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黑雨夜之第三章(3)

作者:独行狮子 来源:17K小说网

萧曼一怔。

时隔三年未见,那张英俊的脸孔,比记忆里硬朗了几分,眉眼间透着一股子不羁的意味。

熟悉又陌生。

刹那的悸动过后,萧曼松开紧握的拳,学着傅成棣的调子,力持镇定地说:“一点小伤而已,” 顿了下,勉强扯出一丝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几年傅斐然在韩国混得风生水起,她完全不知道他回国的事,甚至没想过他竟然还会回来。

傅斐然翘着脚,环顾了四下一圈,淡淡收回视线,勾起唇一笑,“怎么?看大哥这样子,是不欢迎我回来?”

揶揄的带了刺儿的语气,让人心里莫名不舒服。

萧曼皱了皱眉,“你自己的家,谁不欢迎你回来?我这就去跟妈说一声!”

“免了。”傅斐然收起吊儿郎当的姿态,目光陡然变利,“大哥,你不必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了!你娶谁不好,为什么偏偏要娶萧曼?你觉着现在这家我还能回得来?”

萧曼拧紧眉头,唇线渐渐抿紧。

傅成棣当初娶她,分明是因着她父亲临终前的嘱咐,私下里介意她是弟弟的初恋是一回事,傅斐然亲口出声指责,却是另一回事了。

“我娶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什么立场来说这些话?”萧曼微微抬头,淡声质问。

她的声调不高,却将面前的男人气得火冒三丈,脸色涨得通红,眼底窜起了火星子。

傅斐然厉喝一声“傅成棣”,随后彻底撕破了脸,咬牙切齿地说:“你还有脸问我?当年我那么喜欢萧曼,恨不得把我的命给她!那些事你不是一清二楚?你怎么能和她结婚?你到底置我这个亲弟弟于何地?”

萧曼冷冰冰地盯着他,双眸一眨也不眨。

她是惧怕傅成棣,可她却不怕面前这个男人。傅斐然的人品是有多卑劣,才能在屡次出轨后,说出这般无耻的话?

“喜欢?”萧曼兀自笑了下,声线忽而变得喑哑,“一次次和外围网红约.炮,一次次肆无忌惮欺骗她,如果这就是你口中的喜欢,那实在太廉价了!”

傅斐然怒红的脸突然一白,眼底显出几分难堪之色。

“即使她不和我结婚,她也不会和你在一起。”萧曼一字一顿地说,“至于这个家,你既然回来了,以后记得尊称她一声大嫂。”

傅斐然的身体彻底僵住,面上神色变幻莫定,一双颓败的眼死瞪着她,目光似要扎进他的血肉,冷声道:“大嫂?想都别想!你娶了她又如何?她早晚还是我的人。”

说完摔门而去。

直到那道俊拔背影消失,萧曼才觉后背已被热汗濡湿,浑身也似脱了力,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

她耗尽了全力,才没有在傅斐然面前流露出软弱,而她性子里所有的强硬,也都给了这个男人。

三年前如此,今天亦是如此。

当年傅斐然瞒得很好,哥哥说他出轨,她压根不肯信,哥哥急了,拉着她赶到酒店,她亲眼看着那俩人热吻,一颗心顿时凉了下来。

哥哥想冲过去揍傅斐然,却被她拦住了。她哭了很久,最后决定分手,傅斐然却不愿意,坚决否认出轨的事,直到她甩出那张热吻图,他才彻底慌了神。

他给她跪下,狠狠扇自己耳光,苦苦哀求她,说着过去种种。她听得眼眶发红,心也一点点软了,却始终跨不过心底最深处那道坎。

她无法忘记,她母亲就是被小三逼得小产大出血而死。

原本她该有个美满的家庭,有个可爱的弟弟或者妹妹,她哥哥不会因为无人管变成纨绔,她的性子也不会如此柔弱...可因为那个小三,一切的一切,都毁掉了。

想着想着,她的心又硬了起来。

最后,她没有原谅傅斐然,在那天分手之后,再也没见过他。

如今,三年过去,他又回来了,还是以这样猝不及防的方式。

到底是谁给了傅斐然勇气,他凭什么觉着他和她还能破镜重圆?

是梁静茹吗?

客厅里寂静的过分,萧曼闭了闭眼,唇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傅斐然负气离开后,和秦白露大吵一架,不肯回家。

秦白露气了个前仰后合,又拗不过小儿子,只好将全部怒气,发泄到傅成棣身上。

经历了疾风骤雨般一通臭骂后,傅成棣回来得很晚,进门时脸色发白,那双清澈的杏眼。此刻却乌沉沉的,比夜色还要浓郁。

他在萧曼卧室外立了下,抬起手想去敲门,却又忍住了。

在他转身的刹那,门突然被拉开,萧曼扶着门弦,小声地说:“你回来了。”

两道透着惺忪的视线,巡梭在傅成棣流露出疲色的眉眼间。

听到傅成棣淡淡嗯了声,萧曼咬紧了唇,怯生生地问:“是...是今天试镜不顺利吗?”

傅成棣没有学过表演,隔行如隔山,面对镜头时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挺顺利的。”他语气淡淡。

萧曼莞尔,故作轻松地安慰:“其实拍戏没什么难的。你也知道我的戏路,全是傻白甜角色,表情都是套路,瞪眼睛噘小嘴,哭不出来就滴眼药水,危险戏全都是替身,声音不到位没关系,反正后期可以配音,你这么聪明,背台词肯定也没问题。实在不懂的,你多看我几部电视剧,就会了,腾讯视频上面资源最齐...”

傅成棣一动不动地望她,眼底一片晦暗,似暗无边际的深海。

萧曼心底一咯噔,低沉的声音戛然而止,扶着门弦的手指开始发僵。

一阵无端的懊丧,隐隐萦绕着她。

“对了,傅斐然今天有回来。你...你要是没其他事,那我去睡了。”她避开他的目光,小心翼翼地说。

正要合上门,横斜里一只柔软的手覆过来,冰凉,湿滑。

“我知道他来了。”傅成棣淡淡地道,顿了下,说:“我试完戏,去看了我妈。”

萧曼抬头,目光微微闪烁,有点儿不知所措。

他脸色这么难看,既然不是试戏不顺,那就是秦白露又来找麻烦了。

在人前,秦白露一向优雅和善,至少多年前她与傅斐然恋爱时,对这人的印象是如此,后来她和傅成棣的婚事定下来时,秦白露发疯似的去反对,甚至连婚礼都不肯参加,也不肯和儿媳住一起。

婚后秦白露换了方式,当着傅成棣的面言笑晏晏,待她很是亲切;背地里,却在那些贵妇面前奚落她,独处时更是各种磋磨她,导致萧曼这俩字,成了贵妇圈子里的笑话,在那些女人眼中,她就是个生不出蛋的母鸡。

那些对她的侮辱,她从来都没和傅成棣说过,一个是养了他二十多年的亲妈,一个是强塞给他的妻子,他会站哪边,毋庸置疑。

“婆婆她还好吧?她要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萧曼轻轻说道。

委屈涌上心头,鼻尖发酸发涩。她别过脸,眼圈微红。

“她一直这么对你?”傅成棣一字一字地问,咬字极重。

萧曼抿紧了唇,不敢吭声。

“说话。”傅成棣突然娇咤一声,猛地拔高了音量。

萧曼被震得眼睫轻颤,声线喑哑艰涩,“你是傅家的长子,婆婆很看重你的婚事,我...无论家世还是能力,都配不上你,嫁过来后又一直没怀孕,她心中不满,也是人之常情...”

这样自欺欺人的话,她自己都说不下去了,抬起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泪意汹涌而出,她咬紧牙关遏制,却是无劳无功,晶莹的泪珠在眼睫上凝结,一颗一颗溢出,滚落在她的手心,一片湿漉漉的滚烫。

泪眼朦胧中,她看不清傅成棣的表情,只能觉到他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似是无法再忍耐什么一样。

“我不怨她,也不怨你。可这样的日子,我确实不想过下去了。”萧曼哽咽着道,宽阔的肩一抽一抽的,压抑低泣的模样,显得有些滑稽。

她不愿他看到自己的哭态,推开他的手,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萧曼扑到枕头上,闷闷地哭出了声,哭着哭着,最后睡着了。

次日醒来,两只眼睛肿成了桃子,她正努力睁眼看着资料,傅成棣从她身边经过,一言不发地走了。

他那张纯净明妍的小脸,显出了几分憔悴,眼下挂着两片乌青,瞳仁泛着细密的红血丝,看起来昨夜也没休息好。

萧曼看了他一眼,忽然觉着有些解气,自己昨晚虽说着不怨,却是因为被骂得麻木了,而非从来没怨过秦白露。

哼,就叫傅成棣好好欣赏他那妈那副嘴脸,让这对母子互相祸害去吧!

延伸阅读

66°C浪漫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p5v0.shtml
公司简介66°浪漫是浙江家纺企业——浙江浦江新世纪家纺的子品牌。新世纪是一家专职经营

比爱十字绣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y9l0.shtml
法国比爱十字绣是一家集十字绣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公司主打品牌“比爱”,采用

电脑绣花机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dv5r.shtml
富怡集团以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历史使命为己任,致力于用高新技术和出众适用技术改造、提升

圣星宝贝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dbnh.shtml
圣星宝贝婴儿用品有新一代电子测温奶瓶、婴儿学饮杯、奶瓶消毒夹、安抚奶嘴等产品。圣星新

中国OK饰品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uo4t.shtml
“中国OK饰品批发网”是义乌饰品批发市场的中国诚信饰品企业批发、饰品厂家直销饰品批发

索兰洛斯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akur.shtml
索兰洛斯婴童家具依据东方人士的睡眠习惯以及不同的年龄、体型、工作环境等参数,研制出中

中鲁时空网吧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gud6.shtml
经营模式中鲁时空将采用直营、自愿和特许加盟三种方式打造规范、完善的中鲁时空数字文化家

唯格瓷砖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hep.shtml
唯格专注2CM瓷板的美学性能和技术创新,满足建筑设计的专业要求,并符合最新的环保建筑

心心饰品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n8t8.shtml
心心吊钸是一家生产串珠吊饰时尚串珠笔筒相架花瓶等时尚工艺品厂家一个小小的配饰,就可以

开乐果幼教加盟  http://www.gaestehaushanni.com/bybp.shtml
北京开乐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专注于儿童艺术与思维拓展,以儿童早期教育为主体,开发和提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朋友关系纪念

    随着预言的开启,无论是不是占卜学院的学徒们都纷纷围了上来,阿瑞莎也紧张的顺着那水晶球内渐渐凝成的实像望去——可她正要看清水晶球中的景象时,卡西尼奥却忽然拂袖熄灭了水晶球内的光芒。“卡西尼奥大人。”阿瑞莎奇怪的抬头望向那人,水晶球中的景象一晃而过她并未看清分毫,就如同她身后因好奇探身过来的所有人一样。

  • 异界之最强外挂在线阅读第四章

    路西尔收回暴鲤龙,抱起重伤的百变怪向常磐市方向一路狂奔。回想起刚刚的战斗,路西尔就感到庆幸,要不是那天................路西尔的回忆分割线..........在前往收服暴鲤龙的路上,路西尔问雪儿:“雪儿,明天就会遇到神兽凤王了,以我现在的实力,是绝对无法战胜它的,你有什么办法吗?”“办

  • 农家贵女:将军小叔要抱抱第一章

    嘭、嘭、嘭。。。血水混着汗水顺着男人的额头一滴一滴的落下,男人□□着上身没有一处完好,他的被捆住双手吊起,脚尖勉强能够到地面,头顶晃来晃去的黄色吊灯闪的他神情有些恍惚,他晃晃脑袋,想要保持清醒。嘭!猛地挥来的棒球棍砸在他的胸口,男人听见自己的骨头咔嚓一声,大概是肋骨断了,剧痛传入他的大脑,让他忍不住

  • 逆袭不是神话在线阅读第4章

    司空缈行动力一直很强,当年她提着一个箱子来到陆家,如今她也提着一个箱子——顺带叫了蚂蚁搬家,一卡车运走了她的所有东西。找房子的过程也很顺利,公司旁边车程只有五分钟的两室一厅小公寓。就算再怎么恶心梦里的剧情,嫌弃人设崩塌了的总裁,但班还是要上的,这是社畜多年的自觉,也是被社会敲打了多年留下的应激反应。

  • 弦月至尊飞来艳遇

    苏媛,24岁,净身高一米六八,穿上高跟鞋之后,身高能达到一米七五以上。一米七五的苏媛,看上去比楚凡还高,带给楚凡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虽然她有着花儿一般的美貌,和令人喷血的妖娆身材,却有着冰山一样的冰冷气质,让人望而生畏。坐在副驾驶的楚凡,紧张得一动也不敢动,快喘不过气来了。车子开进一个小区,停在一

  • 武侠世界去修真照片风波继续互坑

    听到她那擦鼻子的声音,和她和别人说话的鼻音却又让我无法忽视,好像一切就该这样似的打开书包,拿出其中的感冒药,准备给她时,自己都忍不住感叹,这感冒药原来是给她的。这时程曦突然拿着一张照片凑到他的跟前,一边说还还一边的仔细观察着。“哎!这是你吧!你小时候这么丑,这么黑啊!”“它不是应该,你怎么拿到的!把

  • 武侠之天秀开局在线阅读第七节

    桑晚晚身形一顿,但很快地掩下所有情绪,“相思,你去见过你的那个大哥哥了吗?”见过了吗?要是没见过,她至于被弄成这副惨样子吗?慕相思咬着唇,看了眼自己红肿的手腕,“晚晚,等一个永远不可能爱你的人,是不是有点儿傻?”问完之后,慕相思自己先笑了,桑晚晚也跟着笑了,等一个永远不可能爱上自己的人,不就是这样笑

  • 罗界传奇第五章在线阅读

    金真真整个人都僵硬了。见鬼了,家里怎么多出一个男人?而且还是这么好看的男人?她默默举起手中的白菜叶子,挡住自己的脸。没眼看,万一老公和情夫打起来了怎么办。对,她觉得眼前这个长相俊美的帅哥就是死得早的第一个情夫。死得早不算人,找的第一个情夫就是故意灌醉扛回来的同公司艺人。死得早在给巨星欧巴的同行送过灯

  • 我真不想要系统第10章在线阅读

    “叶老身体还好吗?”一直没作声的沈振刚突然问道。我一个月都见不到爷爷一面,还不如你见得多,好不好你还不清楚吗?“好,好,多谢沈叔叔的关心。”叶小天当然不敢说出来,只得说些客气的废话。“然然是个好女孩,你不能这么狠心的对待她和他的家人。”沈振刚面无表情的说道。“沈叔叔,我也不想,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脚踩两

  • 枪神纪之双枪传奇顺口溜大王的破案

    好马也要伯乐识,将才也需君王知。人生何来不如意,快意恩仇把酒诗。顺口溜一大堆,自誉为诗才第一,酒量第二,剑法第三的臭屁王?欧阳心妍看着诗酒剑,心里虽想着对方是个臭屁王,但还是信了对方的话,因为他博古通今的名声还是在的,尤其是旁门左道如数家珍。“幸会,幸会!一位是冉冉新星,名气如日中天的剑离少侠。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