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这个夫君有点老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甜辣沛公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小的一只橘红色毛球橘红安安静静地蜷缩在刚刚能装住祂的盒子里,暖色调的毛发在黑色的绒布上显得很是柔软,蓬松的尾巴也摆在身体的一旁,小狐狸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线,身体还在随着呼吸而一起一伏。

鸣狐愣了愣,下意识地放缓了呼吸,小心翼翼地调整站位,用身体挡住了亭子一面吹来的微风。

我去,谁这么丧心病狂把毛绒绒放在盒子里?不知道小动物都很脆弱吗?这么对待毛绒绒,叉出去打死算了!

好像是感受到了寒意,小狐狸抖了抖尖尖的耳朵,睁开了眼睛,棕色的眼瞳正好与鸣狐的眼神相撞。

鸣狐呼吸一窒,静静地与祂对视。

小狐狸歪歪头,从盒子里的绒布上轻轻巧巧地跳向了长椅,因为视角的骤然变矮,祂不得不抬起毛绒绒的脑袋才能看到鸣狐的脸,颈间的勾玉项链泛着淡淡的蓝色光茫。

“呀?你是谁?小狐狸没见过你哟,是父亲大人们的朋友吗?还是稻荷大人的神官呢?”

鸣狐半蹲下/身子把手中的盒子轻轻放到地上,有些局促而又小心地回答:“……鸣狐。”至于其他问题,他倒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会说话的狐狸,装在盒子里的果然不是那种普通的小动物,不过,他都成了一振刀剑的付丧神了,其他什么所谓的违反科学的事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小狐狸歪歪头,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呀,小狐狸知道了哟,鸣·狐,不是父亲大人们的朋友,也不是稻荷大人的神官呢!小狐狸都听到了,鸣狐没说的话。”说完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就差没把“我厉害吧,快夸我”几个大字写在脸上。

好可爱……毛绒绒果然是世界的瑰宝……

鸣狐藏在面罩一般的甲胄下的脸诡异地泛红:“很厉害呢。”

“所以,鸣狐殿要不要和我签订伴身契约呢?小狐狸很厉害吖!”小狐狸抬着头,棕色的兽瞳充满希冀地看着白发的付丧神。祂真的很喜欢这个人,也真的不希望再被拒绝,再被嫌弃、抛弃了。

签签签!你开心就好!

鸣狐一颗心全部扑在毛绒绒上,想都不想就在心里连声答应了……但是,谁来告诉他……“我愿意与你签订契约”这种有点羞耻且高级而又复杂的句子他应该怎么说出口?

而他的沉默在小狐狸眼中被无限解读,小狐狸有点着急地在长椅上踱来踱去,祂绞尽脑汁地想着祂的优点和“用处”。

“呀!小狐狸真的,真的很有用的!小狐狸是稻荷大人的神眷哦,鸣狐殿和小狐狸签了契约也就相当于成为了稻荷大人的神眷哦!小狐狸还能成为鸣狐殿的代言者,如果鸣狐殿不想说的话小狐狸就能帮忙哦!小狐狸还能成为鸣狐的第二只眼睛!真的!我……我的灵力也不弱,能帮鸣狐殿增加实力的……实在不行……我也能帮鸣狐殿挡住他人的刀剑哦……真的……真的很有用的……”

小狐狸越说声音越小,原本活泼的语气也渐渐低沉了下去。果然吧……父亲大人们说的很对……祂……

鸣狐有些茫然地看着低着头快把自己缩成一团的毛球,感觉祂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又发生了什么?他犹豫着伸手轻轻摸了摸小狐狸的头,眼中带着笑意地与祂湿漉漉的眼神相对。

“嗯。”

如果只是契约,就签吧。我不需要你替我挡住别人的刀剑,也不在意其他什么的东西,我会在以后保护你。

花开院秀元研磨着茶饼,时不时向着鸣狐的方向看过去。

捏着樱花糕的秋元信不由得挑了挑眉,轻咳了一声,一脸正经地对着好友说道:“茶道需心静,秀元你三心二意的是打算敷衍我吗?”

花开院秀元收回了眼神,他深深地看了面前这位坐无坐姿还好意思挑别人茶道的刺的人,秋元信像是没注意到他的目光一样,一脸若无其事地有一口没一口啃樱花糕。

啧,花开院秀元继续手里的工作。

将茶釜里的沸水倒入白瓷的杯盏中,依次加入研磨好的茶末、吴盐,然后右手挽起宽袖左手将茶盏递给秋元信。

“那只狐狸就是你的礼物?啧,除了会说话还有什么用?扒了皮给鸣狐做新衣的点缀吗?”秋元信说着,接过茶杯,慢慢悠悠地把茶盏转了三圈,小口抿着。

“那位小狐狸不简单,是稻荷神的神眷,本身是一位勾玉的付丧神,我偶然得到的。”偶然得到——这个说法似乎也没有什么错。花开院秀元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他一直在私下为他这个空有一身灵力又不能学习阴阳术的……朋友,寻找适合他的护身灵物,所以,这位被听到风声讨好他的人送来的“普通”付丧神,确实可以称之为是偶然得来的。

“神眷啊……既然如此,为何要赠与信?信受宠若惊呐。”

“因为初见时,祂身上系着一节看不到另一端的红线……还有,别用这种麻烦的语气腔调说话。”顿了顿,花开院秀元敛眼,盯着茶盏中的清茶,又淡淡的说道“是吾之为吾之,吾与之缘未至。”

……不过缘未至。

小狐狸很开心,今天祂终于找到了稻荷大人说的,愿意和祂签订契约的人了。祂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一身黑色狩衣的付丧神:“呐呐呐,鸣狐殿请把手指递过来,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要太意外哦!”

鸣狐认真地点点头,听话地把左手的手甲脱下把手指伸到小狐狸面前。

小狐狸小心翼翼地把脑袋凑向苍白纤细的手指,祂张开嘴小心翼翼地用尖牙咬破一点皮肤,咽下一小口血后,祂埋头继续用粗糙的舌头舔了舔微不可见的小伤口。

嗯,鸣狐殿的手超好看的,舔舔不留疤不留疤。

嘶——

鸣狐感觉一股让他感到很舒服的气息从被咬的食指直直传来,同时,一些莫名的画面开始从他的眼前划过——

视野是一片黑暗,祂紧紧地闭着眼,整个身体蜷曲着,四周的气息温暖而充满安全。

“兄长,不是说把十尾分成了九份力量吗?这怎么数都是十吧?”迷迷糊糊中祂听到了一个青年男子充满无奈的声音。

“……什、什么?不可能!”这是另一个男子拔高的声音,相较之下似乎比刚才说话的那位要成熟一些。

“真的啦,兄长我数了好几遍了,连白眼都用上了,真的就是十枚勾玉,十个小家伙……”

“……真的……怎么回事儿……难道是□□丸的方法错了?”

祂懵懵懂懂地听着他们的对话,能从心底感受到对他们两个人的亲近之感。

这就是……父亲大人们了吧……好温暖,感觉好喜欢啊……

突然,祂感觉落入了一个温暖柔软的地方,整个身体也被轻轻地翻动着,一阵一阵温热的风从身体的一侧吹来。

“总的来说,这个小家伙是最奇怪的……居然完全感受不到一丁点儿关于神树的力量……”

“出岔子了的就是它吗?难怪多出来一个。不过,这样的话,最好就不要放祂出来了吧。如果这是母亲的后手……唉……”

什……什么?什么多余的?什么不要放祂出来?

祂有点回不过神来,直到祂感觉到自己处到一个阴寒的地方,身下冰冷而坚硬。

哒哒哒——

祂清楚地听到步伐声在远去,那两股让祂感到眷念的气息也在渐渐远去。

别……别走啊!父亲大人们!

祂用尽所有力气想要睁开眼睛,叫住忘了带走祂的父亲们,结果却只是吃力地睁开了一小条缝隙,嘴巴更是完全动不了。

祂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两个白色的影子渐渐走远,然后“轰——”的一声,祂的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

别走啊!求求你们!父亲大人!

祂……被抛弃了吗?

原来祂就是那个多余的吗……

冰冰凉凉的液体从紧闭的眼中顺着眼尾流下,不知道滴在了哪里。

祂是多余的啊,祂被扔掉了呢……

深秋午后温暖的阳光打在身上,祂舒适地眯了眯眼睛,迈着小短腿追随前方不远处的高大身影。

雪白的毛发被阳光镀上一层暖暖的浅金色,朱红色的奇异花纹从这高大的狐狸的额头延伸向脊椎。

“呀?鸣狐!鸣狐!鸣狐!!!”小狐狸跳上鸣狐的肩膀,对着他大喊,想要震醒从刚刚起就一直眼神涣散的付丧神。

噫!

鸣狐刚一回神就遭受音波攻击,差点条件反射地跳起来,幸好他理智尚存,身体反应之前就被直接压下去了,才不至于做出那么跌份的事。他小心地把罪魁祸首从肩膀上带下来,揉了揉还在耳鸣的耳朵。

嗯?

鸣狐觉得他可能产生了幻觉,他又轻轻地碰了碰耳垂,冰凉而坚硬的触感,形状似乎和小狐狸脖子上的那一串勾玉很像,下面还悬着柔顺的流苏坠子。

他怎么不记得他会戴耳饰???他一不娘二不混社会好吗?

【一脸懵逼.jpg】

“好看吧?这是小狐狸的本体哦!稻荷大人都觉得很好看的!鸣狐呢?鸣狐呢?”一旁的小狐狸看着鸣狐仔仔细细触摸耳坠,忍不住邀功起来,蓬松的尾巴在身后慢慢的摆来摆去“该有鸣狐的神前妆,也很好看,红色的和鸣狐的眼睛意外的相配呢!”

……我没怕是没听清……什么眼睛……什么妆……你再说一遍?

鸣狐忍不住瘫着一张脸看向蹦蹦跳跳的小狐狸,他刚刚突然想起了“鸣狐”的人物立绘,虽然其他的几乎所有东西都记得有点模模糊糊了,但是他把他之前所知道的那一点点关于他自己的消息都记得清清楚楚啊。

所以说,他现在的样子就是那样吗?

延伸阅读

一点都不大度的暗恋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aogewei.cn/ay3l.shtml
曾经一片荒芜的大地,此时确是仿佛被黄牛犁过一般,到处都是坑坑洼洼,上面正坐着一个盘膝

大秦神级附魔师之打狗(4)  http://www.aogewei.cn/ydsi.shtml
那名保安颤颤巍巍的走到林虎身边,哭丧着脸道:“林总,我真不知道他是您请来的人,不然就

妖精食肆 [参赛作品]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aogewei.cn/3qv.shtml
半夏不喜欢这种心跳受牵引的感觉,这让他有种和黑龙生命绑定了的错觉,仿佛只要对方的心跳

网游之寻仙问道传奇第七章  http://www.aogewei.cn/uyeg.shtml
第七章:消失的审神者!清光他们几只刀子精带着夏弥逛了大半个本丸,从庭院这边逛到了后边

乡村爱情:我是富一代之搅局  http://www.aogewei.cn/nrc2.shtml
血菩萨站在天楼门口看了看时辰,然后轻轻扣了扣石门。里面并没有第一时间传出回应,一旁的

海贼之最强十六夜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aogewei.cn/ymj3.shtml
五楼培训教室内。君宁双眼专注的看着面前这位大致四十岁左右的大胡子大叔,嘴里不停地叽里

重生之依旧爱你之做賭(6)  http://www.aogewei.cn/n9z3.shtml
清晨,孟钰如往常一般去武典阁楼打扫,还未至,便看到一群杂役围在庭院中,不时指指点点。

九玄神主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aogewei.cn/n5bl.shtml
翌日东华大学服装设计院系的宿舍,悦瑶坐在自己的chuang上,凝然的双眼不知在看什么

第五少年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aogewei.cn/nnzw.shtml
20xx年,人类的科技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各式各样的高电子产品出现在人们眼中,到了20

炁练化仙之第三章  http://www.aogewei.cn/p4j9.shtml
景大校园十一点钟就陷入了沉睡,只余几盏莹白的路灯照明。祁糯的宿舍区在校外,和校园里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之斩尽天下第三章在线阅读

    ”上古魔神蚩尤墓”,这无疑是惊天的消息。假使有狗仔队在这里,必将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波。死亡的气息充斥着这里偌大的空间。石棺缓缓打开,众人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这种压抑的气息让人想跪拜下去,陈兴头上汗如雨下。其余众人亦是如此,唯独傲邪云神情自若,一身轻松。密切的注视着石棺。终于完全开启,刘大力等人走上前去

  • 刀客江湖在线阅读第七章

    “有什么事情吗?”金俊熙和高恩星来到那一间废弃的教室里。“如果是跟退学有关,恩星你放心,老师绝对会尽全力帮你的。这不是你的错,是无理的牵连……”金俊熙有些愤慨地说。“不是退学的事,那件事我会以自己的方法解决的。我只是忽然很想问,”高恩星看着金俊熙,“老师您……一直都是站在学生这一边的吗?”教室里的灰

  • 姑姑快出嫁在线阅读第5章

    洛尘走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友人觉醒失败,成为狂暴徒,而后又被击毙,送入研究所解剖研究。任谁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所接收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不是普通人可以接受的了的。“赵峰走了,他父母那边我怎么交代。我最好的朋友离去,我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么便宜的饭菜,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讨论古籍了。”洛尘闭眸,心中悲恸,阵

  • 神豪之我能听见万物的声音之研究性学习

    刚刚睡醒的萧羽一脸懵逼。“你们TM是怎么进来的?!”他一脸懵逼的看着站住床前的夏可昕和陆离,祝星三人,抱着床单瑟瑟发抖。“哼!你是不是忘了我有你家的钥匙了?”夏可昕用食指转着钥匙圈,一脸得意。“啊?!”萧羽依旧一脸懵逼,“为什么你会有我家的钥匙?!”“刘叔叔没告诉你吗?当初你家换锁的时候,为了防止你

  • 我有一个地球第 5 章

    时欣和时大海抱怨了好久:“学校里花钱的地方有很多,真雾又是女孩子,您多给她一些零花钱吧,我们家又不是缺钱,别让学校里其他人笑话我了。”时大海黑着脸:“她的事可真多,交了学费还不够,现在还得给她零花钱。”魏莲在角落里听到了这话,恨的直咬牙,继父给继女钱花难道不是情理之中吗?时大海对她不错,如果她能生下

  • 重生之朝天阙教师宿舍的爆炸

    已经是下课时间,各个教学楼都涌出了海量的人潮。莫梦老师的小书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吴天的背上,这让莫梦的脚步更加快了几分。吴天在发现莫梦脸色不太好的时候,就主动帮她拿上了背包,并且提出要送她回家。莫梦老师或许是身体实在有些不舒服,也就没有再拒绝吴天的请求。只是看这个样子,以两人的速度,11点55分

  • 武侠之唯剑独尊在线阅读第十节

    话音刚落,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就如同点燃的油桶一样瞬间爆炸。“陛……陛下”一个中等魔族的大人物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这……这是真的吗?”“那是当然。”魔王肯定的语气消除了众人的疑虑。有的恶魔甚至激动的老泪纵横。“哈哈,风水轮流转啊,天界的走狗们,想不到会有这一天吧,哈哈。”魔王看着他们激动的神情,流露出了淡

  • 归虚武帝之出走(2)

    如果时间习惯从指缝中悄悄溜走,那么心底的某些物质呢,也会随着时间流逝吗?无法证明。醒来之后,习惯性的半惺忪着眼去寻找一罐芬达。打着哈欠,他走到不意外会看到置放着满是芬达的冰箱前。打开,却一愣。空荡荡的,仿佛回音都听得见。心里有了一丝不悦,蹙眉,转而寻找一抹身影。可是,没有。满室空寂。那个理应在他醒来

  • 百万契约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木制的窗口洒落在深色的木板地面上,驱散了苏然脑门上的的瞌睡虫。苏然躺在床上用手背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昨天睡得特别沉以至于现在还有点头晕的感觉。穿上拖鞋慢悠悠地走出房门,下楼梯之前看了一眼姐姐的房间,遗憾的是只看到床和柜子等家具错落有致的摆放在房间里,床的主人早已不知其

  • 火影:黑暗上忍在线阅读亡灵巫师

    “你个混账东西!骂过你多少遍,还是他妈的不长记性!”一魁梧的身影虎背熊腰,只是少了一只手臂,脸上除了数道疤痕,还写满严厉,大巴掌刮动风声,狠狠的给了站在厅堂默不作声的炎庄一耳光。痛是痛,但是他倒懒得还手,“我就是欠骂!我还欠抽!我不长记性因为遗传……”手下死了三十多,这些人都是兄弟啊,都是跟着他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