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综影视]当悲剧换了一个主演之第二章(2)

作者:云家夫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目之所及皆是白茫茫的一片,烟雾重重,妙提慌乱挥开挡住自己视线的雾气,景象渐渐清晰。

青黛瓦,朱红墙,大雄宝殿庄严肃穆,殿前有棵百年的菩提树,是她最熟悉的慈恩寺。

天上飘着丝丝细雨,一位妇人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牵着女童,伞边遮挡住了妇人的脸。女童身上穿着的袄裙和被自己压在箱底的袄裙一模一样,妙提急慌慌的上前细听,只听见妇人温柔的说道:“往后你要听师父的话,阿娘这就走了,等阿娘来接你。”

妙提意识到这女童是自己,那妇人便是自己的阿娘了,她红着眼,手指微微颤抖着想要掀开伞,想要看看她阿娘长什么样子。

可这时画面一转,她又看到自己被几个凶神恶煞的歹人提刀追赶着,她慌忙的大叫,让自己跑快一点,就在歹人抓到她衣袖的同时,大雾笼罩上来,自己被一股力量拉扯着。

大梦初醒,妙提幽幽睁开眼睛,梦里的难过还刻在她的心上,眼尾挂着泪珠,伸手轻轻弹开,才发现入眼的不是光秃秃的房梁而是石青色的帐顶,身下是厚厚的褥子,摸摸身上盖着的锦被,是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感受到的绵软暖和。

脑袋终于清醒,猛地坐起来,被子滑落,自己身上那件脏兮兮的僧袍已被换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雪白色的柔软的中衣。

起的过猛,脑袋一阵晕眩。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位十八岁左右的小娘子,见妙提坐在榻上揉着额角,快步上前放下手中的托盘:“尼师,您醒啦,婢子扶您做好。”

妙提呆愣愣的放下手,茫然的随着她摆弄:“施主,这是哪儿,您是?”

妙提声音软糯,让人不由得心软,知语放柔声音:“尼师,您称呼婢子知语便是,这儿是樊川憩院,您已经昏睡七个时辰了。”

知语往她身后垫了一只迎枕:“您身子太弱了,婢子见到您的时候您正发着高烧呢!不过现在已经退烧了,这会儿可能还有些头晕,您吃了药再休息会儿便好了。”

七个时辰,那岂不是已经天黑了,妙提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不禁紧握粉拳,看着面前的知语犹豫着问道:“是您家主人救了我?那您家主人是?”

她昏倒前见到的那双眸子映入脑中,是他吗?

知语似乎并不意外,将端进来的药碗递给她,温和的说道:“是府中郎主命人将您送过来的,此处是郡侯李寅的别院。”

魏郡候李寅身份高贵,出自长安百年世家李氏,父亲乃燕国公,母亲是皇家宗室女安喜县主,当真是显赫无比。

李寅十五岁随父兄征战沙场,十八岁便封得郡候另有圣人特赐的封号魏。驱外敌,戍边关,这天下至今已太平五六年了,李寅也早就领了大理寺少卿的差事在京中行事。

妙提一边小口抿着汤药,一边听知语介绍着这家主人,听得迷迷糊糊地,看着知语满是疑惑:“那是不是所有坏人都怕大理寺,坏人做了坏事也都可以找大理寺主持公道。”

妙提问的小声,生怕说错了惹人笑话。

知语倒是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尼师会这样问:“按理说应是这般。”她不知是不是所有坏人都怕大理寺,但都怕她们郎君是真的。

李寅少时是戍边英雄,人人称颂,风头无二。不过后来任大理寺少卿后,李寅诡异莫测,杀伐冷酷,不近人情,渐渐地那些好名声都淹没在他的行事嚣张中了。

她们这些侍从平日里都是提着心,吊着胆子行事的。

妙提轻舒一口气,放下心中的警惕,把药碗放到一旁的小几上,讨好的对着知语笑了笑:“谢谢你。”

知语能在此处做事,自然有颗七窍玲珑心:“尼师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妙提一般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但还有很多小娘子被困在寺里,孤立无援。妙提鼓起勇气开口:“贫尼可否见一见你们郎主。”

还没待知语回答,妙提又赶忙摆摆手:“现在天色已深,明天也可以的。”

知语轻笑一声:“不碍事,您等着。”府里皆知魏候休息的晚,眼前这人又是他带回来的,去禀告一声也是无妨。

妙提点点头:“谢谢施主。”

知语把药碗收拾着,离开了屋子。

妙提见门关上,掀开被子准备下榻,她的鞋子也不知所踪,留下的是一双新的绣鞋,许是顾忌到了她的身份选的是一双素面的鞋子,妙提小心翼翼的穿上,她的脚十分小巧,穿着空荡荡的。

屋子不知怎么弄得,暖烘烘的一点都不像冬天,便是她只穿着中衣也不觉得冷。

内间除了一张榻和一只小几便只有一个架子,上面摆了几件精美的物件。

妙提绕过屏风走出,外间摆着一张案几并四张圈椅冷冰冰的,除了一只滚着沸水的炉子有些生气,没有旁的东西了,转了转发现她原本的衣物也都不见了,过会儿总不能穿着中衣去见人吧!

妙提细眉紧蹙,纠结的坐回床榻,这时门被推开了,妙提以为是知语回来了,嘴角微微翘起,走到外间,软声的开口:“知语施主……”

来人并不是知语而是一位身着玄袍的男子,男子身材高大,形容俊朗,只是那双眼睛冷冰冰的,正是那人!

妙提被男子带进来的冷气激醒,打了个寒颤,赶忙站起来,双手作揖:“施……施主。”她在寺庙里长大,从未与男子说过话,这是第一次,因此格外紧张,更何况这人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李寅听见她奶猫般的喊声,脚下微微一滞,面不改色进了屋,身后随即便有人把门关上,一时间竟格外安静,只听见案几旁火炉上的茶壶沸腾的声音。

李寅仿佛感受不到空气中弥漫的尴尬,单手拂过衣摆,在圈椅上坐定,闲适的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在长案上轻轻叩打,凤目上下打量着妙提。

妙提肤色白皙,单薄的身体穿着雪白色的中衣,看上去纯净极了,许是因为在病中,嘴唇无色因此浑身便只有眉间有一点红。

妙提双手紧张捏着衣服下摆,怯生生的看着他。

李寅伸手拿过茶壶为自己斟了一盅茶,热气蒸腾,缓解了方才凝固的气氛。

妙提慢慢舒了一口气,咽了咽喉咙,柔柔一笑:“多谢施主救了贫尼。”整个屋子仿佛都随着她的笑亮了起来,柳叶眼像是天生含着无尽秋水,额间的朱砂痣更显得整个人精致脆弱起来。

这一笑把李寅即将出口的厉声询问憋回喉咙,不自在的移开目光,放下茶盅,把放在袖中的鱼符拿出,在案上敲了两下:“这是?”

妙提认出这是自己捡的歹人的物件,她以为丢了呢?没想到被她的救命恩人捡回来了。方才还想着要怎么开口说寺里发生的事情,这下正好有了由头。

知语站在廊下看着夜色,跺跺脚,小声说道:“也不知那位尼师怕不怕。”

“这有什么可怕的。”身旁是李寅的贴身侍卫,飒风。

知语闻言嗔了他一眼,两人默默笑了笑,她们这主子常年沉着一张脸,还有过当街吓哭稚童的经历,岂能不怕?

“小尼师十分乖巧,看着又软和,长在寺里哪里见过郎君那般人物。”知语说道。她在这公侯之家做侍女,也见过许多大大小小的美人了,却从未见过妙提如此好颜色的,长相娇媚却不见风尘,目光更是十分澄净,怕是也只有佛寺这般干净的地方才能养成这样的仙人儿。

飒风想了想那女姑子被抬回来的可怜模样,还真说不准还真被吓哭,李寅今日晨猎他没有跟在身侧,不知什么情况,回来的时候竟然带了一位女姑子回来。

李寅如今二十有三,还未成亲连个姬妾都没有,想到那女姑子生的花容月貌的,飒风悄悄说道:“你说会不会是郎君也有了那爱好。”

知语想起长安城里那些达官贵人好男风,养姑子的行为,怒瞪了他一眼:“别胡说,郎君自有他的主张。”

飒风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你确定?”李寅凤目紧盯着妙提,目光凌厉。

妙提竖起右手:“贫尼以佛祖的名义发誓若是有半句虚言,贫尼往生后定下阿鼻地狱。”软糯的声音十分坚定。

长安城最近出了大案,短短十天丢失女儿并报案的人家已有七户,这其中还包括了怀国公之女,震惊朝野,而原先属于他们大理寺审理的案子却被刑部抢了去。

李寅冷笑一声,原以为是快到年末,刑部抢着办案,如今看来另有蹊跷了。

看着面前面色紧张,生怕他不信的妙提,李寅故意道:“你怎知我会管这事。”

妙提傻乎乎的说道:“因为施主是好人也是百姓的衣食父母。”

“歹人也是朝中命官呢!”李寅带着恶意的说道,“你捡到的这东西是五品以上官员表明身份的鱼符。”

妙提愣愣的看着李寅把玩在手中的鱼符,呐呐道:“那你也是好官。”他若是坏人的话又怎么会救她呢?还听她陈述了那么久。

李寅闻言,朗声大笑。

妙提看着他抖动的双肩,小脸一瞬间爆红,无辜极了,她说什么惹人笑话的话了吗?

屋外候着的两人被李寅笑声惊到,面面相觑。

延伸阅读

笔畅作文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62xw.shtml
石家庄笔畅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拥有笔畅作文品牌及全部知识产权。笔畅作文是由《中国未来

松下开关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u5ja.shtml
**电器于1918年由**幸之助在大阪创立,创业时做的是电灯灯座。1927年制作自行

贡禧堂阿胶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b12o.shtml
山东东阿东方阿胶股份有限公司创建于2002年,是一家集阿胶、阿胶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

欧喜璐家居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dh2h.shtml
欧喜璐家纺荟萃各类精英,拥有美满的产品开发、市场营销、企业管理人才队伍。公司引进意大

常青保健食品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uz4r.shtml
杭州常青保健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食(药)用菌育种研发、栽培、加工、销售为一体的高新生

诺艾瑞茜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pyq4.shtml
加盟信息介绍:诺艾瑞茜品牌为哲迪服饰旗下重量级防辐射服品牌。主要有一代金属纤维及一代

韵之裳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pp5i.shtml
韵之裳孕妇装总部主营的是孕妇裤、孕妇裤/孕妇衣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荣图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arkl.shtml
制作出精致的商业展具,尤其对珠宝饰、钟表、日用化妆品展示道具的款式、设计上风格。在制

食汤记麻辣烫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aru.shtml
麻辣烫,是川渝地区最具特色,也是最能代表“川味”的一种特色小吃。大大小小多麻辣烫店,

e易洁汽车美容养护店加盟  http://www.donaldingramcpa.com/6kqh.shtml
公司拥有中国汽车美容服务品牌e易洁,创新了美容养护洗车项目,帮助终端店在洗车项目上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攻略那个起点男主!之钱货两清

    好的,我这就上去了!孟昊回答一声后沉声道:地府再见,老哥!!!话音落下的孟昊坐在竹篮上出了墓口,一路平安的来到地面上!昊昊,你刚才没事吧?孟伟华担心道;没事呀,我刚才就是跟古墓里的死人道个歉,咱们毕竟把人家的墓给挖了,道歉一下,礼多鬼不怪嘛!哦,那就行,刚才可把你爸吓得够呛!对了爸!你明天弄点水泥,

  • 破天狂神之屠魔成瘾在线阅读第八节

    胡勇的整具尸体悬挂在半空中,两只脚在那里不停的来回的摇晃着,刚才落在我额头上的那滴冰凉的血滴,正是从他的嘴角中所溢出来的。我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却一不小心,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感传进了我的体内,我蹲在那里痛得龇牙咧嘴了起来。良久之后,我好不容易从地上再一次挣扎着站了起来,抬头望去,却难以置

  • 悔忆江湖第二章在线阅读

    暮春时节,清风温暖如絮。路边的樱树花瓣纷扬绽放,轻轻飘飘的随风四散开来,落在行人的肩头,袖口。下午的公路,有些繁忙,又有些安静。阳光向西穿透树枝丫杈,投影在地面上留下斑驳的金黄色痕迹。少女的黑色校服裙摆在风的晃动下,轻轻吹起,翻开一阵涟漪。白色整洁的衬衫扣得一丝不苟。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她问:“切原

  • 剑泣震三界在线阅读第五章

    拍完广告之后,关烟决定赶晚上的飞机回剧组。她从来没有哪一次如此迫切地想要奔赴剧组,因为在家呆着会忍不住想起那些让她烦躁的事情,尤其一想到让她烦躁的人就住在隔壁,她就浑身都不自在。机场外人很多,有一小块区域聚集了一堆人,很多人手里还拿着手幅,情绪明显很兴奋。关烟没太在意,近些年来经常能在机场看到这样的

  • 黑篮之巅峰神话之笑傲江湖

    “师兄,你看,这里有个孩子。”“是谁哪家的大人这么狠心把这么小的孩子丢在这里。”大雪中,一个青衫和一个看起来怀孕的少女将一个襁褓中的孩子抱了起来。“师兄,不如我们领养他吧,正好将来也跟珊儿做个伴。”“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师兄,你看这里还有名字呢,云烨,这个孩子叫云烨。”两人一边走一边说,时不

  • 大秦:我是最强战神第五章在线阅读

    江承屿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眼睛就不由一亮。开口说话的,正是他这两天反复琢磨的目标,刚刚才面试过他的段天凛。不知道对方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是对于他如此及时地接上这句话,江承屿心里是十分感激的。虽然他自己也可以处理,但是从当事人嘴里说出来的话,总没有围观者那么公道。果然,听见段天凛的话,周围窃

  • 蛮荒科技小卷毛布莱恩

    第八章:小卷毛布莱恩走进咖啡屋,唐就是那副很生气的样子,而夜无忧却拉着米娅走到一边谈情说爱去了。文斯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耸拉着脑袋走到了唐的面前,跟他认错:“唐老大,这一次是我错了,但是那个小子实在是让人很不爽。”“文斯,你也是该收一收自己的脾气了,假如哪一天别人利用你的脾气,那么你将必死无

  • 我家魔王要修仙骑车上学

    我高高兴兴的骑着车去上学。林木森也在我的旁边一同骑着车。“木瓜,你才刚会骑车,别骑太快。”“嗯。”我还在为那顿饭生气,不想理他。刚好遇到红灯,我只好停了下来。突然有人故意拍了我一下。“嗨。好巧啊。”于一凡笑呵呵的看着我。“冤家路窄。”我挤出了四个字回他。“木瓜,他是谁呀?”林木森好奇的问着。“你好,

  • 神界创世录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孩子大概五六岁,虽然年纪小,但那眉眼唇角和精雕细琢的俊俏五官。尤其那抬眸间的清冷劲。妥妥翻版的缩小版顾恣!他竟然跟那个女人连孩子都有了!不,不,过去这么多年,或许是孙子!好你个顾孙子!竟然敢拽姑奶奶衣角!南九狠狠的将衣服提起,从男孩手中抽出,手里的纸袋瞬间扔到地上,觉得不过瘾,又去踩了一脚,登时两

  • 海贼之剑魔独孤在线阅读第8节

    和风的居家屋中,红白发英俊的少年,盘腿坐在榻榻米上迟迟不语,他看向在空中漂浮血红色的触手,眼神中带了一丝复杂。“你的个性就是用来给你打**的吗?”他扯着嘴角语音刚落,就受到了日夏浅抗议的反对“别开玩笑好吗轰同学,我可是优等生,无时无刻都会锻炼自己的个性,就算是现在,我也是在这样训练着对个性的掌握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