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明暗之脱胎换骨

作者:一团叠猫猫 来源:晋江文学城

得到了洗髓丹,顾清鹿没有再回他的卧房,他去了练功室,他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来突破。

安静的练功室内只有顾清鹿急促的呼吸,他看着手中发着莹莹光芒的丹药,突然有些不敢吃。他的心在狂跳,怎么也压不下激动的情绪。

吃了它,以后他就将是另一个人。

一口吞下洗髓丹,顾清鹿盘腿打坐,丹药入腹化开,一股股的暖流向四肢百骸扩散,让顾清鹿觉得舒服异常。他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顺着毛孔往外流,并且曾经艰难感觉到的天地灵气,这一刻感觉的异常清晰,它们被他快速的吸收入体内,力量的增长迅速而明了。

不过是很短的时间,顾清鹿的境界就已经突破了筑基初期,正在往中期迈进!

当体质彻底被改变后,顾清鹿整个人已经被体内排出的乌黑杂质包裹住,他感受着自己筑基中期的力量,这是他曾经想过的力量,需要他修炼五六年才可能到达的境界。

而现在,他不过是静坐了不到半个时辰。

这就是普通人和天才之间的差距,世间从来没有公平!

“哈哈哈哈……”顾清鹿捂着脸疯狂的大笑,还显得稚嫩的声音在安静的练功室里显得十分可怕刺耳。

另一边,雪昕灼正在看他师尊炼丹,他靠在君辰亦身边,小小的身体像是一只幼猫一样可爱。

“困了吗?”君辰亦扭头看他,俊美无比的脸庞被丹炉里的火光映的异常温暖,一点也不像是外人所说的那个冷漠天尊。

“不困,我想陪着师尊,在师尊身边最舒服了。”雪昕灼抱住君辰亦的手臂,小脸还在他衣袖上蹭了蹭,大而圆的眼睛清澈无比,火光映在里面,像是太阳般耀眼。

“等为师炼好了就陪你去睡觉。”君辰亦神色柔和,硬而冷的眉眼都弯了下来,温柔的不像话。

“师尊会抱着我睡吗?”雪昕灼眼睛亮亮的问,“师尊抱着我睡好不好,师尊,师尊。”他晃着君辰亦的手臂撒娇,不停的叫着师尊,声音那么甜那么糯,君辰亦的心都化了。

“好,抱着你睡,我的昕灼怎么这么可爱。”他低头吻了吻雪昕灼的额头,眼中只有雪昕灼。

“我当然可爱,师尊说我是最可爱的,所以我要一直可爱。嗯,师尊,什么是可爱?”雪昕灼迷迷糊糊的问。

“……”君辰亦轻笑了一声,然后才道:“可爱就是你。”

“我不明白。”

“不需要明白。”君辰亦把雪昕灼抱到自己腿上,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睡吧,为师马上抱你去床上。”

“丹药炼好了吗?”

“嗯。”君辰亦看了眼炼丹炉,想炼好这种丹药还要几个时辰,不过看雪昕灼已经困了,他怕雪昕灼在他怀里睡着不舒服,所以他放弃了价值连城的珍贵材料,任它们在火中化为灰烬。

带着雪昕灼回到卧房,君辰亦给他脱衣服,然后把他塞进被窝里。

“师尊,师尊您快点。”雪昕灼裹着被子只露出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他师尊脱衣服。

“好。”君辰亦脱的只剩下亵衣和亵裤,他上了床,雪昕灼立马滚到了他怀里,紧紧的靠在他怀里。

“师尊您身上还是硬硬的,不过很暖和,而且还香香的,师尊您也像是我的那些师妹一样擦香粉了吗?”雪昕灼在君辰亦胸口使劲蹭,他好几天没和君辰亦一起睡了,现在能一起,真是太幸福了。

小昕灼已经陶醉在君辰亦给的温暖感中了。

“为师没有擦香粉,好了别蹭了,不睡觉吗?”君辰亦搂着他,把他护在怀中。

“睡,师尊,夜安。”雪昕灼抓着君辰亦的衣襟,不再乱动。

“夜安。”

延伸阅读

ANGO安购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ag5q.shtml
ANGO安购婴童护肤研发团队从传统药典,民间流传下来的古老配方,找出我国中草药几千年

优快品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ngnm.shtml
暂无

佳红酒业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x75a.shtml
佳红酒业是中国大陆一家以法国勃艮第(葡萄酒王国勃艮第官方网站www.burgundy

金兰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yzdz.shtml
金兰翡翠玉石经销批发的黄龙玉、翡翠、水沫玉、南红玛瑙、树化玉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

福来临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nutm.shtml
福来临眼镜经销批发的眼镜、偏光太阳镜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蓝天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xol6.shtml
蓝天儿童安全椅是鞍座、儿童用品、儿童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PPG大师漆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uoox.shtml
PPG工业公司始建于1883年,总部设在美国匹兹堡市,是全球性的制造企业,生产及经营

广誉远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gnn2.shtml
随着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以及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健康产业已经成为一个越

绿地led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decd.shtml
绿地led电视车广告无处不在。绿地移动led广告车,改变了以往老款LED广告车的的操

香道养生馆加盟  http://www.misa-pasjihotel.com/6e2u.shtml
香道养生馆负离子SAP排毒仪使用简单方便,无需专业技师,可缓解技师不足问题,亦能节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虚无界的假召唤师第1章在线阅读

    宫廷式的建筑里,在一张长达12米的欧式餐桌上,卫子阳和顾宁悠正在用晚餐。餐桌上摆着和古色古香建筑不搭的简单菜式,这些都是顾宁悠做的饭菜。顾宁悠有一下没一下的拨着碗里的米饭,正想着要怎么样和卫子阳说这件事。卫子阳看出她的心不在焉,“怎么了?想跟我说什么?”“我……”顾宁悠没想到卫子阳会这么问,也不知道

  • 全职猎人之烧烧果实第7章在线阅读

    “师尊,您当真要将掌门之位留给二师兄吗?”俞怜在清微身边。清微掌门年千岁,样貌却还是年轻的模样,只是那一头束起来的头发是雪白的。“有何不妥?”俞怜摇头,“倒也不是,只是三师兄常说二师兄性子做作,人假,徒儿也不知这话真假,但是三师兄并非无中生有之人,其中是否有误会?若是有,徒儿觉得,应该先查清楚再做决

  • 当我变回男人后[西幻]陈易

    “段哥,我回来了。”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背着书包的英俊少年出现在门外,手中拿着那把刚刚打开门的钥匙,从外面走了进来。少年身高一米八十多,体型匀称,小麦色的肤色,剑眉星目,鼻梁挺拔,朱唇皓齿再配上半指长的短发,俊美又不失阳刚之气。走在大街上,绝对是少女们的焦点。少年名叫陈易,今年十七岁,还在上学,

  • 神奇宝贝:我王牌青眼白龙之女鬼(2)

    知道大事不妙的格子衫男连忙跑到同伴身旁,刚走到同伴面前的格子衫男就看到自己的同伴满脸鲜血的站在那里一脸震惊的表情,格子衫男伸出手拉住同伴的手臂就打算跑路,可是他的同伴却还是一脸震惊的站在原地似乎是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傻了,格子衫男见同伴这个样子后就不再管他,把刀扔在一旁后就自己跑了。一旁被刀割破脖子的陈

  • 我和S君的故事在线阅读第七章

    “死了?怎么会这样?!”姜唐大吃一惊。仙娥们嫁祸颂儿的事情会败露这一点,在过**剧情的时候姜唐都看到过,她甚至知道背后指使她们去做这件事的人,就是**的三号男主,现任魔君的小儿子——泽尘,但是在她知道的那条君华HE线中,仙娥们并没有死,而是被泽尘修改了记忆,然后统统被逐出了仙界。难道这里不是君华HE

  • [综]实习女神之长夜(4)

    梅花开了,花开花落。不变的是那白茫茫的山峰,阳光落入山谷,一切都无处遁形。遂经历了无数的战斗,闯荡了最神秘的地方,见识了强大的人。在与强者的较量之中磨砺自己,生死之间领悟大道。遂长成了俊秀的青年,身上道韵弥漫,气血如龙,无敌的信念由内而外的显露,绝世风姿尽显,身边的少女坐在小板凳上咪着眼睛看着哥哥每

  • 青瓷祭之复杂的夏朝(6)

    “我可以肯定以及确定的告诉你们个不幸的消息。”胡子都花白了的西装男子一脸严肃。“这箱子里放的绝不是什么金笔,甚至连银笔铜笔也不是,让你们失望了。”此言一出,屋里人顿时鸦雀无声。神情最沮丧的小东家实在忍不住了,想做最后一搏。“你怎么说的那么肯定?谁也没打开看过,就算不是金笔,万一是其他的好东西呢?”其

  • 将折花之咖啡馆(9)

    咖啡馆内:郭聪明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焦虑的看着窗外,他害怕苏初墨不来,莫名的失望和恐惧占据了他的心里,他不安的咽了咽口水。望了一下手表,自己嘟囔着:“还有两分钟。”眉毛不知不觉中就皱了起来。他望向窗外,车水马龙,却不见苏初墨身影。郭聪明彻底急眼了,连忙起身,对服务员丢下一句:“那个位置我包了,回来商量价

  • 不归天青春啊

    立海大附中美术部虽然被杉本月白戏称为草台班子,但撇开一开始的不习惯不熟悉不接近,杉本月白和一众同学也算相处得不错了。幸村精市在网球部自然是如鱼得水,和真田一起,渐渐地风生水起。杉本月白本来以为社团应该就是这样的,最开始会有隔阂,但会在日久天长的真诚相处中消弭,大家就算不能成为患难与共同进同退的挚友,

  • 王者世界之吾为王之第九章 母慈子孝(求收藏)(5)

    “好事,你小子能办什么好事?你不闯祸,我就阿弥陀佛了!”叶妈妈不由笑了起来,这个坏小子还真敢说。“妈,您看您怎么一点都不相信您儿子。您儿子虽然平时做事是有些不靠谱,爱闯祸。不过昨天我可是真真正正办了一件大好事,特别是对您来说,那是一等一的大好事。”“嗯?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兴趣听一听你究竟办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