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人人都爱老祖宗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落漠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午,待村里的梁婆子挎着个竹篮颠儿颠儿来的时候,莲姐儿正打扫好了东屋出来,一见那膀大腰圆的身影,当即眉心一跳。心中明了,她定是来拿那三十双纳好的鞋的。

得亏莲姐儿紧赶慢赶,掐着交货的最后时刻,把那三十双鞋完了工,只是那针脚扎实细密却是不比从前了。梁婆子眼毒,糊弄不了的,也不知等会梁婆子嘚吧嘚吧几句话,莫老太会怎么怒不可歇地训她。

莲姐儿眉头微微蹙着,手里绞着的抹布拧得紧紧的,低头迈着步子沿着墙角就要溜走,却被眼尖的梁婆子叫住了。

“哟,这不是莲姐儿吗?吃了吗?”梁婆子针缝儿似的眼睛闪过一抹精光,远远地就对着莲姐儿笑着打招呼。

莲姐儿眉头皱得更紧,只一瞬间,便又放开了,停下脚步温声应着:“吃了。婆婆正在主堂屋等着您呢,您快些进去就炭盆暖暖,外面天冷。”

“还是莲姐儿贴心。”梁婆子向是个老道的人,如今瞧着这莲姐儿,也不禁砸吧砸吧嘴巴,心道这刻薄莫老婆子上辈子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得了个这么任劳任怨伏小做低的儿媳妇,打得骂得,人还良善温顺。

只是可惜,现在皇上禁了养媳这一俗,不然,她倒也想花个几钱,买个丫头回来。总归是不亏的。

梁婆子向东屋走去时,自是瞧见了东屋挂着的白花花,雪儿似的狐狸皮,不禁心生羡慕,那挂着的,可是银子啊。

“哟,莫家大娘,今儿你这炭盆燃得足啊。”撩了棉帘子,一股子暖气就往梁婆子身上扑,去了外面的寒气,冻僵了的手脚都开始回血了。

莫老太晓得这个时辰梁婆子要来,正坐得正儿八经等着呢。而陈氏,也正坐在一方凳上,一个竹簸箕里放着针线和剪子,给她肚子的孩子做着小衣裳。

现在正是天冷的时候,但炭也是要能省就省,所以白日里,陈氏基本都待在主堂屋。

如今见着梁婆子来了,陈氏也是放下手中的活,招呼着梁婆子。知道她是来拿鞋的,而一想到换来的银钱,会用来买果脯子,陈氏不禁就馋得紧。

“燃得足,你梁婆子才来呀。”莫老太却没有多么热情,她的刻薄性子早就在村里传开了。此时,眼皮子一翻,瞧了一眼梁婆子,那刻薄的一眼,旁的人还只当仇人呢。

梁婆子却不在意,自顾自地找一凳儿坐下,把手放在炭盆上烤着,那黑黝黝又油腻腻的手指,壮得和胡萝卜似的。烤了好一会,才拿起四方桌上的竹篮。

而莫老太却眼睛紧紧盯着那只竹篮,以前梁婆子来取的时候,总是两手空空的来,然后顺走一只竹篮子。这让莫老太气结了许久,之后就逼着让梁婆子自己带篮子。

而梁婆子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怎地,每每跨来一空篮,然后把空篮留下,跨走莫家的竹篮。

莫老太盯着梁婆子,是因为竹篮子。但梁婆子,却眼睛儿定睛一瞧,又望向了莫老太。因为肥胖而挤得缝缝儿的眼,闪过惊讶和怀疑。

见梁婆子望着自己,莫老太也感觉到了不同,却没有开口。沉着一张脸,像是等着梁婆子先说话。

梁婆子见莫老太阴僻的样子,又低头仔细瞧了瞧竹篮里纳的鞋,虽也还是之前那样儿,但总感觉不牢实了许多。那莲姐儿是个软性子闷葫芦,不像是个偷工减料的人。难道是莫老婆子觉着给的钱太少了,要涨价?

这梁婆子,早年她男人是府衙里的甲作,专管着集市那一块的安定,如今她大儿子也进了府衙当衙役,一家子算是殷实腾达。为了笼络府衙里的人,梁婆子便想法儿将府衙里那些光棍汉子要用的鞋,外包出去。

这纳鞋的活辛苦,熬坏了眼睛,也不过就得那几个钱。没几个人愿意做。莫老太是梁婆子的大生意,而如今怎地出了这等岔子?

梁婆子心里绕了几个弯弯,总觉着这莫老太就是想涨价。但还是不死心试探道:“莫大娘,你家那莲姐儿怎地学会了偷工减料?你瞧这针脚,软弱了许多。”说着,便要把手里的鞋放在莫老太面前看。

莫老太一听,皱了皱眉头,却也不伸脖子瞧,她老眼昏花看了也白看。反倒是陈氏,向前倾了倾身子,仔细看了看。只觉那针脚细密,纳得颇好。但如今听梁婆子这样说,便也不由担忧望向莫老太。婆婆待莲姐儿,一向刻薄吝啬,这她是知道的。只怕婆婆一恼,又要罚莲姐儿跪在外面几个时辰。

莫老太眼睛瞥了瞥,阴着声道:“这鞋偷不偷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眼瞧着要大年了,连柴都涨价了。”

果然是要涨价。梁婆子咬着牙,恨恨心想道。这死抠门的刻薄老婆子,叫着儿媳妇纳,自己坐着收钱,还嫌钱少。想到这儿,梁婆子不禁想起进主屋时见着的那些个狐狸皮。有了狐狸皮,可不就嫌纳鞋钱少吗?

梁婆子把手里的鞋放下,那一竹篮子依旧挎在了自己身边,望着莫老太,这价是你轻易想涨就能涨的吗?反正穿这鞋的,都是些糙汉子大老爷们,哪里知道针脚细不细密,大不了她倒手卖的时候降一降价,还能得个人情。

心里算盘打得精,梁婆子又知道这莫老太是纳鞋的主力,不能撕破脸。便堆起脸上的肉,皮笑肉不笑道:“唉,这日子是越发的不好过了,这柴啊,我前些日子才买了些,银子花得心疼得紧。哪里像莫大娘你这样儿的,有铁根那么个好儿子。”

“行了,别说好听的话了。给银钱吧。”莫老太依旧坐的正儿八经严严肃肃的。一张满是褶子的脸,怎么看怎么凉薄。

陈氏见莫老太破天荒如此好说话似的,倒是心里一惊,心思绕绕想不明白,直至梁婆子撩了棉帘子出去,还坐在那等着莫老太说话。

手里握着刚刚梁婆子给的三钱银子,莫老太颠了颠,便从袄子里掏出个小巾帕,将碎银细细包好,又贴身塞着。望了一眼陈氏,以及她那做了一半的小衣裳,道:“莫做那些个劳什子了,别熬坏了我孙子的眼睛。交给灶房那人做,如今她倒也聪明,知道那鞋该偷偷懒,凭白做得那样好也是给别人做嫁衣。”

陈氏听得心惊,婆婆这一套死不肯吃亏的性子,真是实在。

而另一边,灶房里的莲姐儿坐在木墩上,正清着灶膛里的锅底灰。这柴禾烧得多了,灶膛里挤着的灰已是不少,要是不清理,这火就烧得不旺。

瞧着门外边的梁婆子,脸色颇不好的气冲冲走出院子,莲姐儿眉毛一挑,有些意外,这是......吃瘪了?这莫老太没有当面把她叫去训着,反倒让梁婆子这样虎着一张脸。莲姐儿望着已经空了的门口,有些呆愣。

一会儿,便扭过头继续清理着灶灰。莲姐儿小脸专注,一双明润好看的眼睛仔仔细细盯着灶膛,纤弱的身影温顺得如那春天抽枝绿柳似的。

这灶灰扔不得,要攒起来。对着莫家人来说,那是地里的好肥料,往日都是积在麻袋里放在柴房。而对着莲姐儿,平日里少不得要做粗活、重活,若是不小心伤了哪,破了口子流血,只要敷点锅底灰,马上就能止血、结痂。

待天色晚了,往东屋送了热水,领回一堆小孩衣裳的布料时,莲姐儿的神情没有丝毫意外。

一灯如豆,薄薄的木板门抵不住外面呼啸的寒风,昏暗的灶房里,莲姐儿纳完新一份的鞋后,便换了细针,缝制起了小孩衣裳。这陈氏肚子里的,预计在春天生,那时天还寒凉,所以现在缝制的衣服大多厚实。

这可是未来首辅大人长公子的衣裳,莲姐儿缝制一会儿后,便又愣愣地出了神,印象里那个儒雅的中年男人便猛地出现在脑海中,莲姐儿一惊,只觉得太怪力乱神了。明明是个还未出生的小娃娃,怎地就牢牢记着他中年的样子。

摇了摇脑袋,清了一下思绪,莲姐儿便想起,明早一大早莫铁根便要去赶集。她要起得比往日更早,来帮莫铁根准备早饭和一天的干粮,便把手里的衣裳放到竹簸箕里,躺着要睡了。

子孙之福,莲姐儿前世没享到。她早早便死了,之后就是鬼。而莫璟珏......莲姐儿颤了颤睫毛,莫璟珏这人,是把子孙的福气都享尽了。他荣华一世,惊才绝艳,但后继无人。皆是些平庸无碌之辈,不过靠着莫璟珏的余荫。

延伸阅读

中瀛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xfhm.shtml
中瀛刺绣产品内容包括:打条;特种绣花(对丝、打缆、盘带绣、毛巾绣、链式绣、珠片绣、狗

淘缘饰品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b7xn.shtml
义乌淘缘饰品有限公司是施华洛世奇真品生产厂家。专注于网络畅销饰品的开发生产,我们价格

瑞硕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ddld.shtml
瑞硕手镯经销批发的牛蒡茶、清爽王、山蜜草、保暖内衣、保温杯、海底金、玉器、手套、钢丝

松岗兴业小百货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xps5.shtml
松岗兴业小百货有多年的合作基础.货源来源广泛.以诚信为本.方便群众.服务社会的服务宗

暖邺汗蒸房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u647.shtml
暖邺汗蒸房拥有专业的安装技术人员,具有全面系统的汗蒸技术,专业安装各种功能汗蒸房:*

海滨渔具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p9rr.shtml
海滨渔具总部主营抄网、支架、鱼竿包、渔护竞技线组、钓椅、路亚钳等。各种铝合金抄网支架

渔猎人钓具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6j28.shtml
渔猎人钓具经销批发的溪流竿、台钓竿、海竿、矶竿、手竿畅销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鑫鑫LaPulovce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di1k.shtml
鑫鑫化妆品是一家多年从事进口化妆品批发少售的化妆品公司现授权为瑞士lapulovce

扬子防水涂料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t6e.shtml
中国扬子集团组建于改革开放初期的1980年,是国较早的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的国有

元本寿司加盟  http://www.ivicares.com/65q7.shtml
元本寿司是隶属于湖南元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元本寿司是全国智能回转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猎天争锋第七章在线阅读

    “三族成立,已经到龙汉大劫时期了吗!”紫微星上,张子维俯视洪荒大地,眼眸中闪烁着紫色光芒,若有所思的喃语着,思索着这件事情!祖龙统领鳞甲一族,元凤统领飞禽一族,始麒麟统领走兽一族,三族成立,这就昭告着第一个量劫的诞生,而这个量劫里面,三族就是主角!张子维没想到,三族居然这么快就成立了,这比张子维所预

  • 被自己掰弯了肿么破在线阅读第1节

    上课铃声缓慢的响起来在初晨淡金色的阳光中,高三九班的班主任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上衣,梳着一丝不苟的头发,带着黑色的方框眼睛,从教室外面走进来,她手里面拿着的是这次考试的卷子。白花花的卷子被她整齐的摊开在讲台上面,她巡视了一下讲台下面做的端正的学生,本来脸色还可以,直到目光落在教室右边的角落,楚少泽的身

  • 亚子的实习律师日记第6章在线阅读

    “你们没听见吗,我们白少说了,清场,你们要打怪去那边,这里不留人”一个个子不高,长相猥琐的人在白凯说完以后,就开始耀武扬威起来“什么嘛,这么不讲理”“哥们,不要理他们,我们还是去那边吧,反正那个BOSS我们也打不过”这里大部分是散人,不情愿的离开了那里一个名叫我的帅你不懂的法师说到“哦?白凯啊,就这

  • 阴阳在线阅读第五章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此山万物尽有。昆仑山上有大稻子,约有四五丈粗,在它的西边有珠树、玉树、璇树、不死树,还有凤凰和鸾鸟(凤凰和鸾鸟头挂蛇,足下踏着蛇,

  • 都市之全民精灵时代在线阅读第一节

    古德白从一堆呕吐物旁醒来。他浑身滚烫,脑袋迷迷糊糊的,知是药剂的后遗症,那两根针筒还在地上滴溜溜打转,残留的药液在锋利的针头上泛出微光,很快就随着手指的拨动滚进了床底。视线里的一切都在扭曲,古德白试图摇晃着身体准备起来,一只有力的手忽然从后方递来无可撼动的力量,他便借此站了起来。与此同时,摇摇摆摆的

  • 妖怪名单之叶澈矿山X魔兽X萨巴市

    “呦,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迷路了?”当游离的脚刚从里士满市的机场踏上飞艇,耳边传来一声粗里粗气的嘲讽。她抬头望去,飞艇走廊的一侧聚集了一群腰圆膀阔的男人,刚才喊话的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一个鹰钩鼻的大汉。“学校在那个方向,哈哈哈...”他随手指了指从飞艇玻璃窗望去所看到的远处山林,接着和身后的那一群人一起

  • (位面)地球是个金手指在线阅读第五章

    昨夜各自回屋,洗漱好后,对于长途跋涉的人儿来说已是很累了,司徒雪便吩咐刘嬷嬷与丫鬟们各自休息。四个丫鬟除了耳室外,各自分了两间离司徒雪寝室较近的房间,一人两间房,耳室就用来守夜。刘嬷嬷就住在司徒雪隔壁。对于司徒雪这个现代人来说,守夜是十分不方便的活儿,于是在老家几乎就没有再进行守夜了。到了京城却不一

  • 公子莫慌小女子有事相求在线阅读第十章

    “冤枉?说给朕听听,你是怎么个冤枉法?”李二陛下看着装模作样的李承乾,顿时来了兴趣,莫非还真有不为朕所知的事情发生?李承乾当即将那天在崇文馆的发生事,一五一十地对李二陛下说了说来。李二陛下瞠目结舌,李承乾在一旁窃笑不止。“这都什么狗屁问题?”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吧,总之气走孔卿就是你的不对,李二陛下如

  • [润玉*邝露]启禀陛下,邝露她非要走您的老路第2章在线阅读

    此刻,太女一行人已经出发。此次出行的船只有十艘,是整个始州最大的航海规模。最华丽的那条船上,只见太女殿下悠闲地坐在船头,手中拿着一根鱼竿,旁边放着一个鱼桶,桶中已经有好几天肥硕的大鱼了。元芝玉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流光啊。”“属下在。”“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 幽冥真仙第10章在线阅读

    殷野王得了张翠山的同意,本拟小住几日便离开,但恰逢殷素素因为一个多月来的旅途奔波,刚到武当就病倒了。张无惮自然知道殷素素这个病是怎么来的,来了武当肯定得跟武当诸侠见面,她不用药改变声音,怕让俞岱岩听声音认出她来。虽然不是真病,但张无惮也不想扔下卧病在床的母亲跟着舅舅玩私奔。他一意坚持要留下来,殷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