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隋唐之老子是罗成之一曲肝肠断,处处是知音(6)

作者:梦百 来源:飞卢小说网

“滴滴滴——前方六米偏右发现目标!马车内有一中年文士,姓张名昭,字子布,32岁,徐州彭城人,有二子,长子张承,次子张休。综合战斗力62,谋略88。”

张昭?居然是历史上的孙吴重臣张昭!

唐朝之前的文士就是不一样,一个个都讲究君子六艺,除学问之外,骑射舞剑也大多精通,这张昭不仅谋略数值高达88,而且武力值也能有62,令杨帆大喜过望,立即愉快地决定,此等牛人必须给老子当干爹,哈哈哈!

“对不起对不起!”杨帆连忙向被撞之人道歉:“小生因心中有事,一时精神恍惚,不小心冲撞了这位大哥,还请大哥原谅则个!”

作为一个懂文明、讲礼貌的后世好青年,他从来都不会介意给人道歉,反正又不会少块肉,何况还是自己理亏在前。

见他道歉的态度还算诚恳端正,被撞的汉子也不好过多计较,只轻轻一哼,便走回马车旁边,对车内之人躬身道:“家主,今天天色已晚,不若先在朐县休息一晚,明早再赶路,如何?”

车内,张昭应道:“如此也好,你只管安排就是。”

那汉子回过头来,发现杨帆仍未离去,不禁皱眉:“你这人,怎么还不走?”

杨帆左右一看,故作不解道:“我为什么要走?真奇怪,这块地已经被你们家买下了吗?”

汉子情知自己有些失言了,轻哼一声,一脸悻悻之色,只好不去理会杨帆,径直跨入酒楼,跟店家订房间去了。

杨帆也跟着他进去,等那汉子订好房间和酒菜走开之后,他对掌柜的说:“他们的开销全都记在我的账上吧。”说完,他掏了几枚金质五铢钱仍在柜台上,补充道:“在下杨帆,目前在糜府担任幕僚,这些钱算是预付押金,明天我会过来结算的。”

掌柜一听他是糜府的幕僚,顿时一通点头哈腰,连连说好,并运笔如飞,在账簿上记下了他的名字。

出门的时候,恰逢之前那汉子陪着一位中年文士走进来,毫无疑问,这文士就是张昭了。

杨帆不敢怠慢,立即自觉地让到一边,并对张昭拱拱手,微笑着点了点头。

大概是他寸板头的发型比较新颖独特,加之表现的谦和有礼,张昭便对他多看了几眼,同样也回以微笑示好。

于是,杨帆心情舒畅了回了糜府,一夜好睡。

次日刚起床洗漱完毕,就见有童仆过来转告,说是有人找他。

杨帆心中暗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来着应该是张昭派过来的。

匆匆赶到大门口一看,果然,来人正是张昭的随从,昨天被他撞倒那个中年汉子。

“杨帆是吧?跟我走吧,我家主人有请。”这汉子显然还是不怎么待见杨帆,对他的态度较为冷淡。

杨帆是心怀大志的上进青年,哪能跟他计较这些旁枝末节,浑不在意地挥挥手:“请兄台前面带路。”

不过,他这自认潇洒的举止,在那汉子看来,却是一种傲慢无礼,顿时冷哼:“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杨帆跟他并肩走着,好奇地扭头问:“我说大哥,你这话从何说起?”

汉子却是懒得理他,只顾走路。

不多时,杨帆看到了昨天那辆马车,那张昭就站在马车旁,负手而立,气度雍容,让人平生好感。

“晚生杨帆,见过前辈。”借拱手作缉之际,他暗自吞下一颗萌娃丹。

这样,便使得他整个人气质立马一变,看起来犹如谦谦少年,百分百人畜无害,令张昭暗自惊奇不已,险些忘了回礼。

前辈?这个称呼在文人圈内倒是不常听到。

(在那年月,文士之间一般都以学生或先生自称,平辈之间则自称“某”。)

“张昭不过是痴长杨兄弟几岁而已,这前辈之称却是有些重了,呵呵,若是不介意,便称我一声张大哥如何?”张昭微笑着将他扶起道。

“张昭?前辈竟是彭城张子布?!”杨帆故作震惊:“先生如此才子名士,晚辈岂敢相提并论!先生若不嫌弃,当视子风如子侄,子风定会不甚荣幸!”

“子风?杨帆杨子风……”张昭细细咀嚼一番,点头道:“风起扬帆,舟行千里,旬日可达,端的是好名字,寓意深远,可见令尊对你寄予了厚望。”

听他提起“令尊”二字,杨帆立即抓住机会吐苦水,将自己双亲皆逝的凄惨身世娓娓道来,借以博取同情。

自然而然,同情牌也是必须要打出来的。

一时间,搞的张昭及其随从们愕然无语的同时,也确实对他报以深切的同情,即便是之前对他并无好感的那个汉子,此时看向他的目光中也满是柔和。

张昭捏着同情牌看了又看,差点要忍不住揉揉眼睛、看看自己是不是瞧花了眼,心中非常难以置信,为何这杨帆的父亲与我这般酷似?难道我尚有一个孪生兄弟流落在外?

就在张昭精神有些恍惚之际,杨帆激发了认爹技能《世上只有爸爸好》,然后忘情地展开了他动人的歌喉: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个宝……

于是乎,世界安静了,张昭点穴了,随从们当机了,路过的行人们定格了。

当真是,一曲肝肠断,处处是知音啊。

他把好多人都唱哭了,莫不想起儿时老爹对自己的各种好……实在是罪过。

一曲之后,周围很快恢复了喧闹,张昭回过神来,再次看向杨帆时,眼神中满是慈爱。

“叮——恭喜宿主认爹成功,此次任务圆满完成!”

系统提示音传来,杨帆暗松了一口气。

这次他没有像之前认爹成功时那么狂喜,说实话,他刚才很紧张,有点害怕失败,如果错失了张昭这位不可多得的谋士,他会觉得无比的遗憾。

毕竟,三国时期发展到这会儿,大部分的名臣猛将已经有主,再不努力挖掘人才的话,自己想要成就一番霸业可就困难了。

当然,天下诸侯讨董还没开始,他还有很多的机会将那些有主的名臣猛将给挖过来!

百忙中查看了一下“干爹排行”,发现张昭对自己的好感度目前仅有61,刚刚超过及格线,杨帆不由暗叫一声好险,这好感度只要再低两分,那就意味着要认爹失败。

正因为好感度偏低,所以张昭没有像华佗那般主动开口收他为义子。

所以,目前杨帆与他的父子关系只存在于系统的界定,但事实上张昭只是将他视为自家子侄。

不过无所谓,只要系统能将这位大人物拉到自己这边的阵营、有机会坑他就好……

关系拉近之后,张昭带他上了马车,在车内同饮,一边闲聊一些前尘往事,相互间很快便多了许多的了解。

等到送走张昭时,杨帆窃喜发现,他对自己的好感度已然升到了80,这是个非常安全的数值。

通过闲聊得知,张昭此番乃是去东海郡拜访东海名士王朗的,恰好途径朐县。

王朗?这个人杨帆倒是有些印象,记得当年看电视剧《三国演义》的时候,貌似有一个诸葛亮在两军对阵前将王朗活活骂到吐血而亡的精彩桥段……

接下来,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撩!

“领取任务奖励!”

“奖品宝箱已经到账,敬请查收!”

杨帆抬起左掌一看,掌心处果然多了一个宝箱形状的纹身。

于是,他赶紧回到糜府,然后将自己锁紧屋里,这才把宝箱提取了出来。

箱子一尺见方,上面的锁头一触即落,仿佛他自带开锁光环一样。

打开箱子,只见里面并排躺着两本技能书,另有一红一蓝一白三个小瓷瓶。

当他拿起其中一本名为《向爹再借五百年》的技能书,系统的声音立即便在脑海中响起:“这是类似于吸星大法的超级坑爹技能,一经施展,将对指定干爹遥遥的隔空汲取力量为己用,令宿主就如同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一样,瞬间变得力大无穷!此外,借取力量的多寡取决于技能熟练度,熟练度影响技能时效。而且,此技能将会对干爹的身体健康有着一定的影响,尤其是会出现临时的虚弱状态,至少1-24小时才能恢复。同时,每次施展都会硬性扣除自身一定的声望值和干爹的好感度。”

“……”对于系统的技能诠释,杨帆极度无语,心说,老兄你能不能正经点啊,什么叫如同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

哗啦——他毫不犹豫的将《向爹再借五百年》撕成两半,将这个类似吸星大法的超级坑爹技能学了再说,这可是武力的保障,在乱世中生存的必备条件!

接着,他又拿起剩下那本名为《爸爸带我飞》的技能书。

“爸爸带我飞——超级坑爹的轻功技能,以暂时牺牲多位干爹的行动能力为代价,宿主从而获得临时性的超高敏捷,暂时拥有短距离的飞行能力。施展之后,被指定的干爹就会如同铁衣加身、举步维艰。同理,技能熟练度决定了技能的时效、以及轻功的高明程度。每次施展同样也会硬性扣除自身一定的声望值和干爹的好感度。”

仿佛是知道了杨帆之前的腹诽,这次系统对技能的介绍颇为正经,没有随便打比喻。

不过,系统对于技能的命名,多少还是让杨帆觉得憋屈,向爹再借五百年就算了,啥叫爸爸带我飞啊?草,究竟要不要这么萌……

想到以后施展轻功技能的时候,非得默念一句“爸爸带我飞”,杨帆就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被瞬间恶心到根本飞不起来?

延伸阅读

赛威干洗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tsv.shtml
赛威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而不断发展壮大。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穿着文化的急

旭芯微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pa67.shtml
旭芯微车载用品总部生产音箱类产品,服务于欧美客户。近十年来,随着产品的研发与更新,先

蕾奇尔洗衣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6mvg.shtml
重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蕾奇尔洗涤设备经营部-蕾奇尔NEITHRE(商标注册号:36

童逗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gadt.shtml
北京童逗游乐设备有限公司:组合滑梯,塑胶跑道,弹簧蹦蹦床,橡胶地垫,人造草坪,pvc

广州佳云防霉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gk4d.shtml
广州佳云防霉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检测、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于一体的抗菌防霉制品

中兴圣本银业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ac2k.shtml
河南中兴圣本银业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交易中心”)是经河南省政府批准,在河南工商行政管

欢乐星KTV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xabk.shtml
欢乐星量贩式KTV由欢乐星(山东)餐饮娱乐管理有限公司鼎力打造,为欢乐星(山东)餐饮

世家家纺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62ot.shtml
企业介绍斯得福公司是国内的高档纺织品制造商,1984年诞生于中国纺织摇篮南通市,旗下

傅别商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ghsq.shtml
康普艾是国内外出众的压缩空气和压缩气体系统制造商,有200多年的历史,是目前市场上所

木马人玩具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6hwr.shtml
木马人隶属于爱博玩具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安装、销售、加盟及服务为一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古飞扬夜探九卿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阿黎,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们走吧,不过你知道九卿基地在哪吗?”“知道,跟我走,出发!”“好”“对了,你是怎么知道具体位置的”“今天跟那个叫断魂的打架,我在他身上放了个定位器”“厉害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那是,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阿黎,到了,就是这”“我们进去吧”“

  • [钻石王牌]蝴蝶效应魔晶兽王,阴谋

    “既然到了,”赤云说道:“我们先商量一下怎么打吧。”“咦?”紫苑小嘴微张,说道:“我好像还没想过呢。”我无奈地说道:“你是队长吧。。。”“别这么说嘛,”紫苑笑着说:“让我想想。”这时赤云走上前一步,说道:“我知道一些有关这个BOSS的情报,让我来策划一下吧。”“嗯。。。”紫苑思考了一下,脸上稍稍有点

  • 莲花境在线阅读第七节

    雪虽不大,却一直未停,蔺晨与飞蓬坐于廊上,相互斟酌着茶水。“世间传言二郎神六亲不认,未想事实如此复杂。”“若可以,我只想他和凡间孩童一般,无忧无虑。”飞蓬轻放下手中茶盅,“他若放弃过往,我就算拼上这条命也要护他一世无忧,只是执念太深,不是他人可左右。”“他现在这个外貌,那些‘故人’应该认不出来了。”

  • 从烈火英雄开始在线阅读第10章

    “东汉书院被河东高校派来的人用八门金锁阵困住,学生无法进去上课,为了破阵我们几人进入八门金锁阵内,在最后一关我不慎被毒箭刺穿手臂,原本以为没事的,结果前两天毒性发作,只好赶过来了!”赵云解释道。华佗一听大惊,他可是知道赵云的武力值爆表,哪怕赵云的师傅也和赵云不分上下,而且一般的毒啊,迷药什么的都不能

  • 尸王他有病,想死病第三章在线阅读

    太妃椅子上的人半躺着露出了大半的胸膛,手上拿着一杯酒,闭着眼睛不知道想到什么好事,嘴角微微勾起。屋子里突然出现暗卫一般的人,把手上的东西递给太妃椅上的人。把酒倒在纸条上显示:秘籍现,助。而在这些字显露之后就溶解在了酒里,而这杯酒也进了他的肚子。男子:“来人,去把双弦召回来。”“是。”男子起身站在窗边

  • 最后一个阴神在线阅读第6章

    何森:“……”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他狠狠打了个激灵,后退了一小步,身后的雨水顷刻间溅湿了他的衣角。“你又想逃跑了?”埃里克沉默的望着他,“你已经是我的伴侣了,你不能离开我。”何森回头望了望洞外的瓢泼大雨,又瞧了瞧洞内虎视眈眈的男人,忽然道:“我什么时候逃走了?又什么时候答应做你的伴侣了?你这个男妖怪

  • 逆羽灵仙在线阅读第7节

    第7章因为云,安两家大人都很满意,所以云召采和安小姐的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日子是明年三月里。云招喜坐在云招福酒窖外面的桌子上打算盘,云招福从酒窖出来之后,一边擦手,一边到她身边探头看了看,问道:“你在算什么呀?”云招喜今年十三岁,已然是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云家家传的大眼睛里透着精明的光,将面前算盘推

  • 我是合欢宗女魔修?在线阅读第8章

    第七章:霸天从神界逃落妖界成为妖王霸天降世:天界众仙在召开酝酿制定封神宏伟策略图,准备派凡人真身修炼达到仙界修仙程度的老实人来承担这个封神大任,今日的凌霄宝殿灯火通明,金碧辉煌,两侧文武群仙双全,天庭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坐在玉皇大帝宝座上的玉帝和蔼可亲,抚摸着那把整齐划一的龙须,和王母娘娘说道:

  • 当国家分配男朋友在线阅读第八节

    隐隐约约传来的哭声让两人都有点猛了,他们刚刚不是看到她打成那样都坚强的不留一滴泪么,怎么这时一句话的功夫就哭了呢!他们从酒馆出来,打算回家了的,路过这座墙外听到鞭打声,不由的好奇,这么晚了上秦沁柔还在惩罚下人,因跟上秦府的关系所以他们也就知道住在这里的是谁,两人本打算走的,只是光听到鞭子声不见哭声有

  • 火影中的心灵大师之第一章(1)

    凌少泽刚回过神时,发现自己身穿白色西装礼服,正在参加一个宴会,右手端着一杯喝了一半的红酒。怎么回事,他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就算侥幸又被抢救回来一次,身为一个心脏病重症患者,他也应该躺在医院重症病房里才对。脑袋一阵晕眩,许多熟悉而又陌生的记忆片段涌入进来……凌少泽身体晃了晃,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有侍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