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落尘赋第一章

作者:红尘浪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直以来,我的心像一间紧锁的壁橱,封印着耻辱的恶灵。

从某种意义来说,我喜欢九月的校园,空气中还残留着盛夏的余温,渐渐飘零的落叶将大地染成了蜂蜜色,就像包裹着奶油心的小泡芙,再将一整个包含进嘴里,慢慢融化开来,是一种带着暖意的清爽甜蜜。

虽然,我并不懂人们为什么总爱把秋天说成是萧瑟而凄凉的,但它在我的记忆中,曾经被染成了如死亡一般的暗红色。

然而,对于此刻正穿梭在中央大学法国梧桐大道的我来说,一大片梧桐叶悄然掉落在我圆圆的头顶,犹如一只小船般,轻轻滑过茶色蘑菇头短发,再从我的左肩滑下,发出沙沙的悉索声,随着“唰”的一声轻响坠落在地。

我原本想要驻足,却发现那片已经褪去了生命之色的落叶,已经被连续不断快行的步伐踩踏得支离破碎,心不由得瞬间颤抖了一下。

嘈杂的人声令我不安,在人潮急步的催促之下,我紧了紧怀抱书本的双臂,加快了步伐,逃离般奔跑起来,想要尽快脱离出人群。

因为我恐惧,恐惧人群,恐惧与人关联。

这种恐惧并不是天生的,也不是性格使然,即便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变得沉默寡言,怯懦冷淡,然而这一切都源自于我单方面的抗拒和抵触。

我的神经敏感而纤细,这同样不是指性格,说出来或许有点奇怪,我总能感觉到和这个世界完全不同的异样气息,这同样使我不安,毕竟,我并不知道它们是什么?

饶了我吧,即便是在这样秋高气爽的季节里,要让我在开学第一天,穿过人潮拥挤的校园,抵达人文学院,去参加大四新学年的第一场班会,这已经让我呼吸急促,心率加快,拼尽了全力。

不停的,不停的奔跑,能听见自己的喘息声越来越清晰,不知不觉中已经到达了指定的教室,站在教室门口,我才蓦然想起来,这是文化遗产系的机房。

我稳了稳急促的呼吸,像往常一样,用如猫步般轻盈的步子,缓慢的穿过座位间的通道,来到最后排的角落坐下。

即便是这样,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我。

因为长期的沉默,与人疏离,早已将存在感降至了零线。

然而我甜美的形象并不是不引人瞩目,只是与我搭话,空气总会突然像冻结了一般安静,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场面,渐渐地,大家便自动将我忽略。

说真的,这是我想要的结果,因为这让我觉得很轻松。

然而,这里面有一个人例外……

机位上坐着的基本上都是男生,玩着电脑,杂乱的聊着暑假的各种人生经历,而女生都去哪里了呢?

不用想也知道,她们全都簇拥在讲台旁,而被她们围在中间的我们的辅导员梅老师,正是我说的那个例外。

“哈哈哈……”

唯有欢快的笑声能听得很清晰,可以隐隐约约感觉到他们在聊暑假去了哪些地方,而梅老师似乎去了很多惊险的地方度假。

梅歌行,像诗一样的名字,他总是会温柔的说,这是“在梅花盛开的季节,踏歌而行”的意思,确实是很符合他气质的名字。

干脆利落的爽朗笑声,阳光一样和煦的温暖面容,清爽的栗色短发,总是穿白色衬衣和长裤,朴素得像从森林中走出来的不染尘埃的精灵,却难掩光芒,大多数人都能自然的被他吸引。

而这位二十五岁的年轻男老师,就像被岁月遗忘了一样,看上去竟和二十岁的我差不多大。

他和我同一年进入学校,又刚好是我所在班级的辅导员,不得不说就像命运的相遇一般。

我第一次见到梅老师是在大一入校时的新生接待处。

那时的我就像失去了太阳的月亮,完全被黑暗笼罩,连站在人群中都会浑身战栗,原本想要放弃学业,最终还是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凭借自我的意志独自来到学校报道。

可是,我根本什么都办不到,嘴唇像刚缝合的伤口,张不开嘴,巨痛难忍。

“啊,你是我们班的同学吧!”

看着我手里的通知书,男人微笑着问到。

没有等我回答,梅老师便接过了我手里的资料,查找着我的姓名。

“啊,找到了……”,然后让我按照要求签名。

自始自终没有让我说一句话,连回答都不需要,他像是看出了我内心的封闭,于是亲自带领我走完了所有流程,甚至将我送到了宿舍,替我完成了一切……

即便我始终沉默,他也能滔滔不绝……

新生自我介绍的时候,梅老师像提前准备好了台词一样,通过提问式方法,我只需作简要的回答,便顺利的完成了介绍,巧妙的避免了我的尴尬……

那,歌行,那时我就觉得,你就像是我封闭的心门的守护灵。

而那时也让我的心在某一瞬间如撕裂般的疼痛。

我能感觉到你的气息和森林的气息一样,你阳光灿烂,温柔帅气的外形,就像是小芊梦寐以求的王子。

“我喜欢的男人一定有着森林的味道,还要像阳光般温暖——”

我想起了小芊花痴般的笑脸,心里一阵抽搐。

如果小芊还活着……

“好啦,大家坐回位置上,我们开始开班会……

恭喜大家进入大四,想到这里,老师觉得真伤感啊……”

“嘁……”

一片嘘声哗然,而起哄的基本都是男生。

“哈哈哈,多余的话就不说了,今天班会只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大家……

那就是……,课程安排想必大家都看过了吧,大四基本已经没有什么课了,所以……

从现在起,你们就可以进入……实习阶段了……”

“喔……喔……”

一片欢欣雀跃,期待早日进入社会的心情,就像小时候期待早日长大**一样吧。

“不过……,因为目前校招还没有开始,为了以后更好的职业发展,大家一定要认真看待实习问题,一方面可以等校招的时候签完意向单位再去实习,职业规划已经考虑好的同学,也可以现在就去主动应聘,

有喜欢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的同学,可以去问问老师有没有相关的项目单位,提早参与进去也很好,通过家里的关系找好单位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实习是要形成报告的哦,也是毕业考核的一部分……”

“知道啦……”

苦口婆心的老师,和像应付老妈的唠叨一样的学生,关系还真是融洽啊。

梅老师会心的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需要老师给予你们职业指导的同学就留下来,在网上查找一些相关单位信息,老师会给你们建议的哦,不需要的同学,现在就可以散会了……,

不过有了疑惑,随时都可以来找老师商量哦……”

“老师你真啰嗦……”

“小雨珂,你这样说老师可不礼貌……”

大部分同学都离开了机房,也有小部分留了下来,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林雨珂一样,从小就接触更高层次的社会,家里能为自己铺排一切,即便面临新的环境转折,也不会感到有半点困惑和不安。

而我,就是最不安的那一个……

像所有自闭症那样,拒绝任何环境改变……

梅歌行,没有你这个守护灵存在的地方,又将是一片黑暗。

即便如此,我也绝不会向你求救,因为我排斥的是所有人,连你也不例外……

但我还是留了下来,或者说,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恐惧,让我没法离开。

我想要封闭内心,排斥与人产生关联,同时又要像正常人那样若无其事的生活下去,已经到了这一步,剩下的就只有伪装了。

毕竟,我并不是不会交流,只是排斥交流……

这样想着,空洞的望着电脑,却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小司,一个暑假下来,你的胸是不是又长了……”

熟悉的亲切称呼,熟悉的好听声音,熟悉的轻浮腔调,让我不由得神经抽搐。

这是梅歌行的声音,而他口中的“小司”,正是我,不知何时他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

因为,我叫巫娄司,真的是很拗口,很奇怪的名字,也难怪自我介绍总是变得很困难,毕竟要解释每一个字,都很不容易,巫女的巫,上面一个米,下面一个女的娄,这个字根本没有耳熟能详的词语可以联想,还有司空见惯的司……

所以,如果非要自我介绍的话,我往往只会简单的说:我姓巫,你们叫我小司就好。

也正因为如此,不是十分熟悉的人,都会以为我叫巫小思(随便什么si都好)……

“小司的名字这么麻烦,不如就叫巫师好啦,多简单……”小芊曾经这样戏谑。

“像我这么甜美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能叫巫师这么老气的称呼,怎么也该是巫女啊,小巫女……”那时我和小芊总是形影不离。

然而我怎么可能会是巫女……

“老师,这是性骚扰……”

我穿着宽松的针织衫,配着背带牛仔裤,你是怎么看出我胸大小的,而且连大了小了都知道,这三年大学生活,你都在观察我的胸部吗?真是忍不住的想吐槽他一番,然而我并不会这么做。

不过我的装扮却是十分青春活力,加上蘑菇头式的圆润茶色短发和鹅蛋脸庞,怎么看都是一个甜美的女孩。

然而我的气场却是阴暗的,笼罩着拒绝一切的疏离感,毫无生气可言。

我的身上充满着违和感。

“没办法啊,毕竟我性骚扰的时候,小司就会使坏,如果能让小司使坏,就算让我背上性骚扰的污名也在所不惜……”

这根本不是污名好吗?你根本就是肆无忌惮的性骚扰……

“不过其实小司本性有点坏坏的,如果能和大家更亲近一点的话,应该会大受欢迎啊。”

我并不想搭理他。

“小司有定好去实习的公司吗?还是准备等校招的时候再找?”

我内心为之一紧。

“需要老师帮忙吗?”

“才不需要……”

那种被人看穿一切的愤怒感袭来,我忍不住的吼到。

“是吗?那小司可要加油哦,首先要准备好自我介绍的说辞,虽然是实习生不会那么严格,但自我介绍还是必须的啊……”

我自然握着鼠标的右手不由得抽动了一下。

而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被他看进眼里。

“果然对于小司来讲,还是太勉强了啊,明明是个活泼开朗的可爱女孩……”

别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似的……

但他说得一点没错,我自己已经什么都办不到,很为难,可是又不得不逼迫自己去面对,由外婆养大的我,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如今寄宿在舅舅家里,不能给他们带去麻烦。

一直以来都是外婆在给我寄生活费,曾经想要去兼职挣钱,却连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都办不到,后来找了份不挑人的发传单的兼职,却连一张传单都没能递出去……

即便如此,我依然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人,如果可以不用与人产生关系就好了,像机器那样运作,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生存方式……

我排斥着一切,同时也排斥了生存……

“三年过去了,小司依然连老师也一起排斥,感觉还真是失败啊……”

“不过……,老师是不会放弃的……”

梅歌行将一张对折的信纸和一张便签放在我的面前。

“我已经为小司找好了实习的去处……”

“小司明天早上十点之前去这个地方,给前台说你是谁,和信纸上的人预约了十点会面就可以了……”

“不过,如果小司不敢去的话,不如毕业后就和老师结婚吧,老师能很好的保护小司,不被外界侵扰哦……”

还真是让人莫名的火大,我拿出手机解锁,故意放慢动作,在拨号栏里一字一顿地拨下了1…1…0……,并拨打了出去……

“小司一定要去哦,不去的话老师会很为难,那老师就先走了……”

梅歌行毫不在意的看着我拨出去的报警号码,若有所思的回头说完并离开了机房,从刚才起,机房里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人而已,而此刻只剩下我独自一人……

我挂掉还未拨通的电话,拿起桌上的便签,上面写着一个地址和公司名称,我将对折的信纸打开,那是一张质量很好的牛皮信纸,左上角用漂亮的钢笔楷体写着“伽南庭”的名字,在信纸的右下角落款了“梅歌行”的名字,而整张信纸没有正文,都是空白的……

罕见姓氏,这是我对“伽南庭”的第一印象,只是这并不重要。

那时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将彻底转变我的人生……

(备注:“伽”念qie,阳平,升调)

延伸阅读

武侠:武林神话被赵敏挖出来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zoidan.cn/c5h.shtml
第四章:挑选武学山峰之巅,还是那个场景,那残花随着霜风飘起零落,那痛哭泪颜诉说分离之

枪来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zoidan.cn/gmh5.shtml
老少两人将方便面吃完后,王潇凌打着饱嗝摸着肚皮半躺在柔软的沙发上,“爷爷,你还别说,

以我之铭,宠你一生[重生]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zoidan.cn/b2h5.shtml
第三节:昔日旧乡逢斯人,他年遭遇可料定。这个现在只能称为“村子”的集镇,看上去确实只

十年江湖潇潇雨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zoidan.cn/gl2d.shtml
肩上扛着破剑,在村落里转了10多分钟,终于走到了村外,《狱伐》开启了4个小时,不过还

不讲道理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zoidan.cn/s61n.shtml
萧雄身为一个半宅男当然会做饭,要不然自己早饿死在家里了。简单的做好了两个菜,虽然不是

我妻福星高照仙姿玉颜姐姐夏诗涵【五更求打赏】  http://www.zoidan.cn/6fhx.shtml
周羽阳逃跑,几米外的草地中,林漫婷艰难地爬了起来。她望着周羽阳惊慌逃逸地背影,黛眉垂

一名剑客没有剑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zoidan.cn/n8co.shtml
原来当时谢钢同意由自己做手术,还有对自己的关照是这么一回事,文清这一会儿也自在多了,

捉妖师传说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zoidan.cn/azed.shtml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开始了和白龙同居的日子,哦不,应该是开始了跟着帝座修习仙品的旅程。

雍正穿越甄嬛传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zoidan.cn/dm9d.shtml
车浪臣还未说话,陈阳便已下意识向那男子打量而去。他发现那名男子虽然体态瘦弱,双目却十

坐等魔王上线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zoidan.cn/gz2a.shtml
流放之地的夜晚很冷。尽管现在正值春季,林子里的温度依旧冻人。莎莉丝生起了一处篝火,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兽武装之起源之初之天降之物,意外身死 (求鲜花求收藏)(1)

    一片小树林之中。“唉!自作孽不可活啊!”林木心下郁闷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着。因为学习成绩下滑的厉害,他跟家里人吵架,因为面子上抹不开关系原因,所以在他不好意思回去。毕竟他从一开始的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成为了一个吊车尾,换谁家的父母都不能接受啊!但是这真实的情况却是让林木有苦说不出啊!当下这个社会早就不

  • YY之仙剑3第十章

    当这两颗矜贵的泪珠掉落时,陈皇后是怔然的。那个男人不仅是她的丈夫,还是一个君王。少年夫妻,她熟知他的脾性,但劈头盖脸接收到他狂风暴雨般的斥责,她还是被吓到了,也因此知道那人变得太多了。看着跪在她膝边的双杏与不远处小桌前煞白着脸的太子,她心中母性本能的保护欲和积年的怒郁之气也高涨起来。这是这方地毯今日

  • 诗仙后传团结一致

    在方辰辰小玥跑出房门口的时候,小玥在方辰辰耳边轻说道。“哥,听说爹爹叫不醒时,娘都是用脚的。”“用踩的?”“嗯。”小玥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以前好像真的听到了爹的惨叫声,难道就是……”方辰辰已经不敢去多加想象了,那场面真是惊世难忘。但又想到知道此方法的小玥,万一对自己用了,那还真是……呵…呵。这感觉

  • 网游:亿年后满级归来别来,无恙

    转眼间就是暑假了。而过了这个暑假,风陌晴就会成功跳级成初三,风离笑也会成功跳级成初一。“裘爷爷,怎么会有‘风’这个姓氏啊。风家不是被灭族了吗?”南琳玥正在翻着学校内部的初一跳级表,查看即将升到初一的孩子,看见“风”这个姓,顿时心里感到一颤。会不会是他呢。“风姓未必就是神风世家的人啊。他们是姐弟俩个,

  • 唐仙人在线阅读如梦:秋哥被妖怪抓走了

    华胥憬平时话少,可若是惹急了,能分分钟能炸成□□桶。谢逢秋作天作地作生命,唯一不敢惹的,就是□□桶状态下的华胥,那真的不是开玩笑,会死人的。刚才叫嚣着“离我远点”的谢大爷,现下乖巧地抱着膝盖坐在边上,连个屁都不敢放,华胥憬熟门熟路地把清理好的兔子叉到火上,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的动作,活像等爹妈投喂的

  • 假面骑士之开拓者在线阅读吃醋的天帝

    龙君泽弯腰把鸟笼提了起来,看着里面胖了大一圈的小红鸟,挑挑眉,“怎么,是要逃跑?”小红鸟:“……”辰寰跑上前去,苦着脸低头认错,“陛下误会了,是我在……刑讯它,对,刑讯它,我把它的鸟笼扔出去了,它抵不住伤害才会变大了一些。”龙君泽略有怀疑的打量他一圈,“真是这样?”辰寰点头啊点头,“是这样的没错。”

  • 碑残鸣第八章 误伤小姨(求收藏 求鲜花)

    姐姐有些无语。“妈,你太out了,竟连莱安市名人陈圆圆都不知道。她可是咱们莱安本市有名的企业家,更是本市唯一的十大杰出女青年。”“无数莱安市白领心目中的偶像,专门做千金颜牌化妆品。”“对了,您用的护肤霜就是她们公司的产品。”妈妈恍然。“哦”“那护肤霜的确挺好用,涂在脸上清爽自然,细纹也淡化了不少。”

  • 仙道漫行第四章

    这几天,李尔变着花样让池声给他做着做那,池声都一一给他办好了。李尔就觉得他一定是装的,看他能装多久,他原本是想冷落池声,叫他自讨没趣,做几天就没意思自己走人的,没想到池声一点自觉都没有,自己不叫他,他就不理人,这让李尔非常不爽。李尔上的是私立高中——伊尔中学,学费比公立高中贵几十倍,教学质量自然也不

  • 一剑封神之天帝传之梦回七场难相认(三)(3)

    次日清晨,垃圾场已然面目全非。原本韩行按照井盖分布,特意布置的进出与逃生格局,被赵菁用各色垃圾堆砌的满目疮痍。而韩行原本赖以生存的小木屋,早已尸骨无存。那间破烂木屋,可是韩行自来到这个垃圾场之后,一直陪伴着他的唯一避风港和掩护站啊!“这个疯女人……”韩行站在这个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垃圾场里,侥幸、惊异、

  • 倾华年在线阅读第10节

    于海那么高声一喊,四周近一点的住户都能听到,而一些男修士纷纷心想,这年头修士竟然还会怕蜘蛛。而柳雷文身为金丹巅峰其实早已听到刚才砰砰的声音,才想起来这里除了他和女儿现在又多出于海这个吃货,想到“刚刚和于海说了让他去哪里住吗?嗯?不记得了。”还是没有下床去发出响声的地方,直到那句;柳叔,好大的蜘蛛,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