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英美+FGO]普通人法则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一个外乡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001

【热点八卦为您实时报道,近日郁金香奖颁奖仪式,影后乔盏疑似对新晋视后薄以和表现不满,当众讽刺。请看实况——】

【记者:乔影后,请问您对于这一届的颁奖典礼有什么想说的呢?】

屏幕里,女人接过话筒,优雅的捋了一把耳边的碎发,轻笑道:“没什么想说的,一个只看脸的颁奖仪式罢了。”

【记者逐渐来劲:那您是想说,这次的郁金香奖得主都是因为脸才获奖的吗?】

女人闻声,一对秀眉高高挑起:“也不完全是,起码团队奖都是用了心的,至于个人奖嘛……你懂得。”

【记者:那您作为一个出道十年的前辈,有什么忠告想说的吗?】

女人仍旧是一脸笑意:“希望新人能够更专注于演技,而不是怎么做一个花瓶。我想拿奖的时候才更令人信服吧。”

……

去节目拍摄点的路上,乔盏靠在保姆车的真皮座椅上,手里捧着平板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被身边的经纪人一把将平板夺走,扔在一旁。

“看,看,看!你还好意思看!你这嘴痛快了,倒是留了一堆烂摊子给公司收拾。乔盏你是不是嫌你现在还不够糊?!非要弄成黑红?你知道你这在颁奖典礼上一张口,外面人怎么说你的吗?#过气影后嫉妒发狂,当众暗讽新晋视后#。你有空在这儿看视频,你怎么不去看看下面骂你的评论呢?!”

胡娇气得大骂。

可身边的人丝毫不为所动。

纤细白嫩如葱段的手指微微绕着自己海藻般的长发,平直的远山眉高高挑起,平白让人生出一种需要仰视的臣服感。

“啧,我需要暗讽?我明明是明着讽的呀。”

“乔盏!还很得意是吧!”

胡娇气到不行。

可是随后又硬是将自己的一肚子火给憋下去。

“祖宗,算我求你了,你给我长点心吧,您以前的那堆奖项是牛逼,可是您看您已经退圈整整两年了,新一代人谁还记得您的辉煌啊?!现在您自己的商业价值在业内估值多少,您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我求求您,算是为了公司,算是为了您自己,您认真点可还行?”

“……”

乔盏最烦的就是胡娇这么求自己。

这表情跟她妈,跟她外婆简直一模一样。

百年来她受够这祖孙三代的软磨硬泡了。

摆摆手:“行了行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在媒体前吐槽薄以和,或者其他的小女星,行了吧?但是,娇娇啊,你能不能买点通告,或者发个声明,别把我和薄以和这样一个流量明星相提并论,OK?不是一个等级的。”

胡娇连连点头:“行行行,我买通稿,我发声明,你们俩绝对不是一个等级的,薄以和连您一根小拇指都比不上,再给她一百年,也追不上您的成就。”

乔盏被这通马屁拍得满意极了,点点头:“嗯,这才像话。”

胡娇气得眼睛都快翻上天了。

这只死猫妖,百年来都这么嘚瑟。

不过话说回头,乔盏有她骄傲的资本。

作为人类世界稀有的妖精,乔盏已经活了几百年,并且在数十年前电影刚起步的时候,她就已经活跃在影视界。做过导演,当过编剧,现在更是影后加身。拿下的奖项多到数不清。

只是这些,除了她们胡家三代,其他的人还真不知道。

而乔盏是只妖精的秘密,也必须烂在她们胡家人心中。

因为,这是百年前签订的血契,不得违背。

“那现在,你气消了?去节目能乖乖的不?这可是你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好机会,一定要管住自己明白吗?”胡娇小心的瞄着乔盏,试探性的问。

乔盏有些不耐烦:“行了行了,你都说了我账户上都快要没钱了,公司也只给我这一次机会了,要是这次节目再砸了,我可能得饿死街头,还不能买心爱的小鱼干,那我一定认真努力啊。”

听到她这么说,胡娇那一刻老妈子心终于安定了不少。

祖传三代的宝藏级艺人,那可不能砸在她手里!

必须要让过气影后重出江湖!

大杀四方!

*

黑色的保姆车停在拍摄地点附近。

这里是一处度假酒店,按照流程是所有的受邀嘉宾必须在度假酒店集中,随后抽号组成CP然后乘船,一起前往爱情岛,参与节目拍摄。

临下车时,胡娇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克制住脾气,不能再出什么幺蛾子了,现如今的影视行业已经不如从前了,即便是个影后没有流量也难有商业价值,也会被市场所淘汰。

乔盏被胡娇念叨的耳朵生茧子。

转头一把捏住对方的嘴。

“只要不碰到我讨厌的人,我就能管住自己的嘴,可以了吧?”

“……嗯嗯嗯。”

胡娇被捏着嘴,瞪大了眼睛,只能点点头。

乔盏松开她,下了车,导演助理已经来接人了。身后还跟着后勤工作人员。

“乔影后,您好,我是导演助理,请问您的行李在哪儿,由我们工作人员帮您拎进去。”

乔盏拨弄了一下鼻梁上的墨镜,头一扬示意后面。

那边,胡娇正指挥着生活助理们给乔盏一箱箱的运行李下来。

那目测一下,起码四五个24寸的大箱子。导演助理都惊呆了。

胡娇害怕跟着的摄像头将这些都拍上去,以后落下一个影后耍大牌的坏名声,连忙上前笑着解释:“我们乔盏东西是有点多,但是都是必需品。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们搬了,实在不行,我们这边帮你们搬进去?”

“可是我们节目组有规定,每人只准带两个行李箱。因为节目拍摄过程中,地方有限,并不能放得下。乔影后,您看您……”

小助理胆战心惊得看向乔盏,以期能获得谅解。可谁知——

“那给我安排一个独立套房就行了。”

导演助理:“……”

胡娇:“……”

眼看着摄像头就要对着乔盏,胡娇连连解释:“乔盏的意思是不习惯和别人一起,但是既然我们是恋爱节目,那肯定要遵从**规则。我们拿走几个箱子就行。”

说完,胡娇一个劲儿的给乔盏使眼色。·

在乔盏万分不情愿的情况下,将那个装满小鱼干的箱子和装满冻干的箱子给带走了。

这意味着乔盏在录制节目的这一个月里,吃不到一条小鱼干和一块冻干。

乔盏心态崩了。

然而更崩的还在后面。

乔盏一行人刚将行李交接给工作人员,那边胡娇还没上车走人,旁边就停下了另一辆同款宾利保姆车。

车门打开,一个身姿高挑,长发及腰的女星从车内走了下来,黑色的牛仔长裤,穿着一双椰子鞋,身上还套着运动外套。

巴掌大小的脸,肌肤白皙光洁,眼角还有颗泪痣。

“以和,你可算是来了。”

人刚到,导演就亲自从酒店内跑了出来迎接。

薄以和弯唇一笑,却是没有直接回应,而是恭恭敬敬的转头对着站在十米开外的乔盏,礼貌的鞠躬招呼:“乔老师,您好。”随后才看向导演喊了声“导演好”。

被点了下的导演仿佛这才看见乔盏还在旁边,连忙笑着打招呼:“原来乔老师也在这儿,抱歉,我刚刚没看见。乔老师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一起进去吧?”

乔盏:“……”

猫眼扫了眼这个年龄不过才二十几,却油腻到不行的二代导演,白眼要翻上天,再看看前不久才被自己吐槽上热搜的花瓶女星就在旁边,还刻意和自己炫耀。

妈的,看着这俩闹心玩意儿就来气。

乔盏转身就要走。

脚刚踏出回去的第一步,胡娇见此,眼疾手快的爬上了保姆车,“啪”的一声拉上车门。

“司机赶快开车!”

转头拉下车窗,冲着外面气得快冒火的乔盏喊道:“乔姐,我们就先走了啊,综艺加油!”

乔盏:“……”

胡娇,我去你姥姥的!

“乔老师,我们可以快一点吧?时间不早了。”

朱一格不耐烦的提醒了声,他其实根本不想要乔盏这个过气影后来参加节目。

出道时间长,观众缘差,除了这张脸还能吸引以前的老粉丝,谁还看这个过气影后的戏,来了他们节目肯定也是找尴尬来了。要不是迫于巨星传媒的压力,硬是要将她塞进来,他才不要乔盏。

所以刚才,故意只让助理去接人,只是想挫一挫这个影后的锐气罢了。

乔盏不是傻子,听得出来这哥朱姓导演语气里的不耐烦。

转头微妙的笑道:“好像,我不是最后一个吧。”

顿了顿,那双猫眼煽动着睫毛,讽刺的眼神扫量着眼前的油腻导演,徐徐道:“我还记得十年前,您父亲站在我家门外整整两天,求着我出道那会儿,我就觉得你父亲看人还挺有眼光。只是没想到,十年一过,你没遗传的了你父亲的相貌也就算了,连你父亲的看人的水平都没遗传半点。啧~”

乔盏摇了摇头,重新戴上墨镜,身姿优雅地指挥着小助理将在自己行李箱给提进去。

那抬头挺胸,目中无人的架势,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仿佛在说着:老娘最diao!

你爸爸当年能在电影圈站稳脚跟,拿下最佳青年导演奖,那都是老娘演得够给力。

全然不顾后面已经气炸了的朱一格。

而跟在乔盏后面进酒店的薄以和,忍不住轻轻弯起了唇。

延伸阅读

火影之最强大树听说你想讹我弟弟?(求红豆)  http://www.kualing.cn/xjv6.shtml
三十几分钟后,车子开到了蔷薇广场,顾时零带着黎念九进电梯到九楼拿奶奶订制的珠宝,刚到

被迫嫁给敌国暴君之后黑色卡片  http://www.kualing.cn/s84k.shtml
小果看着一心翻看着书籍的沈寒,嘴唇微微颤抖了几下最终还是问到。“对了姑爷,你真的有把

我的野蛮老板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kualing.cn/x6kf.shtml
奉武十三年夏,胥华山向天下各宗门世家发布少年论剑精英会英雄令,邀请各国选派代表参加论

魔道祖师之旧忆深处之道成空  http://www.kualing.cn/a3kd.shtml
此时,洞穴里已经变得漆黑,王空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洞若明火,将这洞穴看的一清二楚。王空刚

[柯南]我才不会喜欢安室透!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kualing.cn/6v2w.shtml
北冥神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

剑匡天下之心神不宁  http://www.kualing.cn/u109.shtml
刚才还是笑容满面的薇薇看清来人是秦雨烟,脸上的笑容便没有了。薇薇不阴不阳的说道:“我

妻乃王下之王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kualing.cn/69es.shtml
可还没过几天,慕云发现这个韩东又换了新的花样了。某天慕云踏进公司大厅,发现总台看自己

娇软美人恐怖求生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kualing.cn/xw75.shtml
关掉那个帖子后,宁承泽陷入了种摸不着头脑的状态:量兽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吗?明明原主记忆

重生千金来袭之不要吃药(8)  http://www.kualing.cn/g7l2.shtml
说实话,除却杀人见血,君宁天不知道要如何恐吓一个傻子。诸如“不给饭吃”之类的常见做法

女尊之科举宠夫两不误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kualing.cn/bug8.shtml
大平洋彼岸,米国!洛杉矶。一处豪华的庄园内。砰!砰!沉闷紧促的网球碰撞声响彻整个网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羲瑶传之第七章(7)

    程延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个大嫂想的啥,再上山就说一个人不方便叫大郎一起去,像皮球似的,能胀能放,钱一有了大房的份,周荷花又能有说有笑的,雨天放晴。起初阿善还奇怪,就周荷花这斤斤计较,精打细算的也没看她多攒几个钱,晚上阿善坐在桌前数钱聊天的时候随口一说程延道“嫂子娘家不大好,她弟弟不大爱干活,一年时不时

  • 土崩瓦解开启盘古戒

    这时候,房门被打开,董山丘看了眼苏灿,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道:“我们走吧,你不是还要参加术前会议吗。”“哦哦,对,差点忘了……”董小鹏连忙点头,对苏灿道:“灿哥,医院还要开术前预想会呢,我得走了,等以后有空了再来找你玩。”“别忘了,涌泉穴,太阳穴,神庭穴,风池穴同时施针,针入八毫,再重击天门。”

  • 嘿,猴哥[微微一笑同人]第5章在线阅读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黑了,有人来叫我们去吃晚饭了,不对,是叫他,他让我很不被人待见。跟着他后面进了饭堂,就可以感觉那些人的眼光,简直就想把我生吞活剥,好在我平时也是一个人生活,又少与人接触,冷言冷语听得也不少。岳文毅让我坐他旁边,还亲自为我夹菜,好吧,反正不是我纠结。悠然自得的吃完了饭,他让我过会

  • 法神他不想上学第八章在线阅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打破了沉默,却是许香琼。“君上,紫徽宫仙官文宇求见。”琅华和玉清对视一眼,道:“请他到书房。”在书房等候了一会儿的文宇,一见到联袂而来的琅华和玉清,不禁双膝跪倒,伏地痛哭。他哭了一会,才擦干眼泪,抽噎道:“见过两位真君。”玉清叹道:“你节哀吧!紫徽的真元并未寂灭,应该是转世到下

  • 我的篮球梦想劫 狱

    叶忠一逃出地牢就大声喊道:“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有匪徒来劫狱了!囚犯就要跑了!”众人吓得大惊失色,再想制止已是晚了。慕容燕气得抱怨道:“你们父子二人婆婆妈妈,焉能成就大事?!”同时,急忙祭起手中之剑,喝了声:“去!”就见长剑早已腾空而起,向地牢外风驰电掣般而去。就听得“啊!”的一声惨叫,叶忠的喊声戛

  • [综英美]超能力者的灾难在线阅读第八节

    洛浮生是睡不着了。他家小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从学神人设变成这种霸总人设了呢?末日都要来了,小五居然还按部就班的十一点多就睡觉了?是讨论出了接下来的解决方案了么?还是安排好了一家子保命策略了?小五身为一家子中智商担当,就这么去睡觉了?洛浮生气呼呼地想要rua一rua弟弟的脑袋,就这么想着想着他也睡着

  • 七宝姻缘在线阅读第10节

    王忠闻言,端起酒杯,道:“我王忠今日在此发誓,定然不会令梨花山庄的两位山庄失望,若是有违此誓,叫我王忠不得好死!”他一说完,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一举一动间透着一股豪迈之气。“好,素某也敬王大侠一杯!”素方天将端起酒杯,与王忠二人同时一饮而尽,接着二人又喝了几杯,不一会儿,沈鹤吟已经回来了。沈鹤吟将一

  • 为贱独尊在线阅读激流遇险

    阿骨听完马上抽出弯刀冲向了树林。阿骨的速度很快,力气也特别大。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他只需要围绕着树猛地连续劈砍十来下就能砍断。只是弯刀有些短,只有小臂长短,若是大点的刀刃兴许四五刀就能砍断。在成年猎人看来这样粗的大树他们要坎上二十来刀才能砍断。在这紧要的时候阿骨的力气也惊动了周围的人,一名其他部落的

  • 青叶抄第十章在线阅读

    10:离婚池莫声和夏唯先后从民政局出来,看着手中被换成离婚证的本本,又看了看在后头脸色极差的夏唯,池莫声不禁想,在自己面前,夏唯从来都是装的,没有一刻是真实的么?池莫声顿了顿脚步,等了等落在身后的人,明明之前还很有气势地去他的学校里闹,怎么他回家几天,这成了这样了呢?还那么爽快地同意离婚了。而夏唯那

  • 和校草共用系统之第七章

    这个想法一生起,大臣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移向自家的孩子。太宰大人段宏盛,儿子段皓轩,相貌英俊,温润如玉。大司徒郦天睿,儿子郦封栾,行止有仪,端庄大气。大司马易飞鹏女儿易从菡,俏丽多姿,活泼可爱。还有另外三位尚书的女儿,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品貌出众的年轻一辈,却没有一个身上有云染那种娇媚又我见犹怜的气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