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全能天王面瘫患者

作者:无殇风月 来源:飞卢小说网

青瑜一开始还真以为不过像老板说的那样,顺路把这个包裹带过去一下就完了。可谁知一看了那面单上的地址,差点没晕过去。

老板还真是能胡扯,一个是住在城东较为偏僻的在水一方,一个是住在城南最繁华地段的海外海名邸苑,都快横穿过大半个城市了。

估摸着在老板他老人家模糊的概念里,只要是还住在这座城市,面对陈大少爷的胡搅蛮缠,不顺路也只能是顺路了。

不过下班急急忙忙赶地铁的时候,映雪忽然打电话来约青瑜一起去吃小肥羊火锅。这大热天的去吃火锅,也不知道映雪那姑娘又是哪根筋搭错了,不过对于有人请客吃饭,青瑜一向都是来者不拒的。

捏着手心里的那个灰不溜秋的小包裹,青瑜忽然觉得自己干嘛傻不啦叽地饿着肚子专门给这个骚包送快递去呢?反正他说的是今天必须把快递给他送过去,只要是午夜十二点之前送到他手上,谅他屁也不敢多放一个。

好久没来小肥羊了,连店铺的招牌也换了个更花里胡哨的。坐在烟熏火燎的火锅店里,映雪跟看怪物似地盯着桌子上的那个早已被青瑜攥的皱巴巴的小包裹。不知道是不是被公司里的那群大惊小怪的客服给真的吓唬到了,一路上都没敢把这位大仙的包裹放在包里,生怕被谁给偷了去。

“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偏偏要今天非得送过去。我说又不是生鲜冷冻或是活的东西,明天送行不行,还说要投诉我,简直神经病一枚。”手心里攥出涔涔的汗意,在办公室里不敢做声,也只能在映雪面前小小抱怨一下。

映雪也嫌弃似地翘起两根手指翻看着面单上的蛛丝马迹,“搞不好就是些见不得人的**用品,面单上是东西也没写,”映雪叨叨着,继续念着面单上收件人一栏的名字,“汉尼拔不是待宰的羔羊……咝咝,汉尼拔,汉尼拔,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哦,对了,”映雪一拍脑袋瓜子,恍然大悟地说道,“我猜得没错,就是一变态。”

青瑜的心陡然一惊,《沉默的羔羊》里那个喜欢吃人心肝的变态医生不正好叫汉尼拔嘛!

“阿瑜,我跟你说,你这大晚上可千万不能一个人送过去,万一他要扒个人皮下来做个标本什么的,咦……想想都恐怖……”

青瑜打小一个人从那么多坟头走过都没有怕过,可是被映雪嘘地不禁在心里也打了个寒颤。

可是老板下达的任务又不能不完成,要不然工作泡汤了,对青瑜来说真是比扒皮还恐怖。

硬着头皮,青瑜还是深吸了坐了去城南的那一班地铁。其实上下班挤地铁已经让青瑜非常疲惫了,在灯火阑珊的车厢里,青瑜重新看了看那面单上的名字,忽然叹了一口气,他汉尼拔当然不是待宰的羔羊,恐怕她宋青瑜才是天底下最傻的待宰的羔羊了。

地铁到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按着面单上的地址,青瑜对这一带别墅区并不是很熟。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对的门牌号,可是就在按门铃的那一刹那,青瑜忽然有了片刻的犹豫,有些画面跟看电影似地从脑子里掠过,手术台上的解剖,变态医生伸着长长的舌头舔着那血淋淋的人的肝脏,连环杀手把扒下来的人皮用缝纫机给自己做了一件衣裳……就怪映雪那天非要拉着她去看这部电影,想想这些画面就让人醉了,可是她似乎更不想看见的是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老板的

那张阴晴不定的面孔。

深吸一口气,咬咬牙,青瑜终于鼓起勇气来按响了门铃,可是半天没人来开门,青瑜正犹豫要不要给他打一个电话过去,门忽然“哗啦”一声开了,一股刺鼻的杀虫剂的味道差点让青瑜呛出了眼泪。

青瑜的心陡然提到了嗓子眼上,连头都没抬,直接把快递扔那人手上赶紧撒丫子溜人。

可谁知刚转身想溜的时候,那人却忽然开口说话了,那声音虽然冷得像从冰窖里出来一般,可青瑜怎么觉得有点耳熟呢,“站住,请问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快递公司客服的态度?我做的是到付,如果内部物品有损坏的话,我可以有权选择拒收。”

果然是一只难伺候的刺儿头,不过他一提起来到付,青瑜差点没被自己的粗心大意给害死,好歹也是两千块钱地到付呢,她才做客服没多久,那想起来这一茬。

“呃,那个,那个……”青瑜从自己的脚尖一直看到他的脸尖,继续往上,这身段,这副肩膀,还有那张脸,青瑜差点惊叫地没跳起来,“是你,你你你……“青瑜火冒三丈地指着他高挺的鼻梁,”那天撞了我开车逃了就以为可以没事了吗?喂,我的医药费你总该赔给我,一共是两千五百八十块……”青瑜手一摊狮子大开口,迅速进入角色。

陈起桢并不惊讶,也不去理会,他只是慢条斯稳地从笔筒里拿出一把剪刀,将快递的外面那个包装袋剪开,仔细地看东西有没有破损。

青瑜见半天他都没有反应,气得直跺脚,可是好奇心又驱使她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买了什么东西,会不会就像映雪说的那样,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觑着眼儿,踮着脚尖,可谁知这家伙海拔太高,又背过身去,青瑜瞅不见。

只听得半天那家伙才幽幽地说了一句,“首先,请注意你的措辞,当时我并没有逃,监控录像记录地一清二楚,第二,我说过我的律师会全权代理这件事,但你没有起诉,还有第三,”他转过身来,再一次警告似地对青瑜批评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侵犯他人隐私权,情节较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管好自己的眼,还有,嘴。”

青瑜顿时被他说得瞠目结舌,这算是哪门子的歪理,可这毒舌的家伙压根就没给青瑜辩驳的机会,“支付宝有没有?现在我身上没有现金,到付款我会直接转账给你。”

霸道,毒舌,腹黑,傲娇的自恋狂,青瑜气得差点就要吐血。可是忽然想起来,来得路上的时候

天就有点隐隐想要下雨的意思,天气预报说会有一场暴风雨,她不想跟她耗下去,索性想要直接走人,却忽然又被他叫住了。

陈起桢将撕下来签了名字的快递面单递到青瑜的手上,依旧冷冷说道,“做不了就别做这一行,成千上万的人挤破脑袋还想要端这碗饭,哦,对了,差点忘了你的主业就是坑蒙拐骗,不过不要紧,想学好也不是不能,有空的时候多报几节法律的培训课,对你有好处。”

就在青瑜直起脖子想要反驳回去的时候,忽然一声响亮的炸雷把她吓得倏地一惊,他递面单到她手上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她身子的颤抖,抬起眼皮,有些懒懒地问道,“你怕雷?”

青瑜给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就算是变态的汉尼拔医生也比这讨人厌的家伙好一千倍一万倍。

青瑜转身要走,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批阅文件的陈起桢忽然说道,“两分钟过后会有一场暴雨,鞋架上有把伞,LV新款的,弄坏了你也赔不起,明天我会让我的秘书去你们公司去取。“

切,谁稀罕,青瑜连搭理一句的意愿也没有,直接径直地下了楼。

天气闷热地像一口大铁锅,下雨前的预兆,又一个炸雷响了起来,青瑜正准备撒丫子跑去坐车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是一条短信,“楼下旁边的便利店有伞卖,兜里没钱暂时记在我账上,支付宝转账给我就行,别谢我,当做上次撞了你没有道歉的赔礼。”

青瑜气得“呼哧呼哧”的,一口老血闷在喉咙里差点没吐出来,这个讨厌自私外加面瘫的家伙,他真以为他是谁啊?

不过*气归*气,犯不着自己跟自己过不去。青瑜从身上斜挎包里掏了半天终于凑够了二十几块钱在旁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把伞,外加买了一杯柳橙汁消火。

说时迟那时快,在最后一声惊雷里暴风雨终于如山倒一般铺天盖地袭了过来,像这种骤然而起的扫风雨,即使打了伞,浑身还是被淋湿了,不过好在夏季的雨水来得急去得也急。青瑜绕了大半个城市过去,又绕了大半个城市回来,到家的时候都快十二点多了。

真是撞了鬼了,本来上了一天班就有够累了,还被这家伙呼来唤去的当丫鬟使唤。算起来那陈起桢也算是个一表人才的青年才俊,怎么那脾气就跟全世界都被他踩在脚底下似地呢,一身名牌就了不起啊,有钱就了不起啊。

青瑜越想越生气,索性把脑海里陈起桢的模样脑补成一只乌龟的样子画在了浴室的镜子上,然后竖起中指对着自己的得意作品咬牙切地恨恨道,“别让我再撞见你。”

青瑜没什么其他的本事,不过自己安慰自己的本事倒是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其实还是后悔当时留支付宝账号给他的时候就应该给另外一个□□邮箱的,然而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期待会发生点什么,竟然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的手机号报给了那个家伙。

看着收件箱里那个家伙发来的短信,再想想那副面瘫欠揍的表情,青瑜忽然觉得说不定哪天这个就能成为呈堂证物呢!

青瑜拨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原来以为自己又会失眠了,可谁知这个晚上青瑜睡得格外地香甜,从未有过的香甜。

延伸阅读

临世之军之我现在这么弱,怎么打死盘古?  http://www.0foo.cn/6xlf.shtml
“大梦几千秋!是耶?非耶?”浩浩荡荡的混沌之中,这是一切的起始,亦是一切的终结。这是

妖爵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0foo.cn/uiat.shtml
转眼间过了两天,凌如雪的脚伤基本痊愈了。她可以不用轮椅走路也不会觉得痛了,只是尹北流

我!红云绝不上鸿蒙金榜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0foo.cn/xtjn.shtml
苏爽没时间舔颜,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有人追我!”男人转脸看了看不远处的顾宅,还有几

洪荒:我要当天帝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0foo.cn/x6cu.shtml
“老鬼,你给我输的什么东西?”赵西和看看输液瓶,再看看老鬼手里的茶杯,一样的墨绿色。

控元者在线阅读吃饭  http://www.0foo.cn/xuum.shtml
顾北辰打开门手里拿着饭盒,看到三个人同时看他,把他吓的差点把中的饭盒扔掉。关上门后尴

花踪蝶影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0foo.cn/bu12.shtml
纽约的夜里总是灯火通明,各种灯的光芒硬是将黑夜变得宛若白昼,就像是一座不夜城。而在这

原综穿之地球拯救者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0foo.cn/bhej.shtml
又是一年夏天。天气炎热日光铺满大地,树上的蝉鸣嘹亮,连风吹过来也是闷闷热热的。房子里

我有八重人格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0foo.cn/ns6m.shtml
当宇宙中的人类文明发展到超高级阶段时,不仅寿命获得极大的延伸,而且健康状况也会得到最

宗主没有想那么多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0foo.cn/ybvu.shtml
虽自幼性格便是顽劣不堪,但好在也是掌门之女,聘请了不少的教师先生来管教她。时间不长就

清穿之盛宠皇贵妃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0foo.cn/99q.shtml
回到总裁办公室的洛文曦悠然自得的喝咖啡,冷奕辰无奈只好发问:“唐有说什么吗?”“没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怒哮之这大明是朕的!(2)

    “啊?”蹇义心中骤然一惊,他不留痕迹地看了眼龙椅上的朱祁镇,暗暗吞了一口唾沫:“启禀陛下,这大明的天下,这大明江山,自然是陛下您的!”被朱祁镇冷漠的眼神俯视,哪怕蹇义是四朝元老,资历深厚,此时也是不免一阵心悸。他慌忙回应。蹇义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名九岁的孩童,竟能有着这般犀利漠然的眼神,能让他不敢与

  • 折花岁寒上在线阅读她已经决定要走了

    阮昕找遍了家里,没有退烧药。她连忙去楼下二十四小时药店买了退烧药回来,家里热水都没烧,急忙忙烧了点水。放在冷水里退温。喂他的时候最麻烦,叫都叫不醒,浑身滚烫,把她急得不行,折腾了好一会,迷迷糊糊间,他总算把药吞了下去。季洋在发高烧,她哪里敢睡?坐在地上守着他,最后困到不行,就会趴着眯一会,也不敢熟睡

  • 关于一五五五年的一场战争在线阅读第五章

    是夜,某处山头。白渔正拿着一只野鸡在火堆上翻转,烧烤。野鸡是柳河考虑到白渔是个凡人随手打的。只是让白渔苦恼的是。没有调料!要是早知道这样,就该带点盐什么调味料的啦。这样可不好吃。柳河盘坐在树下打坐。“师哥,你要吃吗?”白渔问道。“不用,我虽未辟谷。但也不吃这荤腥食物。”柳河回道。白渔也不是多饿,毕竟

  • 怀了霸道总裁的崽后第八章在线阅读

    宁儿叽叽喳喳与程锦说了一番村里人解气的表情之后,见着程锦对此似乎不很热衷,反而是反复研究手中的东西。那是从前锁在箱子底部不会拿出来动用半分的东西,一根根金针,从粗到细将近半百。程锦一边研究着,面上的表情既惊又喜,这些金针,可是千年难得一遇,一整套下来,是一副完整的治疗工具,程锦虽是法医,但是医者都有

  • 老太我不追星初战

    王灵穿戴好后出发去学校,刚出巷子,只感觉不寒而栗,猛的一回头发现一个男人好像在冲着自己笑,但男人面色极其苍白,不像是活人。但是王灵也不得不继续赶往学校了,再不去就坐不上公交车了。刚上公交车,王灵心想:“面色苍白,十指相交,极其的瘦但看似并没有任何不适.....我真碰见鬼啥的了?可我在他身上也感受不到

  • 傲世诸天在线阅读昏迷,凤鸣决出世

    付一诺昏昏迷迷的只觉得自己身处云端中,身下是柔软的草地,付一诺不知道自己这是昏迷了多久,她只知道,现在的她,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位了一样。突然,嘴边出现了一缕清泉,付一诺只是凭着直觉在不停的吸允,等付一诺觉得自己已经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清泉也停下了供给。动动手指,付一诺慢慢的睁开的眼睛,这一眼实在是吓到了

  • 重生之有木香苒苒第一章

    夏天日长夜短,早上六点多钟,太阳虽然早已经出来了,街上的人却依旧寥寥无几。舒山泉一大早晨练完,一手拿着油饼,一手拎着太极剑,嘴里还叼着袋豆浆,边吃边往回走时,老远就看到安静地躺在路灯杆旁边,鼓鼓囊囊的钱包。显然,哪怕街上人不多,但这会看到钱包的人却并不是只有舒山泉一个。就在舒山泉慢悠悠走近的时候,一

  • 从零开始建造血族帝国老大,你这样装逼会没朋友的

    姬法天一看,正好两件装备,一人一件!至于卖钱,姬法天并不缺钱。“这个黄金药鼎,是我的任务物品!这把贪狼秘鈅,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我就厚颜收下了。还有两件装备,正好咱们一人一件!武器给你,法修用的,5级蓝色武器啊,很难得,是一件很不错的小极品了!”东郭浩然却摇摇头,说道:“大哥你拿着吧,如果不是你帮忙

  • 末世之铁血军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过了半日,腹内的泥蜂壳也消化完了,带来的灵气虽然很少。但是扬正倒是发现了自己的鳞片变得坚硬了许多,外表也变得更加结实了。这倒是意外之喜。鳞片、外皮的生长连带着肉体也长了些许。看着自己再次生长,长到了两尺二的扬正,已经有了些许底气。于是,扬正就开始尝试着再次外出。扬正此行准备向原本泥蜂的地盘探索,试图

  • 江东霸王传在线阅读第5节

    “她一个人回家了?”助理有些胆颤,但还是实话实说着,“好像不是回家的方向。”“派人跟着她。”傅景云命令道。助理退下了,傅景云身边立马又围上了一群人。沈安歌走到酒店外头,不顾手上彻骨的伤痛,用蛮力把戒指取了下来,往地上狠狠一扔。她现在看着这个戒指只觉得绝望和讽刺。她狠下心,转身走了一段路后,却又突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