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成了诸天反派扛把子第四章

作者:浩然正气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四章

经过寥寥数笔后,女人的脸完全成型。

宋月笙放下画笔,将眼睛上的细边框眼镜取下来随手挂在衬衣领口,因为眼镜架整日的压迫,他高挺的鼻梁显得略微细小苍白。

他揉揉有些酸疼的眼眶,长身玉立在画架前。

良久,宋月笙才把插在兜里的双手拿出来。他扭过头,脚步微沉,留心起刚才闯进来的小崽子的动静。

周鹭如自己所愿地成功找到阳台后,便迈上小短腿,直接向阳台的方向冲去。宋月笙作画时候不喜欢关阳台的门,所以周鹭从房里走到阳台的路上很顺畅,并没碰到什么阻碍。

从上往下看,这一层大约有三米高,还不足以达到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但,足以令一只只有0.15米高的狗崽子生畏。

周鹭怂哒哒地收回自己的小狗头,突然没了“慷慨赴死”的决心。

万一摔下去,落个半死不活,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狗……要不,换个温和点的死法?

这时候,宋月笙把才画完的油画收拾好,用松花油洗干净画笔后,他将不知道独自在阳台密谋什么的小狗崽叫了回来。

“胖团,喝奶了。”因为不知道哪种唤回法子比较有效,宋月笙使用了古老的“食物召回”法。

听到有奶喝,周鹭暂时将找死的事放到一边。她撒着爪子,屁颠屁颠地跑到宋月笙脚边,乖乖坐好。

羊奶算是周鹭现在能品尝到的最能打开她味蕾的食物,和泡软了的狗粮相比,羊奶能当选上人间美味的榜首。

宋月笙人高马大地在前面走,周鹭在后面迈着小短腿狂奔。走到楼梯口时,周鹭看着径自下楼的宋月笙,忽然“嗷呜”叫起来。

这十几级台阶就好像红军十万里路上的长江黄河,渡过非一日之功。周鹭除了将自己团成团滚下去外,实在没有别的快速下楼方法,不得已才求助宋月笙。

宋月笙扭头,一眼望向小狗崽和台阶差不多高的身体。

“能上来,不能下去?”宋月笙轻轻挑眉,对着周鹭,他饶有趣味地开口道。

从他的口吻里听出“轻视”意味的周鹭凶巴巴地瞅他一眼,决定自食其力。她伸出一只前爪,忐忑地探了探楼梯的高度,正当她鼓起勇气,真的准备双眼一闭,团成团滚下去时,周鹭忽然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抄起。

宋月笙把她抱在手里,以防狗崽子掉下去,他另一只手捏着她的后颈。

因为没有出去活动过,周鹭身上不像别的狗一样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她又喜欢喝奶,所以小小的身子里还有股淡淡的奶香。

这也是宋月笙会把她抱在手里的原因之一。

宋月笙晚上才吃了一个小香瓜,手上香瓜的滋味还未散去。周鹭用鼻子嗅出食物的味道,她倏地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宋月笙的手指。

这毫无预兆的一下舔舐弄得宋月笙愣了愣,他捏捏狗崽子毛茸茸的脖子,朗声道:“别舔。”

“呜。”周鹭委屈地轻声呜咽。

她耷拉着狗头,在宋月笙的手指缝隙里,饥渴难耐地闻来闻去。

到一楼之后,宋月笙把手里的狗崽放到客厅地上。他去洗手间洗净手,这才走向厨房,给周鹭泡羊奶喝。

脚踏实地的感觉比被人抱着真是舒服多了!周鹭伸展了下四只短肥短肥的爪爪,从邓黎带过来的航空箱里,翻出了一个绿色的网球玩。

怎么变回周鹭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实质性进展,还得想办法拿到更多有效信息才行。比如,医院里的周鹭怎么样了,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

周鹭现在唯一获取外界资源的途径就是依靠宋月笙,可是宋月笙和她本尊关系那么糟,他会关心病床上的周鹭?想想都不可能!

自力更生才是硬道理。

周鹭边抱着网球咬,脑子里边在策划获取信息大计。

宋月笙泡好羊奶走出来时便见到这幅场景。他将狗食碗放在地上,一手扣了扣瓷砖地:“喝奶了,喝完别闹事啊,乖乖睡觉,明早再玩。”

周鹭立刻抛下网球,成一个光影往羊奶的方向扑去。

羊奶冒着热气,她伸出舌头先轻舔一口,试试温度,入嘴还有些烫乎。

等着喝奶的周鹭只好围着碗边一直打转转,焦急地等它温度变凉。

宋月笙见她居然把邓黎事先放在航空箱里的网球翻了出来,不由惊讶。他将网球踢到狗崽子边上,懒洋洋开口道:“没看出你这么机灵。”

周鹭淡定地用嘴巴接住向自己滚来的网球,只当耳边飘过一声响亮的“屁”。

她一见羊奶上空飘腾的热气减少,马上埋下头“呼哧呼哧”,专心致志地进行喝奶大业。

宋月笙斜靠在沙发上,百无赖聊地刷起了朋友圈。

朋友圈几乎每天都千篇一律,有人秀恩爱,有人晒宠物,有人晒自己开盘的股票,还有些人欠扁地又秀恩爱又晒宠物。

邓黎:飞了七小时才到马代,头等舱也坐得好累,所幸景色没让人失望。我和达令都很满意,可惜没带我家胖团来。

此条朋友圈下面配了三张图。一张马代的蓝天碧海,一张邓黎和达令的自拍照,还有一张,则是正寄养在他家的小狗崽喝奶的照片。

宋月笙点开第三张重点看了看。那时候的狗崽子和现在一般大,正半眯着小狗眼,回味地砸吧嘴,一副惬意享受奶汁滋润的样子。

然而,邓黎这条满满是爱的动态让他好不容易平复的心忽地又烦躁起来。宋月笙按熄手机屏幕,心口似乎堵了一股郁气,而这一切的源头正是从之前邓黎的那通电话开始。

想到邓黎,宋月笙便越觉越气,他从善如流地想起了今天下午在自家瓷砖上撒了一泡尿的狗崽子。

宋月笙的桃花眼微微一动,视线转向刚刚喝完奶,软趴趴躺在地上的周鹭身上。他决心要给邓黎添点堵。

“蜡笔。”宋月笙蹲下身,突然以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笑容对着周鹭喊道。

周鹭听到声音,茫然地动了动自己的小脑袋。她眨着乌黑的琉璃眼珠,挠挠耳后根,不解地看向他。

蜡笔是谁,她不是叫胖团吗?

宋月笙被人下降头了,怎么这么快就神经错乱?

不过,蜡笔确实比胖团好听。她的躯壳已经看着比较蠢了,名字不能再那么傻。

宋月笙发现周鹭在偷偷用眼睛瞄他,顿时再接再厉,难得好脾气**动抬起狗崽的一只爪子。

他眼里一片诱哄之意,特意用打商量的语气道:“以后你就叫蜡笔,不叫胖团。喜欢这个新名字吗?”

还行吧,周鹭敷衍地摇了摇自己和兔子一样短的迷你尾巴。

它尾巴一动,宋月笙便敏锐地察觉了,他蹂/躏一把小狗立起来的两只耳朵,颇为自得地说:“真乖,睡觉了,蜡笔。”

周鹭动动耳朵尖,她确实困了,奶狗因为岁数小,身体很容易累。

她困倦地半睁着眼,用爪子揉揉眼睛,而后趴在地上,后爪伸直,前两只爪子微微弯曲,睡成了一只标准的飞机趴。

宋月笙看着这肥嘟嘟的一团样子忍俊不禁,大半天的坏心情似乎得到了短暂治愈,好像有点明白邓黎那么喜欢养宠物的原因。他将航空箱里的一小半床单拿出来铺好,没有忘记某人的叮嘱。

“睡上来,蜡笔。”宋月笙将床单铺在椅子腿边上,他哄道。

狗崽子肚子的那块肉没有毛层遮盖,如果任由光秃秃的小白肚皮贴着光滑的瓷砖地面一晚上,很容易造成小狗崽拉稀的事故。

为了不成为一条跑肚拉稀死掉的狗,周鹭乖乖地将自己整个身子挪动到床单上来。床单的整体面积很大,即使铺了两层,也能装下20个小狗崽,可以随便她在上面大闹天宫。

宋月笙见它乖顺地闭上眼睛,这才踱步上楼安寝。

明天是周一,一周里让人最无奈最头疼的日子。虽然说是给自己打工,但是也要保持一份良好的精神面貌。

宋月笙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将客厅的中央空调开到25度后便沉沉睡去。

他睡下后,周鹭循着味道跑到厕所又解决了一次自己的重大问题,不过因为腿短,她无法用爪爪按下冲水闸。

所以第二天早上七点起来的时候,宋月笙还是发现了小肥狗在厕所的作案痕迹。

宋月笙冲了几遍厕所,才觉得味道淡去一点。狗崽没有尿到地上,而是学会了在坑里嘘嘘的这件事情,让宋月笙又是疑惑又是惊奇。

邓黎的狗居然这么聪明,教一次就会定点尿尿了,那他打电话来时苦大仇深的语气是故意吓自己吗?

宋月笙眯起眼,没有深想,他今早还有场重要的生意要谈。他最后照镜子理了次仪表,而后给裹着床单,睡得四仰八叉的狗崽泡了一份狗粮和羊奶,便锁上门匆匆出了别墅。

留下独自在家的小狗崽作威作福。

周鹭吃饱喝足以后,第一时间挖出了埋在沙发里的电视遥控器。她一嘴叼着遥控器,肉爪爪还去手忙脚乱地碰电视的开关。

“叮”,电视亮了红光,总开关被顺利打开,她放下衔在嘴里的遥控器,用一只爪子艰辛地去点遥控器上的电源键。

狗的爪子和人不同,没有分明的五指,加上这小胖狗还肥,雪白的爪子上又是肉垫又是一坨坨的肉,试了几次,周鹭都不能准确按到按钮。

她看向茶几上的牙签盒,眼珠一转,打算另辟蹊径。

周鹭踮着脚,伸长爪子,将牙签盒从茶几上拿下来,她取出其中一根牙签,一嘴咬着牙签,一边用牙签的尖头向按钮上使力。最开始因为掌握不好力道,牙签被折断了几根,后来才慢慢成功。

电视很快被打开,屏幕上逐渐有了人声和影像。

周鹭又用牙签指向调频按钮,她顺利地将电视调到了**新闻频道。

既然最近《锦绣权》才杀青结束,那么作为曾经《锦绣权》的女主演的她,她的事情也应该正处在风头之上才是。

周鹭躺在地板上,两只后爪挨着沙发,她边咬咬沙发腿,边等着和自己有关的新闻消息。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频道终于不负所望地开始报道周鹭。

“《锦绣权》的上映时间一天天接近,徐鹰导演在百忙之中也抽空去了一趟人民医院。本台记者萧萧昨晚与来探病的徐导碰个正着。周鹭卧床以来,情况一直没有很大转变。趁着主治医生在,萧萧也帮还在担忧的粉丝们,上前询问了有关周鹭的身体状况。”

听到这里,周鹭停住咬沙发脚的牙齿。她趴在地上,两只耳朵闻风而动,耐心地听事情接下来的进展。

“医生透露,周鹭外伤不重,那场事故虽然造成了她腰椎性骨折,但是这四个月里,腰椎的伤势恢复不少,真正令人棘手的是颅脑损伤出血。加上转院以后,周鹭从未有转醒过来的迹象……”

真正的周鹭在电视外茫然地听着。卧床四个月,从未转醒?颅脑损伤出血?一个个新词刷新了周鹭对自己身体的新一层认知,这么看来,她的病情应该十分危急。

周鹭趴在地上,哈拉哈拉地吐着舌头,她的短尾巴随着主人心情无精打采地自然下垂。一瞬间,周鹭头疼起自己该何去何从。

这时,别墅的大门忽然被人打开,沉迷在自己世界里的周鹭完全没有注意到之前门锁的动静。

宋月笙行色匆匆地拿着雨伞走进来。他黑色皮鞋踩在瓷砖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可这声音掩盖不住客厅电视被调到“18”的出色音量。

宋月笙和周鹭四目相对,一人一狗霎时都惊呆了。

延伸阅读

为二次元的日常献上祝福之第一章  http://www.baijiaan119.cn/pbrc.shtml
元宵佳节,街上小贩攀比似的连着一排,纷纷呦呵着。不起眼的街道边,一位衣衫褴褛的男子不

血神暴君在线阅读坚决负责,碎玉定情  http://www.baijiaan119.cn/dxd8.shtml
颜颂近乎耻辱地左手拎猫,右手拎着浑身滚烫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男主,急匆匆地钻入一个山洞

高者为攻,低者受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baijiaan119.cn/dqgo.shtml
微风吹摆着窗户,发出曳曳声,像是心上人在叫自己起床。翻个身枕边依然还是空无一人。长期

提笔画凡尘这样一个夜晚  http://www.baijiaan119.cn/66xu.shtml
在我们出发的第一天,整个卡斯基宁前方的交通线完全瘫痪了。漫天的暴风雪突如其来让我们没

花样吊打主角[快穿]第九章  http://www.baijiaan119.cn/sr74.shtml
火花,成与败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他。无所谓过去和今后,无所谓

都市之狂龙纵横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baijiaan119.cn/p7fj.shtml
从金角戾虎出现到鹰钩鼻男子卖队友,之间不过只持续了几个刹那,而站在外面的任行也反应过

[东京美食]盛放夜惊魂  http://www.baijiaan119.cn/x9lz.shtml
深夜我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不清楚是阿强的话太过于骇人亦或是小军的那双令我见而生寒的眼睛

星际法师幻想录空间  http://www.baijiaan119.cn/twv.shtml
阮萌她们待了四天就准备回去了,阮萌回林市,而萧何慕佳两人就各自买了回老家的车票,而且

人渣养成系统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ijiaan119.cn/gnjb.shtml
我叫丁丁,今年二十五岁,正在首都矿大读研究生,今年是最后一年,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和我

[我英]论魔术与个性的兼容性第三章  http://www.baijiaan119.cn/n48g.shtml
吃完饭,高俊峰提出要带李云溪去陆家汇看房子。李云溪心里一万个不乐意,但也只能憋着。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日之子3水晶时代之冉冉在线阅读剑技精通

    白光一闪,眼前一亮,楚天的队伍正式进入副本。黑风寨是一个驻扎在山上的山贼老窝。整体的布局呈现逐渐上升的趋势。最底层,是一些护院的杂兵,到了后面,有若干个关卡,每个关卡会有一个小BOSS,到了最后一关,就是最终的BOSS。一进副本,四人便自觉地往四个方向走去,正当楚天一脸懵逼的时候,这四个方向开始源源

  • [综武侠]带着一座山去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一见秦光景父女出现,那青衫男子半是局促,半是坦然上前,先是对着秦光景弯腰做辑:“学生杨慎问秦先生好。”又向秦无双问了好。秦家家塾里除了本族子弟与些亲戚家的子侄们,还有几个有天分却无力延师的外姓学子,用来撑门面用的,杨慎便是其中之一。用秦光景的话说:“此子像极他当年,可望青出于蓝。”因此越发用心培养杨

  • 仙道难成第5章在线阅读

    席间沉默了一下。阮迎银似乎有点愣住了,一直在默默吃饭的她,抬起头看了对面的杨氏母女一眼。杨若柔看到阮迎银的视线,有些愧疚:“银银对不起啊,杨阿姨和你爸爸没在领结婚证前告诉你。只是当时有些急,就想着之后和你们说也是一样。阿姨之前也没和清微说,她也是现在才知道呢。”杨清微眼里流露出几分诧异,她看看阮旭东

  • 摊牌了,我是谪仙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救护车率先赶到,车上乘客没有一人受伤,抬走的是被“麻醉”的凶徒,警视厅的警察询问情况后皆有些意外,看上去迫切地想问问她是如何制服凶徒的。这件事已经登上了新闻,毕竟凶徒可是劫持了一整车的中学生,影响相当恶劣,更重要的是,解决了这起事件的人并不是英雄,竟然是雄英英雄科一年级A班的学生!相泽消太看着被警察

  • 藏剑赋在线阅读第6章

    昨晚,众人都喝的挺多的,没醉的也就只有一个身体素质变态的司马云,要不是中途曾小贤赶到。就凭自己一个人,怕是还要费不少功夫,才能把这群酒鬼给搬回公寓。隔日早上六点,司马云准时起床,多年的自律生活养成了精确的生物钟,进行了简单洗漱之后,出门看了一下客厅,果然空无一人。然后看到还在酣睡的众人,无奈的摇了摇

  • 末日从逃生开始之明锦(2)

    “锦儿,不疼啊,等祖母将锦儿的小脚丫子缠好了,给锦儿穿上小花鞋,咱家锦儿的小脚丫呀,就是那蹦跶在小溪里的小锦鲤……”阳光照在陈氏隐有青筋爆出的手背上,放在她怀里捂着的小孙女的脚丫子像玉石一般透着淡淡莹润的光泽。已经深秋,很快就入冬了,再是心疼也不行了,小孙女的脚要是再不缠上,春天暖了又绑不得,待到明

  • 天武诛天第九章

    深夜里,谢宝华一行人在黑暗的掩饰下来到第二中学的学生宿舍,由于是周末,宿舍里没有其它学生。夏小米“嘣”的一脚踹开了宿舍门,张强按了一下墙壁上的壁式开关,漆黑的宿舍立刻装满了灯光。“东西呢?”张强回头问着身后的小弟。谢宝华也同时坐在了一张床铺上,小弟立刻把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纸袋放到谢宝华面前,道:“这

  • 我家那闺女之超神奶爸在线阅读龙之血

    怎么回事?!在战场上浮现出此种疑问的骑士不少,亨利爵士的爵位以金钱作为基石。未曾品味过血与风,亦没有过人先祖的暴发者自然组建不出像样的骑兵。洋洋洒洒拖拖延延的骑兵队伍中,不少人只是刚学会骑马的雇佣兵,在用剑之前贯用的是毒药或者绳索。所以他们不明白,为何马匹突然开始躁动,甚至不受控制地奔逃?!刚刚不还

  • 神铸在线阅读第2节

    明景初年对于很多人来说,除了女帝登基之外,和旁的年景没什么区别,不过这一年雨水来的及时了一点,收获好了一点,要交的钱也因为女帝登基而少了一点。然而对于一少部分人来说,这一年是新纪年,是女子正式登上朝堂的标志,虽然这一年除了女帝和女帝最信任的女官赵茵之外,即便是女帝的长女静雅公主对朝堂也是影响居多,隐

  • [综]任务进行时在线阅读确切的说,你从没对我胃口

    韩嫣穿好衣服走出浴室,看到霍沉舟站在雕栏书架后讲电话,语调四平八稳却透着一股冷硬。韩嫣不敢贸然靠近,就四下看看打量这房间。这房间很大,足足四十多平,除了自带的浴室,以雕栏书架为界分为两个空间。里侧与落地窗之间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一套米黄色的沙发,和茶具、电器等等。雕栏书架的这侧,头顶是华丽的水晶吊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