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长风破浪终有时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聿天使 来源:红袖添香

这时候,林彦只能拿老话自我安慰:来都来了,那就去呗。

他提着一口气,被季摇光捏住肩膀,进到陵墓内部。

林彦只觉得眼前一黑,鼻翼间已经成了一片腐败的泥土气息。

他警惕地望着四周的一片黑暗。

林彦从前听季摇光讲过,人间界与鬼界其实是相通的。是有封印,却只是不让鬼物到人间界作祟,反过来却畅通无阻。

世上生灵太多,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大多情况下,死去的魂灵会在人间界停留七天,之后则烟消云散,回归天地。

但如果在这七天里遇到鬼界裂缝,被阴气侵蚀,死去的魂灵就会成鬼。

鬼物被裂缝吸引,往往会在神志不清时被拖入鬼界。可还有极其特殊的情况,是鬼物通过种种机缘巧合避开裂缝,在人间停留。

近年来,鬼界封印松动,阴气大量溢出,世上越来越多魂灵成鬼,又很少遇到鬼界裂缝。

这也是林彦从小到大一直见鬼的原因。听季摇光说,如果封印继续松动,日后鬼王直接现世都有可能。

林彦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会是怎样的场景。

他眼中燃起黑色的火苗。色泽幽深的火焰在少年眸中跳跃,帮他以另一种方式看到眼前世界。

墓穴四处充斥阴气,唯独旁边那个小金人是亮晃晃的。

他下意识往小金人身边靠了靠,季摇光察觉到,问:“怎么了?”

林彦不好意思实话实说,干脆岔开话题,反问:“你说所有陵墓都不安分?为什么啊,这些墓地里的人都会变成鬼吗?”

季摇光点头。

两人并肩走在墓道中,期间遇到一些机关,被季摇光一一解决。

季摇光解释:“帝王陵墓一般都请高人设计。从古至今,坐在高位上的人都想长生,成鬼也算是个法子。”

林彦咂舌:“还真能设计成啊。”

季摇光道:“这个朝代出了个风水世家,他们在寻龙点穴上很有造诣。”

话说到这儿,林彦已经明白过来。

他哑然,感慨:“成了这幅模样,还被困在这种地方几百几千年,早晚要疯吧。”

季摇光漫不经心,答:“已经疯了,待会儿小心些。”

林彦一口气卡住,不上不下,浑身难受。

他当然会觉得紧张。

同学们应该都在家里图书馆里刷题,或者干脆趁这个小假期放纵一把。也就是他,会跑到这种地方。

林彦是理科生,会考结束后就丢下历史课本。他这会儿只能隐约记起,老师讲这个朝代时着重提了宣帝盛世,哀帝则被一句话带过,连宣帝时期宰相的重点都比哀帝要多。

这么一个在考纲里没存在感的小透明,就是眼下墓穴的主人。

身侧,小金人季摇光停下脚步,抬手掐算几下,倏忽道:“要到了。”

林彦心跳砰砰加速,几乎跳出喉咙。

黑焰在他眼中汹汹燃起,蓄势待发。

身侧的阴气愈发浓郁,林彦手臂上蹦出一层鸡皮疙瘩。他直觉有什么危险的家伙站在自己身侧,于是倏忽转身。

如此一来,季摇光就站在他背后。

他无比放心地将后背托付,往前迎上鬼物。

作为八百年道行的大鬼,哀帝实力强横,更难得的是,他样貌完整,除去皮肤苍白了些,就是个风度翩翩的古代郎君模样。

见到林彦,哀帝还微微一笑,问:“这位小友,如今外面是什么年岁了?”

林彦一怔。

他不是没听过鬼物开口——两个月前,鬼车快被季摇光一剑斩杀前,那鬼物不也发出了愤怒的嘶吼。

可这一回,哀帝的话条理清晰,人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简直是在和他谈心。

他迟疑了一瞬,旁边的阴气却毫不迟疑,朝他涌来!

季摇光站在林彦身后,平静地看着这一幕。

智脑天璇仍坐在他肩上,有些着急:“陛下——”

季摇光淡淡道:“他不会有事。”

就在阴气即将碰上林彦的瞬间,黑焰蓦然燃遍林彦全身上下。

他站在那里,整个人就是一团火,将身侧阴气瞬时燃烧。

哀帝面色一变,终于正眼看向眼前对手。而林彦已扯唇一笑,飞身而上。

墓穴不大,他只助跑两步,就到了哀帝眼前。

林彦手握成拳,往鬼物面上砸去!

哀帝来不及躲避,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圈。那圈上的火焰不知什么来头,竟让他有种强烈的烧灼之痛。

哀帝生前养尊处优,死后一夕成鬼,多少年来都是墓穴中的霸主,只是时光寂寞,他无法离开,早要被眼前逼仄的环境折磨到疯狂。

眼下忽然来了人,他原本的想法是将人留下,好好玩弄折磨一番。可林彦的拳头砸上来,砸烂了哀帝的脸,也砸毁了他的想法。

大量阴气往他面上汇聚,修复着大鬼破损的面容。哀帝毕竟更加熟悉墓穴的环境,比林彦有优势些,此刻便打算先离开,把这地方封起,把林彦饿上几日再说。

可他身形一闪,站在外面的墓道中,才惊愕的发觉,自己似乎把事情想的太轻松。

那来历不明的黑色火焰依旧牢牢吸附在他面上,痛的他几欲发狂。

自始至终,哀帝都未曾留意到季摇光。

他完全是被林彦压着打。那火焰实在太厉害,哀帝毫无反抗之力。

最后,林彦撑着疲惫的身体,用眼中的火焰,烧去哀帝最后一片衣角。他顾不得嫌弃眼下环境,只想坐着好好休息一番。

可没等坐下,小金人就来了。

季摇光问林彦:“感觉怎么样?”

林彦平复了下呼吸,思索片刻,答:“比我想象中容易一点。”

他似乎听到季摇光叹息了声,可那声音实在太轻太浅,大约只是他的错觉。

季摇光带林彦出了墓穴。

他们来时是在早晨,现在却已繁星点点。

林彦仍旧身心俱疲,却不晓得,自己做了多么惊世骇俗的事。在本世界除灵师眼中,帝王陵墓里的大鬼俱是不可逾越的高山。他一个刚学会使用灵力两个月的高中生,居然轻而易举地除去哀帝。

哀帝陵旁边是一座山林。林彦望着山头,忽然开口,道:“季摇光。”

季摇光应道:“怎么了?”

林彦:“去看星星?”

季摇光:“……”

他肩上的智脑感慨:“果然是小孩子。”

季摇光没多说什么,只是弯了弯唇,依林彦去。

他带着林彦到山顶,恰好看到一片草地。

林彦方才在墓穴里沾了一身土,这会儿干脆躺在草地上,手枕在脑后,看天上繁星。

季摇光看了他一会儿,视线别开一点,去数林彦身下有多少蚂蚁小虫。

林彦毫不在意,口中说:“明年这个时候就是我高考了。”

季摇光道:“是。”你高考完一个月,就是鬼门大开,原定的世界末日。

林彦定定看着天空,心想:“这都这么黑了,他大概看不出我又在脸红。”

他喜欢季摇光,自然想要与对方多发展。

可季摇光的心思太捉摸不定,他甚至对他没什么了解——

想到这里,林彦撑着身子坐起,道:“你也坐下?”这儿有星星有月亮,是个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的好地方。

季摇光拒绝他,视线落在林彦肩后的一个蚂蚁上。

天璇:“这个世界的物种多样性也很棒!”她已经记录了一大堆数据。

林彦:“……”这是坐还是不坐啊?

季摇光想了想,还是坐下了。

林彦第二日还要上课,又累了一天,晚上还是得早些回去睡。

他强忍倦意,抓紧时间,问季摇光:“你这些本事是和谁学的?”

季摇光斟酌一下,答:“自学。”

林彦惊讶地睁大眼睛,怔怔望过去。

他刚过生日,仍是少年面孔,眉间眼里都是青春的气息。

季摇光看在眼中,微微笑了下,想:“真的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阿琰了。”

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坐多久,毕竟林彦太困,很快就开始小鸡啄米。

季摇光把他带回家,丢到床上。

又看不过去林彦的一身泥污,拿术法给他换了衣服。

这天之后,每个周末,季摇光都会带林彦去城郊帝陵。

等到盛夏来临,哀帝一朝最后的大鬼也被林彦烧成灰烬。

林彦收拾行李,准备带季摇光回家见外婆。外婆家在乡下,他知道季摇光可以直接带自己瞬移,但还是提出坐大巴回去,一路看看风景。

季摇光想了想,答应下来。

两人慢慢摇回林彦老家。林彦提前给外婆打了电话,外婆知道他要回去,十分欣喜,直说要做一桌好菜给他。

林彦一边陪外婆讲电话,一边慢慢透出自己要带朋友回去。

他给季摇光编好身份,说季摇光是江大的学生,家住自己家楼上,专业是地理,暑假有做田野调查的作业。还说季摇光平日帮他辅导功课,他投桃报李,想招待一番。

外婆满口答应,笑得合不拢嘴。

在巴士上的一路,智脑天璇都坐在窗口,眼巴巴看窗外。

她一路都未眨眼,隐在眼中的摄像头将眼前景象一一记录。

到了老家,林彦把季摇光带进自己房里:“就住这儿。”

季摇光看看屋子的一应布置,微微点头。

林彦看着心上人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下。可很快,他又肃了脸色。

林彦问:“进村这一路的人脸上都有阴气——是我的错觉吗?”

延伸阅读

珩圆解码器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axjy.shtml
广州市珩圆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前身为广州天河永福汽配城鸿远汽配行.由于

奢美珠宝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bro1.shtml
2010年,SERMER与江苏力天贵金属贸易有限公司签约合资。江苏力天是上海黄金交易

北京罗瑞尔珠宝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a3on.shtml
罗瑞尔加盟优势一、品牌与实力的优势(1)少加盟费用,少支持金,完整成熟的、可复制的加

冠捷美发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df4o.shtml
冠捷美发是以科、工、贸为一体的实业公司公司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高素质的管理队伍出众的生

阳光货架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gz9x.shtml
北京金地阳光货架主要产品:仓储货架库房货架阁楼货架商超货架工作台工具柜登高梯平板车铁

吉尔福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dsfx.shtml
吉尔福服饰品专著于特色银饰的设计、开发和制作。利用雄厚可靠的技术实力,将国内外IN的

宏华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x36q.shtml
宏华导航仪拥有—支多年从事无线通讯工程组网的人才队伍,同时宏华导航取得摩托罗拉公司指

玉兔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do8q.shtml
玉兔生活用品总部从事于家居清洁用品,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国内较早生产家居清洁用

莒南鼎和8000平招商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gma0.shtml
鼎和城分为A.B两区,A区银座已经强势入驻,B座分三层,一层品牌男女装,二楼时尚男女

民生益生菌加盟  http://www.thisisyounglove.com/50j.shtml
浙江民生健康拥有益生菌系列(“民生普瑞宝”、“民生感益宝”)、植提系列(“民生药业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才医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哦豁!看来有少了一个。”看着已经咽气的扶桑忍者,没人同情他,只是觉得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对手都有好处。“那么萧先生,你是代表龙之国的吗?”隶属神庭的男子突然问道,比较面前这个男子势力太过强大了,虽然他也能干掉眼前这个扶桑忍者,但是也不能像杀鸡一样杀掉这个扶桑忍者,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惧。“你们不用管我

  • 沙海之百岁情在线阅读第8章

    窗外飘着唏嘘小雨,雨点在玻璃窗上奏出轻快的乐章。叶火离静躺在纯白的病床上,双眼平视着不高的天花板。他想不通为什么孟长青会那时候才出现在学校,更想不通那好似知道这种结局的眼神。“吱——”病房的房门被推开,一名面容美貌的护士走了进来,叶火离乐呵的朝她笑了笑,在美女面前那点烦心事当然要放在一边啊。美女护士

  • 高达异世界之机甲维修师第八章在线阅读

    韩信不由失笑,把手在项羽面前摆了摆,道:“项王?”项羽这才仿佛从梦中惊醒,道:“嗯?哦。”韩信当仁不让地道:“此次我来安排作战,项王,你没意见吧?”说完便笑语晏晏地看着他。项羽看了看他的伤臂,点头道:“好。”韩信怔了怔,他还以为项羽会和他争夺此战的指挥权,没想到他这次这么好说话,不由暗想:“你如果早

  • 绝世冥帝在线阅读第1章

    武德九年,八月。泾阳县郊外的一处山林中。“吼!”一声震天响的呼啸声从山林中传来。一道身影闪过,只见茂密的山林当中,一个麻衣少年一跃而出。紧跟其后的是一只肩高两米宛如荒古神兽的巨大白虎冲了出来,在如斯恐怖的巨兽面前,少年显得极为的渺小,好像一口就能将少年给吞掉一样。但是接下来的景象却是,白虎将少年扑倒

  • 数据面板7

    安然在森林中走了一圈,找了一些可使用的野果简单吃了早餐之后,便悄悄折回了芳翠国。刚来到芳翠国城门口,安然便明显的感觉到这城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城中本来只有2名守卫,但是现在却是多派了差不多10几个守卫,而且每一个出城或进城的人都会守卫被拦下,对着一张白纸仔细比对。安然还想上前问问情况,一张白纸便被一阵

  •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第4节

    战斗伴随着欧克斯的倒下画上了句号。伊米尔快步冲向韦鲁斯,直接扑到韦鲁斯的怀里,当他看到韦鲁斯身上的血迹,焦急的问道:“韦鲁斯哥哥,你受伤了?”眼泪已经不由自主的落下。韦鲁斯轻轻拍着伊米尔的头,看着这个从小由自己教导的孩子,冷峻的表情松了下来,对伊米尔说:“皮外伤而已,没事的,从村子里来吗?”就在伊米

  • [综]请不要窥探我的百宝袋第六章在线阅读

    天色逐渐黯淡了下来,漫天的繁星悬挂在深沉的夜空中,犹如钻石般地璀璨闪耀着。银白色的月光倾泻在空旷的大地上,为大地披上了一层冷寂、清幽的薄纱。山谷中,野鸟和小野虫们发出了唧唧吱、咕咕咕的叫声,让这寂静的原野显得一片凄凉。再凄凉,也比不过此刻的陆离心中的那份凄凉。他又饿又渴又累又郁闷又困惑又愤怒,他都不

  • 本丸到处见鬼[综]之第一章

    梅小沫参加了一场古怪的剧本讨论会。夏辉电视制作公司十楼,1001室。夏日炎炎,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空调声嗡嗡响,《贺家记事》剧组的主创人员逐一到场。刚走进来的橙色波浪卷女演员,上衫下裤,手上挎的黑皮包,足足可以买下经济发展最好的城市的一间卧室。她偷偷对斜对角的女演员打招呼,悄悄坐一起说会小声话,拿着

  •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冷云第一章在线阅读

    竹林?白冉心下疑惑,深山中怎会有长势如此好的一片竹林?小心起见手捏两三符纸步入竹林查看。哒竹林之中光影斑驳,“好安静,不,不对”,白冉小心翼翼地放开神识探查却并未察觉异常。将余蝴蝶唤出,步履谨慎却不慌乱。林中杀机一闪而过。破空声传来,白冉法诀一掐,一瓣余蝴蝶化作一道流光向身后飞出,“啪”的一声将大片

  • [综英美]目标是大阴阳师之害群之马(5)

    “黄泉姑娘。”手挎竹篮的妇人笑吟吟同黄泉打招呼,“听说你院里养了个小白脸,改日带出来给婶瞧瞧,婶可观得一手好面相,只一眼就能看出那小白脸对你是否真心实意。”当黄泉看到那妇人比平日里更加上扬一个弧度的嘴角时,已然猜到她下句要说什么话了,打她出门这都第二十七个了。扶额微叹,小汤包这个大嘴巴。“婶,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