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宋明录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木瓜三闲 来源:纵横中文网

吴馨岚望着澈芳坚定的眼神,终究咬了咬牙,点点头。“好,姑姑不会用笔,我来画。”她用缠臂金箍住了长袖,握起笔颤颤巍巍地举到江采萍的画像上。

画像栩栩如生,只见一位美人慵懒坐在树前,满含情致地望着树梢。澈芳在旁再三催促,吴馨岚想起自己曾经经受的脱发之厄,终于坚定了下笔的决心。

她在江采萍的左右脸上,分别点了数笔。一眼望去,美人便成了麻脸。

画毕,她愣愣坐着不动,嘴里念叨着,“姑姑,我害了人了,我害了人了。”澈芳赶紧抢了她手里的笔,放回原处。又轻轻在画上把墨迹吹干,这才把画轴卷好,插了回去。

澈芳转身握住吴馨岚的手,“小姐,记住。咱们什么都没做。”画师去而复返,澈芳强自笑道,“小姐许是有些受风,身子冷得很,还请画师快些吧。”画师诺诺应了。

次日正午,李隆基正于南熏殿小憩,高力士得空出来,便有小宦官过来道,“阿爷,画像已经做好。您是先看过再呈给陛下?”高力士直了腰,“走吧,我先瞧过一遍。”高力士走到侧殿,一张一张画看过,直到看到江采萍的画像,一看之下大惊失色。

高力士最初是见过江采萍的,江采萍也是他私以为最能够吸引陛下的女子。而今一见画像,虽是美态依旧,可却面目上尽是痣点。高力士卷了画,顾不得太多,直奔着掖庭宫江采萍的住处去了。

不料,江采萍亦在午睡。冬蕊一边让寒香唤起江采萍,一边请高力士在正厅坐等。“阿爷此时前来,又这样匆忙,可是找小姐有事?”高力士急着回去侍奉皇帝,见冬蕊也是个知事的,便把手头的画一展。

“江小姐可是出了疹病,为何画中之人是如此模样呢?”冬蕊见画大惊道,“小姐好好的,这画当时画完还不是这样子,怎么就突然多了这么多痣点在脸上?”转念说道,“阿爷,是谁想让小姐这样出丑?”

高力士在宫中久经风雨,见状知道是受人暗害了,转头命身后的小宦官道,“去查。”心中却十分焦急。自从武惠妃死后,陛下一直闷闷不乐。自己奉命去江南为陛下采纳民女,正巧遇见江采萍。

高力士初见江采萍便惊为天人,又觉得江采萍的面容恍惚间有武惠妃的棱角,不由得大喜,心想此女必得陛下欢心。可如今画像受损,难被陛下所见,可见是没福气的。

转头正欲离开,却见墙上挂着一幅寒梅图,图中的寒梅远看如窈窕淑女,近看却是气度高华的凌寒之花。心想宫中画师多好富丽之景,想必不是出自画师之手。

高力士不由得惑道,“这是?”冬蕊见高力士指向的正是昨日小姐所画的寒梅图,便道,“此画是小姐无事涂鸦之作,让阿爷见笑了。”

高力士灵机一动,笑道,“这幅画风骨不同,想必陛下会喜欢,不如就用它代替江小姐的画像呈给陛下,姑娘说可好?”冬蕊心知这是高力士意欲帮小姐,只是不知小姐是否同意,于是犹犹豫豫间不敢答话。

高力士只呵呵一笑,身后早有宦官摘了画捧在手里。高力士这才冲着冬蕊笑道,“还请姑娘转告,若是有出头之日,别忘了今日换画之义。”

等到江采萍更衣走出之时,高力士早已离去。冬蕊简单几句话把事情说了,江采萍不禁苦笑道,“高大臣果然聪明。越是朦胧不清越让人惦念,想必陛下一定会认识我了。”

抬头见冬蕊忐忑不敢说话,江采萍轻声安慰道,“这也是早晚的事,你不必自责。”话这样说,心里却有些愀然,想起自己尚未从一池情沼中解脱,就又陷入另一漩涡。当真不是哪个是缘,哪个是孽。

寒香却在一旁瞧见了高力士落下的那副满是痣点的画,“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冬蕊有些不乐道,“这还瞧不明白,定是有人见小姐美貌,心中嫉妒,这才想害小姐。”寒香怒道,“这可不行,我要查查去。”

另一旁,李隆基从宫女捧着的铜盆清水里浣了手,另一旁高力士早把几幅画铺开放好。

李隆基一幅幅看过,看至江采萍的寒梅图时不由得瞥了高力士一眼会心笑道,“你这老家伙,倒是学会投机取巧了。这是这位秀女亲手画的?”

高力士讪讪笑笑,点头称是。李隆基望着寒梅图,一棵寒梅若隐若无间生长在雾霭之中,挺立的枝干如素腰袅袅,寒梅红蕊仿佛伊人的朱唇丹心。

李隆基再读诗时,哈哈笑道,“好,好一个香飘十里长。只是寒梅既有如此气节青骨,何必在这山上独自清冷寂寞呢?高力士,传朕的旨意,封江采萍为梅婕妤,赐居迎翠殿。”

高力士在旁应道,“是,谨遵圣命。那么其它的几位秀女?”“你的眼光不差,颇有几个好的。吴氏、钟氏出身不高,封作美人即可。阎氏、柳氏即才人。其余人就先留在掖庭吧。住所交给华妃与钱妃定就好。”

“是,恭贺陛下喜得梅香。”

李隆基瞥了高力士一眼,说道,“翠字太俗,改迎翠殿为临湘殿。”

江采萍一举封婕妤的消息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后宫中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公元725年,王皇后过世。此后唐明皇再未立过皇后。公元740年,武惠妃逝。武惠妃在世时权势显赫如皇后,执掌六宫事。此时,刘华妃与钱妃共商六宫事。

华妃刘氏,因育有三女而深得帝心,善权谋,恋权势。钱妃属原赵丽妃一党,赵丽妃受武惠妃陷害死后,钱妃深以武惠妃为恨,心直口快亦心狠手辣。

除此以外,武贤仪深得圣宠,为人难免骄矜不拘。其余人则不过尔尔。

此刻,华妃与钱妃正坐在钱妃的披霞殿中商讨新入宫妃嫔事宜。钱妃拈了一片蜜桃,可口甘甜的味道却压不住心底的酸味。“从没听说过未见其人,只因一幅梅花图而定了位分的道理。”

华妃望着忿忿的钱妃一眼,有心说道,“听掖庭的女官说,咱们这位新婕妤颇有几分武惠妃的风姿呢。”说着余光轻轻飘过钱妃,手里却看着空余宫室的细略。

钱妃果然更加忿忿,“咱们这位陛下就是慧眼识珠,念念不忘那个贱婢。”

华妃听钱妃口不择言,岔道,“陛下果然是为咱们省事的,连新婕妤的宫室都定好了。临湘殿古朴典雅,清新别致,真是好住处。”

华妃有心从两位高位才人中扶植自己的势力,故而又说道,“至于这两位才人,我的绮云殿还有空余,不如…”

钱妃拦道,“不如就让柳才人住在妹妹那里,阎才人住在我那里,不然妹妹一个人就要教育两位新才人,实在是辛苦。”

华妃心知钱妃势必会与她争抢,也不愿多加纷争,便道,“好,那另外两位美人听说都是小门小户出身的,放在别处咱们也不放心,不如就放在郭顺仪的含光殿吧。”二人此时却不再争抢,而是会心一笑。

江采萍并不知道此刻她正处在后宫的风口浪尖上,也并不知道她已是宫人口中的奇女子。她只是自自然然地接了旨,迁了住处。

此刻,她正坐在临湘殿中,殿前梁上,几只燕雀欢欢喜喜地叫着;殿中,来来往往的宫人搬运着精美的瓷器、字画。

江采萍只是木然坐着。从入宫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人。可她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只是相遇一次便有这样深的羁绊。

或许,她思念的不是他,而是那时自由自在的生活。怪不得诗经中有云,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想到这里,自己不由得厌恶这样的自己。凭什么要这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既然已经此身此处,不可转圜,为何还有为着无谓之人枉费真心呢。不,不能这样活着。

她要做自由自在的自己,要做这后宫的清风,做这后宫中的沐雨,潇洒自如,不为任何人任何事改变自己。她要爱,放肆地爱,不管此人是缘是孽,都要把握住眼前。

心念至此,听得冬蕊问道,“婕妤,你可准备好了?”江采萍笑道,“不急,缓缓图之。”冬蕊没有听清,问道,“婕妤在说什么,我是问您可准备好要召见临湘殿宫人了?”

江采萍冲着她稳稳一笑,冬蕊望着江采萍的眼神,她瞬间明白江采萍已准备好投入长安这洪流之中。而那眼神中的自信,仿佛在说这一切,都要按照我江采萍的方式来。

江采萍说道,“这些人你自己来解决就好,我要做的不是这些。另外,寒香不是说要查上次画像的事吗,催着些吧。”冬蕊点头答应。

江采萍入住临湘殿的次日,位分或高或低的妃嫔都送来贺礼,妃位上的两位钱妃与华妃,因着位分尊贵,故而贺礼也重些。一位送了安枕紫玉如意,一位送了金珐琅嵌桃小薰炉。

寒香在一旁一边对过礼单,一边碎念道,“听说武贤仪最得圣宠,送来的沉香木掐金松枝手镯极是华丽大方呢,果然是大家子出来的。”冬蕊在旁笑道,“这才入宫几日,你就巴巴收罗了这么多消息,可见是总爱和那起子碎嘴子长舌妇说话的。”

寒香哼了一声只作不理。江采萍在旁说道,“金玉之物也就罢了,要是有书画一类的倒可以给我瞧瞧。”冬蕊一向心细,说道,“方才我都看过了,除了郭顺仪与吴美人没送来贺礼外,其余都送了。

其中只有杜美人送来的是一幅墨梅图,听说是万春公主亲自画的。另外柳才人送来的是手抄祈福经书。”江采萍点点头,“这些瞧瞧也就罢了,难得是有人懂得投其所好的道理,可见是聪明人。”

冬蕊道,“只是婕妤,这吴美人和咱们是同乡,又一路同行。怎么没送来贺礼呢?”江采萍一笑,“你问问寒香。”

寒香望着冬蕊说道,“之前我查谁动过婕妤的画像。画师自然是没问题的。我打听到,婕妤排在第一个,剩下的四位都是在婕妤后头。只是其余四位选的地方皆是人多热闹,又富丽堂皇的。

人多眼杂,她们自然不敢对画动手脚。而只有吴美人选的是远在宫室西南角的夹竹桃树下。也就是说,吴美人是最可能对这些画动手脚的。”

冬蕊惑道,“吴美人和婕妤不是挺好的吗?婕妤还送过一幅字画给她。”江采萍捋了捋裙子的褶皱道,“咱们一路同行的时候,她最初见我是欢欢喜喜。

而后来一起礼仪教引的时候,她望着我的眼神虽然还是欢快依旧,却多了一份嫉恨。她心性单纯,想必是受人蛊惑。寒香,我让你送过去的话,你可跟她说了?”

寒香正色道,“我恭恭敬敬的拜见了吴美人,对她说,‘本是同乡生,相煎何太急’。她听了这话先是惊慌,又镇定下来含笑不说话,可我瞧着眼神里竟有些不甘心地怨恨的样子。”

江采萍无奈笑笑,“你们想法子回礼吧,吴美人那里等我一切安稳下来了,再与她详谈。”

时光流淌过临湘殿,日日的宫廷生活江采萍渐渐已觉习惯。只是偶尔想起家中父母亲与弟弟才有些黯然。而此时,宫中略得脸的妃嫔都已来亲自看望过这位未获圣宠先居高位的梅婕妤。

江采萍虽然不喜迎来送往之事,但也没缺少礼数。而后宫众多妃嫔,纵然不乏天姿国色,却也都艳羡着新婕妤的倾城容貌与举止有礼。可是,李隆基因为政务繁忙并未见到江采萍,直至那日七夕夜宴。

延伸阅读

染香扇在线阅读我要你死!  http://www.bspai.cn/nn24.shtml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对于凌风来说却如同一个小时般漫长。蚊子死了,他死了,他为了保护我死

诸天至尊皇帝系统开坛招魂  http://www.bspai.cn/sx14.shtml
晚上十点。“师傅,你说这晚上的环境,是不是很利于我们开坛呢?”我看向漆黑的天空,哦不

大秦帝国之狼召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bspai.cn/p7g3.shtml
照道理来说至此杜喻和齐伟之间是不应该再有任何交集的,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但世

通天符道之永不会忘记这一天(8)  http://www.bspai.cn/enn.shtml
1光影莽莽,霓虹漫天,我曾在一列火车上,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遭遇了各式各样的事,看到

异种之母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bspai.cn/ngau.shtml
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俗是俗了点,但话糙理不糙,一句话能够变成‘老

反派,弱小无助可怜(穿书)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bspai.cn/p0lz.shtml
12500!这就是叶龙在常态力量下,聚满气时的战斗力指数。在龙珠世界,这种级别的力量

御神箓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bspai.cn/s1f7.shtml
此时关于使用万花筒说明的系统简介也清晰在耳,“以每小时为单位,施展万花筒写轮眼会造成

福安街22号在线阅读跌倒,尴尬  http://www.bspai.cn/69ai.shtml
跟随他走到王府门口,“王爷,王妃。”守卫在门前的士兵毕恭毕敬地喊着,落倾染微笑地对他

漫威之我是大魔王行军途中  http://www.bspai.cn/sv7k.shtml
由于程处默的兵器太重,所以他只能和步兵一起行军。还好他力气大,倒也没觉得累。整个行军

最强铸剑师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bspai.cn/nc0j.shtml
看到沐阴果的一瞬间,众人精神都不禁为之一振,之前一路的辛苦可算没有白受。“各位稍后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封神魔道之牛车上的热闹(2)

    细细密密的春雨下着,带来阵阵的寒意,乡间的小路坑坑洼洼的,牛车走在上面,伴随着阵阵颠簸。楚晓昱紧挨着几个妇人,随着牛车摇摇摆摆。这时候更能看出楚晓昱的娇生惯养了,整个人娇小柔弱,简直不像是村里的人,反而像是哪家的小姐一般,要不是身上的衣物实在是有些破旧,那些大婶子都不愿挨着她,生怕得罪贵人。路上很安

  • 我在都市制造神R

    在进入ela后,我们见到了里中由希所说的“润子酱”的樱庭润子小姐。据里中说的“带领学生班的英语老师”,如果接下来我正式决定在这里上课的话,就是由她来进行教学。不过ela难道背后是个牛郎店吗……我看着一个外国人对着一群中年妇女抛出飞吻,一时目瞪口呆。“他也是这里的老师,”蜂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旁边,

  • 网游仙侠之偷天神盗之孤鸿于飞(下)

    待回到城中,劳作的人们陆续归家,屋顶上炊烟袅袅,赤灵先将紫萍送回家中,其父不住埋怨她为何这么不小心,紫萍毫不在乎,索性来个充耳不闻.赤灵取来手巾在水缸里浸得shi了,想要给紫萍扎在脚伤处紫萍见父亲在侧,心中一阵惶恐,忙shen手接过,自己亲手敷上凉冰冰的,止痛不少,.至于在山洞中所遇干尸流沙之事,二

  • 暗夜救世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艾伦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他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可以发出如此奇异的光芒,还会平空消失不见。他直起身,再次甩甩头发,瞪大了双眼,满脸疑惑的盯着刚才发光的地方仔细看,可任凭他再怎么看,那里依然没有一丝光再亮起来,只能看到自己在水面上黑黑的倒影。这让他不禁怀疑自己刚才看到的是不是幻觉。可是他又转念一想,不可

  • 假面骑士之开拓者在线阅读吃醋的天帝

    龙君泽弯腰把鸟笼提了起来,看着里面胖了大一圈的小红鸟,挑挑眉,“怎么,是要逃跑?”小红鸟:“……”辰寰跑上前去,苦着脸低头认错,“陛下误会了,是我在……刑讯它,对,刑讯它,我把它的鸟笼扔出去了,它抵不住伤害才会变大了一些。”龙君泽略有怀疑的打量他一圈,“真是这样?”辰寰点头啊点头,“是这样的没错。”

  • 神本纪之绿茶和芝麻儿(上)

    旭东今天一大早就领着黑娃去东门接人,说是接人,但其实就是去凑个热闹。“黑娃,等会儿要是看见那家伙了,你就用这些臭鸡蛋朝他脸上丢,还有这些鸡屎...这些可是我好不容易搞到的,你可得砸准点...”旭东咬牙切齿的对黑娃说道。黑娃的脑袋瓜子似乎不太够用,不是说今天来的是贵客吗,怎么像是和自己少爷有杀父之仇似

  • 致陆太太在线阅读第3章

    晚上五点半,陌凉将屋子收拾的差不多时,离笙说话了:“哎!那谁,嗯~今天你帮我收拾屋子辛苦了,这样吧!为了犒劳你!我决定!晚餐我请客!”陌凉狐疑的瞥了一眼离笙:“你说的是真的?”离笙:“当然了,我顾离笙说话算话,说吧!你今晚想吃什么口味的方便面,我都帮你去买!”说完还一脸“我是不是很仗义”的表情看着陌

  • 我有神奇仓库系统事了

    静谧的黑暗空间里,孩童看着一言不发的林寒,蠕声道,“道友…若…不信与我,可以…在我的…灵核上…烙上神识印记,不过…在这之前,道友还需要…将我那…灵核之中的…噬神蛊…逼出去。”林寒神色动容,记得林寒在典籍中曾经看到,此蛊乃是一浑身乳白色的角虫,专门以吞元神之物为生,不过它更大的优点在于认主之后便会与主

  • 摇漾双世第6章在线阅读

    (读者大大们多多滴投推荐票,我快快滴写。天衣无缝的合作,难道不是咩?)话说当下,九天蛛与夜孤寒被一个极为恐怖的小孩逼退在一处浓雾根前,一副无路可逃的情景。浓雾本身并不具备攻击力,但翻过这片浓雾,便是在江湖上传得颇有名气的“江南尸王”!传说,江南尸王一现身,万鬼尊其为王,从精怪怨魂到千年的深山尸妖,无

  • 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药医不死病,卦算有缘人(上)

    翌日清晨,轻尘起了个大早。跟做晨课的老道士道了谢,出门来到林中无人处,修炼了半个时辰道经八式,便下山往城里人多的地方去。四月的清晨,本应春风和煦、百花齐放才是。但由于降龙城位处北冥寒渊大陆极南,早晚仍带着少许寒意,反倒少了姹紫嫣红的景象。翌日清晨,轻尘起了个大早。跟做晨课的老道士道了谢,出门来到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