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魔道之思君可追之天意(3)

作者:新帘旧梦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这里到淮阴城怎么走。”

正当韩信兴致勃勃的计划着怎么找个美女振兴他们韩家一直不旺的香火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一片阴影挡在了他的阳光。

被人打断意淫的韩信很不爽的眯开了眼睛。

说话的是个六尺大汉,约莫四十岁上下,一张四方的国字脸浓眉大眼。虽然穿着的是有些破烂的布袍,可神色之间却气势凌人。尤其是布袍下微微鼓起的劲爆肌肉,让韩信很自然的联想到电影里终结者那两块忧郁的胸大肌。

目光顺着大汉身边看去,旁边站着位年轻的白衣公子,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模样,肤色白皙,容貌有些稚嫩却秀美异常。看见韩信正眯着眼打量着他,面颊微红,有些腼腆的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原来是个公子哥呀,那站在自己正面挡着自己阳光的大汉没准就是他的恶仆了。

“没听见我们公子在问你话吗?”‘终结者’倒是很配合韩信对他的假设,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

他见韩信懒洋洋的躺在草垛上,并没有起身之意,眼神还很放肆的打量着自家少爷,忍不住微怒。

本来正张口准备告诉二人去路的韩信顿时心中大为不快。现在这世道,人心不古呀,连问路的恶仆都这些嚣张。牛X什么呀,牛X有本事你去用胸大肌猜路往哪里走。

冲“终结者”翻了翻白眼,又闭上眼睛挪了挪身子移出了他挡住的阴影,继续吸收他的日月精华去了。

大汉见少年如此无视自己不禁大怒,手迅速的按住腰间配挂的剑,犹豫了一下才强忍着没拔出来。飞起一脚朝着草垛上的韩信踢去,想让这个傲慢的年轻人吃点苦头。

“善大叔!”那长相斯文的公子见他出脚,急忙出口想喊住,可最终还是慢了一步。善无的天生神力他是知道的,这一脚重重的踢下去,这个少年至少得在床上躺上几个月。

看着善无大脚落下去的瞬间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意料中的惨叫声并没有出现,他睁开眼来发现韩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身来,完好无暇的站在那里,正按着腰间的佩剑冷冷的看着二人。

善无则是一脸的惊讶,显然没料到自己的这一脚会落空。

他在出脚的时候已经有些后悔,想到对方只是个无礼的少年而已,所以暗自的收回几分力,仅仅只是想让这个少年尝点小苦头,可即便如也不是普通人能轻易避开的。

看看韩信握着剑柄的姿势娴熟,显然是个精通此道的人,善无一张老黑脸上隐隐露出几分兴趣。

“善大叔。”

听见自家公子的呼唤,善无这才收起了跃跃欲试之心,一脸悻悻的退后几步,缚剑而立,目光仍然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奇怪少年。

“没人告诉你们问路要说‘请’的吗?”韩信打量着两人,语气中有些冷。

“对不住,那个…….那个家仆一时心急,对你无礼了。”白衣公子走到韩信面前一本正经的道了个歉,脸上带着几分歉意的笑容。

“我们二人只是路过这里,想向你问问路。”

家仆?韩信歪着脑袋打量着他,那个‘终结者’看上去气势不凡,应该不会甘心给他人为奴为仆的,到很可能是豪门大族的门客家将,这么说来这个‘公子’非显即贵,身份不简单呀。

想到这里,韩信看向他眼神变得有些不同了。

那公子看见韩信打量他的眼神怪异,被他热情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心里有些发毛。全然不知韩信心里已经在他额头上印上了‘肥羊’两字,他正幻想着丰盛的晚餐在朝他招手。

吞了口口水,韩信仰天故作豪迈的哈哈一笑。

“没事,本公子一向大人有大量,不会跟你家区区恶仆计较的。”

说不生气那是假的,不过那个公子口中的善无似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恶意,下脚的部位也是很讲究的选择了屁股——那地方被踢中了的话最多也只是疼上几天。

上前很熟矜的拍了拍白衣公子的肩,也不理会旁边黑脸大汉的冷哼。

“你们不是要去淮阴县城吗,离着也不算近,一时半刻也说不清。这样吧,我顺路送你们过去得了,我就住在淮阴城里。”

白衣公子对韩信没由来的亲热劲有些不适应,微微的移开了点肩膀,拉远了点和他脸的距离,笑容有些勉强。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呀。”

“不麻烦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韩信笑眯眯的缩回了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咽了口口水,心里想手感还真不错,拍两下感觉到颤动的分量还不小,举重若轻呀。

“刚刚我正在梦着吃大餐那,却被你给吵醒了,所以才吃的半饱。我看这样把,相请不如偶遇,吉日不如即日,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请我吃顿饭当是补偿如何?”

说完又仰天打了个哈哈,也不等白衣公子回答就大步的往前走去,嘴里还一边说着:快点走,等晚饭时辰到了酒肆客满我们就进不了城了。

白衣公子听完愣了愣,显然他一下子没明白过来酒肆客满和他进不了城有什么关系。看着韩信一副理所当然铁定了是要蹭饭的样子,有些好气又好笑,轻轻的摇了摇头便向前赶上了韩信。一旁的善无也没说什么,抱着剑依然面无表情的跟了上去。

“你会使剑的呀。”和韩信并排走的白衣公子侧过头,注意到韩信腰间的鱼肠,有些好奇的问道。

也难怪他会这么问,在秦国佩剑不是一般平民能做的事情,除了官差士卒不外乎只有三种人经常佩戴,富贵子弟和他们的家奴,以及浪迹江湖的游侠。而韩信的穿着谈吐看上去并不像其中之一。

“你的剑不错。”一直没吭声的善无突然插了句话,“想必你也精通剑术。”

“这剑一般般吧。”韩信心不在焉的边走边回答,“用来砍柴劈竹子倒是很称手,杀鸡也是手起刀落。”

这他说的倒是实话,只不过他的祖辈们在九泉之下,要是知道这个不肖子孙经常用祖传宝剑干这种勾当,不知会作何感想。

“至于剑术嘛,也是一般般,我娘亲教我的,你旁边的终结者剑术应该很在行。”韩信撇了眼善无手中的剑,很普通的样子,唯一醒目的地方就是很大,出奇的大,分量应该也不轻。

重剑无锋,这个道理韩信还是懂的。

“哦。”白衣公子似懂非懂的应了声,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个终结者是什么?”

看着韩信盯着自己似笑非笑,一副不屑于回答的神色,白衣少年忍不住一阵气结,轻轻的‘哼’了一声,微微的撅起了嘴。

善无却是一脸的不信,以为韩信是在故意隐瞒师承,这点小动作自然没逃过韩信的眼睛,他也懒得去解释。毕竟,这个年代女人像他老娘这么生猛的,确实绝无仅有。

他的老娘,大概算个大秦的一个异数吧。

“那你母亲呢,也住在淮阴城吗。”

韩信沉默了一会,淡淡的回道:“死了,三年前。”

“对不起……”

“没什么。”韩信笑了笑,表情有些苦涩,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道:“生老病死,生死离别,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

“有些事情过去久了,也就看得淡了。”

正沉声走路的善无身躯不由一震,韩信的话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一段回忆,用力的深呼吸几下,久久心中才平静下来。看着韩信的眼神也少了些轻视,却多了些好奇,想知道这个少年身上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才十八九岁的年纪说出的话却有如此沧桑之感。

“可以看看你的剑吗?”善无又扫了一眼鱼肠。

“这个可不行。”韩信脑袋摇得跟泼浪鼓一样,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韩家祖训,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善无点了点头,他知道确实有些家族会有这种传统,所以也就没有强求。不过韩信后面句话让他差点吐血。

“不过你要是出的起高价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为你更改祖训。”

善无黑着脸,大步的迈向前方,决定不再理会这个让他很受伤的小子。

“还没问你名字呢,美女。可别随便编个名字来糊弄我哦。”

“我叫……”白衣公子顺口接了句,后来才意识过来,惊呼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嘛。”韩信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角得意的扬了扬,“祖传秘方,摸一下就知道了。”

心里暗自得意,这还不容易看出来。没见过哪个精瘦的男子会有这么丰满的胸肌,有些东西不是一味的包裹就能阻挡的了本公子敏锐观察力滴,还有自己刚刚拍她肩膀亲自目测晃动的幅度……

听见韩信胡侃的祖传秘方,少女脸上不由一红,低头看着自己的步子,只顾着走路。

“其实你不扮男人还好些,这么一扮就更容易吸引注意力了。”

“哦。”少女歪着脑袋看着韩信,一脸的不解。“为什么呀。”

韩信煞有其事的说道:“要是男人像你长的这么漂亮,那天底下的女人都有羞愤而死了。”

少女又‘哦’了一声,想了半天才抬头问道:“我长的真的很漂亮吗?”

韩信‘切’了一声,心想长的漂亮也没必要这么得瑟吧。正想出口调笑几句,却看见少女亮晶晶的眼睛里豪无戏谑之色,这才将信将疑的问道:“真的假的,你长这么大没人跟你说过吗?”

少女摇了摇头,神色有些苦涩道:“我从小就被送到外公家中,外公整天把我关在院子里不让出门。除了丫鬟们外我也没有接触过旁人,那些丫鬟没人告诉过我很漂亮呀,也只有你跟我说过这些了。”

韩信有些无语,就算到了他那个应试教育到了妖魔化的时代,也最多只是看见父母关着孩子在房间天天做习题的,也不至于不让孩子出来见人。

脑中念头一转,看来少女的外公很可能是害怕别人看见她,这么看来她身份一定有问题。便不露声色的问道:“那你们现在打算去哪里呀,淮阴城?”

少女刚打算接口,前面的善无突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便有些抱歉的对韩信吐了吐舌头,努了努嘴朝向善无。

韩信到不以为意,他也就是好奇才随口问问的。

“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少女犹豫了一下,才小声的说道:“我叫虞妙弋。”

“哦,虞妙弋,这名字不错,妙者,微之极也。弋者,弋凫与雁。不错不错,和我的名字有的一拼,我叫韩信。”

韩信眼角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微微的抬起头来,连带着今天的阳光也看起来格外的灿烂。

老天待自己不薄呀,在自己最饥饿的时候送了头肥羊来帮自己解决晚餐,最重要的,还是个美女。更为重要的,这美女好像还想还不知道怎么去拒绝别人,说不定剩下的几天粮草都有着落了。

天意呀!天意!

不过话说回来,虞妙弋,真的挺好听的名字!

延伸阅读

异界召唤人杰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quesang.cn/ui0m.shtml
在场众人看着这个把所有痛苦都压在心底的男人,一时没有人开口。藤村健人双手紧紧握住,手

犯我哥者死![穿书]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quesang.cn/ujl7.shtml
杨洛一枚不落的捡起地上的银币,随着系统一次次的提示,捡完最后一枚,唤出背包看了看,一

仙露侠风汪闫  http://www.quesang.cn/ptp2.shtml
张隽布置好诱饵后,此时正笑呵呵的烤着一块猪肉,仿佛对于汪闫等人的存在一无所知一般。汪

和EXO在一起的日子周天星斗大阵  http://www.quesang.cn/gh9y.shtml
寻找机缘。很多人都说,修仙修仙就是寻找机缘。毕竟这片大陆到底存在多少年,谁也说不清楚

鬼灭:从石鬼面开始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quesang.cn/gc3m.shtml
日历又被撕了两页。才到了发工资的前一天,顾西南就没有再去上班,他自己有些撑不住原来的

他的女朋友是齐木楠子[综]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quesang.cn/gakf.shtml
丽丽听见赶忙跑出去说:“爸,你干什么呀,他和老师通电话呢。”赶忙扶起叶飞。丽丽爸说:

那些坑爹坑夫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quesang.cn/po1j.shtml
苏檀凑过去,挽住婆婆蒋蓉芳的胳膊,笑道:“妈,家丑别外扬,毕竟陵游那方面不行这事,真

飞雪封魔录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quesang.cn/gj85.shtml
于是,田肖氏在一旁大房、二房媳妇的劝说下,便顺水推舟地应允了下来。可怜那柳如眉带着大

再一步是晴天白虎入门  http://www.quesang.cn/6d8o.shtml
翌日。日出东边,胡镇乾带着一队人向方府行来,一路敲锣打鼓、好不热闹。打头的两人举着两

轮回征途在线阅读大难不死  http://www.quesang.cn/401.shtml
从斯文顿将军的身边离开,查理便顺着来时的路掉头跑了回去。为了见到斯文顿将军,他冒着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绝世奇兵在线阅读第七章

    “这……”李青愣住了,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萧家家丁,再看了看逃走的一群野猪,他有些不明白了,萧凌音何时这么强了。“怎么了,被我吓住了?”萧凌音带着一丝俏皮的笑容看向了李青,此时的萧凌音没有了往日的冰冷与高傲,如同一个邻家妹妹一样,拍了拍手中并不存在的灰尘。“你是一个修炼者?”李青震惊的说道。由不得他不惊

  • 都市之星空归来在线阅读第一章

    东浩大陆,花宗。一位风华绝代、略施粉黛的红色宫装女子站在花宗鸳崖上遥望风景,凤冠翎环,腰间束着白色云纹腰带,吊着多璜组玉佩,丫鬟为她换下头衣,插上华胜,柔顺秀发自然地散在双肩。这位雍容华贵的美妇,摩挲着银戒,目光下移。鸳崖下是起起落落的华贵建筑,各处布满花草,熏香四溢。蚂蚁般勤劳的花宗弟子们为花草施

  • 兄弟战争之日常(伪)攻略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一卷仙途渺渺第4章白眼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肚子里却咕咕乱叫起来。“好饿啊……”“怎么,你也会感觉饿?”“我虽然无法控制身体,但这具身体的任何感受,我都是可以感知的好不?”“……”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照谢长天所说,我的一举一动岂不是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那我洗澡,他不也看得一清二楚了?“你怕什么?这具

  • 二次元之天庭崛起师父的秘密

    宏宇本就调皮,亿年之后依然如此。经常在这苍穹之巅斗长蛇,戏猛虎。苍穹之巅的灵性动物没有一天的安宁。这天,宏宇调皮劲又上来了,趁着其他师兄不在的时候,自己偷偷的跑到了师父修炼的修静阁去玩耍。其实他是很久没有看见过师父了,甚是想念,所以才偷偷潜进修静阁。宏宇左顾右看,确定发现只有自己之后,轻轻的打开了修

  • 我的阿拉德冒险之旅在线阅读第9章

    “你放心吧,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会回来看你的,往后,我还是你姐夫!”看着苏璇那失落的模样,萧亦川又是一笑道。苏璇嗯了一声,转身就向着别墅内走去。或许,在她心中,只当这是萧亦川的安慰话语吧……她的背影有些落寞。但萧亦川没有开口,仅是望着。三千年的岁月长河,已是让他明白。有些情感不断,无论于谁,都是大害!

  • 乱世伊人斗兽场!(签约了!)

    正午的遗迹城逐渐变得冷清,这座巨大的养老院到了沉寂的时间,城里大街小巷都飘散这饭菜香,老人家的手艺永远给人一种家的感觉,当然,除了繁星家以外。“酱油,生抽,你那是耗油用不上的,火该调成文火了。”小小的阴暗的厨房里,繁星正手忙脚乱的翻着锅里的菜,可眼神却在橱柜上的瓶瓶罐罐间来回闪烁,这到底哪是哪啊。“

  • 都市最强扎纸人第9章在线阅读

    高铁飞速的在广袤的大地上穿梭着。看起来这高铁简直就像是一条飞速的巨龙。张琦颇为感慨的坐在高铁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十年没回到国内,张琦真没有想到国内发展的这么快!十年前那时候,只有动车组,好像还没有几条高铁线路,速度更是跟现在没办法比。同时,随着高铁进入了常乐省,随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家乡。张琦这样一个铁

  • 都市之疯狼在线阅读第六章

    柳新回来的时候,见季羡知抱膝坐在沙发上,身上穿的少,只着了一件单薄的睡衣,依旧赤着脚,脸埋在膝盖处。他开门动静大,带了一身冷气进来,把灯打开,季羡知便猛然抬头看向他。柳新被这突如其来的注目礼弄得惊讶极了,却听季羡知一直吸着他的鼻子。再仔细看过去,他又把脸给遮得严实。“给你买吃的去了。”柳新只好解释,

  • 全世界都想得到我之第九章

    第九章晏文清也是见识过自己继父周铁柱的本事的。所以说他能活到现在这个岁数,绝对是靠周铁柱他的本事。晏文清所以对于自己的继父还是非常感谢的,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而且后来自己的妈妈又给自己生了两个弟弟,但是这两个弟弟,他们的地位根本就没有超越过自己。现在继父和自己的母亲全部都已经消失半年了,如果不是两

  • 火影狂人在线阅读第9节

    研讨会在最终的掌声中完满落下帷幕。专家已经被引到离席前往用餐地点,观众们也基本散场走净,剩下的众多工作人员都在跑来跑去的收拾会场,我站起来帮忙把椅子搬开,对迎过来接手的工作人员笑了笑,站定思考接下来的打算。“你不留下参加招待会了吗?”千烨从旁边绕过来,手里拿着一摞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文卷,见我拎着包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