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疯癫军火王之第三章(3)

作者:晕血的德古拉 来源:纵横中文网

胃镜预约的时间是周六早上,伊妍前一晚八点后就再也没进食,第二天早上就由伊母陪着去了市一院。

检查室前的等候区已经坐满了人,前面的显示屏上来回滚动着待会儿要做检查的人的名字,伊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在‘检查室一’下方,她的前面还有五个人。

伊妍没有落座,就在检查室门口附近站着候着,她看到每个从里面出来的人脸色均是苍白憔悴,有些人双眼发红,出来后对着别人频频摇头,似是在里面经历了什么难言的煎熬。

她本就紧张,看到那些人的反应后就更是惊惧,双手交握紧攥,咬着唇一脸担忧,心底也开始露了怯。

“妈妈。”伊妍喊了声。

伊母安慰她:“你别害怕,一会儿就能检查完了。”

伊母见她蹙着眉头,神色间难掩紧张忐忑,心底也是有些心疼,又无法帮她分担,只能拍了拍她的手安抚。伊母抬头去看显示屏,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一抹白,她定睛一看,唤了句:“奚医生。”

奚原听到人喊,脚步一顿,回头去看,正对上伊妍望过来的目光。

伊妍更是紧张,张张嘴:“你、你好。”

奚原原本还只有些朦胧模糊的印象,听到她的声音后立刻就想起来了,遂对她笑了下:“今天做胃镜检查?”

伊妍掐了下手心,点点头。

伊母说道:“她有点害怕。”

这时有护士喊了伊妍的名字,在检查前必须要先喝下一小瓶类似麻药的口服液,这样一会儿检查时肠胃才不会有不适感。

护士递来一个棕色小瓶子和一根细吸管,奚原离得近,顺手帮她拿了,那护士见是他,朝他打了个招呼,又朝伊妍这看了眼。

奚原把吸管拆出来插/进小棕瓶里递过去:“先把这个喝了。”想到什么又补了句,“对嗓子没影响的。”

伊妍伸手去接,瓶子小小的,她的指尖不免触到了他,像是被虫子一蛰,酥酥麻麻的。她觉得脸颊有些发烫,低头咬着吸管喝药,药水有些苦,可时下她却眉也不皱,卖力地吸着药水,直到见了底才抬头去看他。

那眼神就像是他的小侄女每次喝完药后求表扬般的殷切渴望,奚原不知怎的说了句:“很好。”

伊妍松了口气,然后就笑了。

检查室的门打开,进去做完检查的人走出来,护士喊了她的名字。

伊妍松下的一口气又重新吊了回去,伊母推她:“到你了,快进去。”

伊妍看了奚原一眼正要进去却被他喊住了。

奚原问伊母:“带毛巾了吗?”

伊母这才恍然,忙从提包里拿出一小块干净的方巾递给伊妍:“差点忘了。”

伊妍接过,手指紧紧地抓着。

奚原见了,对她说:“没事的,别紧张。”

伊妍抿抿唇,对他点点头,转身进了检查室。

检查室里有两个护士,一胖一瘦。

胖护士见她进来后,指着一边的检查床直接说:“侧躺着。”

伊妍咬咬唇,抱着赴刑场的决心躺了上去,转头见着瘦护士拿着几根黑乎乎的管子过来,几乎条件反射般就要坐起身。

胖护士按住她:“别动,躺好。”她又把她手上的毛巾拿走,叮嘱她,“检查过程中会有些难受,你不能去拉管子,清楚了吗?”

伊妍勉强点头,看着那几根黑管子,心里打鼓,两只手交握着扣着手背,留下一个个红色的月牙儿。

“张嘴。”胖护士说。

伊妍认命地张开嘴,胖护士就拿着黑管子缓缓地插/进她的喉间。

异物甫一入喉就引起了一阵的不适,伊妍反胃地干呕了起来,口水也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溢出,漫到了脸颊侧,一种窒息感攫住了她,她动了动手本能地想要去扯管子。

“别动。”瘦护士站在床边按住她的手,又用她带来的方巾帮她擦了擦口水,“用鼻子深呼吸,慢慢地……一会儿就不难受了。”

伊妍尝试着深呼吸,总算是好受了些,可是那管子一动,反胃感再次涌了上来,她不可遏止地一次次干呕,想要闭口却怎么也合不上嘴,她觉得难受至极,眼角也渐渐红了起来,有些委屈想哭,可是一想到刚才他说的话,又觉得这一切都还不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她克制住想要伸手去拔管子的冲动,手背上已经被她自己掐出了淤青。

胖护士一边控制着黑管子,一边看着一旁的电脑,上面显示的正是她内部的肠胃情形。

伊妍闭着眼睛不敢看,仍是一阵阵干呕,嘴角垂涎,过程持续了近十分钟,十分煎熬。

“好了。”

伊妍如蒙赦令。

胖护士把管子抽出后,瘦护士就把她的方巾递给她。

伊妍接过后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缓缓地从床上坐起身来,没忍住哽咽了一声,一滴眼泪就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两名护士见多了这种情况,此时也不惊讶,公事公办地说了句:“周一可以过来拿报告。”

伊妍缓了一会儿,才从床上下来,应了声‘好’,声音软绵无力。

打开检查室的门出去,伊母立刻就凑了上来,焦急地问:“怎么样,难不难受?”

伊妍抿着嘴,眼神四下看了看,门外众声喧哗,人来人往,就是没看到那人。

进去检查前,她还期盼着要是出来后还能见到他那该多好啊,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庆幸他不在这里,否则她这狼狈样被他看到了怎么办?

伊母见她不说话,有些担心:“很难受是吗?”

伊妍收回目光,摇了摇头:“我想去趟洗手间。”

“好好。”

伊妍去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对着镜子张嘴看了看,没瞧出什么异样,咳了两声,嗓子除了有些哑似乎也没大碍,她心里算是松了口气。只是一想到刚才的检查,简直堪称一场噩梦,回想起来,她简直都有些佩服自己,居然真的扛了过来。

他的一句话,比别人数十句的安慰管用。

……

从洗手间出来,伊母就拉着她要离开,电梯那里等的人太多了,伊妍经过刚才的窒息感,一时并不想呆在人多的地方和别人挤在一起,就和母亲提议走楼梯下去。

检查的地方在五楼,大部分人不想费劲儿都去搭乘电梯,因此楼梯这倒是人影寥寥。

“那个奚医生人挺好的,你进去检查后他还跟我说了注意事项,还问了你最近有没有再犯病,我看他真是挺尽责的……”

伊母絮絮地说着,伊妍听得认真,不曾想迎面就碰上了话题中的人物。

奚原见到她们也是一愣,他把目光落到伊妍的脸上,她的脸色苍白,眼角有些发红,他问了句:“检查好了?”

伊妍木讷地点头。

“回去先不急着吃东西,休息一小段时间再吃。”

伊妍又机械地点头。

伊母对着他真诚地说了句:“真是谢谢你了。”

“客气了。”

奚原把身子让了让,伊母拉着伊妍往下走,落了几阶,她突然回头喊道:“奚医生。”

“嗯?”

两人因着阶梯的缘故有个势差,一上一下。

伊妍仰头看他,嗫嚅着问:“我能问下你的门诊时间吗?”

伊母有些奇怪地看她一眼,这个问题压根不需要问,在自主预约机器上就有。

奚原听她声音有些沙哑但还是婉转动听,如鸣环佩,他顿了下回答:“一三早上,星期五下午我都在门诊部。”

他低头看着她,目光笔直又温和,伊妍不知怎的有些晃神,过了会儿才说:“我拿了报告之后、去找你?”

“嗯。”奚原点头,又觉得她可能在担心检查结果,说了句,“不用太担心。”

伊妍抿着唇点了下头,呐呐道:“那……再见。”

“再见。”

伊妍往下走了一阶,复又回头去看,上下楼梯间只能看到一个挺拔的白色背影。

她想,这么多年,让她牵肠挂肚,萦损柔肠的还是他。

——

开学那天,班主任就把班级的位置初步排下来了,按照高矮顺序定的座位。

元熹和陆雯的身高相仿,加上彼此又都觉得和对方合得来,因此在排座位时,她俩就毫不犹豫地站在了一起,最后也得偿所愿的成了同桌,坐在了第一组第五桌的位置。

班上男生普遍较高,元熹落座后就不由自主地去看队伍中还站着的同学,眼神不知怎的就落到了男生队那。

言弋个高,最后被分到了教室最后一排,就在元熹的隔壁组,她还回头去看了一眼,他正和同桌说话,眉目清隽。

座位定下后,就是分发教科书,班主任叫了后排的**学去搬书,之后又让第一组的同学上来帮忙发书。

书本都被牛皮纸包着,用麻绳捆着打了死结。元熹正蹲在讲台上卯着力气和那个死结较劲儿,忽然身边蹲下一个人,从她手里搬过那捆书,说道:“我来吧。”

元熹侧目去看,就看到言弋拿着一把美工刀把麻绳割了。

明明他并没有看她,甚至没多注意她,可她就莫名地有些紧张,觉得自己刚才和死结较劲儿的行为真是愚蠢至极。

言弋把牛皮纸拆了说了句:“好了。”他看着她问,“你发这本?”

“哦……嗯。”

“那我发另外一本。”他又把另外一捆书拆了。

元熹抱起一沓书,从第一组开始分发,一桌放两本,言弋就跟在她后边,一前一后,互不干涉又配合得当。

开学那段时间是最新鲜的时光,初入高中,一切都是未知的,茫然中又带着期待,似是迷雾中的航船,前有灯塔,中间却遍布看不清的礁石。他们脸上还带着稚气未脱的笑容,有些懵懂,却又开始要和‘奋斗’‘理想’挂上了钩,模糊间好像有些明白了高中和初中不太一样了。

元熹发觉高中的不一样,是从陆雯的那句‘你是不是喜欢言弋’开始的。

甫一听到的时候,如遭雷击。她急于反驳,却慌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陆雯一副了然的模样,和她说:“熹熹,别人看不出来,我是你同桌肯定看得出来,你有事没事就往他那看,太明显了。”

元熹噎了下,半晌说不出话来,最后也只悄悄地问了句:“真的很明显吗?”

“嗯。”陆雯点头。

元熹有些慌,忍不住又想回头看。

他趴在桌上接着课间时间在休息,周遭吵吵闹闹的都没打扰到他。

陆雯凑近她问:“熹熹,你为什么喜欢他?长得好看?成绩好?”

为什么?

元熹想,她也不知道啊,等发觉的时候就发现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能牵动她的神经,引起她的关注了。

延伸阅读

我的银行卡有BUG荀小先生  http://www.155mm.cn/g9m1.shtml
桦阴县县城西边靠着城门处,有一间茅草屋孤零零地待着那儿。按理说,这种屋子早就该被拆了

傅太太肤白貌美之下笔如有神  http://www.155mm.cn/gs9x.shtml
樊心帅从地底出来,来到缓冲仓顶收了分身。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3点45分了,快下班了。接

壳世界之迷踪突败  http://www.155mm.cn/sb78.shtml
这一高一矮两主事对视一眼,似是觉得樊宁的话有道理。原本他们来案发现场也只是为了做做样

超品神瞳之除魔(1)  http://www.155mm.cn/nfja.shtml
越州极西,无回岭上。这无回岭上有一片大榕林,因为长在一片古战场上,吸收了鬼物的怨气,

另类大师斗武大会  http://www.155mm.cn/sl8w.shtml
“还在奢睡!”秦昊被这一声吼叫吓得连忙起身,他刚刚还在安逸的处在睡梦之中,被奥古伽这

我在原始世界开饭馆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155mm.cn/b7hs.shtml
在外面游荡了很久,齐红叶最终还是回到别墅,齐飞扬看着她进来,感觉有点诧异.在齐飞扬旁

当男主拥有鉴渣系统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155mm.cn/gsuj.shtml
不。不能失去警惕。狼人是邪恶的。狼人虽然是和同类一样的物种,但是我们最多只能互相怜悯

拈花一笑不负卿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155mm.cn/uze.shtml
从极度痛苦中撑过来,林路感觉自己似乎又变强了很多,就是不知道自己居然强到什么程度。“

创世主出道后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155mm.cn/b2kw.shtml
贺珏同靳久夜打了两场,到底还是比不得这个身经百战处处杀招的生死兄弟,连连败北。只是两

战天武录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155mm.cn/xfzd.shtml
“万一门上的台子坏了怎么办?我觉得还是用绳子把我们给系上这样比较安全。”陈风提了个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身为主角他们怎么比我还穷!在线阅读第4章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高天已经完全掌握了起跑技术,不过对于漂喷技术而言,还是有些茫然。现在的高天已经能确保漂喷的成功率有8层以上,不过高天在成功率如此高的情况下却放弃不用了,这很令人意外。蒋天玉偶尔也看高天跑过,高天除了在U形弯上使用漂移,几乎都不使用,原因无他。高天发现在漂移的时候很容易被

  • 综漫之系统贩卖商之零世.风山行

    零世.风山行“未尝得知。”壹.常入风山终未还百余年的风山生活再无味不过。童龀之年牵着细藤条随那一端的雪衣男子上了山崖一路登高,却不料竟是一去不返了。这面容甚好的人贩子并不如巷前好看姐姐“豆腐娘子”的母亲赵婆婆传言的那般柔声哄骗,予糖画甜枣后抱着我去“有趣之地”,而是一手将我从乱石堆、药草丛里提起,随

  • 捡到一张世界藏宝图在线阅读矿山(三)

    佛爷一行人走进这件名为永安的旅馆,八爷一进去就对最里面的一桌人说道八爷对着那三人笑道“各位大哥,我们有幸路过贵宝地”坐下,指着桌上的食物,咽了咽口水“我们实在是饿了,还望大哥们行个方便”那三人听后各忙各的,八爷见此对着张副官挥了挥手,张副官明了的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递给八爷,八爷又把银票欲递给他旁边的

  • 赠你璀璨星河在线阅读粉墨登场

    “是一笔大生意吗?”坐在电脑前的小强老板问道。“不错,如果你能够做到的话。”张扬从随身的公文包中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将电脑打开,放在了小强的桌子上。小强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眼电脑,电脑的画面已经打开,电脑的左上角有四个字,“未来科技”,之后进入一个登录的页面。“请输入您的口令?”电脑传出了一个女声。“未

  •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世界在线阅读第1章

    你会爱我吗?会爱。有多爱呢?很爱很爱,难道你自己感受不到,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会被隔绝。就像我对你的爱即使别人再不看好,我还是只想拥你入怀抱,而你偏就心甘情愿做我的贴心袄。这世界上温暖的人那么多,只有我们穿越了浩瀚人海又手拉着手走进彼此心房。女孩侧过脸去的那一瞬间,她的眼中好像有泪珠闪烁,红肿的眼眶里有

  • 上古邪神绝宠妖后在线阅读第十节

    肖苒手里拎着买好的东西,沿着镇上不算热闹的街道慢慢往娘家走。在路过汽车站时,她驻足了一瞬,前几天她从这里送走了高建国,这才多久的功夫,她就开始想念他了。想到之前高建国说今年他不能回家过年了,肖苒心底有些的泛酸。随即她又想到,既然高建国不能回来,那她就去部队看他啊,陪他在部队过年,她还从来没去过部队呢

  • 与首领宰的小确丧第7章在线阅读

    偏殿的耳房是宫女们住的地方。榻上被单被褥一片凌乱,地上的蒲团也皱做一团。秋月一动不动地躺在床榻边的地上,发髻蓬乱、衣衫不整、面容惨白、双目爆睁,死相极其狰狞可怖。因上身穿的是那种短装式的宫女小袄,一片凌乱褶皱下,甚至露出一小截腰腹在外面。陌千羽俊眉微拧,沉声吩咐随侍去通知刑部。太后执了娟子轻掩口鼻,

  • 开局送你一个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五章

    豪尔森拥抱着伊玲哭了好一会,终于平复了情绪,他们牵着手向法雷德走来。他们走到法雷德跟前,二话不说,双膝跪地。法雷德用手想托起他们俩但就是搀扶不起来。这会儿功夫,家丁们纷纷跑来跪在豪尔森俩人后面,除了几个重伤的还能走动的全跪在这了。“你们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感谢勇士救命之恩,请问勇士名字。”

  • 致你的十五年在线阅读第九节

    十点的时候,雨已经下瓢了。陈遇让刘珂再给家里打个电话:“别叫你爸来给你送雨衣了,你跟我们一起走吧。”刘珂搓着手指上的铅灰:“江随同意了?”陈遇:“嗯。”刘珂既惊诧又怪异,她收收八卦味颇浓的发散性思维:“还是不行,我放学要再画两小时。”陈遇看窗外:“这么大雨。”刘珂无所谓:“画室又没下。”陈遇给她把背

  • 娇妻带回家:总裁狠狠爱之释放九尾!(6)

    虽然说漩涡鸣人的话是有点担心,但是在埃及使者·艾特斯多鲁的耳朵里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他认为这是漩涡鸣人对她的不信任,无法对他实力的肯定!其实他想对了,漩涡鸣人就是无法肯定,因为毕竟其他的怪兽几乎都是明码标价的攻击力,但是只有这个家伙,虽然说将他的五个部分集合起来就是必胜的标志,但是现在毕竟不是**中