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金手指女配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系小娜 来源:晋江文学城

阿轲绝望了,如果那汉奸手中的东西真是鲁班大师的班弩九射,那么在这么狭小的空间中,自己无处可逃,那是必死无疑的。

阿轲木然地看着汉奸军曹只用一只左手先打开了发射保险,再用左手举起武器,慢慢地瞄准了自己,阿史娜则在一旁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汉奸完成一系列发射准备。

阿轲死在眼前,燕子丹、高渐离、乐阳公主似乎在眼前闪过,阿轲心里感慨,原来自己终将成为历史上最失败的刺客,命运无法改变,自己再也没有一雪前耻的机会,还有脸面再见弥勒菩萨和玄奘法师吗?这或许无所谓了,她心中最想念的还是乐阳公主,她的美貌,她的温柔都历历在目。阿轲眼前是一片纯白,无论是汉奸狰狞的丑脸还是阿史娜绯红的长衣统统消失不见,只有乐阳纯净的俏脸。

“死阿轲你给贫僧醒过来!还惦记着你的乐阳公主,你有的是机会和她缠绵!现在给我打起精神来,先活过这一关,再去想你的公主殿下!”阿轲的脑子里竟然传来了玄奘法师的怒吼,眼前幻想消失,只见那汉奸的丑脸已经狰狞得咬牙切齿,这厮猛然按下发射扣机,这就要让阿轲香消玉殒。

“噗,嗖嗖嗖,叮”,紧接着是汉奸杀猪般得惨呼,班弩九射已经激发,并没有射中阿轲,有几只短箭射穿了木笼的柱子,那是上等硬木制成的,依然像豆腐渣一样被穿透而过,这力量简直比李广的铜芯重箭更可怖。

其中有一枚短箭击中了捆绑木门的铸铁链,发出清脆的“叮”声,铁扣碎了一个缺口,这铸铁果然毫无韧性,只要猛烈撞击,就会自己碎掉。而短箭反弹回去,正好没入汉奸的大腿,让这家伙痛得撕心裂肺的惨叫,当真是恶有恶报。

这汉奸为什么会射偏呢?因为他的左肩插着一口青铜短剑,汉军的制式武器。门帘挑开的一瞬间,阿轲看到一缕青光不偏不倚射到这汉奸的左肩,让他失去了准头,这口剑正好又准又狠,正是从阿楠的手中激射而出的。

青年才俊,身披甲胄,出现的正是时候。这是阿楠第二次救了阿轲的小命,少女的芳心中升起了一股死里逃生的庆幸,不知不觉的看阿楠的眼光都发生了变化,心里充满了遇到亲人的温暖,就好似走丢了的孩子看到父母的感觉。

“阿轲姐姐,接着!”阿楠喊道,同时把一黑黝黝的东西抛进了囚禁阿轲的木笼子。

那汉奸见状,一瘸一拐就想撤离这间帐篷,临走,他仍不忘已经落在地上的班弩九射。

阿史娜踏上半步,踩着这件神器,轻蔑的说:“你这马夫,这就要临阵退缩吧?滚就滚吧,废物,东西留下!”

很明显,阿史娜对班弩九射起了贪心。

那汉奸不再敢争辩什么,连滚带爬地溜了出去,他肠子都悔青了,后悔不该为了杀死阿轲,把这宝贝给祭了出来。匈奴人果然不是好鸟,真的觊觎自己这件宝物。或许日后还能找阿史娜讨回来吧?于是这汉奸脑子里出现了这样的场景,日后找到阿史娜,就说:“阿史娜大人,班弩九射是小人祖传之物,还请大人开恩赐还……”

转念一想,这恐怕不妥,阿史娜这毒妇肯定把脸一沉:“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你这马夫当日临阵脱逃,还没有追究你的罪责!左右,给我拿下!”这样一来,不仅宝物是要不回来了,自己脑袋肯定搬家。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无论怎样,班弩九射从此离开了自己。这汉奸开始后悔追随中行说,但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赶紧脱离这刀光血影的战场。

其实阿史娜犯了轻敌的大错,她本应该让汉奸去召唤其他同伴赶来增援自己,打败阿轲和阿楠才是十拿九稳的。可她认为一个汉人青年,大概只会耕田吧?即使真能把阿轲放出来,也不过加上一个绣花女而已,难道能打得过自己这身经百战、武功卓越的杀手?没错,在阿史娜眼里,汉人男子只会耕地,汉人女子只会绣花织布。

“阿楠兄弟,当心!”阿轲接过那黑黝黝的东西,同时她看到阿史娜的狗腿反曲刀已经毒蛇出洞,直奔阿楠的前胸。

阿楠提剑与之格斗,他确实练过一种叫做“回风舞柳”的剑法,剑法是不错,可惜就是火候尚浅,虽然格开了阿史娜对他致命部位的攻击,但转瞬之间肩部、腿部、背上都被那狗腿反曲刀割开了血口子。

他受伤虽然不重,但阿史娜用的是毒刀,阿轲以为毒刀已经被校尉的血肉洗涤和擦拭过,摸上去的毒药应该荡然无存了吧?其实不然,对这个问题,匈奴人早就研究过了,狗腿反曲刀上有暗槽,里面装满毒药,即使以全刃刺入的方式捅死数十人,那大五朵云的毒液照样可以不断渗出,好在毒药是慢性的,阿楠的感受也是又麻又痒,并没有马上散失战斗力。

阿轲一看自己手中的东西是一柄劈柴的铁斧。看来阿楠去找张副尉无果之后,就想到用铁斧头劈断捆绑木门的铁链,他肯定又跑到火头军那里找到这柄铁斧,所以此刻才到。而这短短的时间,张副尉被阿史娜砍掉了脑袋,校尉大叔也惨死在这匈奴杀手的刀下。

阿轲的小手又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这柄铁斧被她抡圆,再砍到适才碎掉一截的铁扣之上。火星四射,铁链绷断,可就是在这时,阿楠却中了阿史娜的圈套。

根本不需要给他卖什么破绽,因为阿楠作为武者只是一个生瓜蛋子,根本不知道杀手的险恶。阿史娜稍作挑逗,阿楠就以为机会到了,流星赶月的挺剑刺向阿史娜的右肩后部。没错,这就是阿史娜害死校尉的的那一招,只要阿楠剑到,就会被阿史娜钩组咬住,然后阿楠长剑脱手,心脏中刀,裂成两半,和校尉的死法一样。这就是阿史娜的打算。

这一瞬,阿史娜就等猎物上钩。又是“叮”的一声,钩组咬住的东西却很沉重,肯定不是长剑这类东西。猛烈的撞击力把阿史娜推的一个趔趄,她连忙定睛一看,飞来之物是一柄黑色的铁斧,再一看,吓得差点魂飞魄散。阿楠的长剑被阿轲抛来的铁斧砸中,向上翻飞,直奔自己头颈而来。

亏得阿史娜武技精湛,电光火石的一瞬,仍然能偏头避开这飞梭般的剑刃。阿楠的剑只切下阿史娜的一缕头发。

“砰”的一声,木门顿开,红衣飘飘,阿轲一脸怒容闯了出来。

“你敢欺负我兄弟,先问过本姑娘手中的双剑!”阿轲一声娇喝。

话音未落,两团红影绞缠在一起,四件金属猛烈不断撞击,溅出的火星都令阿楠目不暇接,叮当之声更是密如骤雨。阿楠想上前帮自己的阿轲姐姐,可是以他的武术功底,根本插不上手。两团红影时而高速旋转,时而上下翻飞,此起彼落,阿楠甚至看不清谁才是他的阿轲姐姐,只好站立一旁观战。

阿史娜开始后悔,此刻她第一次领教了兜率天英雄的实力,阿轲雪白的小手蕴含着暴烈的力量,无论是刺、绞、劈、挑不仅妙到毫颠,而且威力十足。不一会儿,阿史娜的手臂开始酸麻,额头冷汗淋漓。无论她想卖什么破绽,阿轲全都不上当。这是当然的,阿轲还是荆轲的时候,不知道和多少狠如盖聂,猛如鲁歇的家伙交过手,论经验丰富,怎么可能是阿史娜这种二十出头的黄毛丫头可比的。阿史娜想给阿轲下套,这绝无可能。

阿轲知道阿史娜的快要支持不住了,阿轲恨他杀害校尉,还刺伤了阿楠,如果不是自己即时出手,阿楠早就魂归冥府了。阿史娜手段残忍,年纪轻轻,却意狠心毒,视汉人的生命如草芥,今日定要她血债血还。眼下最多再走十个回合,就可以把阿史娜送进地府。不过,她还要再给阿史娜一个“惊喜”。

阿史娜又给阿轲下了一个套,这次阿轲居然一招刺空,好似上了当。阿史娜大喜,挥刀长击,直奔阿轲的脖颈。她高兴的太早了,一块红巾兜头罩来,当阿史娜的狗腿反曲刀劈开红巾的时候,阿轲早没影了。

阿史娜心中大骇,知道不妙,可惜晚了。当她把注意力都转移到后背地时候,一口环首战刀从地上跳起来,刺入阿史娜的小腹,致命一击,刀柄上还握着校尉的断手。

阿史娜刀钩脱手,倒在地上,大口喘气,可惜这是她最后几口气了。她顾不上去再去思考那战刀如何自动飞起来着自己索命的,口中却用匈奴语喃喃说道:“赫拉苏姐姐,替我报仇啊!” 她的匈奴语,阿轲也听得懂。

两颗泪珠从阿史娜眼中滚落下来,凶悍的匈奴杀手,同时也是一位美女高手,就此咽气。

阿轲叹了口气,心中有点遗憾,这匈奴姑娘一身武功,也算是修行不易,却死在自己手里。阿史娜到死都不明白,眼前没有人,为什么会有刀从前面地上蓦然跳起来,让自己根本猝不及防。

那柄战刀当然是阿轲集中全身下坠的力量踩飞的,就好似重车的车轮子碾飞石块一样,这势头迅猛无比,阿史娜根本无法想到,死在了校尉的刀下。这也算是替校尉大叔报了仇吧?那一刻阿轲正在施展幻舞,阿史娜在昏暗地光线里,根本看不清阿轲,还以为阿轲已经到了自己身后,这才犯下致命错误。

暂时没有危险了,阿轲连忙给阿楠包扎伤口。阿楠这小子却感到浑身舒坦,心里都是幸福。阿轲觉得阿史娜的刀刺入过校尉的身体,应该已经没有毒了,但她还是不放心,问道:“伤口有没有异状?”

阿楠邹邹眉头,说道:“奇怪,伤口不疼,却麻痒的厉害……”

阿轲心里一沉,这是中毒的现象,阿史娜的毒刀这么厉害。她心里立刻大悔了起来,真不该就这样弄死了阿史娜,应该逼迫她交出解药,可惜人死了,悔之晚矣。

阿轲连忙伸手去摸阿史娜的衣服,希望能找到类似解药的东西,可是一无所获。

“赫拉苏,赫拉苏”,阿轲停下双手,沉吟起来。

阿楠大感奇怪,一直盯着阿轲那双秀目,好似欣赏纯净的苍穹。

“兄弟,你的伤口或许有点小问题,不过不要当心,姐姐会帮你治好的,这宝贝送你,拿着,你先出去”,阿轲把汉奸留下的班弩九射拾起来,递给了阿楠,再轻轻把他推出了帐篷。

她要干什么?她要把阿史娜的衣服剥下来自己穿,不想让阿楠看到阿史娜一丝不卦的身体,毕竟阿史娜生前一身精湛的武功,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

阿轲脱掉了阿史娜的红衣,这匈奴女子身材匀称,肌肤雪白,也是美女一枚,阿轲把自己换下的汉军军装给阿史娜的遗体穿好了,只可惜右边袖子给李广的剑削掉了一半,但也好过衣不遮体吧。

阿轲顺手收起了阿史娜的右刀,这才出了帐篷。阿史娜的狗腿反曲刀居然是精钢打造,质地精良,阿轲与她交手,手中的青铜双刃都受伤不轻,由此可见这种反曲刀的厉害。那个年代,精钢制造的武器很少见,匈奴阏氏为了武装这支赤捷杀手部队,可谓不惜重金从西方购买了这批狗腿反曲刀。所以,这些佩刀也称得上弥足珍贵。阿轲对阿史娜的钩组却没什么兴趣,拿东西太过奇特。对没有专门研习过使用技巧的人来说,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阿轲闪出帐篷的一刻,阿楠吓得不轻,只看衣服,他还以为阿史娜诈尸了,这是多么可怕的对手。

“阿轲姐姐,你干什么?为啥穿她的衣服,你吓死我!”阿楠忍不住抱怨道。

“先别问了,看这个”,阿轲举起了阿史娜的狗腿反曲刀,问道:“你看我能不能冒充她?”

“远远看倒是很相似,近了看就不像了,你太漂亮啦!”阿楠这小子死性不改,又开始逗阿轲。

“啪”地一声,阿轲拍了他背上的伤口,痛的阿楠大叫起来。

“死性不改,中了毒你还是这么贫嘴,活该讨打!跟我走……”,阿轲娇嗔道。

阿楠并不傻,他似乎明白了阿轲想要干什么。

汉军的大营已经火光四起,马匹嘶鸣,人影闪烁,大队匈奴骑兵已经杀进营垒,汉军被割成数块,仍在英勇抵抗。李广的大营机关重重,到处都是陷马坑、绊马索这些机关。可惜有内奸,这些防御设施都被人提前破坏了,陷马坑被盖上了木板,绊马索也被剪断,根本没有发挥阻挡骑兵冲击的作用。汉军已经大势已去了,就算是白起重生,孙武复临也没办法挽救汉军覆灭的命运。

阿轲心里升起一团怒火,以前他们燕国因为弱小,也常常遭到匈奴骑兵的攻击,燕军惨遭屠杀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听阿楠说了,中华大地已经合成了统一的国家,国家强大了,可是还是受到匈奴的欺凌。如今,汉朝皇帝终于决定反击匈奴,打算教匈奴如何做人,这才派遣了李广的大军北伐。可是,成千上万的汉军儿郎居然因为汉奸出卖,成为匈奴人的刀下冤鬼。阿轲一想到这里,心中的愤怒让她涨红了俏脸,恨不得拔出双刃这就扑上去与匈奴人格斗。可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救援自己这位受了伤,中了毒的小萌弟吧?

火光当中,一名匈奴红衣女杀手正在施展高去高来的本领,右手握着狗腿反曲刀,左手抓住好几颗汉军将校的人头。只要有汉朝军士敢阻挡她,走不过一个回合就会人头落地,这女人真是心狠手辣之辈。

忽然,这女杀手听到有女子用匈奴语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她喊:“赫拉苏姐姐,救我,救我!”

这女子并不是赫拉苏,那叫赫拉苏的人是她们这五人组的头目,此刻她想到的一定是有同伴受伤了,回眸一看,可不是吗?一个红衣女子,手里握着阿史娜的狗腿反曲刀,向自己奔来,不是阿史娜,会是谁呢?所以,她毫无戒备。

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了,“阿史娜”突然不见了,正当她疑惑之际,左肩中刀。这刀就是阿史娜的狗腿反曲刀,这一击砍得很重,刀伤深至骨骼。

这匈奴女只看到“阿史娜”绯红的衣袖和飘逸的长发又在自己眼前消失了,而肩上的刀伤不但不痛,反而又痒又麻,她知道自己中毒了,毒药就是阿史娜和自己刀上的大五朵云的毒汁。

她看到的阿史娜自然就是阿轲假扮的,阿轲的匈奴语口音不纯,所以故意让她让她听起来上气不接下气而已。至于阿轲为什么突然消失,无非是她戴上了兜率天的面具,施展了新学到的招式“幻舞”而已,这招幻舞配合汉军营地摇曳的火光,让着匈奴女子看不出破绽,还以为“阿史娜”凭空消失了。如果不是这种光线条件,阿轲即使施展幻舞,也还是有迹可循的。

阿轲和阿楠躲在远处观察她,让她们两个大失所望的是,这女子也没有解药。

这女子掉头疾走而去,那肯定是去找解药了吧?阿轲让阿楠藏好,自己匿踪追着她的背影而去,到了一处空旷之地,应该说片刻之前还是喧闹的战场,而此刻,汉军兵将的遗体横七竖八倒了一地,只有两名红衣女子杵在那里。

“赫拉苏大姐,诶,奇怪了,阿史娜疯了,你看,她用毒刀砍我,我中毒了,您快给我解药吧!”这女子找到了赫拉苏,一番痛诉。

赫拉苏诧异极了,阿史娜是她的手下,脑子灵活,武功高强,怎么会疯了,还攻击自己人呢?可是一看这部下的伤口,确实中了匈奴赤捷的大五朵云之毒,她一边掏出解药,一边问道:“阿史娜人呢?”

“不知道,她砍了我一刀,然后就消失了,小妹没看清她的去向。”受伤的匈奴女子回答道。

“自己去敷药吧,然后你先撤离。我还要去找李广,完事了再找阿史娜查清楚。”赫拉苏说完,腾的一声施展轻功也不见了。

阿轲大急,校尉大叔临终前祈求她保护李广将军,可眼下还需要夺下这女子手中的解药才能去救阿楠,还需要搞清楚解药的用法,真是大费周章。

没想到这女子十分配合阿轲的心意,见四下无人,迫不及待地马上开始给自己敷药。这就让阿轲轻易地弄清楚解药的用法和用量。

阿轲心急要去保护李广,立即又展开幻舞,打算从这女子手中强行夺走解药了事。

“什么鬼!”,那女子一声娇叱。正当阿轲悄然逼近之时,那女子猛然惊觉,狗腿反曲刀劈开夜风,如一道闪电向隐匿中的阿轲的幻影袭来。

“相同的招式不能对高手用两次,看来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啊”, 阿轲心中暗叹道,同时暗下决心以最快速度干掉这女子,反正她作恶多端,残杀了许多汉军战士,让她偿命的时间到了。

狗腿反曲刀被双刃咬住,匈奴杀手这才看清出现在眼前的人并不是阿史娜娜,可惜晚了,阿轲双剑发出一股自旋力,强行绞飞了她的狗腿反曲刀。

那匈奴女子吃了一惊,她从未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一时后悔托大,她本应该左右双刀一起迎战才对。而此时,她犯下的更大错误就是右手去抽左手刀,她本来应该侧翻滚脱离危险才是明智之举。看来这个匈奴女子因为受伤,脑子已经不是太清醒了。

哐当一声,狗腿反曲刀从她手中滑落,这匈奴女杀手一脸不可思议,双目圆睁,慢慢地仰面摔倒断了气。她咽喉中剑,徐夫人剑上的毒药见血封喉,更何况阿轲割断了她的气管。作恶多端、草菅人命的匈奴女杀手,遭到了血的报应。阿轲顺手又收走了她的双刀。这批匈奴女杀手的武器并不都是一样的,看来术业有专攻,各有各的专业。

阿轲拿到了解药,循着原路去寻找阿楠。

翻过一堵木栅栏,阿轲一眼就看到王副将保护姓江的监军正在与另一名红衣杀手格斗,她不是赫拉苏,看来是这个五人杀手小组的另一名成员。姓江的监军不会武功,全依赖王副将拼死保护。这位王将军剑术虽然不及李广,但比校尉却高了不止一筹,即使如此,在匈奴女杀手的双刀攻势之下,也只是堪堪没有受伤,阿轲看得出,再走几个回合,王副将必死,而姓江的则必定人头落地。

阿轲对江监军这种坏鬼刀笔官吏素无好感,本不想耽误时间去救他,但转念一想,这个人怎么说也是中原汉人,至少不是汉奸吧?更何况,为自己说过好话的王副将也处在危险之中,却是不可不救的。阿轲暂时抛开了心中的好恶,暂时压抑了对阿楠的挂念,准备出手相救。

只见匈奴女杀手又故伎重演给王副将下套,看似步履蹒跚,其实包含杀机。阿轲看着形势开始危急,伸手一摸,在剑囊里触到她收缴的战利品——阿史娜的狗腿反曲刀。

在阿轲看来,这名匈奴女杀手表演得也太过头了,不仅脚下打滑,还故意被死尸绊倒,引得阿轲心里暗笑不止。岂能料到,这么拙略的演技也能骗过王副将,只见这王将军居然大喜,大步上前,挺剑猛刺。

阿轲心中大骂:“王将军,难道你从没有和高手比过剑吗?真不知道你这套不俗的剑术是哪里学到的。”

正当王副将以为自己可以痛打落水狗的时候,匈奴女杀手竟然像眼镜蛇一样窜了起来,不仅躲开了王副将的猛刺,还把狗腿反曲刀狠劈向王副将的前胸。

王副将大惊,阵脚大乱,想后退闪避,但已经不可能了。

“叮”的一声巨响,匈奴女杀手的刀却被外面飞来的一口狗腿反曲刀砸偏了,眼前蓦然出现另一名红衣女子。

姓江的监军吓得发抖,他还以为是匈奴杀手来了援军,王副将死里逃生,却毫无惧色,只是疑惑地看着事态发展。

匈奴女杀手一愣,脱口而出一句匈奴语:“阿史娜,你想干什么?”

她马上发觉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阿史娜,因为她虽然穿了阿史娜的红衣,但是并没有穿裤子,而是穿着汉服的裳。

“你到底是谁?”匈奴女杀手用汉语喝到。

阿轲褪去阿史娜的红衣,露出自己这套红蓝相间的汉服。王副将和江监军这才看出这就是他们刚才审问过的阿轲姑娘。

王副将大喜,这位本领极大的姑娘肯来救援,他们这两条命算是保住了,忍不住喊了一句:“阿轲姑娘来救我们了!”

姓江的监军这才惊魂稍定。

匈奴女杀手眼前一花,待她看清人影时,阿轲已经手握双剑,欺近身前。这匈奴杀手只使单手刀与阿轲对抗,虽然她刀术精湛,狗腿反曲刀又极利劈砍,可是与阿轲交手以来,她没有一招使得顺溜,志在必得的攻击总是被滑走,然后必定遭到某种绞力的拉扯,若不是她腕力强劲,狗腿反曲刀早就被脱手飞走了。渐渐的,女杀手的手腕开始酸麻起来。

匈奴女杀手遇到阿轲这样的招式精巧的对手,深感吃力,心中生出有心无力的无奈感。这个匈奴女子与阿史娜这类骁勇强悍的不同,她没有死战到底的决心,所以她的专业其实是暗器。此刻,她打算撤离。

正被阿轲死死咬住的匈奴女杀手突然释放了某种烟雾武器,瞬间这杀手就被烟雾所包裹,令阿轲失去了目标。

这下阿轲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烟雾里肯定会射出某种暗器。猜对了,三束绿光疾奔阿轲的咽喉、前胸和小腹。暗器来势汹汹,可见女杀手在暗器上的修行确实很深。但对手是阿轲,这个刺客学校的优等生,格挡箭矢和暗器是她的必修课。三枚暗器毫无悬念的被击落,王副将等人这才看清,匈奴人的暗器是只有女子半个手掌大小,形状有点像大雁,绿光闪闪,又是大五朵云的剧毒。

烟雾散去,匈奴女杀手已经消失了。

王副将走上前来,对着阿轲深施一礼,然后说:“多谢姑娘大义相救。末将早就深信姑娘绝对不是匈奴人,可惜我军还是对姑娘不恭,在下真是羞愧难当……还请姑娘速速救援李广将军!”,王副将见大敌退去,忙向阿轲致歉。

阿轲还礼,然后说道:“王将军不必自责,小女子能够体谅贵军的处境。这里并不安全,这就请两位大人速速前往狼固山吧!我虽然不是军人,但为了华夏不受异族凌侮,我愿意帮助贵军。我这就去寻找李广将军,二位不必挂心!”阿轲出言安抚王副将自责的心,让他们马上离开战场。

姓江的监军也大感愧疚,走上前来给阿轲行礼,说道:“多谢姑娘,先前多有得罪,请姑娘海涵。下官如能活着回到朝廷,一定向皇帝陛下奏明姑娘的大功,告辞了!”

“江大人,这次兵败是因为军中又内奸,不全是李广将军的责任。您不必向皇帝陛下提起小女子,但是一定要多给李广将军说好话,可以吗?”,阿轲担心朝廷将来追究李广兵败的责任,预先给监军下功夫。

“在下尽力而为”,江监军说完,拱拱手便想离开。

阿轲看出姓江的言不由衷,摆明是敢敷衍自己,娇喝了一声:“江大人!”

姓江的监军心中一颤,看来想在阿轲面前蒙混过关是不可能了,这姑娘可是来无影去无踪的高手,姓江的深感恐惧,只好规规矩矩的转回来,再对阿轲行礼,正色道:“下官对天启誓,如果不能给李广将军脱罪,愿受天打五雷轰!”

阿轲见姓江的发了毒誓,面色稍和,说道:“有劳监军大人。小女子必有重谢!”

这次战役之后,李广虽然因为全军尽墨而遭到朝廷处罚,但姓江的还是兑现了承诺,在汉武帝面前说了许多李广的好话,所以李广只是暂时被贬为庶民而已。

阿轲挂念阿楠和李广,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夜色中。

延伸阅读

中邦干细胞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gmh6.shtml
暂无

XENOMIX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xx5z.shtml
XENOMIX手机支架总部是设计和生产开关电源的企业,公司主要产品有AC/DC开关电

源倍利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nyr9.shtml
源倍利保健品是一个以生产、经营、开发保健食品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与国内多家高校及

喜利得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dbfj.shtml
喜利得婴儿车本着“勇于开拓,不断创新,诚信务实,客户至上,质量,追求卓著”的理念,严

杨小贤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6nty.shtml
“杨小贤”甜品突出“纯手工打造的健康甜品”之特点,将源于上个世纪中期台湾的传统甜品技

九头鸟医疗仪器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gini.shtml
九头鸟医疗仪器始终致力男科、妇科产品的研发和制造事业,在国内已经形成强势品牌。九头鸟

飞彦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x44s.shtml
飞彦女装总部生产雪纺、针丝、蕾丝、网布…连衣裙、小礼服、夜店服…时尚、重量级、性感、

泊尔英菲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yy1e.shtml
基于对门窗文化的深刻认识和理解,泊尔英菲门窗自创立之日起,就确立了品牌经营的发展思路

科为汽车膜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h10.shtml
公司更被评为“国家重点产业规划政策扶持企业”、“国家安全生产标准化二级企业”、“省优

祺奈加盟  http://www.stevelathamphotography.com/poqk.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09年09月01日品牌介绍:祺奈马赛克主要产品:玻璃马赛克、金属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纨绔狂妻在线阅读第4章

    “一拜天地!”一道声音由远及近的响彻在君千里的耳边,他迷糊中悠悠醒转。只见周围沾满了陌生的面孔,而他自己身穿大红喜袍,头戴新郎冠,旁边站着一个同样身着红装,头戴盖头的女子。他环顾四周,无一熟悉的感觉,他只记得自己刚吃完饭准备睡觉呢,他暗自嘀咕:难道我一觉睡了一个月?直接到了和古月静成亲的这天?“师兄

  • 海贼世界的魔导士在线阅读第6节

    茫茫星空,浩瀚无垠,虚空深处竟有一个葫芦飘来,那葫芦紫气缠绕,仙韵悠长,仔细看去葫芦上竟然趴着一个男童,那男童油头粉面,粉雕玉琢,身穿破旧的小道袍,白皙的小臂膀*露在外,原是道童打扮,让人见之欢喜,这道童趴在葫芦上似乎沉沉睡去,不知在虚空中漂浮多少岁月,看起航行方向,似乎与辰罡大陆越来越近。萧王北行

  • 转世重生之都市风云在线阅读第2章

    秦然睡了一会儿,就醒了。秦大厨一摸额头,很快就知道自己病了。现在没人管他死活,他得自力更生啊!秦然坐起来,缓了一会儿,就到桌边去灌了一壶冷茶。秦然拖过茶壶,对着壶嘴乱喝了一气,才感觉舒服了点。趁着现在还有些力气,秦然扶着墙慢慢走出去找退烧药……也不知怎么回事?秦然晕得厉害,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的,秦然

  • 笑那年少轻狂时之死而复生

    时间如梭,一个月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冷风在这一个月内执行了几次任务,决定在市买套房子暂时定居在这里,冷风揉了揉眼睛,刚睡醒一大早的,看了一下组织网站上的消息,你的“三百万到账“冷风关上电脑,接到杰尔电话,里边传来杰尔声音道:“冷风这段时间你可以休息一下了,随时看进组织网站看任务通知。”冷风,回道:我知

  • [伪综漫]糟皮女汉纸的网王异闻录在线阅读第6节

    萧瑞成无奈地点了点头:“是啊,我也看出来了。看来,我们是阻挡不了萧楠和程明凯在一起了。就不知道萧菡知道以后会是什么反应。唉。”第二天早饭的时候,萧菡一边吃,一边随意地问道:“爸,妈,你们当年在哪里领养的我,我当时穿的什么衣服,有没有说我身上有什么信物什么的?我看电视新闻都是这样的。”这话问得这个突然

  • 晚霞上的一朵云在线阅读第10节

    折原折也感觉自己陷入地狱。面对心操完全反抗不能,到不是因为他的个性,他基本不对折原折也用他的能力。但是每次折也把他快气炸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剩下的那点良心有点疼......“这就是大哥对小弟的关爱啊!”折原折也忍不住一拍桌子。“你终于把自己的智商留在梦里了吗。”心操毫不犹豫地把一本书轻拍在她头上。“不

  • 我的洪荒动物园第10章在线阅读

    陆家庄,是当年黄药师的弟子陆乘风,在太湖的归云庄被欧阳锋一把火烧尽,一怒之下,叫儿子陆冠英不再当太湖群盗的首领。然后,就带着全家,来到了大胜关定居,所置办的产业。此时,陆乘风已经逝世,当家做主的是陆冠英,他虽然不再做太湖群盗的首领,但归云庄本就资财丰厚,再加上他当初的积累。此次的丐帮举行英雄大宴,陆

  • 我在太平间当保安第二章在线阅读

    “荣总,我会丢掉的.”米白抬起眼,无所谓的看着这个别人口中的传奇人物,她不在乎了,她什么都不在乎了,从父母车祸离开自己的那一瞬间,她就什么都不在乎了,“我想荣总裁也不会在乎那些所谓的‘摆设’吧?”结婚一年多,荣骁宇回家的次数一只手就数得过来,而且从不过夜,那些东西放在那里,不是摆设,难道是景色?“随

  • 都市之科技拷贝大师在线阅读武夫杨万楼

    冷若寒蝉,叶落无痕。这一世里,曾有你,无悔矣!记得那是云海剑影城建城五年的一日,这一方江湖里的医道圣手冷若禅在吉祥如意街,新开了一家普通医馆,名曰“医道抚天”。披星戴月宗的人,可是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他冷若禅这位医道圣手的,一直对其暗中观察着。如此这般费尽心思,披星戴月宗的宗主叶无痕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同

  • 都市之大调教师沐警官

    男人只觉得浑身酸疼且动弹不得,他想自己可能是被迷昏,然后又被随意地扔在了车上一路颠簸运到了这里。不知道自己是被群什么下三滥的人挟持了,真他妈倒霉!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弥漫整间屋子的白炽灯光映射进他混浊的眸子,他瞬间感觉清醒了许多。他发现自己原来被机关椅死死地禁锢住了,怪不得动弹不了。男人面前摆着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