我的心尖儿上。之前的隐忧终于还是变成了现实。我慌乱地试了与他的感知,明明昨天还没有什么事情的。所以我心里仍然抱着一丝侥幸,希望是讹兽听错了消息弄错了人。只是在我感知到那鹿角另一头牵连的微弱的呼吸时,心里最后一点儿希望也被打碎了。这下我不愿意相信也得相信了。也不

  • 无声呐喊之就这样,你娶我嫁

    “喂!看够了没啊?“啊?恩恩!!啊?真的?凌媚很为难的表情看着他,龙少一脸的无奈:好啊,还真是个女流氓.“喂!什么真的?“真的是那里出了毛病?这一问把龙少气急了,“你个小流氓,你还敢说!“不不不,我!对不起,对不起啊!凌媚一直道歉,心里还想着:完了完了,这么帅的一个帅哥的一生就这么毁在了我的手里,他

  • 逆命X在线阅读第三章

    桃花妖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很喜欢缠着间桐樱,会撒娇,但同时也会像一个贴心的大姐姐一样照顾她。而南丁格尔呢,她真的是超级关心间桐樱的,只不过偶尔会露出很可怕的表情,经常性听不进别人的话,总是自言自语自做主张。好吧,间桐樱选择性忽略了这一点。在间桐樱眼里,两位姐姐什么都好,因为这便是[家人]的存在吧。—

  • 妖奇谈之意外

    苏若水深深的看了李剑七一眼。她本来可以继续用解药威胁对方,不过想了想,她并没有这么做。歉意的看了李剑七一眼,苏若水道:其时我和我朋友都是来自宗门的人,这次我们来黑风山,除了历练还有一个宗门任务就是取下马贼首领陈明硕的项上人头,本来这件事和你是没关系的。是我让你牵扯进来了,事成后我会给予你一定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