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当你想要个夏天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西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松果在大门接到了卡卡西和琳的尸体。

那时冬季的寒冷已经露头,凛冽的风依然盖不住空气中尸体腐朽的味道。

松果闻到那股味道时就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卡卡西抱着琳却仿佛浑然不觉。

松果小声叫着他的名字犹豫着不想靠近,卡卡西这才像刚发现她一样,面无表情地低头扫了她一眼。

松果原本已经决定跟过去的脚步不知所措地停在原地。

卡卡西却慢吞吞地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抱着琳越过她朝前走。

擦身而过的瞬间,她惊恐地看见琳垂下来的皮肤干瘪的手上布满尸斑。

莫名的恐惧铺天盖地汹涌而来,松果脚下的步子再也迈不出去。

跟在后面接琳回家的波风水门弯腰拍了拍她的头,想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人抱起来轻声问她要不要先回家。

松果难得没躲开,安静地窝在他怀里点点头。

波风水门好心地装作没看见她通红的眼圈。

这不是松果第一次接触死亡,却是第一次见到尸体。

她的父母死于前线,为了保证木叶的情报不对外泄露,是连尸体也没能留下的。

琳不同。

听说她原本可以不用死,她是为了保护村子才会主动选择撞上卡卡西的千鸟。

松果不懂这种大义。

她只知道自己讨厌死亡,讨厌墓地,讨厌眼前那些挥之不去的标签,讨厌卡卡西麻木的眼神。

更讨厌害怕这些的自己。

葬礼的时候她再次被淹没在人群中,卡卡西却站在队伍的最前面。

松果本来想去找他,却见人群散去后他在波风水门的陪同下走向一对夫妇。

她想那应该是琳的父母,因为卡卡西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弯腰鞠躬的姿势。

他没有哭,她却不知怎么就哭了。

葬礼后,松果再一次把自己闷在屋子里。

奶奶不愿见她那副样子,再次强制性地从被窝里挖出缩成一团的松果。

笼罩在上次被扔在外面不让回家的恐惧中,松果无比顺从笑得讨好,奶奶却什么也没做只是叹气道:“下来吃饭。”

跪坐在桌前饭桌前的松果魂不守舍地捧着碗,饭粒撒了满桌。

奶奶重重咳出声,她浑身一抖,急忙把饭粒重新扒拉进碗里。

奶奶颇为满意地瞥她一眼,然后才貌似不经意地开口:“卡卡西那孩子挺可怜的。”

松果咬着勺子没出声,余光瞥见奶奶的目光扫过来:“你反正也是整天闷在屋子里没事做不如去看看他,我瞧你挺喜欢他的。”

老人家大概是在卡卡西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当年不顾家人劝阻嫁了个忍者,然后年纪轻轻便成为寡妇。

苦熬多年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好不容易等到儿子娶妻生子,本以为可以享清福,结果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身边只剩下这个没出息的小孙女。

一个人久了,她懂得那种苦。

知道独自走的太远会被绝望压垮,而那孩子还来不及储藏什么幸福的回忆,就已经先尝尽了悲苦。

松果撇着嘴,就只默不作声地扒拉着碗里的米饭。

她不太敢明着反抗奶奶,也没说自己有些害怕那样的卡卡西,只好以消极怠工来表达自己的不愿意。

然后第二天一早把松果从被窝拽起来,又一个人忙活完了开店准备的奶奶,回头就见自家孙女顶着张苦大仇深的脸在门口磨磨蹭蹭地系鞋带。

她深知松果那怂的一逼的本性,不容分说拎小鸡一样把人甩出门:“还磨蹭什么,一根鞋带系了半个小时了!”

刚刚起床连早饭都没吃的松果站在街边满脸懵逼。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毕竟她连卡卡西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她肚子很饿又没有零花钱,只能漫无目的地在街边溜达,路过丸子店时被香味吸引,忍不住可怜巴巴地在门口张望。

这会儿时间尚早,店里的顾客还不多,只在角落里聚着一桌吵吵闹闹的人。

松果顺着声音瞧了两眼,一眼盯住其中的西瓜头。

松果经常跟在卡卡西身边,自然是见过凯的。

何况她就算对那个发型没印象,也会记得那人头顶黑的和卡卡西比肩的[热血,野兽,凯日天]的标签。

松果从来不敢正视这个人的脸。

她十分担心那是会一个如同泰迪般的男人,尽管她喜欢命长的人。

奶奶从小就一直教育她,有一类人就是喜欢对幼女做一些酱酱酿酿的事情,所以她要时刻保持警惕。

当然,这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此‘日天’非彼‘日天’。

她心里是万分不愿意和西瓜头说话的,无奈现实逼着她只能向他求助。

记忆力为负的凯压根儿不记得她,但听到她想找卡卡西依然热心地带她去了卡卡西经常去的第三训练场。

他们俩找过去时,卡卡西正一个人傻兮兮地站在那里盯着自己的手掌发呆。

他没注意到凯,露在外面的眼睛没什么波澜,好似已经失去了对世界的感官。

凯皱着眉刚想开口,松果已经小炮弹一样冲向卡卡西的腿。

平心而论迈特凯其实是个十分热心的人。

他一路都在亲切地展露笑容并试图和松果搭话,洁白的牙齿和头顶的[凯日天]相互辉映,吓的松果连大气都不敢喘。

她沉浸在饥饿和对[凯日天]的巨大恐惧中,一心只想寻求安全感,完全忘记原本卡卡西也在自己的害怕范围内。

她在见到卡卡西时终于放下心来,只紧紧抱着他的腿,憋憋屈屈地无声掉着眼泪豆。

这一扑带着不同往常的坚决,卡卡西下意识伸手接住她,手指在松果软糯的脸上摸到一片潮湿。

他眼神闪了闪,终于逐渐回神。

卡卡西还记得最开始召唤出帕克时他还是个小奶狗。

他那时不懂怎么照顾小狗,帕克说话也不利索,有时惹恼了他也不自知,就会被报复性地咬住手指磨牙。

一点都不疼,只觉得痒的难受。

就像现在。

他弯腰抱起松果,一边拍着小姑娘的背顺气一边无声地责问着凯。

凯被瞪的一身冷汗,拼命比划着手势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做啊什么都没做。

松果倒是哭的尽兴。

她先是抽抽搭搭地表述了自己有多想他,同时选择性忘记那会儿莫名其妙的害怕情绪,只小心翼翼地反省因为他最近心情不好,担心自己一直缠着他会被讨厌才没找他。

卡卡西拍着她的手背有些欣慰,怎么以前就没见她这么懂事过。

松果感觉到卡卡西难得一见的包容,憋了一路的情绪爆发,哭着哭着肚子还特别配合地叫起来。

这声音大的让在场的三个人都呆愣住。

松果突然就不哭了。

她红着脸小声解释,自己被奶奶赶出家门一天什么都没吃。

卡卡西一听立刻就抱着她往小吃街走,同时忍不住又瞪了凯一眼。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被迁怒的凯表示自己也很无辜——

他哪里懂这些,谁还不是个孩子呢!

大概能猜到松果为什么会一个人来找他,加上见小丫头确实哭的惨兮兮,不知道怎么哄她开心的卡卡西想来想去,最后脚下一拐去了烤肉店。

连带着同样饥肠辘辘的凯一起。

尽管他在中途无数次表达自己不想带他玩的意愿,但无论他说什么对方都能自说自话地完美的屏蔽掉。

于是一顿烤肉吃下来,松果就把对凯那莫名其妙的害怕丢到了脑后。

并在发现凯的眼里只有卡卡西以后彻底对他放下心来。

……等等,果然还是不能安心!

难,难道卡卡西以后会变成单身狗的原因也有他一分功劳吗?

松果看向正在比拼食量的俩人,目光不自觉变得异常微妙。

正忙着胡吃海塞的凯浑身一抖,在继被卡卡西迁怒之后又体会到了什么叫坐立难安。

这种陌生的情绪非常影响他的发挥,最终以一盘之差输掉了这次的比赛。

被迫请了两个人吃饭,其中的大部分款项还是凯擅自和他比赛的支出,因此特别不爽的的卡卡西在心里暗自给松果竖了个大拇指。

之前那小小的别扭似乎没对两人的关系造成什么影响。

松果也是直到许久以后才明白,那时的情绪并不是恐惧,而是被人拒绝靠近便不敢再进一步的胆怯。

但那时候的她哪儿懂呢。

没了烦心事儿的她很快又恢复到了从前到处缠着卡卡西的日常里。

只是因为始终记得卡卡西那天的眼神,在某些事情开始变得小心翼翼。

别说卡卡西不是那种会找人倾诉的类型,就算他是,也不会跟个豆大的孩子讲。

她只是单纯的认为卡卡西需要陪伴。

所以做的最多就是缠着他撒娇耍赖,遵嘱着奶奶的吩咐尽量不让他落单,却还是亲眼见到卡卡西一天天沉默下去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波风水门成了影。

继任典礼那天她因为个头矮小什么也看不见,便获得了可以骑在卡卡西肩上观看的荣誉。

虽然他那小身板也没有多少用处,可松果难得聪明一次什么也没说。

波风水门应该是木叶史上最帅的影了。

能把毫无亮点的御神袍穿的玉树临风的人,找遍木叶的历史大概也只有他一个。

松果反而有些忧愁,她没办法把视线从那人头顶逐渐变白的标签上挪开。

因为那意味着这个人的时间也快到了。

但对卡卡西来说这大概是这段时间难得值得高兴的事。

他甚至好心情地给松果指着四代目身边的红发女子,说那是水门老师的妻子玖辛奈大人。

松果乖巧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向位红发美人,抿了抿嘴唇,只在心底更加可怜卡卡西。

他的身边……

就没有一个能活得长的人啊。

延伸阅读

树塘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nvs7.shtml
树塘车载DVD加盟总店经销批发的汽车用品、汽车改装、汽车摆件、汽车香水、汽车挂件、汽

秒登高精心打造运动自行车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pfdy.shtml
想开店做生意,自己做老板?发现传统行业已经“人满为患”竞争激烈?苦恼自己想到的别人早

金康尼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ni9h.shtml
深圳市金康尼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研发、生产、销售净水机产品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

人人乐超市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bhye.shtml
人人乐连锁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为002336)前身为深圳市人人乐连锁商业有

锦缘珠宝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6b01.shtml
锦缘珠宝隶属于锦缘珠宝连锁有限公司,位于成都,创始于1989年,连锁日常经营是有一套

车感觉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usjt.shtml
车感觉汽车美容,引进英国先进的产品及工艺技术,其优良的产品,先进的技术、庞大的连锁服

幸福超市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sghv.shtml
幸福荣耀(北京)超市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金1000万元,是北京市一家新兴

赐奔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d1ei.shtml
赐奔宠物用品是宠物用品、宠物牵引绳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百莲凯养发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seyr.shtml
百莲凯产品拥有着这么多的认证和荣誉。百莲凯产品是健康安全的产品,也是女人美容养颜的选

君子莱加盟  http://www.mazeres-avocat.com/xwew.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君威风流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二卷巫梦第九章圣猴图腾悟空不带一丝波动的声音传出:“未来的世界将要有大变故,本巫不得不离开寻找部族的生路,如果一味的窝身于族地,部族的毁灭迟早降临!放心,图腾留有本巫的一缕巫念,只要部族有事,本巫随时会回来的!”族长龙翼闻言才稍许放下心来,不确定的问道:“巫,您是否需要子民们做些什么?!”“嗯,是

  • 灵气复苏:世界有妖魔之伪校园文(7)

    “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们了!”慕容浩刚一进教室,便对教室里某一桌正在恩爱的情侣说道,然后回到自己位置上随便收拾了下东西后,便潇洒的走出了教室。“这……”教室里有些人还想看好戏呢,但见到这不按套路出牌的慕容浩,都纷纷怀疑是不是他的脑子坏掉了还是干嘛了。“住口!本少爷的脑子才没有坏掉!你们个个才

  • 火影降临鬼灭之刃之一百遍阿,一百遍(6)

    谁会去想,卓武嘴里的“吃点小苦”是相对于自己的变态身体来讲的。这种痛苦,给庞勇这位只是从事没事来海边走走的运动初哥而言,留下的印象绝对是刻骨铭心。事情是这样的。庞勇一吼完“我学!!”两个字,卓武就说了句让他喷饭的话:“想学,可以,不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学身法之前,你先得把身体锻炼好了,如果身体不好,

  • 我有无尽本源第一章在线阅读

    2003年,NBA选秀于北京时间6月27日上午,在美国纽约麦迪逊花园广场举行。此时一身西服的刘晨烨紧张万分,他从CBA已经打出一番天地,早已成为了华夏的篮球巨星,可现在却在为被一支球队选中而发愁。刘晨烨,25岁,身高198cm,体重88kg,司职得分后卫,弹跳力高,速度快这些他在CBA立足的能力在如

  • 陌上花开宁可缓缓归别墅

    段瑞沿着小径走进别墅的走廊,很快就发现铺满瓷砖的地面有几滴血。在往门走去又见一滩血。这些血断断续续的从小径延申到别墅门口。像极了一条弯弯曲曲的蛇。段瑞看了看其他人,低声说:“如果这条血线是受害者留下的,为什么他的干涸程度是由外而内,应该是别墅门口的血先干涸才对,难道是凶手在其他地方杀了被害人,移尸这

  • 弑神魂牌在线阅读跟踪事件

    “吶呐,我说,那就是女队新来的教练吗?”直到手冢国光和七海雪茉离开了好一会儿,菊丸英二才好奇的小声问着身边的正选们。乾贞治竖起手指顶了顶他的黑框眼镜,“好像手冢和她认识的样子。”镜片霎时间反个光,他一手拿着笔记本,一手拿着笔,在不停的写着。桃城武瞥了一眼,看到乾贞治记录的:手冢和新来的女队教练一起回

  • 魂师王SoulDrive之无人光顾的小摊【求收藏!】

    “轻语啊,今天怎么那么晚?还无精打采的。”几个大妈正在大院里唠嗑八卦呢,见到叶轻语出来,好奇的问道。“嗯,睡过头了呢。”叶轻语点了点头,解释了句。但脚步却没有停下,继续推着车子走。“你们说这叶轻语不是之前在做那啥吧?无精打采的。”“不可能吧?他不是没有女朋友吗?”“不是还有个姓五的嘛?”“嚯!你真是

  • 原来是猫妖啊第6章在线阅读

    安定刚踏进校门就看到了前面走着的那对男女,女的漂亮可爱,男的跟天使一般迷人。女孩子笑着在说什么,还略微带着点手势,男孩专注的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男孩就是沈卿,女孩就是安定在沈卿家阳台上看到的那个漂亮可爱的女孩。沈卿今天穿了一身牛仔,这么俗不可耐的装扮加上沈卿的黄头发,显得异样的帅气。看着沈卿专注的

  • 精灵新世代在线阅读第10节

    大堰秘境中有各种凶兽和异兽,天材地宝无数,但是同样的,危险系数也很高,就算是筑基期的妖修进入其中,陨落在其中也并不稀奇。每次开启,修炼学院和甲鱼一族各自派出修士前往,以往都没有派遣学员前往的先例,因为不论修炼学院的学员,还是甲鱼一族子侄辈实力相对都有些弱,进入其中风险性实在太大。“正是大堰秘境!”龟

  • 诡事组在线阅读第四节

    羽晨用尽全力挺剑便刺,只见蔡啸雷面前红光一闪,羽晨感觉一股强烈的推力从剑上传来,他急忙变招,削向蔡啸雷的膝盖,蔡啸雷剑尖反撩,“叮当”一声,羽晨振的手腕微微发麻,长剑差点脱手而出。蔡啸雷脸色一变道:“没修炼剑气,竟然没有被我磕飞,你身体的力量还真不小,下面让你看看拥有剑气是什么样子。”说罢,他剑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