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从今开始当大佬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日月可彰 来源:飞卢小说网

康熙三十五年九月十九日,康熙第三亲征战葛尔丹,皇四子胤禛统领正红旗大营,皇五子胤祺统领正黄旗,皇七子胤佑统领镶黄旗大营,皇八子胤禩统领正蓝旗大营。

胤禛坐在马背上想着,这次征战葛尔丹反而是大哥被留在了中帐之中,几月前的征战更是与索额图共同领兵,看来皇父此时就已经忌讳大哥与二哥了,这个平衡玩得不是一般的好,这就是帝王心术啊。

“四哥,听说嫂子有喜了。”

胤禛转过头看着一边侧身跟自己说着话的胤祺,自己这个五弟说起来真是个老实人,自幼长于太后宫中,算是个不多得的不争不抢之人,当然也不是不想强,而是没那个能力,倒不是说老五傻,而是因为老五不通汉学,即使后来学了,也只能说差强人意,这大清已经进关多年,如果不通汉学怎能统治这汉人占了大多数的江山呢。

且老五在后院这块却实在有够烂的,瓜尔佳氏比起他塔拉氏族是要能干许多,可人家也不是无名的家族啊,这位嫡福晋既然能被皇父赐予你为嫡妻,必然有父皇看重的地方。

你府中那个瓜尔佳氏也是个傻瓜蛋,仗着自己比嫡福晋得宠就不把他塔拉氏放在眼里,怪不得后来人家使劲支持弘升而不是瓜尔佳氏的几个儿子。

哎,老五啊,你不知道几百年后有句话叫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然有个女人,看爷多有鲜见之名,就算宠着美女,也绝对不会逾越,不然每天你忙碌后院都忙不过来啊。

“嗯。”胤禛心里吐槽着,面上却微微笑道:“等你侄子出来后,可要给他弄个大红包。”

“这是一定四哥。”胤祺呵呵一笑,就不再说其他的,毕竟自己与众位兄弟关系都很平常,只是见到了说句好而已,他虽没有那些弯弯绕绕,可也不是傻瓜蛋。

走了八天后,还没走到目的地归化城,喀尔喀贝勒根敦戴青派遣了使臣进贡请安,表示愿擒噶尔丹以表自己忠心。

胤禛看着表达忠心的人,叹了口气,心中暗道果然这些人还是少了谋略,果见自己皇父说道:“不必,如果擒住葛尔丹就地处决。”

“胤禛。”康熙看着一边隐隐有叹气之像的老四问道:“你在叹气?”

胤禛一噎老实说道:“儿子只是感叹这些草原上的人,脑子不怎么会转啊,马屁都拍不好。”说完又有点讪讪的,低着头不说话了。

“哈哈,老四你有点意思。”康熙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子居然会说出马屁这种粗俗的话语。

“儿臣无状了。”胤禛老实地低头认错道。

“无碍,自从朕说你后,你就变成了个冰块脸,朕也是为你好。”康熙想到小时候那个喜爱吵闹,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的孩子再也没有了,不仅有点后悔,可是自己真是希望这孩子能好,毕竟也是自己表妹千辛万苦养大的孩子。

“不,皇父是为了儿臣好,儿臣明白。”胤禛是真的感激皇父在自己十一岁是对自己的喝斥,不然自己永远是个生活在象牙塔里的笨蛋,戒急用忍,自己就是靠着这四个字最后走上成功的道路,因此抬头看着康熙的眼神是真的充满感激之情,绝无作假。

康熙看着心里也高兴没想到四儿子如此懂事,微微笑道:“胤禛啊,几日后我们鄂罗音布拉克,朕准备派遣费扬古犒劳士兵,你的想法如何?”

“皇父英明。”此时却是该犒劳军事了,“那俘虏的士兵皇父有何对策。”

“胤禛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个,儿臣倒是有点想法。”

“哦,什么想法。”

“这些俘虏有三千于人,这些人杀了容易激起这些俘虏背后的亲人的仇恨,放了又怕放虎归山。”

“的确如此。”康熙点头道,三千人是不多,可是总不能养着,这也要花钱的啊。

“皇父,可以下一道旨意,就说俘虏的虽然是厄鲁特人,也是我大清子民,皇父亲自以特赦的名义,放他们回家乡,这些人回去了要么会被葛尔丹猜忌,要么会因此感动,不管如何都有利于我大清。”胤禛说完看着康熙,他知道自己皇父会同意的。

“如此的确很好。”康熙点头,这些人放回去了,可以好好宣扬一下朕的仁慈,如果葛尔丹因猜忌杀了这些人激起民变就更好了,简直就是两全之策,只是自己这个四儿子好像很有手段。

胤禛看着康熙的脸色,就知道皇父再猜忌自己,但是他并不后悔今日的决定,因为真正的战争在以后,自己要做的就是表里如一,不能让皇父如上一世一般还是不放心自己,不到最后关头不把传位想法说出来,害自己最后如此被动。

“四儿,这事朕准奏了。”康熙虽猜忌,但也觉得如此做最好。

“皇父,儿臣还有事。”

“什么事?”

“儿臣希望皇父能让儿臣追击葛尔丹。”胤禛想着前世就是因为皇父还想着葛尔丹来投降,却错过了最佳追击葛尔丹的机会,以至于后来有了后患,更重要的是自己需要军功,不然以后年羹尧等人总认为自己不擅长军事而洋洋得意,以为自己离不开他越来越狂妄自大。

“为何有如此想法。”康熙倒也没生气,他现在想听听这个四儿子的想法.

胤禛恭敬地说道:“皇父,您现在没有直接追击葛尔丹,一是认为他已经窘迫到极点,必然回来投诚,可是儿臣却不做如此想法。”

“哦,为何”

“因为葛尔丹的性格,他出尔反尔不是一次两次,皇父,葛尔丹是个野心很大的,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行了,这事朕会再考虑一下。”康熙皱眉道,他虽也有疑虑,但是更多的还是想像世人展示自己的宽阔胸怀。

胤禛看到此处叹了口气,皇父必然还是有所疑虑,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四阿哥,刚觐见完皇上吗?”

胤禛一抬头,就见到虽已年老却仍然十分精神的费扬古,眼睛一亮,拱了拱手道:“原来是费扬古老将军。”

“四阿哥似乎在烦恼什么?”费扬古看着有礼的胤禛,到也有点好感,虽是个冷面人,做事倒是不急不躁的。

胤禛看着费扬古一脸欲言又止,半晌才道:“将军,胤禛有些事情,希望您能给些意见。”

“好,那我们去四阿哥的帐篷里说话。”费扬古笑着道

“将军请。”

胤禛将费扬古请到帐篷后,将自己的疑虑说了出来,他知道费扬古比皇父更了解葛尔丹这个人,果然刚说完费扬古就皱了眉头,半晌才道:“四阿哥,皇上似乎不同意你的看法。”

“嗯。”胤禛点头道:“将军,还请您注意一下葛尔丹的人,你知道的,我对军事不是特别擅长,但是有些想法,我觉得自己还是有的。”

“这倒是,无碍,我也对葛尔丹有疑虑,只是皇上有皇上的考虑,毕竟收服他人不光要靠武力,还要有仁心。”

“将军说的是,胤禛佩服。”

“哈哈,原来冷面四阿哥的话不少啊。”

“将军,说笑了”胤禛淡淡一笑,顿时让费扬古觉得原来冷面四爷笑起来也不必如沐春风的八爷差啊。

康熙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五日,康熙找见了前来投降的格垒沽英,胤禛看在眼里,看着皇父的热情接待,也不仅很是佩服皇父,这个格垒沽英本来是来诈降的,却被皇父感化,自己来投降,哎,这就是自己没有的本事了。

第二日费扬古上折子向康熙觐言葛尔丹有诈降的嫌疑,胤禛却听到皇父将格垒沽英遣了回去,看来皇父还是想以和为贵啊。

不过好在皇父经历了周密的计划的部署,对葛尔丹的部署也非常严密,来投诚的厄鲁特人也越来越多,招降、瓦解措施倒是日渐成效,皇父的举措虽晚了几月,倒也是兵不接刃了,只是却错过了给这些来投诚之人谈判的最佳机会。

当皇父班师回朝时,胤禛跟在后面慢慢回去了,也不在说些其他的,只是每日跟着众兄弟不是跑马,就是到处淘换东西,自家小家伙在她额娘肚子里该大了吧。

“四哥,你每天在跑来跑去的做什么?”

胤祺一脸莫名地看着胤禛,没想到自己这个四哥居然也有如此乐呵的时候,看看那新加上来的车子一大推都是婴儿用品,真是个傻爹。

“呵呵,你看我买的这个好玩吧,还有这件衣衫好看吧,我想我儿子船上一定又英俊又可爱。”

“四哥,嫂子还没生呢,你就知道是个儿子。”胤祺翻了个白眼,真是买的都是什么吗?男孩子穿那么漂亮做什么。

“那是当然,我做梦都梦见了。”胤禛对着胤祺,话也多起来了,笑眯眯地又跟着胤祺调侃了半天的育儿经,直听得胤祺头大如牛,直到回京后,胤祺有很长一段时间看见自己四哥就腿打哆嗦,原来四哥比个女人还能唠叨。

当大军回到京城时已经到了年底,新年也快来临,胤禛刚一下马进入府邸,就见到各处已经开始在做准备了,各处都是忙忙碌碌的。

“福晋,在做什么?”胤禛一进屋就见到自己的福晋正坐在桌子上又写又算的

“爷刚从宫里回来?”宜修站起身结果胤禛脱下的披风,现在也是冬日了,外面风雪也开始大起来了。

“嗯。”胤禛坐下喝了杯热茶,才松了口气道:“皇父明日封笔,我也可以好好休息了。”

“这就好,我还以为大军才回来,爷又要忙碌了。”

“我才管几天的事情,哪里来的这么多事情。”胤禛想着,自己才进入兵部几天,再说这也不是自己擅长的,至于自己当阿飘学来的一些军事策略,还是等自己登基后再说吧,出风头可不是这样出的。

“既如此,今年的年节还请爷理了。”宜修一看,连忙把手边的账册推了过去。

胤禛接过也不推迟,自己福晋有孕是该歇息,接过账本仔细地清算府邸的用费。

大年初一,胤禛跟着去自己皇父处领宴,看着自己的八弟带着招牌似地笑容各处敬酒拉拢人脉,不得不说自己在这方面不如老八,就这份平易近人又带了点尊贵的气质,自己还真没有。

“老四,这次听人说你出了许多良策,只是皇父没有纳谏。”

胤禛抬头看着喝了自己敬的酒后,低声询问自己的太子,轻声道:“是,二哥,你知道的,我于军事也就那点天赋,但也有些看法就说了,可是皇父没同意,可见我想事还是太过简单了。”

“你啊,有意见就提是好事,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别瞒着二哥。”胤礽一听也放下了心,看来老四也就是尊于本能提出意见,倒也没有故意在皇父面前出风头的想法。

“这是当然,二哥。”胤禛叫太子二哥到也顺口,毕竟前世如此叫的也就自己,这也是能在皇父面前争加筹码的,兄友弟恭可不是嘴上说说,行动上也要皇父知道。

新年过后,康熙皇帝还没歇口气,二月初六,就带着大军出发前往宁夏,而这次也没带皇子同去,胤禛也没理会这些,而是到了新的部门吏部去任职去了。

他也不担心自己的皇父,因为葛尔丹马上就会病死了,不过是强弩之末,果然没多久就传来了葛尔丹的死讯。

胤禛刚认真办理自己的事物,却倒霉的发生了一件有辱他名声的事情,也是胤禛重生后最大的危机,这个事情还是跟前面那个福晋的姐姐柔则有关。

胤禛头疼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哭哭啼啼的女人,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啊,我的女儿啊,这可怎么办才好?”一个三十多的少妇抱着旁边的女人一脸啼哭。

“闭嘴。”胤禛冷冷地说道,马上就把两女人给镇住了,该死,因为是岳父府上自己没有设防,却不曾想居然败在了一个女人手上。

“岳父,这事我一会再解释。”胤禛看着站在一边尴尬不已的费扬古。

费扬古的确尴尬,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件事绝对是自己那个女儿设的一个局,而昨天也是自己把胤禛灌醉了才出了这样的事情。

胤禛理好自己的衣衫,看着站在一边虽难过却异常冷静的福晋道:“福晋,这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子。”

宜修现在恨不得掐死柔则那个女人,都要出嫁了也不安份一点,居然乘着自己回娘家看望父亲的机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岳父,昨日我在你那里喝醉后,是谁送我回来的,能把他找来吗?”胤禛可不打算就莫名成为一个抢占自己大姨子的男人,就算最后逼不得已要把这么个丧门星弄回家,也必须把事情弄清楚,皇父回来也要交待清楚,不然自己在皇父心目中的形象就要大打折扣了。

“当然。”费扬古也是如此考虑的,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婿,他要是不好,自己的宝贝女儿也会不好,只是柔则居然跟她额娘学得真是一无是处。

“咱们去大堂。”费扬古冷声道。

“阿玛,您小心点。”费扬古的大儿子星辉扶着费扬古一步步往外走去,星辉现在是正红旗副都统,也跟着自己的妹婿一起征战过,也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妹婿的为人,绝对不会做出酒后荒唐之事。

“来人,把这房间好好查看。”星辉冷声吩咐,扶着自己的年纪已经六十多的阿玛往外走去,这个女人十六年前害得自己额娘早产而亡,现在又故技重施用在自己宝贝妹妹身上。

“昨日是你送四阿哥回去休息的”星辉看着底下跪着的小厮冷冷地问道。

“是,爷。”底下跪着的小厮战战兢兢地不行,不仅很是恼怒,自己好不容易讨来一个好差事,却碰见了这种事情,“昨日,四阿哥昨日回去时太晚了,人虽有点迷糊,却吩咐奴才让奴才给他重新安排一个房间,说是怕打扰福晋的休息。奴才就跟着四阿哥的几个贴身侍从将四阿哥送到了其他的客房里,却不知道为何四阿哥会出现在大格格房间里。”

“是。”苏培盛也异常恼怒,自己真是大意了,“昨日的确如此,才让爷去了客房休息,但因为是在福晋娘家里,昨日也只是我与另外一个小太监李长生守夜。”

“那最后你们人呢?”胤禛皱眉道,苏培盛一向谨慎,绝对不会无缘无故不见了人影。

“昨日因为伺候爷半晌,奴才也有点困顿,守着守着奴才就知觉全无了,直到方才才醒,但是奴才不是第一次给爷守夜,绝对不会睡得知觉全无。”

一边的李长生也唯唯诺诺地点头道:“是,因为知道要守夜,总管吩咐奴才白天休息,晚上过来与其他人交班,却不知道为何昨日刚开始还有点精神,最后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奴才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情况,奴才该死。”

此话一出,费扬古等人都皱起了眉头,大户人家的下人尤其是主人身边伺候的人经常是日夜颠倒,守夜也是常有的事情,守夜虽不是不允许睡觉,但都是守在门外半梦半醒绝对不会睡得如此沉,连主人自己出去,或者是有人将主人抬出去都不知道。

胤禛冷哼,自己喜欢喝酒,有时候还小饮两杯,自己喝醉了酒品虽不怎么好,可是这么几十年了,自己也就是喜欢喝酒后找人说话,没人理睬就会倒头大睡。

“爷,没查出什么东西。”

“哼。”星辉怒气横生,这个该死的女人,你以为如此我就拿你们没办法了。

“四阿哥,您和妹妹先回府,这事交给我吧”星辉看着一边冷气散发的胤禛道。

“好,大舅哥,这事一定要查清,胤禛我虽不说不喜女色,可绝对不会做出酒后失德的事。”胤禛一脸坚定,对着坐上的费扬古道:“岳父大人,我希望事情清晰,不然我如何对得起宜修的一片真心,我不想因此破坏我与她的感情,毕竟我俩是至亲至疏的夫妻。”

“好。”费扬古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事自己经历过,只是不管如何柔则清白已经失去了,只能退婚,可是退婚后怎么办?看样子四阿哥是非常厌恶柔则的。

“慢着。”宜修看自己阿玛的表情,也知道阿玛的为难,“阿玛,不管这事的真相如何,大格格清白的确失去了,将她的婚事解决了吧,几日后悄悄把她抬入府邸吧,这事我会去跟太后解释的。”

“福晋,这种女人我可不希望进府。”胤禛是绝对不会允许如此不安份的女人出现在自己身边.

“回去再说,爷。”宜修冷笑,进府又如何,既然你如此想勾引自己妹夫,我成全你,至于进府后你在哪个地方生活,可就不是你说了算的.

几日后,星辉就传来了所有事情的经过,柔则的娘亲虽不受费扬古的喜爱,可也毕竟是宜修外公的老来女,对她的陪嫁也不错,有了银子就好办事了。

胤禛那日喝醉,这个姨母一早就得了消息,弄了个故技重施,胤禛醉倒后因为就两个人守夜,其他人早早就睡了,苏培盛二人因是在费扬古府上,警惕性不太强被迷烟轻易放到了。

胤禛睡了一会迷糊中看见有人,也没看清楚是谁,就想拉着人说话,结果迷迷糊糊中就被人引到了柔则的房间,然后柔则又点了带有助兴性质的香,事情不言而喻就如此了。

胤禛一看结果,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喝酒误事啊,自己这醉酒后喜欢找人说话的毛病怎么改啊?

当康熙回来后,胤禛立马进宫请罪了,说明了事情的原委,“皇父,事情就是如此。”

“那你准备如何。”康熙倒是有了兴致,这件事也怪不着自己儿子,那个女人处心积虑必,这次不成下次还会下手,只有千日作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四儿子对费扬古家人又没有防备,倒是自己儿子喝醉了喜欢找人说话,这个毛病自己怎么不知道,太有趣了。

“儿子想着不管如何,她是福晋的姐姐,失了清白也是事实,儿臣已经禀告了太后,太后说几日后会重新为福晋姐姐的未婚夫赐婚,至于福晋的姐姐,儿臣想着悄悄抬回府里,做个格格就是了。”胤禛说得都有点狗血,娘的,这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指不定这以后又是老八一伙人指控自己的罪责之一。

“这事怪不得你。”康熙一点都不怀疑,自己这个四儿子要说不喜美色,那也不可能,男人哪里有不贪花**地。但据自己放在四儿子府里的眼线回报,这位四媳妇的姐姐勾引了四儿子多次,都被四儿子无情拒绝了,如果四儿子对其真有意思把持不住早发生了。

“以后小心点。”康熙看着低着头一脸惭愧的儿子叹气道。

“是,谢皇父不责罚之恩。”

几日后,那个脑袋有病的柔则就被一顶小轿接入了四阿哥府邸,可刚进入府中没两日就病倒了,据说得了有传染性质的伤寒,转眼又被送到了四阿哥的别庄上。

康熙看到密折,这四儿媳妇原来也是个有脾气的,罢了,给小四赐个妾室吧,免得众人认为小四失宠了。

当胤禛看到给自己行礼的齐月嫔只是皱了皱眉头,自己什么时候有了个姓齐的侍妾了,转眼交待现在管家的李氏好生照顾,就不怎么理会,还是每日安静地去上朝值班。

几日后,当胤禛的儿子弘晖再次来到这世上时,胤禛才一扫这两月的闷气,开心地抱着自己的大儿子。

“宝贝,真可爱。”胤禛看着刚生下来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宝贝儿子开心得不行。

“四哥,明明红彤彤地像个猴子似的。”十四阿哥胤祯看着孩子,没觉得哪里好看了,四哥居然不理睬自己。

胤禛一点也不在意自己亲弟弟的话语,十四现在也还是个孩子呢,自己是活了几百年的阿飘用不着跟小孩子计较。

“你懂什么,小侄儿才刚出身,几日后就会白白胖胖的了。”胤祥一脸你真是个笨蛋的看着胤祯。

胤祯大怒道:“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我不懂你懂。”

“十四爷,十三爷说的话对着呢,小孩子刚生下来就是这个样子,慢慢地就会长开了长大了。”剪秋看着一边快吵起来的两位爷不仅有点头大,十三爷还好点,十四爷可是德妃娘娘的心肝宝贝,出了一点差错四爷就又该倒霉了。

“是吗?”十四看着自己四嫂的贴身侍女剪秋,倒也不讨厌这个宫女,只因为每次来都是这个宫女给十四送好吃好喝的,还是有点情面。

“是,十四爷没见过小孩子不足为奇。”

剪秋给自家主子松了吃食后,出来看见没一会又在一起唧唧咋咋说个不停的两位主子,再放下心里最后一口气道:“两位爷,福晋他刚产子,身体不太好,是招待不了两位爷了,不过福晋在那之前就准备了许多小玩意,让奴婢带给两位爷,带回宫里去玩耍。”

胤禛这时也将孩子抱给了奶娘,笑道:“你四嫂还准备了不少东西,今天你们看过小侄子了,先回去读书吧。”

“啊,四哥,我还想在玩两天。”

“少来这一套,胤祥,别以为你打什么主意,四哥不知道,现在可不是偷懒的时候”胤禛看着有点撒娇的胤祥,捏了捏他的小鼻子道:“别胡闹,回去读书。”

胤祯看着自己亲哥和十三如此亲密,不仅有点羡慕,可也知道前几次四哥与自己亲密,结果转眼额娘就把四哥骂得狗血淋头,胤祯有点不明白,额娘为何对四哥还不如其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好。

“十四弟,你也早点回去,不然额娘又该说你不爱学习了。”胤禛看着一边羡慕地看着自己的胤祯说道,其实说起来自己与十四的关系紧张,一半是因为德妃,一半是后来与他争夺皇位,可是小时候,十四也是对自己黏糊过的,只是有一次带着十四出去玩耍,回去后十四风寒,自己被德妃罚跪在永和宫门外一天一夜,每每去请安又当着十四的面对着自己冷嘲热讽,自己就是想亲近也亲近不了。

十四也是个敏感的人,也发现了一些端倪,当着德妃的面对自己从来不亲密,后来见面时间越来越少,十四渐渐就跟着老八进了,两兄弟也越来越远.

“注意点,虽是初春,天气也凉得很。”说着结果小太监手里的小披风跟胤祯系上.

十四一愣,呆呆地点头,然后跟着胤祥手牵着手离去,心里却也有一丝温暖.

“哎,十四啊,四哥还是关心你的吧?”胤祥看着有点呆愣的胤祯笑道,今天他带十四出来参加小侄子的洗三礼就是为了缓和他与四哥的关系,可不能因为德妃娘娘,兄弟不亲,四哥表面无所谓心里却也是伤心的。

“四哥。”胤祯这次没有跟着十三唱反调,小孩子都喜欢崇拜英雄,他也知道四哥是自己的亲哥,曾经对自己也很好,甚至为了讨好自己,去做一些他那张冷脸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胤祯,别的不说,我只希望你记住一点,四哥他是真心疼爱你的,只是因为德妃娘娘,他不敢接近你,还有四哥被抱走,那不是他的错,至于与德妃娘娘的关系冷淡,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可是八哥也被抱给了惠妃,八哥还记挂良妃呢?”胤祯想不通的说道

“你啊”胤祥笑道:“惠妃已经有了大哥,对八弟哪里会精心,你也不想想前几年八哥过的日子。”

胤祯虽小,可皇家都是早熟的孩子,的确八哥前几年在上书房读书时,八哥过得确实不怎么样,惠妃娘娘倒是没有亏待八哥,但是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我明白,我会劝着母妃的。”

“八弟,不用了,德母妃对四哥已经不是厌恶而是恨了,女人的心思从来都很难猜的。”胤祥感叹了一句,要不是他有前世的记忆,他实在想不明白,德妃再想什么,怎么就这么仇恨四哥。

两兄弟半晌无话,默默地走在各自回宫的路上。

三个多月后,从来都低调的胤禛又宴请兄弟给自己宝贝儿子做了百日宴,也按照汉人习俗做了认舅礼,康熙也亲自下旨赐名弘晖。

而在这场百日宴中,比弘晖大两岁多的弘皙要走了弘晖的初吻,惹得胤禛记恨不已,弄得胤礽畅快不已,自己儿子就是能干啊。

“儿子,这亲了人可是要负责任的。”胤礽笑呵呵地道,这时的太子胤礽是意气风发的,因此很是愿意给这个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四弟几分面子,不然这百日宴他绝对不会来。

“二哥,教坏孩子。”

“阿玛,弟弟真可爱。”弘皙也不懂这些,只是看着自己阿玛每次对着喜爱的额娘,都是这么亲吻的,自己也喜欢这个小弟弟,也该这样亲吻表达自己的喜爱。

“二哥,你可真会教坏小孩。”胤禛看着笑得眉飞色舞的二哥胤礽,不仅有点感伤,年轻时候的二哥多么意气风发啊,骄傲地不可一世。

“他连自己都教不好,还教孩子。”一边的胤褆冷哼道,不就是因为你额娘是皇后,你得意什么,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从太子的宝座上拉下来。

“哼,大哥,我好不好犹皇父说了算。”胤礽今天心情好懒得理睬这个跟自己作对的大哥。

“大哥、二哥,马上就要开宴了,今日是皇父准许来参加弘晖百日宴的,给四哥一个面子可好。”胤祥一听,可别啊,这是自己侄儿的百日宴会,可别因此弄成兄弟相残啊。

“哼。”胤褆冷哼一声,主动往宴会而去

胤禛在旁边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大哥从来不掩饰自己的不服气,不过在皇父面前倒是挺能做戏的,果然皇家子都是天生的戏子啊。

延伸阅读

基幸通邦洗车设备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6jb6.shtml
杭州基幸通邦科技无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消费、销售爲一体的洗车机高科技企业。公司位于美

SMART51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s3hp.shtml
上海超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整体式智能家居系统产品研发、生产、销售、设计与

海丁当鲜捞汁小海鲜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z1g.shtml
现如今,海鲜已经牢牢的抓住了众多食客们的味蕾,未来还将赢得更多吃货们的喜爱,市场利润

机智堡教育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bdie.shtml
JJB机智堡教育集团,总部位于广州,旗下拥有JJB机智堡国际早教中心、Kidzste

欧索米萝咖啡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bvx4.shtml
欧索米萝咖啡怎么加盟?欧索米萝咖啡加盟费详情。欧索米萝咖啡是迪欧餐饮集团旗下知名餐饮

九木子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d868.shtml
潍坊九木子动力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的风筝之都潍坊高新技术开发区。该公司是一家从事研发、

城市蔬菜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a9ne.shtml
白城市蔬菜基地鲜葱干辣椒玉米花生面积大种类多货源足.城市蔬菜终坚持用真诚对待每一个加

乾唐轩陶瓷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gpue.shtml
乾唐轩美术工艺股份有限公司1986年成立于台湾新店,2002年投资220万美元成立山

清新中央空调清洗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gbpv.shtml
我们的清新中央空调清洗品牌实力强,市场发展前景好,对于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投

真石传奇玉器加盟  http://www.callingleviministry.com/bvos.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婚前婚后之长安街上电影院(1)

    贞观三年。长安。深夜,长安街长乐坊临街一栋房屋,传来咣当一声。“电影院?这是个什么鸟玩意?”一身酒气的程处默在奴仆的搀扶下,从地上爬起,想发怒,却扫到了被他碰倒招牌上的名字,抬头,眯眼,看到了装修不一样的店铺。“应该是新开的青楼吧?”房遗爱醉眼迷离中,看到了这店铺门口,竟然似乎有身材火爆的妞。“哈哈

  • 我又逼疯了一个宿主在线阅读第6章

    “螺女!”螺女听的了有人叫她的名字,猛的抬起了头,看到龟引途正指着自己,心里很惶恐。【3G书城】“她?”“难道不行吗?”“你难道不知道吗?”“知道什么?”“螺女这么多年未嫁,是因为她脸上的面纱。谁揭的了她的面纱,谁才能娶她。”“不就是个面纱吗?我揭下来便是!”说着他走到了螺女面前,以迅疾不急掩耳之势

  • Herobrine之女之第五章(5)

    慕容宸留程家姐妹吃饭,但自己因为劳累就不陪同了,让慕容沣陪她们二人用餐。“菡之小姐,电话。”不知是谁电话打到了慕容家。谨之看她“谁啊,电话都打这里来了?”“大概是阿初,肯定是急事。”菡之起身离席,到偏厅接电话。是阿初打来的“小姐,徐少爷被沈家平派人抓了,他还没来得及出徐家,沈家平就派人抓人,因为没有

  • 流量小生他天天换人设在线阅读武魂觉醒,震惊!

    今天,风和日丽,李天总觉得会有好事发生。“叮当,叮当,,,”李天无奈的抠了抠耳朵,自从半年前开始,这种震脑魔音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主旋律了。半年前,唐三跟唐昊要了一块铁,然后唐三便开始了叮叮当当的生活日常,比唐昊都勤奋。。。整的李天是恨欲狂,好在唐昊交代唐三,一万下就可以结束了,唉,希望他能快点吧。被震

  • 秦少之逆袭在线阅读第七节

    尹清亭的话给了白凤九极大的冲击,也让她不敢再凭着一股孤勇做事。“姑姑,凤九想通了!凤九要努力修行,飞升上神!”看得出来,这次白凤九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而非小孩子的意气之争。“好,姑姑会好好指导你,磨练你!”尹清亭说的也很正式。“姑姑……”白凤九还有些想说的磨蹭着不说。“还有什么事,一并说出来吧!”尹清

  • 醉月风下在线阅读第五节

    “我慕容氏难道真的天命已尽,一切都是枉费心机?我一直尽心竭力,终究化作一场春梦!时也命也?”一男子还在自怨自艾,抱怨苍天对自己的不公。“迷途的凡人啊,你是否还在为自己的烦恼而感到无助;是否还在为解决烦恼而苦苦思索?如果你将近绝望,又是否愿意舍弃一切来换取希望?一纸契约——奉上你的一切就可以帮你摆脱困

  • [火影]一国之主第一章在线阅读

    “娘娘,娘娘,大事不好了,宁王已经攻入太极殿,还朝陛下面上射了一箭!”“什么?”林静言身子一软,若不是宫女扶得快,险些栽倒在地。那替她打探消息的小太监一脸惶急,“娘娘,宁王马上就要攻进来了,咱们可怎么办哪?要不,咱们赶紧逃吧?”林静言勉强站稳了身子,“你们逃吧,若是运气好就出宫去。”“那娘娘你呢?”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之救世归来,血泪交加(1)

    在H市鹿鸣大学的男宿楼区,张扬猛然间从宿舍的床上坐起,借着厕所昏暗的灯光,他缓缓的伸出了双手,又攥了攥拳。双眼迷茫,想要晃动身体,但略显僵硬。慢慢的穿鞋,穿着一身睡衣,走下床,站在宿舍的空地上,慢慢的环视四周,看着宿舍床上的同学。死鱼一般的眼睛偶尔转动一下,看着宿舍,好像一会熟悉,一会陌生。在宿舍悄

  • 深海盗墓王跳梁小丑,玩弄股掌 求收藏,过八十加更

    青山真挚的问道,“老婆,你相信我,二十天的时间里,我能给你弄到三千万的合同!”听到青山幼稚的话语,李薇儿涩然一笑,“三千万?呵呵,你真以为钱是大风刮来的么。”正说着,青山的手机忽然响起,是福伯发来的短信:李中原来公司接手公司洽谈合同,是否需要直接赶出去。青山灵机一动,顿时回消息:接见,但不要给这家伙

  • 人族之下在线阅读第4节

    夏季在睡梦中听到了手机的震动声。她沿枕边摸索着手机,然后有气无力回答到:“喂,哪位?”“夏季,是我,笑笑。”电话那边传来笑笑的声音。夏季睁开眼睛,天啊!这一觉睡得,都天黑了。“笑笑,怎么了?”“没事,就想打电话骚扰骚扰你。”笑笑开玩笑说到。夏季知道她在说笑,便问:“说吧,什么事?”“夏季,我想给你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