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他的猫咪温存

作者:萧二河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外头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蓝说自己想躺下来休息一会。

我没有打扰她,轻手轻脚地替她把门关好。

走进里屋,秋正盘腿坐在炕上,手上端着本旧书在读。

秋将矮桌上的雪蓉糕拿了一个放嘴里细嚼,见我来了便叫我坐下,“你倒是会赶巧,他们忙完都出去了,这里刚刚才清静下来。”

秋吃完一块,便用桌上的白绢仔细擦拭手指,然后才又去翻书页,低着头眼也不抬。

我也从白瓷盘子里捏了块雪蓉糕,吃起来又软又香,是阿娘独有的手艺。

见她看得认真,我好奇道:“大姐在看什么?”

“高明写的《琵琶记》,闲来无事随意看看,倒也能得些趣味。”

前几个月,镇里来了个戏班子连唱了半个月的戏,我也跟着家里人去看过几次,其中好像有一出就叫《琵琶记》。

我最喜欢这样的去处,只因听戏的地方最是热闹新鲜,比待在家里要好玩多了。

当时我还学那花旦的身段跟着唱了几句,引得阿娘发笑,如今戏文都忘得差不多了。

我说:“之前那个王家班子来这里搭台,刚唱过这出戏。那时候你说天才刚热,走在外头,风一吹还是觉得冷,说什么也不肯和我们同去。”

秋静静地翻着书页。

我舔了舔唇角的残渣,继续道:“现今那戏班子早就走了,想来真是可惜。”

秋饶有兴致道:“哦,有什么可惜的?”

“那个旦角姐姐生得极美,我一个人偷偷溜去班子的后台看她,就连素面朝天的样子都十分漂亮。人好看,戏也好听。”

秋轻笑着用书打了一下我的头:“你惯会来事的,也不怕被抓到。”

我见秋笑了,脸上有些微红,吐舌道:“我实在是好奇嘛,本想喊蓝一起去后台的,结果她说什么也不肯和我一起,我只好自己去了。”

秋说:“她一向是个稳重的,怎么会和你一起胡闹。”

我撅了噘嘴,又送了一块雪蓉糕进嘴里,“我便不稳重么?”

秋伸出食指点了点我的额头,“你也稳重。”她十根手指都染了蔻丹,莹润饱满,衬得一双手白嫩好看。

得了她的肯定,我颇为满足。

我安静待了一会,见她捧着书微微皱了下眉头,我道:“怎么了,这书写的不好吗?”

秋摇摇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她合上书,轻轻放置一旁,“若是你二姐姐看到这话,怕是又要难过了。”

我道:“为何,这话有什么深意吗?”

秋起身将书放回架子上,淡淡道:“不过是本杂书,能有什么深意,你个小丫头天天知道那么多做什么。”

“既然你们都明白,怎么偏不告诉我呢?”我不由得有些气恼。

秋微笑,话只说了半句:“从前……现在我觉得你这样就是最好的了。”

我这个大姐姐一向是个有主见的人,如今她打定主意不肯说,那我便是怎么软磨硬泡也没用了。

我有些扫兴,转眼看向她榻上的物件,不由得又来了兴致,“好漂亮的玉如意,竟和阿爹房里的那只不相上下。”

秋说:“哦,这个啊,全福太太送来的。”

这柄如意色泽剔透,没有一丝杂质,上头的凤纹花雕精致典雅的很,寻常人家便是倾尽家财怕是也拿不出这一件宝贝。

我对秋的夫家并不了解,只是听说是个大户人家的少爷,家里有些田地,秋若嫁过去定是不愁吃穿的。

我问:“大姐,你以后会幸福的对吗?”

秋微微一笑,并无甚情绪,“什么幸福不幸福的,能安稳度日便好。”

她从书柜里翻出一个长条绣盒将其装好,收进壁橱里,轻声道:“如此,我也算是让娘安心了。”

“安心?”

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乱世之中,必得有个依靠,不然爹娘怎么放心呢?我如今已经没有选择了。音音,你不一样,你还小,你未来的路大约是会不一样的。”

“乱世之中……”我细细咀嚼这四个字,抬头看向秋洁白的脖颈,不解道:“什么乱世,如今我们不都好好的吗?”

秋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微微垂着眼,轻声叹息,“我真羡慕你和蓝,你可以出去,可以去大城市里读书,那是我一辈子都想做的事。”

我摇摇头,“不,娘说了,我哪儿也不去。”

秋将窗边吹落在矮桌上的叶子拾起,放进门口的簸箕里,抬起眼皮讥笑一声,“哪都不能去的,只有我一个罢了。从前我是绝不肯服从旁人的命令的,可如今……我认命了。”

她对着窗外深叹了口气:“就像这叶,当初生在树上的时候,从未想到这百年古树可能会有倒塌的一天。若还是一意孤行,等到树倒之时,飘到哪里去又怎么是自己能决定的。”

她的身姿颓败下来,如同瓶中一枝随时会枯萎的插花。

……

最近兴许是时气不好,家里人都懒懒的。

阿爹最近总是独自呆在书房,秋和阿娘一直在筹备婚礼的事,蓝则在屋中养病甚少出门,一时间我竟连个出门作伴的人都没有了。

我抱着牙牙坐在矮墙上,看着不远处金灿灿的向日葵花海,愈发觉得日头太长,难以打发。

坐了一会,我又带着牙牙回去了,看见张先生背着药箱正从我家门口出来。

“音音回来了。”

“先生好。”

张先生笑着冲我点点头,背着药箱离开了。

阿娘打开门,面色有些不自然,“今日你怎么回得这样早?”

我说:“又没人陪我玩,一个人在外头溜达好没意思。”

阿娘摸摸我的头,“既如此就在院子里玩会吧,等会洗手吃饭,别在外面乱跑了。”

“怎么忽然请了大夫来,二姐的病情加重了吗?”我歪头问阿娘。

阿娘进屋子舀了把米在水里淘,“没什么大事,就是给你二姐开点药补补身子,她近来食欲不好,人都瘦了一圈。”

“原来是这样。最近倒是总听见阿爹半夜咳嗽,好像比往年都厉害,我还以为是给阿爹请的大夫呢。”

我这么说着,一边吃着桌上阿娘剥好的甜栗子。厨房里沉默了许久,半天听不见动静。

我有些狐疑地朝里看了一眼,才听到阿娘缓缓说:“你阿爹那是老毛病了,不碍事的。”

阿娘开了小火闷菜,转身出来将桌上的栗子端走,轻拍了一下我不安分的手:“待会要烧肉的,别都吃完了。”

我眼巴巴看着,馋得厉害,偷偷塞了几个在手心里,委屈道:“还有那么多,哪里就吃完了。”

阿娘见我这可怜模样,脸上这才有了丝笑意,“你呀,一点栗子还要偷着吃。罢了,你多拿几个去吃吧。”

我心里欢喜,伸手抓了一把,“谢谢娘,阿娘最好了!”

阿娘忍俊不禁:“家里有你这个活宝,我和你爹真是心满意足了,只盼着……”

阿娘的说话声音渐渐低了下来,眼睛温柔地瞧我:“只盼咱们音音以后修得好福气,便是离开我们,日后也能觅得一位如意郎君。”

我见阿娘眼眶微湿,不免急道:“我才不离开!什么如意郎君,不要也罢,音音只想留在爹娘身边。”

“哎,我的好孩子。”阿娘本想抱住我,可手里还端着栗子,只得失笑作罢。

她的眼神柔和,“菜快好了,喊你阿爹和姐姐们来吃吧。”

“我这就去。”听见阿娘的指令,我一阵风似的跑开了。

……

饭桌上,一片祥和。

许是我错觉,我们家似乎已经很有一段日子没这么其乐融融过了。

阿爹破天荒**动和秋搭茬,秋也难得和颜悦色的应和,还给阿爹夹了块他最爱吃的韭菜炒螺丝。

蓝因为养病,最近一直在自己屋里喝粥,今天居然也自己走出房门,来桌上端碗吃饭。

她看上去脸色好了很多,人也有了精神,不像之前总是呆呆望着窗外两眼失神。

我打量着众人的神色,觉得大家都好像心情不错,身上也觉得松快不少。

阿娘夹了一块栗子放进我的碗里:“好好吃饭,东张西望什么?”

我应了一声,便暗自高兴地闷头吃饭。

谁知蓝忽然笑着朝母亲说:“阿娘真是偏心,只给音音夹菜。”

蓝之前一直关在房里,不肯和阿娘阿爹说话,如今忽然撒娇,竟让阿娘有些手足无措。

阿娘眼神松动了许多,起身给蓝装了一碗鸡汤,看着蓝闻言软语道:“好孩子,多喝点汤补补身子,你最近瘦了不少。”

蓝带着轻柔动人的笑容,接过了阿娘的汤,细细喝起来:“谢谢娘。”

我看着她含笑的眼睛,觉得那里头的光亮如星火般闪熠,我心里生出一丝奇妙的感觉,可是又很快压了下去。

我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她的手臂:“二姐,你多吃点东西,再瘦就不好看了。”

蓝点头:“好,你也多吃点。”

……

吃完了饭,阿娘在一旁收拾碗筷。

平常总是第一个离席的大姐,这次最后一个慢悠悠站起来,说是准备和阿爹下棋。

看着他们收拾棋盘,我隐隐想起来,秋的象棋是阿爹教的。那时候我还小,经常坐在凳子上看他们对弈。

秋和阿爹厮杀许久,最终险胜。

阿爹从怀里掏出帕子咳了两声,看着满桌棋子十分感慨:“如今老了,杀不动了。才坐了这一会,胳膊腿都酸得抬不起来了。”秋帮爹轻拍了拍背,没有说话。

倒是阿娘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汤过来,叮嘱道:“该喝药了。”

阿爹接过药碗,仰头咕嘟咕嘟几口气去。又捂着帕子咳了两声,隐隐有汤药从嘴角流出:“天天喝这苦药,嘴里都没味了。”

秋拿出自己的帕子把阿爹的嘴角擦干净,模样竟比平时耐心许多,她欲言又止,终于只是说了一句:“良药苦口利于病。”

阿爹拍拍她的手,示意无妨。

阿娘拿起只剩药底的汤碗,看了一眼我和秋,说道:“好了,让你们阿爹休息会,都回自己房间吧。”

我应了一声准备回房间,听见秋在背后唤我:“音音,你过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延伸阅读

衣谱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p8mf.shtml
衣谱女装总部是连衣裙、呢大衣、T恤、连体裤、裙裤、半裙、雪纺衫、衬衫、短裤、风衣等产

魔法作文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guo.shtml
魔法作文本身所具有的优势以外,魔法作文的加盟扶持政策也完善而有效。加盟魔法作文可以获

美锐乌龟星空灯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ypvn.shtml
莆田美锐电子礼品玩具厂主要生产新奇特玩具,新奇特礼品,星空投影系玩具,感应电子玩具,

玉之魂珠宝玉器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guth.shtml
暂无

肌研白润化妆品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d2to.shtml
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佳生百货店经销批发的护肤品、化妆用品、防晒用品、个人护理用具大卖消

雅悦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nftr.shtml
雅悦酒店地处青岛市顺兴路与台东一路交叉处,位于青岛市繁华商业区,紧邻台东步行街、啤酒

废油变废为宝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aq8l.shtml
家政设备环保

李阳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gvxl.shtml
李阳少儿英语是在李阳老师20年教学体系上建立的少儿英语教育品牌,受众群体为3---1

陶依恋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d2nl.shtml
陶依恋服饰依托强大的资讯和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高起点布局,完成在互联网渠道的快速布局

宜乐创想加盟  http://www.leavyphotography.com/x69c.shtml
宜乐创想手机套少售是一个专注于创意礼品解决方案的生产服务公司,目前主要经营个性定制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明:父皇清退位凌云派

    “恭喜上官依、刑影、星璃、沐沐、林浩五位考生晋级,请五位先回去收拾行装稍事休息,明天同一时间在苍云台集合,老朽将带你们前往凌云派。本届落榜的考生也不要灰心丧气,继续刻苦练功,明年还是有机会的。”三长老笑眯眯的说道,本就不大的眼睛一笑更是直接眯成了一条缝,看上去着实滑稽可笑。星璃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从

  • 网游:从三国开始召唤千军在线阅读第4节

    老人一脸慈祥的拿出他的脉枕,和声说道:“姑娘,麻烦伸出手臂,老夫为你把脉。”如渊虽是极不情愿却也乖乖的伸出了右手看着老人将手搭到自己的脉搏处,如渊此时可以说是屏气慑息了,生怕他号出个所以然来。经过短短几十秒的把脉后,老人终于抬手扭头对着如蓝说了一句“季小姐不必忧心了,这位姑娘脉象平稳,身体已无大碍。

  • 新兰恋情第3章在线阅读

    一阵喧闹之后,展博与曾小贤相互认识了一番。具体情况如下:曾小贤道“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冲展博与宛瑜挑了挑眉。“我就是~~”展博恍然大悟,故意道“哦哦,毕福剑老师。”曾小贤眼角有些抽搐,“我不是他啦!!!”宛瑜紧跟着说道“哇呜!你是林丹,你可是我偶像啊!”曾小贤满脸黑线,刚要开口,胡一菲的声音传来

  • 三国之我喜欢碾压交战时间

    霜叶点击屏幕的手速快到落下了残影,迅速编辑了一封‘洗干净脖子在床上等我’的邮件回复给自家那位皮得活蹦乱跳的情报贩子以后,她就将手机收回口袋,果断撞碎了一侧的窗户逃逸了出去。“中也大人——要追吗?!”几名部下见状立马放下了手中的冲.锋枪上前几步请求指示,然而那位戴帽子的少年反应比他们更快,眼前一晃的功

  • 我不是一个地球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对哦”格里高利猩红色眼神中透露出强烈的渴望,“魔神的封禁之书,据说里面写有魔神掌握的所有魔法,这可是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说着还像抚摸至爱般在封面上摩挲一阵。“可恶,这样危险的东西决不能交到格里高利这种邪恶的人手上,这将导致的灾难决不是可以轻易挽回的。”这不仅仅是禁卫军心中的想法,更是全体队友心中

  • 娇妻贵养在线阅读第10章

    四人围成圈,看着土屋康太手中的照片。背景是蓝黄相间的大喇叭,看起来格外渺小的浮圈承载着四个蚕豆大的人,吉井明久踢出带着两道虚影的飞毛腿,少见的,他的表情和动作竟然可以用‘狠戾’两字来形容,土屋康太潇洒闪过,镇定自若,而坂本雄二背对着镜头,翘着二郎腿,双手仿佛轻轻的搭在把手上,坐姿很大爷。咦?秀吉呢?

  • 我能掠夺一切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天早上,整个宫城笼罩在皇帝故去的悲痛氛围中,平时纷扰的各处宫殿,都变得静悄悄的,文华殿也是如此。但是不久之后,这里或许就要成为权力漩涡的中心。谢靖把朱凌锶送到文华殿,又让卢省把二人的衣服拿来换上,便开始支使手边的几个小内侍,他面目严肃,语言短促,把小内侍们使唤得团团转。朱凌锶坐在文华殿的座椅上,看

  • 封尘追忆录之小小小蛇……

    “竟然重生在海底,还是一条小蛇……”黑暗的海底,一条小蛇,只有一寸多长,在漆黑的海底四处游动。它不是无聊,而是在躲避着发型的肉食鱼类的捕杀!“可恶!这是命运的戏弄吗?我不服!!”这条小蛇,名字叫刘风,上一辈子,他高中毕业,做了服务生,人情世故什么都不懂。他以为世界像书里一般清净。然而,他想错了。一次

  • 迷失之龙在线阅读第三章

    下午封焦就安排秦修出院了,除了几乎被碾碎的右手,身上也只是些沉淀几天就消退的淤青,没必要在医院观察,毕竟要养伤,家里还是要比医院舒服多了。封焦开车先去了之前封小辛租住的公寓,给他收拾了一下平日要用的书籍电脑等物品,看着客厅中那一泼早已干涸的血迹,难免脑补自己弟弟被充满恶意的混混堵在这里殴打的画面,脸

  • 越韵迷情GL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包露露“咱们两清了,请让开。”作为正经商人,孙芷柔真不想跟亡命之徒掺和,径直步入电梯。哪里想李天龙也跟了进来。这要换成其他人,孙芷柔早训了,大地房产大厦她是王,但李天龙......她深吸一口长气,寒声道:“我刚才说了,你不能乘这部电梯。”“为什么?”李天龙一脸不解。指着电梯指示灯上方诺大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